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人怎样给人看相算命

一天的憂慮一天當就夠了,古人怎样给人看相算命

互联网 2021-05-07 15:57:20

魏文侯对李克(也有地方叫李悝),他在魏国实行变法,使魏国强大起来。有一次,魏文侯就对李克说:「先生曾经教导寡人说,家贫就要想得贤妻,国乱就要想得贤相。如今要安排宰相,而宰相的人选不是成子就是翟璜,这两个人您看怎么样?」李克他没有直接回答,他就说了这几句话,说:「『居视其所亲』,平时看他所亲近的是哪些人;『富视其所与』,富裕时看他所交往或施与的是哪些人;『达视其所举』,显达时看他所推举的人;『穷视其所不为』,穷困时看他不愿做的事情;『贫视其所不取』,贫贱时看他是否不苟取。这五点就足以确定宰相的人选了。」魏文侯听了之后就说:「先生请回,我的宰相人选已经确定好了。」

李克快步走出去,就到翟璜家去拜访。翟璜就问:「今天听说君主召见先生去选择宰相,结果是谁当宰相?」李克就说:「魏成子当宰相了。」翟璜一听,就气得变了脸色,他说:「我哪一点比魏成子差?」他下面还举了几个例子,「西河的守将是我推荐的。君主对内最忧虑的是邺郡,而我又推荐了西门豹。君主要计划攻伐中山国,我推荐了乐羊。中山攻灭以后,派不出人去镇守,我又推荐了先生。君主的儿子没有师父,我推荐了屈侯鲋。我哪一点比魏成子差?」李克听了之后怎么回答?他说:「您向君主推荐我的目的,难道是为了结党营私,来谋求做大官吗?君主询问安排宰相说:『不是成子就是翟璜,这两个人怎么样?』我回答说:『这是您不注意考察的缘故。平时看他亲近哪些人,显贵时看他推举哪些人,不得志时看他不做哪些事,贫苦时看他不要哪些东西。有这五条就足以能决定了,何需要问我李克?』因此我就知道魏成子要做宰相了。您怎么能和魏成子相比?魏成子有千钟的俸禄,但是有十分之九都用在外边,只有十分之一用在自己家里,因此他从东方聘来了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这三个人,君主都把他们奉为老师。而你所推荐的五个人,君主都任他们为臣。你怎么能够和魏成子相比?」

翟璜迟疑之后,他也是一个明理之人,就再拜说:「我翟璜是一个浅薄的人,说话很不得当,我愿意终身做您的弟子。」李克确实也是以理服人,他是告诉魏文侯这五条标准,来确定宰相的人选。这里边,我们看「居视其所亲」,平时看他所亲近的人。我们看一个人亲近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这么重要?

在《吕氏春秋》中记载这样一个故事,说楚国有一个善于看相的人,楚庄王向他请教其中的奥妙。因为他看了很多人,没有看错一个的。这个人怎么回答?他说:「我并不是能给人看相,只不过是善于观察这个人所结交的朋友是怎样的。如果这个人是平民百姓,他所结交的朋友都能够孝敬父母、友爱兄弟、尊敬长辈、淳厚善良、行为谨慎、畏惧法律,这样的人,他的家庭会一天比一天过得好,身心会一天比一天安定,这样的人就被称为吉人。如果这个人是事奉君主的臣子,他所结交的朋友都是诚实守信的、喜好品行和善德的,这样的人,他事奉君主会一天比一天事奉得好,官职也会一天比一天高升,这被称为吉臣。如果这个人是君主,他的朝臣都是贤德之士,左右事奉的人都能够竭忠尽智,他一旦犯有过失,这些群臣都能够犯颜直谏,为他指正,这样的君主,他的国家会一天比一天更安定,他自己也会一天比一天受人尊敬,天下的百姓,也会一天比一天地更加心悦诚服,这就是吉主。所以,我并不是会给人看相,我只不过是会观察这个人所结交的朋友而已。」

你看这个故事之中,看相的人只是观察一个人所交往的朋友,就能够断定出他的前途命运。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们平时和哪些人亲近交往,可不是一个小问题,是关系到一个人前途命运的大问题,所以不能够不谨慎。

在《群书治要·墨子》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说明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墨子看了染丝的人之后,就感叹地说:「洁白的丝放进青色的颜料里进行洗染,它就变成了青色,放进黄色的染料里洗染,拿出来就变成了黄色。如果投入的颜料有变化,洗出来的丝,它的颜色也会跟着变化;丝放进五种不同颜色的颜料里,它就变成五种不同的颜色。所以对于所浸染的人事物,不能够不谨慎。」这个故事非常地形象,他通过看到染丝给予人启示,告诉我们,所结交的朋友,还有自己所处的环境,对一个人有潜移默化、不知不觉的影响。这个就是提醒我们要「亲君子,远小人」,要交往那些对自己的德行提升有帮助的朋友。

