首页 > 美國國債200年:一出生就沒打算還,卻能越借越多

一國兩制是什麼意思,美國國債200年:一出生就沒打算還,卻能越借越多

互联网 2021-05-16 11:49:40

读懂美国经济,首先要了解国债,而不是美元。国债是美国财政的核心,一部美国通史,就是国债的发展史,正如美国经济学家约翰·戈登所言:

「18世纪70年代,国债帮助我们赢得独立。18世纪80年代~19世纪60年代,国债为美利坚赢得最高的信用风评级,欧洲资金得以滚滚流入美国,协助美国经济快速增长。19世纪60年代,我们凭借国债拯救合众国。20世纪30年代,我们凭借国债拯救美国经济。20世纪40年代,我们凭借国债拯救世界。毫无疑问,美国国债不仅是美利坚无与伦比的福音,而且是全人类无与伦比的福音。」

一、美国生于国债,无意还清

1783年,独立战争结束,本该是庆祝胜利的一年,但美国国会议员在四处逃串:费城-普林斯顿-安纳波利斯-纽约,导致国会因人数不足而无法开会。

原因很简单:老兵讨薪,政府没钱,被迫逃债。

美国是靠举债打赢独立战争的,一出生就面临7500万美元的债务。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根据统计,当时美国GDP1.6亿美元,债务的2倍而已。

更直观一点,同时期的欧陆霸主、全球老二、实行重税的法国,一年财政收入也就5亿里弗尔,7500万美元相当于4亿里弗尔。而当时的美国,只是一个极度贫穷的农业殖民地国家。这就好比,现在一个非洲国家,欠美国的钱相当于中国一年财政收入的80%。

总之,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而且当时的联邦政府,是没有征税权权力的。江山是打出来的,但美国这个国家是商量出来的,先有人民再有政府,13州的大佬们极力防止中央政府干涉到自己的独立自由,不可能赋予联邦政府强大的征税权力,即使是独立战争期间,大陆会议(联邦政府的前身)也没有征税权力,靠各州的捐赠维持运作。

所以,靠征税来偿还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美国与众不同的地方:还没开始征税呢,就背负巨额债务。一般国家都是先有财政收入,当收入无法覆盖支出时,才会去举债。美国刚好反过来,债务先于税收。

这些钱都是从法国、荷兰等欧洲国家借的,欠的钱总得还啊,总不能让欧洲再揍一次吧。

当时的英国将国债玩得炉火纯青,美国便就地取材,仿效英国建立国债制度。

国债有两个好处:1、公开透明,各州会比较放心;2、由于购买者都是当时的富裕阶层,这就将上等阶层紧紧地团结在政府周围,将政府的兴衰与精英阶层的利益绑定在一起。

一举两得,政府和州都满意。

于是,国会将联邦政府的征税权和发债权写进宪法。1787年宪法第一条第八款指出,「国会有权规定并征收税金……用以偿付美国国债并为合众国的共同防御和全民福利提供经费 」」以合众国的信用举债「。注意它的措辞,征税首先是为了偿债。

1790年,推出第一批美国国债,共计7100万美元,占GDP比重38%。由于金额巨大,美国也没打算彻底还清,而是趁此机会创立一个庞大永久的国债市场,不断地借新还旧,形成政府与金主的利益共享和风险共担的共生机制,彻底绑定大资本家。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美国一出生就是大资本家控制的国家,他们是美国的最大债主,至今也是如此。

于是,一套以国债为基础的财政金融制度确立起来。策划者汉密尔顿被称为」国债之父「成为10美元纸币的头像。

美国诞生之初,就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基本财政逻辑:国债不是债务,而是财收收入的手段。它对国债和税收的理解,与中国完全不同。

以后的美国,政府一旦要花大钱了,一定是发债,而不是加税。1803年,美国从拿破仑手里购买路易斯安那,作价1500万美元,靠的就是在欧洲场发行5%利息的国债。

由于国债购买者都是大资本家,因此,联邦政府必须保持良好的信用,不能违约,说白了就是「刚兑」,否则就会直接动摇统治根基。直到现在美债也没违约过。

由于那时的美国一穷二白,还比较注意国债规模的控制。1790~1800年,国债余额只增加1000万美元,占GDP比重17%。

二、史上唯一一次还清国债

美国曾经有过「改邪归正」。

进入19世纪,美国民主主义崛起,平等自由大受欢迎,开启了第二次大觉醒的思想解放。

新世纪的连续几任总统,都认为国债是国家主义和富人经济特权。他们都主张削减联邦政府的财权,严格限制中央政府的权力,以财政盈余实现国债清零。

1800年至1812年间,杰斐逊和麦迪逊两任总统用财政盈余偿还国债,将国债余额减少一半,从8300万美元削减至4500万美元,占GDP比重仅为5.7%。

1812年至1815年,美英爆发第二次独立战争,美国再度依靠国债获得了战争的胜利。国债余额由4500万美元飙升至1.25亿美元,增长2.8倍,一度达到GDP比重的15%。

