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陶心昊

一姫,陶心昊

互联网 2021-05-11 12:20:40

地点烟台。 摄于去年学校,看见雪,想起又是一年的冬天。脑袋中对雪的念想紧贴着对冬天北方的回忆。 如果条件允许,我想未来也可以在,有一天,到北方的小镇小村买一栋房子,然后在那儿找份糊口的工作,住在那儿算了。 我想起苏童的文学作品,一种仰慕与情怀感受就涌上心头。苏童说他比起南方更喜欢北方。也许他作品中香椿的苦难就是他身处南方的回忆。人觉得在一个地方很受伤,就越想逃离到更远的去处。据说北方已经下雪了,身在南方的我,依旧感到四季如春,其实浙江也并非没有冬天,只是南方的冬天让我觉得短暂。温州也下雪,但是下了几天,一星期可能就停了。有几年甚至下雪的天数屈指可数。但是从我的感受来说,南方的冬天可能比北方更寒冷。我初中时的体育老师是黑龙江人,他让我发现,北方人到南方几乎都会用上一种受骗的眼神,说:“怎么这么冷?”。 他们对于南方冬天的错觉究竟从何而来?我想,也就如当年上学时,我的家人担心我能否经受得住北方严寒之际。我在龙口十一月份的一天,学校教学楼里,宿舍里,暖气片吱吱作响,使我对北方严寒的骇然烟消云散,是一个道理。 南方没有暖气,因为寒冷来的迅猛,迅速,但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在严寒之后,都昭示着初春的来临。 烟台的雪,路面厚厚的积雪,踩在雪上一股厚实感。 记得山东的有个同学见我似乎有种家乡的自豪感,他说,你们南方人那边没有雪吧。 南方有雪,但没暖气。故而实际体验的冷的感受较之更甚 不过也说回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