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悬疑恐怖小说《死前死后》——深度描写死亡,不喜慎入!_莲蓬鬼话_论坛

写悬疑恐怖小说的大神,短篇悬疑恐怖小说《死前死后》——深度描写死亡,不喜慎入!_莲蓬鬼话_论坛

互联网 2020-10-21 06:25:30

这是一部悬疑小说,小说开篇设置的悬念一直保持到最后一个字。

这是一部恐怖小说,请相信作者的创作态度是严肃的,文中所有描写都来自于相关书目及网络热帖,真实并无虚构,只是由于情节的需要,小说略微有点科幻元素而已。

作者无意哗众取宠,也不是想故意吓唬人,只是想通过小说人物的代入,能让读者深切地感觉到死亡的可怕,以提醒人们,人生苦短,请珍惜时光,珍惜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第一章电梯惊魂

我叫文乐,在省城的大学毕业后留校做了一名大学讲师,教数学的。我在市区的繁华地段有一套两居室的住房。我一个人住,父母并没有和我住在一起。他们不愿搬到省城来住的原因主要是家那边的生意抛不下。我不是省城人,生我养我的那座城市是省内的第二大城市。我的父母经商,家境还算不错。我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我很爱她。

本来我的生活算得上是无忧无虑的,可今天我必须要和我的女朋友好好谈谈了。现在是早上七点半,我就坐在她的办公室里等她上班。

我的女朋友陶灵是一名心理医生。她自己在市区的繁华地段开了一家心理诊所。陶家家财万贯,她的父亲是省城著名的大房地产商。

这样一位“白富美”怎么就喜欢上我这个平凡的大学讲师了呢?这事儿我也没弄明白。不过她的确很爱我,我也是一样。

门被推开了,陶灵大步走进了办公室。她很漂亮,长相与韩国女星全智贤颇有几分相似。一身剪裁得体的职业正装将她的身材勾勒得曲线动人。两条修长的玉腿令她走路时颇有韵律感。都市职业女性的风采在她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她见我坐在她的办公室里,感到有些惊讶。“文乐,大早上你不去上班到我这儿来干什么?”

“我请假了。”我的声音有些干涩。

陶灵看出我的神情有些不对,便拿了个纸杯从饮水机里打了一杯水递给我。

我接过纸杯的时候手在不自禁地发抖。纸杯里的水洒了一些出来。我哆哆嗦嗦地将水杯凑到唇边喝了一口,哪知一下子竟呛到了。我一口水喷了出来,之后便弯着腰剧烈地咳嗽起来。

陶灵慌忙从包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我,然后坐在我身边一脸关切地问我:“你怎么了?不舒服?”

我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说:“你昨天是不是和大学同学去聚会了?”

“对啊,我不是事先就和你说了嘛,是多年没见的同学。”

“我真后悔没陪你一起去!”

“哦?为什么?”

我说:“昨天你和同学聚会。我一个人很无聊,下班后便到菜市场买了些菜,打算回家自己做饭,没想到,没想到……竟出事了!”我的声音有些发抖。

“出什么事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说:“我买完菜回到家,刚一进厨房,脑袋后面便仿佛被一根大棒重重地打了一下,随后我便失去了知觉……”

我悠悠醒转,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由模糊渐渐地变得清晰。这是一扇门,一扇电梯的门,是我家那栋楼的电梯门。

我竟一个人站在电梯里,而电梯正在下行!

还没等我完全苏醒过来,电梯便停了下来。一个大约十六、七岁,衣着时尚的女孩子走进了电梯。电梯门刚要关,又有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钻进了电梯里。我在这幢高层住宅楼里住了两年。住在这栋楼里的住户我都混得脸熟了,而这两个人面生得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我竟没有走出那部电梯,而是任由电梯门关闭,电梯继续下行。我想当时我的脑子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来吧。我真后悔当时没走出这部电梯。不、不、不,可能走出电梯了也不行!