战争没有打断国债清零的历史进程。

1829年,极端民主主义者杰克逊就任总统,继承杰斐逊「遗志」,坚持消除精英阶层的特权地位,杰克逊认为国债是特权阶级控制美国和剥削大众的手段,坚决实行国债清零。

到1836年,杰克逊用财政盈余还清了所有国债,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

杰克逊的政策,极大损害了精英阶层的利益。1835年1月30日,杰克逊总统遇刺未遂,这是美国史上首次暗杀总统。凶手被判精神病,关入疯人院。

三、战争使国债重生,还债无期限

杰克逊总统的政策让大资本家感到后怕,他们联合起来组建辉格党,控制了这个时期的联邦政府。他们自然希望以国债团结在一起,控制这个国家的同时,分享经济发展成果。

1846年美国爆发墨西哥战争,吞并德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战争花费高达6400万美元。1849年美国国债余额6310万美元。

从30年代开始,美国引入第一次工业革命,经济高速运行,在1860年南北战争爆发前,财政预算平衡,但国债余额几无变化,还是6500万美元左右。

这个时候的美国已经无意清除债务,不断借新还旧,将国债变成永续债。中国有句戏言: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呢?很贴合美国大资本家的想法。建国之初的国债制度,重出江湖。

南北战争(1861-1865)造成60万人丧生,而当时的美国人口才3000万,十分惨烈。军费自然来自于国债,国债年发行量较1861年增长20多倍,国债余额在1863年就超过10亿美元,1865年战争结束后更是飙升到27.56亿美元,占GDP比重30%。税收仅占军费的9.3%。

在这场战争中,实行奴隶制经济的南方没有国债制度,又没法征税,便采取极具破坏性的发行纸币,总共发行了15亿,造成了灾难性的通货膨胀。期间,北方以国债集资,物价上涨80%,南方增长了90倍!南方不输才怪。

这就是国债与纸币的区别。国债是透支未来的购买力,纸币是透支当下的购买力,在操作空间上,国债优于纸币,其关键在于,要么以经济增长修复未来的购买力,要么以财政盈余消化国债,只有这样方能「长治久安」。

战后,美国双管齐下,一方面以第二次工业革命加速经济发展,另一方实行财政紧缩,以财政盈余逐渐消化国债。

到19世纪末,各项工业指标飞速发展,GDP翻倍,达到200亿,并取代英国成为钢铁产量第一大国;国债规模也逐年缩小,美国还清了内战期间的国债,国债余额控制在19亿美元以内,占当时GDP的10%左右,处于安全状态。

即使和平时代,美国也无意消除债务,只是控制规模而已。这个思路持续至今。国债看起来有偿还期限,实际上是无期的。

四、用国债打世界大战,国以债兴

1914年一战爆发,1917年美国参战。军费自然靠国债,1917-1919年,美国前后发行5次,总共募集215亿美元,国债余额增长8.4倍,达到250亿,占GDP35%,超过南北战争。

一战耗费328亿美元,国债解决了2/3,剩下1/3靠加税解决。财政收入从1916年的8亿美元增加到1918年的42亿美元和1919年的46亿美元。

国债依然是那把最锋利的财政利器。羊毛出在羊身上,国债只能靠美国公民的未来税收来偿还,而作为国债的主要购买者,那些银行家、资本家就成为美国债主,成为赢家。

巨额国债意味着巨额风险,美国再次用经济发展和财政盈余来降低风险。

20年代,西欧一片废墟,美国风景独好,被称为「柯立芝繁荣」「咆哮的年代」。经济繁荣带来财政盈余,美债逐年下降,1929年国债余额170亿,占GDP比重降到20%。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后一次削减国债规模。

1929年爆发猛烈的通货紧缩危机。罗斯福采纳凯恩斯主义的主张,政府积极干预经济,大兴公共工程,刺激经济增长。

政府办大事的钱从哪来呢?只能靠国债,1941年国债余额达到500亿美元,是1929年的3倍,占GDP比重迅速攀升至40%,超越一战。

美国还来不及消化债务,就碰到了「珍珠港事件」。1942-1945年,美国的军费总额2482亿美元,美国国债余额增加了2100亿。毫不客气地说,二战完全是靠国债打下来的。

1945年国债余额2600亿,占GDP122%,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GDP总量。国债的风险暴露无疑。

然而,两次世界大战,美国越打越富,登上资本主义霸主地位,坐拥全球3/4的黄金储备。以此为基础,1944年建立了以美元为世界货币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文章开头约翰·戈登与其说「国债拯救了世界」,还不如说「国债成就了美国」。中国人喜欢说美国发战争财,这是事实,美国是踩着欧洲的尸体上位的,凭借的直接工具就是国债。

美国深刻体会到了国债的甜头,以后的国债,不再仅仅是联邦政府的财政手段,更是美国的战略工具。

五、越走越邪,全球买单1、财政盈余不再用于还债

布雷顿森林体系深刻地改变了美债的运作体系。既然美元是世界货币,我可以用美元收割本国老百姓的财富,那自然也可以用来收割外国的财富。从此,美国再也没想过用本国的财政盈余来消化国债,而是以美元来收割全球财富为其买单。

以致于美国经常发生这种骚操作:债务越滚越大,却还不断实行减税。这种反常规常态化的背后,是美国政客以减税福利维持民众对自己统治的支持,然后把债务推给其他国家。

1945-1960年,美国生产着全球1/3的工业产,主宰世界贸易,经常发生财政盈余,但国债余额保持平稳不变。美国将财政收入用于本国福利,而不再偿还国债,这就使得国债规模没有减少的可能性。

随着全球的经济发展,货币不断贬值,1945年的1美元与1960年的1美元,在购买力上差别明显。国债余额看起来规模不变,其实在不断稀释。1945-1960年,美国GDP增长1.5倍,从2000亿增加到5000亿。国债/GDP降至50%左右。