魏文侯對李克(也有地方叫李悝),他在魏國實行變法,使魏國強大起來。有一次,魏文侯就對李克說:「先生曾經教導寡人說,家貧就要想得賢妻,國亂就要想得賢相。如今要安排宰相,而宰相的人選不是成子就是翟璜,這兩個人您看怎麼樣?」李克他沒有直接回答,他就說了這幾句話,說:「『居視其所親』,平時看他所親近的是哪些人;『富視其所與』,富裕時看他所交往或施與的是哪些人;『達視其所舉』,顯達時看他所推舉的人;『窮視其所不為』,窮困時看他不願做的事情;『貧視其所不取』,貧賤時看他是否不苟取。這五點就足以確定宰相的人選了。」魏文侯聽了之後就說:「先生請回,我的宰相人選已經確定好了。」

李克快步走出去,就到翟璜家去拜訪。翟璜就問:「今天聽說君主召見先生去選擇宰相,結果是誰當宰相?」李克就說:「魏成子當宰相了。」翟璜一聽,就氣得變了臉色,他說:「我哪一點比魏成子差?」他下面還舉了幾個例子,「西河的守將是我推薦的。君主對內最憂慮的是鄴郡,而我又推薦了西門豹。君主要計劃攻伐中山國,我推薦了樂羊。中山攻滅以後,派不出人去鎮守,我又推薦了先生。君主的兒子沒有師父,我推薦了屈侯鮒。我哪一點比魏成子差?」李克聽了之後怎麼回答?他說:「您向君主推薦我的目的,難道是為了結黨營私,來謀求做大官嗎?君主詢問安排宰相說:『不是成子就是翟璜,這兩個人怎麼樣?』我回答說:『這是您不注意考察的緣故。平時看他親近哪些人,顯貴時看他推舉哪些人,不得志時看他不做哪些事,貧苦時看他不要哪些東西。有這五條就足以能決定了,何需要問我李克?』因此我就知道魏成子要做宰相了。您怎麼能和魏成子相比?魏成子有千鍾的俸祿,但是有十分之九都用在外邊,只有十分之一用在自己家裡,因此他從東方聘來了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這三個人,君主都把他們奉為老師。而你所推薦的五個人,君主都任他們為臣。你怎麼能夠和魏成子相比?」

翟璜遲疑之後,他也是一個明理之人,就再拜說:「我翟璜是一個淺薄的人,說話很不得當,我願意終身做您的弟子。」李克確實也是以理服人,他是告訴魏文侯這五條標準,來確定宰相的人選。這裡邊,我們看「居視其所親」,平時看他所親近的人。我們看一個人親近什麼樣的人,為什麼這麼重要?

在《呂氏春秋》中記載這樣一個故事,說楚國有一個善於看相的人,楚莊王向他請教其中的奧妙。因為他看了很多人,沒有看錯一個的。這個人怎麼回答?他說:「我並不是能給人看相,只不過是善於觀察這個人所結交的朋友是怎樣的。如果這個人是平民百姓,他所結交的朋友都能夠孝敬父母、友愛兄弟、尊敬長輩、淳厚善良、行為謹慎、畏懼法律,這樣的人,他的家庭會一天比一天過得好,身心會一天比一天安定,這樣的人就被稱為吉人。如果這個人是事奉君主的臣子,他所結交的朋友都是誠實守信的、喜好品行和善德的,這樣的人,他事奉君主會一天比一天事奉得好,官職也會一天比一天高升,這被稱為吉臣。如果這個人是君主,他的朝臣都是賢德之士,左右事奉的人都能夠竭忠盡智,他一旦犯有過失,這些群臣都能夠犯顏直諫,為他指正,這樣的君主,他的國家會一天比一天更安定,他自己也會一天比一天受人尊敬,天下的百姓,也會一天比一天地更加心悅誠服,這就是吉主。所以,我並不是會給人看相,我只不過是會觀察這個人所結交的朋友而已。」

你看這個故事之中,看相的人只是觀察一個人所交往的朋友,就能夠斷定出他的前途命運。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我們平時和哪些人親近交往,可不是一個小問題,是關係到一個人前途命運的大問題,所以不能夠不謹慎。

在《群書治要·墨子》中就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說明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墨子看了染絲的人之後,就感嘆地說:「潔白的絲放進青色的顏料裡進行洗染,它就變成了青色,放進黃色的染料裡洗染,拿出來就變成了黃色。如果投入的顏料有變化,洗出來的絲,它的顏色也會跟著變化;絲放進五種不同顏色的顏料裡,它就變成五種不同的顏色。所以對於所浸染的人事物,不能夠不謹慎。」這個故事非常地形象,他通過看到染絲給予人啟示,告訴我們,所結交的朋友,還有自己所處的環境,對一個人有潛移默化、不知不覺的影響。這個就是提醒我們要「親君子,遠小人」,要交往那些對自己的德行提升有幫助的朋友。

*内容来源《群书治要》学习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