电梯下行了一段时间后,突然停了。我们三个人开始不以为意,可是这电梯过了半天还是一动不动。那个中年男子有些按捺不住了。他按了一下指令板的按键,电梯没有反应。电梯坏了?中年男子按下了电梯里的警铃。我想过一会儿物业会派人来吧。可是等了很长的时间也没人来,也不知道物业听没听到警铃声。我有些等不及了,掏出了手机,拨打了物业的电话。哪知竟然没有信号!那个女孩儿有些害怕了,她拍门叫喊,却无人应答。现在这个时间,正是下班的高峰时段,有一部电梯出故障了,竟然没有人发觉?

这时,电梯里的灯貌似也出了点问题,啪啪直闪,忽明忽暗的。

这感觉……让人十分压抑。

我多少有点幽闭恐惧症。小时候,大概两、三岁左右吧,有时会在姥姥家住几天。我的姥姥常常在中午把我哄睡着了之后锁上门出去,而我睡醒之后,发现屋子里就我一个人,我就会很害怕,就去开门。门是锁死的,开不开。我很恐惧,觉得那扇大门冰冷无情,我怎么推也推不开它,心里想要是屋子里着火了怎么办?我会被憋在屋里烧死的。呵呵,真不知道几岁的小孩子哪来的那么多的古怪想法。总之我非常害怕被关在房子里出不去。后来很多年过去了,我上小学五年级了,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一次到同学家玩。同学开玩笑搞恶作剧,把我一个人锁在了他家屋里。当时我开不开门,童年的恐惧又袭上了心头,胸口好像堵了什么东西似的,我当时拚命地拍打着房门,脸都憋红了……再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地不怕了,可是今天,童年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我的呼吸有些困难。我觉得电梯里的氧气越来越稀薄。四周的墙壁冰冷无情。我觉得我被困在这里可能永远都出不去了。我很难受很不舒服。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我尽量地控制自己,不让自己的身体发抖。

“啊……”

只见我身旁那个女孩儿大喊一声。她似乎也有幽闭恐惧症,而且比我还严重。她忍受不了这个封闭的空间带给她的巨大压力。她一面大喊着,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一面用双手试图扒开电梯门,显然那是徒劳的。

她越是叫我心里就越是烦越是恐慌。

突然,半天不动的电梯开始动了起来。女孩子停止了呼喊。

我的心忽悠了一下。电梯猛然急速下行!指令板上显示楼层的数字在飞快的减少!

女孩子大声尖叫,我们两个男人面面相觑。出事故了!电梯在急速地向下坠落!

我冲到电梯门前,把每层楼的按键都按了下去,之后背部和头部紧贴着一面墙,对那两个人喊:“照我的样子做,双臂展开伸直,膝盖弯下,提起脚跟!”他们俩照我说的做了。这是我在急救手册上看到的应对电梯急坠的方法,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也不知道我会不会被蹲得血肉模糊,内脏破裂。

指令板的数字在飞速地减少,看不清这是到几层了。电梯下降得太快了!

十位数变成了个位数!

这感觉就好像这电梯在开往十八层地狱!

我屏住呼吸,身体绷得很紧,等待着蹲底后那一瞬间的强烈冲击。

在那刹那间,我看到了爸爸妈妈,看到了我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子们,和我无缘的,和我有缘的;再往下,我看到了我的亲戚朋友们,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大学同学,同事;再往下,当那些在我生命中出现并留下深刻印象的人们一个个地被我回顾之后,我的脑子一下子空了。大脑一片空白。

电梯骤然间停了下来,颠得我五脏六腑一阵翻涌。它并没有蹲底。指令板上的数字是四,电梯停在了四层。

我们站了起来,心有余悸。那个中年男子慌忙上前按下了开门键,还是没有反应,门不开!他很焦躁,他使劲地按了好几次开门键,还是没反应。这个该死的电梯!

那个中年男子回过头对我说:“你扶我一把,我要上去看看。”

我点头答应,双手抱着他的大腿将他送上了电梯的天棚顶。他强行打开了电梯盖。我把他举了上去。

他上了电梯顶盖之后,半天都没有动静。

我在电梯等得有点着急了,像个热锅上的蚂蚁。我也想上去看看。就在这时,电梯顶盖上传来了“啊”的一声惨叫。那个男人出事了!