说白了,就是依靠美元从全球吸血,债务稀释给全球承担。自此,国债彻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骗局,财政盈余成为本国福利,世界都在为美国人服务,美国开启另类的殖民历史。

1961年,为强化霸权地位,美国介入越战,美国参战15年,死亡6万官兵,直接投入高达1500亿美元,算上通过日韩不计其数的间接投入,这场战争至少花费2000亿。1960-1975年,国债余额以平均每年150亿美元的速度增长,刚好可以抵消越战花费。

从数据上看,与以往的大战一样,越战也是靠国债打下来的。

这时我们就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一边是深陷越战泥潭,一边是社会福利的突飞猛进。肯尼迪总统提出「福利国家」,签署史无前例的减税方法;约翰逊总统实施反贫困的「伟大社会」计划。60年代的美国经济持续增长106个月,被称为「百月繁荣」,但是即使剔除越战的战争债务,美债余额也未下降。

财政收入全用于建设「福利社会」了。

1960-1975年,越战虽然失利,国债也翻番达到5000亿,但GDP增长2倍达到1.5万亿。因此,国债/GDP的比率进一步降至33%,是战后的新低。因此,越战并未动摇到美国的财政实力。

在这个时期发生了一件大事,美国宣布脱离金本位,美元发行量不再受黄金储备的限制。美国可以通过随心所欲的贬值和升值,从全球获取隐形财富。美元贬值,积累的巨额债务,就大大稀释了,其实就是变相的赖账;美元升值,财富从全球回流到美国本土,美国经济走强,开启另一波国债发行。大部分美元在国外流通,大部分国债投资者是国内,美元+美债,成为美国聚财财富的不二法门。

2、以邻为壑,用拉美祭旗

1973年爆发石油通胀危机,经济陷入衰退,算上通货膨胀的影响,美国实际GDP在1974-1975年连续两年负增长。

为解决危机,卡特和里根两任都实行减税和增加支出的政策,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但结果截然不同,卡特时期通胀率达到19.5%的战后最高水平,1980年GDP再次陷入负增长。里根则拯救了美国经济,「里根经济学」走红,里跟本人也成为美国人心中的伟大总统。

这种相反结局,肯定就不能简单归纳为减税和增加支出这样的所谓「供给经济学」。二者的关键区别在于,里根把拉美剪了羊毛。

60-70年代,是拉美的「黄金时代」,是全球经济最活跃的新兴经济体。美国将收割对象瞄准拉美。从1979年开始,美国开始货币紧缩,以高利率和美元升值作为反通胀手段,美国连续加息,将利率一度猛拉至20%。

拉美主权债务危机随即爆发,债务重组,美元回流。

1983年美国经济开始强劲复苏,此后通胀率降至5%的低水平。

拉美从此一蹶不振,成为美国经济的牺牲品。

定向爆破、精准打击,这一波羊毛收割得贼6。

废掉拉美的同时,美国也想拖垮苏联。里根对苏强硬,将国债规模带到一个新高度,从1976年的5000亿,到1981年的1万亿,再到1988年的2.6万亿,占GDP比重又回到了三十年前的50%。

面对里根的国债大礼包,老布什的竞选口号是「不征新税」和「减少债务」。你看,减少债务的手段是削减开支,而不是增税,这就有点舍近求远的意思了。

但可笑的是,老布什一上任就做出完全相反的动作:增税+扩大开支。

1992年卸任时,国债余额达到4万亿,增幅50%,而GDP仅增加25%,国债/GDP是63%,比里根时期还要高。与此构成反差的是,1981至1992年,财政收入占GDP的比例从20.2%下降到18.6%。

这算是增了哪门子税?里子依然是「减税+发债」的老套路。

老布什的钱花到哪里去了呢?肯定不是海湾战争,这场战争只持续42天,对手是伊拉克小国,耗费只有600多亿,九牛一毛。只有一个去处: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

这场经济拉锯战,美国笑到了最后,代价是短短十年间,增加了3万亿国债。这个数据是美国1991年GDP的一半!继两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再次品尝到国债的巨大好处,从此欲罢不能。

如此巨额的债务,如果是19世纪的美国,肯定会用财政盈余减少国债规模。但这个时候的美国,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

六、小踩刹车

克林顿号称「中兴之主」,一上台,就迫不及待地解决债务问题。他实行以削减财政赤字作为核心的财税政策,并以自由贸易和全球化带领美国经济走向繁荣,双管齐下。

克林顿给美国带来了最引人注目的经济繁荣,股市红火,通胀率从未高于3%,美国不断创造经济增长的记录,2000年美国GDP达到10万亿,这是一个标志性数据。

1993-1997年,美国财政赤字逐年下降,从2903亿跌至219亿,1998财年开始转为财政盈余,当年盈余693亿美元,是美国三十年来首次。2000年,克林顿离任时,给小布什留下了2362亿美元的财政盈余。

但是,骚操作又来了。随着预算的平衡,1997年克林顿及时提出减税方法,将财政盈余以福利的形式返还给美国人民,而不是用来偿债。另一个事实是,1992-1996年国债余额从4万亿增至5.2万亿。

即便是第二任期内的财政盈余,国债规模也增加了5000亿,国债/GDP是57%的高位。

所以,克林顿只是想控制国债增速,无意减少国债规模。

七、猛踩油门,花钱一个比一个狠

小布什一上台,就推出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计划,额度达到1.3万亿。

一边是庞大的债务,一边还忙着减税,没有人在乎国债偿还的事,这是后人的任务,赢得当下的选举才是最重要的。

但小布什很倒霉,碰到了「911」恐怖袭击,反恐成为基本国策。

美国先后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机构的报告,伊拉克战争的最终成本是8146亿美元,阿富汗战争消耗费用为6856亿美元,合计1.5万亿。再算上战争负伤、死亡士兵赔偿金、养老金等其他类隐性成本。哈佛大学研究人员预计总成本在4~6万亿美元之间。

这两场战争的花费至少是4万亿美元。

小布什当政8年,卸任时,国债余额首次突破10万亿大关,国债/GDP升至71%!任内增加4.3万亿,基本覆盖战争花费。

虽然战争花费巨大,小布什完全没有增税的想法,其减税计划完整伴随着他的总统任期。反正有国债嘛!一边是国债的迅速增加,一边是财政收入不见起色。反正就是没想过还。

论花钱,奥巴马才是登峰造极,号称「赤字之王」。与老布什的失信一样,竞选口号是「削减赤字」,一上台就采取相反的做法。

08次贷危机爆发,通过大幅QE,美国经济在2010年恢复增长,国债规模突增2万亿,大放水既拯救了美国经济(其实是大资本家企业),也稀释了之前的10万亿债务,一箭双雕。

由于美国经济刚刚恢复,这些多出来的资金就奔向利润更高的新兴国家,俗称「热钱」,赚够了之后,美国再以加息形式收回,这些国家把这几年赚的又还给美国。这就是特朗普加息的原因所在。下篇再讲这个。

奥巴马出身平凡,风度绅士,谦虚的外表下隐藏着极大的雄心。

他反对小布什的伊拉克战争,但利比亚战争、ISIS,动起手来一点也不手软,导弹防御计划、核潜艇研发,还提出火星计划。奥巴马时期的军费预算,明显超过小布什。

他为平民站台,出台了很多像医改、住房、教育、失业救助这样的「民本」政策,力图缩小弱势群体与富人之间的贫富差距,颇有点60年代约翰逊总统「伟大社会」的感觉。奥巴马因此成为美国人十分尊敬的总统。

还有为拯救经济危机而实施的扩张型财政政策。

都是大手笔的花钱项目,但奥巴马保持着历任总统的减税初心。2010年还是通过了《减税法案》,减税总金额高达8580亿美元,2012年又推出《美国纳税人减税法案》。真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一边花钱,一边减税,其雄心就只能靠国债了。他以平均每年1.1万亿的速度,将美债规模带上了19万亿的「山巅之城」,国债增速远超GDP增速。他还游说中国多买点。继「二战」之后,美债余额再次超越GDP!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这句话用在奥巴马身上,再合适不过。

特朗普接下了奥巴马留下的「烫手山芋」,他没得选,必须竭尽所能解决国债的问题。

特朗普开始大规模撤军,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的美军大批撤离,要求北约、日韩等驻军国家提高自己的防务支出,从而缩减美国的军费开支。

缩减开支的同时应该增加收入,但美国的常规骚操作又来了:降税。2017年,特朗普刚上任就力推税改方案,大幅降低税率,要在未来十年内减税1.4万亿美元。直接导致2018年美国财政收入低于2017年,次贷危机以来首次负增长!

在开源方面,美国压根就没想从本国入手,而是从全球剪羊毛。

与里根一样,特朗普一上任就连续加息,每次0.25%,将联邦基准利率拉升至3%,以吸引美元回流。于是,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中国开始严格的外汇管制,竭尽所能减少美元回流,但依然没能阻止汇率从6迅速上升至7;阿根廷、土耳其崩盘;巴西、印度、印尼、南非等新兴国家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欧盟也受到拖累。

以邻为壑,美国经济增长不错,GDP增长率从2016年的1.6%增加2017年的2.4%、2018年的2.9%,2019年下滑至2.3%,总体的经济表现明显好于奥巴马时期。

然后继续发债。特朗普主政三年,年均增加1.3万亿,比奥巴马还狠,2019年美国国债首次超过23万亿,国债增速超过GDP增速,国债/GDP攀升至107%。

与历任总统一样,特朗普从没想过缩减国债规模,而是想方设法通过经济表现来维持国债的信用,以便能够借更多的新债。

小结

简单概括美债史:债因战起、国因债生、战因债成、国以债兴。国债与美国命运牢牢绑定,融为一体。

美国国债超过GDP,美债便成为美国经济无法绕开的问题;美元是世界货币,美债占全球GDP的25%,美债也成为全球经济无法绕开的话题。

在美国「减税+发债」的常规操作下,不仅还债早就无可能,而且总是以全球财富为其买单。

编辑/elisa

讀懂美國經濟,首先要了解國債,而不是美元。國債是美國財政的核心,一部美國通史,就是國債的發展史,正如美國經濟學家約翰·戈登所言:

「18世紀70年代,國債幫助我們贏得獨立。18世紀80年代~19世紀60年代,國債為美利堅贏得最高的信用風評級,歐洲資金得以滾滾流入美國,協助美國經濟快速增長。19世紀60年代,我們憑藉國債拯救合眾國。20世紀30年代,我們憑藉國債拯救美國經濟。20世紀40年代,我們憑藉國債拯救世界。毫無疑問,美國國債不僅是美利堅無與倫比的福音,而且是全人類無與倫比的福音。」