电梯开始轰隆隆作响。轿厢不停地抖动。我和那个女孩儿站都站不稳了,跌跌撞撞的。我用手扶住了电梯的侧壁,心头不免一阵慌乱,心想这电梯是怎么了?不会是要掉下去吧?

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电梯变成了透明的!

我能清楚地看到电梯井的四壁和脚下黑暗深邃的井道。那个女孩儿一声尖叫,我回头看她。只见她望着上方大声地嘶喊着,脸上的表情十分恐惧。我顺着她的目光向上看,也不由得大吃了一惊。我看到那个中年男子正趴在轿厢的顶盖上。因为天棚也变成透明的了,在电梯灯的照耀下,我能清楚地看到他面部扭曲,眼睛睁得很大,眼神已经涣散了,看来是已经死了。是谁杀了他?之后,我发现了另外一件让人更加恐惧的事情。电梯顶上没有缆绳!

没有缆绳?那到底是什么力量在运行着这部电梯?

鬼电梯!

突然,电梯的灯灭了。电梯里一下子暗了下来。女孩子的叫声更大了。

只见电梯井的墙壁上发出了绿幽幽的光,那是用鬼火磷光写成的大大小小的字。我定睛一看,是个“夓”字。墙壁上大大小小的写得都是这个“夓”字。

鬼火,一般都出现在农村阴雨天气的坟墓间。城市的电梯井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难道说这电梯井里死过人?而且还不只一个?他们的尸骨被浇筑在这电梯井的混凝土里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毛骨悚然。

再说,这个字念什么啊?我不认识啊。鬼火磷光写成的这个字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突然,我脚下一颤,电梯又急速地上行了!

电梯上行的速度非常快,女孩子的叫声非常尖锐。那一瞬间让我有种感觉,这部电梯会冲到顶层,冲破限位装置,上冲的力量用尽后再坠入电梯井!而更令人不安的是,在浓绿色的磷光的照耀下,我看到透明的电梯开始出现一道道的裂纹,尤其是脚下,一道道裂纹在蜿蜒前行。电梯咔咔地响。也许不用等冲到顶层,这部电梯就分崩离析了!

怎么办?怎么办?

直觉告诉我,电梯井道上的这个“夓”字很重要,要不然不会突兀地出现在这里。这个字念什么?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参加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选手,这么生僻的字我怎么知道念什么!

电梯还在急速地上行,女孩子还在大声地哭喊。

而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快死了!我就要死了!

在那一瞬间,我脑子里突地灵光一现。夏!这个字念夏!夓,是殷人卜辞中所祀的高祖之名,实际上,也是夏、商、周三代所共同崇祀的上帝高祖,也就是黄帝。“夓”即“夏”,为黄帝之名。我好像是在某本书上看过这段内容。

我突然又想到,此前电梯灯没灭之前忽明忽暗的好像很有规律。那是……摩尔斯电码!

摩尔斯电码,是一种时通时断的信号代码。这种信号代码通过不同的排列顺序来表达不同的英文字母、数字和标点符号等。

我闭上眼睛开始回忆。我现在只能依靠我的记忆力了。当时电梯灯是怎么闪得来着。

嗒嘀嘀,嗒嗒嗒,嘀嗒嗒,嗒嘀,然后就是不断地重复。

我睁开了眼睛。

嗒嘀嘀是D,嗒嗒嗒是O,嘀嗒嗒是W,嗒嘀是N。

DOWN!英文中的“下”。

“夓”、“下”,我明白了。

我开始用力地踩脚下的电梯地板,一下又一下。脚下透明地板的裂纹越来越大了。

那个女孩儿看到我的异常举动,感到非常地害怕和不理解。她拉着我的胳膊涕泪俱下地说:“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啊?”

我没有时间跟她解释。我一下又一下猛跺着脚下的地板。

终于,脚下的地板被我跺得碎裂开来。那个女孩儿惊叫着和我一同落入到一片黑暗之中……

第二章巫术诅咒

我的心猛的一跳,我睁开了眼睛。我发现我并没有在大厦的电梯里,而是坐在自家的沙发上。原来是个噩梦。我长舒了一口气,但下一秒看到的事情让我大吃一惊,我右手拿着一把水果刀,锋利的刀刃正搭在我左手的脉搏上,只要我右手稍一用力,左手的脉搏便会被刀刃划开。我吓得将水果刀扔在地上。我慌忙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跑到冰箱前,拉开冰箱门,从冰箱里抓起一听冰镇啤酒,打开易拉罐,咕嘟咕嘟地大口喝下,然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冰爽苦涩的啤酒让我镇定了不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可怕的梦啊!