一、美國生於國債,無意還清

1783年,獨立戰爭結束,本該是慶祝勝利的一年,但美國國會議員在四處逃串:費城-普林斯頓-安納波利斯-紐約,導致國會因人數不足而無法開會。

原因很簡單:老兵討薪,政府沒錢,被迫逃債。

美國是靠舉債打贏獨立戰爭的,一出生就面臨7500萬美元的債務。這個數字是什麼概念呢?根據統計,當時美國GDP1.6億美元,債務的2倍而已。

更直觀一點,同時期的歐陸霸主、全球老二、實行重税的法國,一年財政收入也就5億裏弗爾,7500萬美元相當於4億裏弗爾。而當時的美國,只是一個極度貧窮的農業殖民地國家。這就好比,現在一個非洲國家,欠美國的錢相當於中國一年財政收入的80%。

總之,這是一個天文數字。

而且當時的聯邦政府,是沒有徵税權權力的。江山是打出來的,但美國這個國家是商量出來的,先有人民再有政府,13州的大佬們極力防止中央政府幹涉到自己的獨立自由,不可能賦予聯邦政府強大的徵税權力,即使是獨立戰爭期間,大陸會議(聯邦政府的前身)也沒有徵税權力,靠各州的捐贈維持運作。

所以,靠徵税來償還是不可能的。

這就是美國與眾不同的地方:還沒開始徵税呢,就揹負鉅額債務。一般國家都是先有財政收入,當收入無法覆蓋支出時,才會去舉債。美國剛好反過來,債務先於税收。

這些錢都是從法國、荷蘭等歐洲國家借的,欠的錢總得還啊,總不能讓歐洲再揍一次吧。

當時的英國將國債玩得爐火純青,美國便就地取材,仿效英國建立國債制度。

國債有兩個好處:1、公開透明,各州會比較放心;2、由於購買者都是當時的富裕階層,這就將上等階層緊緊地團結在政府周圍,將政府的興衰與精英階層的利益綁定在一起。

一舉兩得,政府和州都滿意。

於是,國會將聯邦政府的徵税權和發債權寫進憲法。1787年憲法第一條第八款指出,「國會有權規定並徵收税金……用以償付美國國債併為合眾國的共同防禦和全民福利提供經費 」」以合眾國的信用舉債「。注意它的措辭,徵税首先是為了償債。

1790年,推出第一批美國國債,共計7100萬美元,佔GDP比重38%。由於金額巨大,美國也沒打算徹底還清,而是趁此機會創立一個龐大永久的國債市場,不斷地借新還舊,形成政府與金主的利益共享和風險共擔的共生機制,徹底綁定大資本家。

從這裏也可以看出,美國一出生就是大資本家控制的國家,他們是美國的最大債主,至今也是如此。

於是,一套以國債為基礎的財政金融制度確立起來。策劃者漢密爾頓被稱為」國債之父「成為10美元紙幣的頭像。

美國誕生之初,就奠定了這個國家的基本財政邏輯:國債不是債務,而是財收收入的手段。它對國債和税收的理解,與中國完全不同。

以後的美國,政府一旦要花大錢了,一定是發債,而不是加税。1803年,美國從拿破崙手裏購買路易斯安那,作價1500萬美元,靠的就是在歐洲場發行5%利息的國債。

由於國債購買者都是大資本家,因此,聯邦政府必須保持良好的信用,不能違約,説白了就是「剛兑」,否則就會直接動搖統治根基。直到現在美債也沒違約過。

由於那時的美國一窮二白,還比較注意國債規模的控制。1790~1800年,國債餘額只增加1000萬美元,佔GDP比重17%。

二、史上唯一一次還清國債

美國曾經有過「改邪歸正」。

進入19世紀,美國民主主義崛起,平等自由大受歡迎,開啟了第二次大覺醒的思想解放。

新世紀的連續幾任總統,都認為國債是國家主義和富人經濟特權。他們都主張削減聯邦政府的財權,嚴格限制中央政府的權力,以財政盈餘實現國債清零。

1800年至1812年間,傑斐遜和麥迪遜兩任總統用財政盈餘償還國債,將國債餘額減少一半,從8300萬美元削減至4500萬美元,佔GDP比重僅為5.7%。

1812年至1815年,美英爆發第二次獨立戰爭,美國再度依靠國債獲得了戰爭的勝利。國債餘額由4500萬美元飆升至1.25億美元,增長2.8倍,一度達到GDP比重的15%。

戰爭沒有打斷國債清零的歷史進程。

1829年,極端民主主義者傑克遜就任總統,繼承傑斐遜「遺志」,堅持消除精英階層的特權地位,傑克遜認為國債是特權階級控制美國和剝削大眾的手段,堅決實行國債清零。

到1836年,傑克遜用財政盈餘還清了所有國債,這是美國歷史上唯一的一次。

傑克遜的政策,極大損害了精英階層的利益。1835年1月30日,傑克遜總統遇刺未遂,這是美國史上首次暗殺總統。兇手被判精神病,關入瘋人院。

三、戰爭使國債重生,還債無期限

傑克遜總統的政策讓大資本家感到後怕,他們聯合起來組建輝格黨,控制了這個時期的聯邦政府。他們自然希望以國債團結在一起,控制這個國家的同時,分享經濟發展成果。

1846年美國爆發墨西哥戰爭,吞併德克薩斯和加利福尼亞,戰爭花費高達6400萬美元。1849年美國國債餘額6310萬美元。

從30年代開始,美國引入第一次工業革命,經濟高速運行,在1860年南北戰爭爆發前,財政預算平衡,但國債餘額幾無變化,還是6500萬美元左右。

這個時候的美國已經無意清除債務,不斷借新還舊,將國債變成永續債。中國有句戲言:憑本事借的錢,為什麼要還呢?很貼合美國大資本家的想法。建國之初的國債制度,重出江湖。

南北戰爭(1861-1865)造成60萬人喪生,而當時的美國人口才3000萬,十分慘烈。軍費自然來自於國債,國債年發行量較1861年增長20多倍,國債餘額在1863年就超過10億美元,1865年戰爭結束後更是飆升到27.56億美元,佔GDP比重30%。税收僅佔軍費的9.3%。

在這場戰爭中,實行奴隸制經濟的南方沒有國債制度,又沒法徵税,便採取極具破壞性的發行紙幣,總共發行了15億,造成了災難性的通貨膨脹。期間,北方以國債集資,物價上漲80%,南方增長了90倍!南方不輸才怪。

這就是國債與紙幣的區別。國債是透支未來的購買力,紙幣是透支當下的購買力,在操作空間上,國債優於紙幣,其關鍵在於,要麼以經濟增長修復未來的購買力,要麼以財政盈餘消化國債,只有這樣方能「長治久安」。

戰後,美國雙管齊下,一方面以第二次工業革命加速經濟發展,另一方實行財政緊縮,以財政盈餘逐漸消化國債。

到19世紀末,各項工業指標飛速發展,GDP翻倍,達到200億,並取代英國成為鋼鐵產量第一大國;國債規模也逐年縮小,美國還清了內戰期間的國債,國債餘額控制在19億美元以內,佔當時GDP的10%左右,處於安全狀態。

即使和平時代,美國也無意消除債務,只是控制規模而已。這個思路持續至今。國債看起來有償還期限,實際上是無期的。

四、用國債打世界大戰,國以債興

1914年一戰爆發,1917年美國參戰。軍費自然靠國債,1917-1919年,美國前後發行5次,總共募集215億美元,國債餘額增長8.4倍,達到250億,佔GDP35%,超過南北戰爭。

一戰耗費328億美元,國債解決了2/3,剩下1/3靠加税解決。財政收入從1916年的8億美元增加到1918年的42億美元和1919年的46億美元。

國債依然是那把最鋒利的財政利器。羊毛出在羊身上,國債只能靠美國公民的未來税收來償還,而作為國債的主要購買者,那些銀行家、資本家就成為美國債主,成為贏家。

鉅額國債意味着鉅額風險,美國再次用經濟發展和財政盈餘來降低風險。

20年代,西歐一片廢墟,美國風景獨好,被稱為「柯立芝繁榮」「咆哮的年代」。經濟繁榮帶來財政盈餘,美債逐年下降,1929年國債餘額170億,佔GDP比重降到20%。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後一次削減國債規模。

1929年爆發猛烈的通貨緊縮危機。羅斯福採納凱恩斯主義的主張,政府積極干預經濟,大興公共工程,刺激經濟增長。

政府辦大事的錢從哪來呢?只能靠國債,1941年國債餘額達到500億美元,是1929年的3倍,佔GDP比重迅速攀升至40%,超越一戰。

美國還來不及消化債務,就碰到了「珍珠港事件」。1942-1945年,美國的軍費總額2482億美元,美國國債餘額增加了2100億。毫不客氣地説,二戰完全是靠國債打下來的。

1945年國債餘額2600億,佔GDP122%,有史以來第一次超過GDP總量。國債的風險暴露無疑。

然而,兩次世界大戰,美國越打越富,登上資本主義霸主地位,坐擁全球3/4的黃金儲備。以此為基礎,1944年建立了以美元為世界貨幣的佈雷頓森林體系。

文章開頭約翰·戈登與其説「國債拯救了世界」,還不如説「國債成就了美國」。中國人喜歡説美國發戰爭財,這是事實,美國是踩着歐洲的屍體上位的,憑藉的直接工具就是國債。

美國深刻體會到了國債的甜頭,以後的國債,不再僅僅是聯邦政府的財政手段,更是美國的戰略工具。

五、越走越邪,全球買單1、財政盈餘不再用於還債

佈雷頓森林體系深刻地改變了美債的運作體系。既然美元是世界貨幣,我可以用美元收割本國老百姓的財富,那自然也可以用來收割外國的財富。從此,美國再也沒想過用本國的財政盈餘來消化國債,而是以美元來收割全球財富為其買單。

以致於美國經常發生這種騷操作:債務越滾越大,卻還不斷實行減税。這種反常規常態化的背後,是美國政客以減税福利維持民眾對自己統治的支持,然後把債務推給其他國家。

1945-1960年,美國生產着全球1/3的工業產,主宰世界貿易,經常發生財政盈餘,但國債餘額保持平穩不變。美國將財政收入用於本國福利,而不再償還國債,這就使得國債規模沒有減少的可能性。

隨着全球的經濟發展,貨幣不斷貶值,1945年的1美元與1960年的1美元,在購買力上差別明顯。國債餘額看起來規模不變,其實在不斷稀釋。1945-1960年,美國GDP增長1.5倍,從2000億增加到5000億。國債/GDP降至50%左右。

説白了,就是依靠美元從全球吸血,債務稀釋給全球承擔。自此,國債徹底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騙局,財政盈餘成為本國福利,世界都在為美國人服務,美國開啟另類的殖民歷史。

1961年,為強化霸權地位,美國介入越戰,美國參戰15年,死亡6萬官兵,直接投入高達1500億美元,算上通過日韓不計其數的間接投入,這場戰爭至少花費2000億。1960-1975年,國債餘額以平均每年150億美元的速度增長,剛好可以抵消越戰花費。

從數據上看,與以往的大戰一樣,越戰也是靠國債打下來的。

這時我們就會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一邊是深陷越戰泥潭,一邊是社會福利的突飛猛進。肯尼迪總統提出「福利國家」,簽署史無前例的減税方法;約翰遜總統實施反貧困的「偉大社會」計劃。60年代的美國經濟持續增長106個月,被稱為「百月繁榮」,但是即使剔除越戰的戰爭債務,美債餘額也未下降。

財政收入全用於建設「福利社會」了。

1960-1975年,越戰雖然失利,國債也翻番達到5000億,但GDP增長2倍達到1.5萬億。因此,國債/GDP的比率進一步降至33%,是戰後的新低。因此,越戰並未動搖到美國的財政實力。

在這個時期發生了一件大事,美國宣佈脱離金本位,美元發行量不再受黃金儲備的限制。美國可以通過隨心所欲的貶值和升值,從全球獲取隱形財富。美元貶值,積累的鉅額債務,就大大稀釋了,其實就是變相的賴賬;美元升值,財富從全球迴流到美國本土,美國經濟走強,開啟另一波國債發行。大部分美元在國外流通,大部分國債投資者是國內,美元+美債,成為美國聚財財富的不二法門。

2、以鄰為壑,用拉美祭旗

1973年爆發石油通脹危機,經濟陷入衰退,算上通貨膨脹的影響,美國實際GDP在1974-1975年連續兩年負增長。

為解決危機,卡特和里根兩任都實行減税和增加支出的政策,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但結果截然不同,卡特時期通脹率達到19.5%的戰後最高水平,1980年GDP再次陷入負增長。里根則拯救了美國經濟,「里根經濟學」走紅,裏跟本人也成為美國人心中的偉大總統。

這種相反結局,肯定就不能簡單歸納為減税和增加支出這樣的所謂「供給經濟學」。二者的關鍵區別在於,里根把拉美剪了羊毛。

60-70年代,是拉美的「黃金時代」,是全球經濟最活躍的新興經濟體。美國將收割對象瞄準拉美。從1979年開始,美國開始貨幣緊縮,以高利率和美元升值作為反通脹手段,美國連續加息,將利率一度猛拉至20%。

拉美主權債務危機隨即爆發,債務重組,美元迴流。

1983年美國經濟開始強勁復甦,此後通脹率降至5%的低水平。

拉美從此一蹶不振,成為美國經濟的犧牲品。

定向爆破、精準打擊,這一波羊毛收割得賊6。

廢掉拉美的同時,美國也想拖垮蘇聯。里根對蘇強硬,將國債規模帶到一個新高度,從1976年的5000億,到1981年的1萬億,再到1988年的2.6萬億,佔GDP比重又回到了三十年前的50%。

面對里根的國債大禮包,老布什的競選口號是「不徵新税」和「減少債務」。你看,減少債務的手段是削減開支,而不是增税,這就有點捨近求遠的意思了。

但可笑的是,老布什一上任就做出完全相反的動作:增税+擴大開支。

1992年卸任時,國債餘額達到4萬億,增幅50%,而GDP僅增加25%,國債/GDP是63%,比里根時期還要高。與此構成反差的是,1981至1992年,財政收入佔GDP的比例從20.2%下降到18.6%。

這算是增了哪門子税?裏子依然是「減税+發債」的老套路。

老布什的錢花到哪裏去了呢?肯定不是海灣戰爭,這場戰爭只持續42天,對手是伊拉克小國,耗費只有600多億,九牛一毛。只有一個去處:東歐劇變和蘇聯解體。

這場經濟拉鋸戰,美國笑到了最後,代價是短短十年間,增加了3萬億國債。這個數據是美國1991年GDP的一半!繼兩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再次品嚐到國債的巨大好處,從此欲罷不能。

如此鉅額的債務,如果是19世紀的美國,肯定會用財政盈餘減少國債規模。但這個時候的美國,壓根就沒往這方面想。

六、小踩剎車

克林頓號稱「中興之主」,一上台,就迫不及待地解決債務問題。他實行以削減財政赤字作為核心的財税政策,並以自由貿易和全球化帶領美國經濟走向繁榮,雙管齊下。

克林頓給美國帶來了最引人注目的經濟繁榮,股市紅火,通脹率從未高於3%,美國不斷創造經濟增長的記錄,2000年美國GDP達到10萬億,這是一個標誌性數據。

1993-1997年,美國財政赤字逐年下降,從2903億跌至219億,1998財年開始轉為財政盈餘,當年盈餘693億美元,是美國三十年來首次。2000年,克林頓離任時,給小布什留下了2362億美元的財政盈餘。

但是,騷操作又來了。隨着預算的平衡,1997年克林頓及時提出減税方法,將財政盈餘以福利的形式返還給美國人民,而不是用來償債。另一個事實是,1992-1996年國債餘額從4萬億增至5.2萬億。

即便是第二任期內的財政盈餘,國債規模也增加了5000億,國債/GDP是57%的高位。

所以,克林頓只是想控制國債增速,無意減少國債規模。

七、猛踩油門,花錢一個比一個狠

小布什一上台,就推出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減税計劃,額度達到1.3萬億。

一邊是龐大的債務,一邊還忙着減税,沒有人在乎國債償還的事,這是後人的任務,贏得當下的選舉才是最重要的。

但小布什很倒黴,碰到了「911」恐怖襲擊,反恐成為基本國策。

美國先後發動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機構的報告,伊拉克戰爭的最終成本是8146億美元,阿富汗戰爭消耗費用為6856億美元,合計1.5萬億。再算上戰爭負傷、死亡士兵賠償金、養老金等其他類隱性成本。哈佛大學研究人員預計總成本在4~6萬億美元之間。

這兩場戰爭的花費至少是4萬億美元。

小布什當政8年,卸任時,國債餘額首次突破10萬億大關,國債/GDP升至71%!任內增加4.3萬億,基本覆蓋戰爭花費。

雖然戰爭花費巨大,小布什完全沒有增税的想法,其減税計劃完整伴隨着他的總統任期。反正有國債嘛!一邊是國債的迅速增加,一邊是財政收入不見起色。反正就是沒想過還。

論花錢,奧巴馬才是登峯造極,號稱「赤字之王」。與老布什的失信一樣,競選口號是「削減赤字」,一上台就採取相反的做法。

08次貸危機爆發,通過大幅QE,美國經濟在2010年恢復增長,國債規模突增2萬億,大放水既拯救了美國經濟(其實是大資本家企業),也稀釋了之前的10萬億債務,一箭雙鵰。

由於美國經濟剛剛恢復,這些多出來的資金就奔向利潤更高的新興國家,俗稱「熱錢」,賺夠了之後,美國再以加息形式收回,這些國家把這幾年賺的又還給美國。這就是特朗普加息的原因所在。下篇再講這個。

奧巴馬出身平凡,風度紳士,謙虛的外表下隱藏着極大的雄心。

他反對小布什的伊拉克戰爭,但利比亞戰爭、ISIS,動起手來一點也不手軟,導彈防禦計劃、核潛艇研發,還提出火星計劃。奧巴馬時期的軍費預算,明顯超過小布什。

他為平民站台,出台了很多像醫改、住房、教育、失業救助這樣的「民本」政策,力圖縮小弱勢羣體與富人之間的貧富差距,頗有點60年代約翰遜總統「偉大社會」的感覺。奧巴馬因此成為美國人十分尊敬的總統。

還有為拯救經濟危機而實施的擴張型財政政策。

都是大手筆的花錢項目,但奧巴馬保持着歷任總統的減税初心。2010年還是通過了《減税法案》,減税總金額高達8580億美元,2012年又推出《美國納税人減税法案》。真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一邊花錢,一邊減税,其雄心就只能靠國債了。他以平均每年1.1萬億的速度,將美債規模帶上了19萬億的「山巔之城」,國債增速遠超GDP增速。他還遊説中國多買點。繼「二戰」之後,美債餘額再次超越GDP!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這句話用在奧巴馬身上,再合適不過。

特朗普接下了奧巴馬留下的「燙手山芋」,他沒得選,必須竭盡所能解決國債的問題。

特朗普開始大規模撤軍,阿富汗、伊拉克、敍利亞、土耳其的美軍大批撤離,要求北約、日韓等駐軍國家提高自己的防務支出,從而縮減美國的軍費開支。

縮減開支的同時應該增加收入,但美國的常規騷操作又來了:降税。2017年,特朗普剛上任就力推税改方案,大幅降低税率,要在未來十年內減税1.4萬億美元。直接導致2018年美國財政收入低於2017年,次貸危機以來首次負增長!

在開源方面,美國壓根就沒想從本國入手,而是從全球剪羊毛。

與里根一樣,特朗普一上任就連續加息,每次0.25%,將聯邦基準利率拉昇至3%,以吸引美元迴流。於是,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中國開始嚴格的外匯管制,竭盡所能減少美元迴流,但依然沒能阻止匯率從6迅速上升至7;阿根廷、土耳其崩盤;巴西、印度、印尼、南非等新興國家受到了巨大的衝擊;歐盟也受到拖累。

以鄰為壑,美國經濟增長不錯,GDP增長率從2016年的1.6%增加2017年的2.4%、2018年的2.9%,2019年下滑至2.3%,總體的經濟表現明顯好於奧巴馬時期。

然後繼續發債。特朗普主政三年,年均增加1.3萬億,比奧巴馬還狠,2019年美國國債首次超過23萬億,國債增速超過GDP增速,國債/GDP攀升至107%。

與歷任總統一樣,特朗普從沒想過縮減國債規模,而是想方設法通過經濟表現來維持國債的信用,以便能夠借更多的新債。

小結

簡單概括美債史:債因戰起、國因債生、戰因債成、國以債興。國債與美國命運牢牢綁定,融為一體。

美國國債超過GDP,美債便成為美國經濟無法繞開的問題;美元是世界貨幣,美債佔全球GDP的25%,美債也成為全球經濟無法繞開的話題。

在美國「減税+發債」的常規操作下,不僅還債早就無可能,而且總是以全球財富為其買單。

編輯/elisa

免責聲明:本頁的繁體中文版由軟件翻譯,富途對翻譯信息的準確性或可靠性所造成的任何損失不承擔任何責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