我讲完了我昨晚的遭遇,我问陶灵:“你说,如果我没能解开电梯里的谜题的话,我会不会就割脉自杀了呢?”陶灵皱了皱眉说:“这也许只是你做的一个梦罢了。不要想太多。”

“可是,什么梦能让自己作出割脉自杀的动作来?”

陶灵皱眉不语。

我接着说:“梦游症?或者是其它的神经类、精神类疾病?问题是,此前我没有任何这类疾病的症状啊,我的家族也没有这类疾病的病史,当然也不会是由于我心理压力过大造成的,因为我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啊,我的工作、我的生活一切正常,平淡而稳定。”

陶灵点了点头。她认同我的说法。

“我想……也许……”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出来,有些犹豫。

陶灵发觉我说话吞吞吐吐的,便问道:“文乐,你是想到什么了吗?”

“我不太确定。”我弱弱地说了一句。

“你说说看。”陶灵鼓励我。

我双手抹了一把脸,说:“是这样的。昨天,就在昨天,昨天你不是和同学聚会嘛,我刚才说过,我下班后去菜市场买菜,买完菜之后我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个地方。”

陶灵问:“什么地方?”

“我不记得了,”我捧着头痛苦地说:“我一想到这里,脑袋就像要裂开一样。”

陶灵一惊:“选择性失忆?”

选择性失忆是指一个人遗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事情或者逃避的事情或人或物。

我的头脑有些混乱。我喃喃自语:“我为什么会选择性失忆?难道我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吗?”

陶灵说:“我们得知道你在昨天晚上回家之前到底遇到什么事情?”

“可是我记不起来了。”

陶灵温柔地对我说:“我来用催眠术试试,看看能不能让你想起那些事情来。这样我也好对症下药啊。”

我点了点头。

陶灵带我走进了催眠室。

我来过陶灵的心理诊所很多次了,这还是第一次进她的催眠室。只见这是一个约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房间里拉着厚厚的窗帘,黑洞洞的。

陶灵打开了灯,灯光很柔和。室内的布置很简单、淡雅,给人以沉静、安全的感觉。

陶灵手指着一把催眠椅,示意我坐上去。

我躺在上面,感觉很舒服。

陶灵拿出一支钢笔来。她让我聚精会神地凝视着眼前的这支钢笔。

过了几分钟,陶灵温柔地对我说:“你的眼睛开始疲倦了……你已经睁不开眼睛了,闭上眼吧……你的手放松了,腿也放松了……全身都已经放松了……你的眼皮开始发沉,头脑也开始迷糊了……你要睡了……睡吧……”

我感到眼皮开始变得沉重起来。我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地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

陶灵说:“你回到了昨天,你刚买完菜,准备回家。这个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我说:“昨天我买完菜,刚准备回家。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在一棵树上有一个符号,是一个用粉笔画的奇怪的符号,是个线条很凌乱的符号。在凌乱的线条中画着一个箭头。你要不注意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我顺着那箭头一看,在一栋房子的墙角处还有一个符号,线条也很凌乱,里面也藏有一个箭头。就这样,我被这些符号指引着走进了一栋四层高的旧楼里,我上到了顶层。有一家的大门没有上锁,虚掩着。我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后来呢?”

“后来,我……”我乍然间感到脑袋像爆炸一样疼痛。我“啊”的一声从催眠中惊醒,脑门上全是汗水。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陶灵没想到我会是这种反应,慌忙拿纸巾拭去我脑门上的汗珠。

我问她:“我为什么一想这事儿,脑袋就会这么疼?”

陶灵说:“之前你可能被人催眠了,并且受到了暗示,你只要一回想这事儿,就会头痛欲裂!”

“催眠?我被人催眠了?为什么要催眠我?”

“我也不知道。文乐,你要坚强些。这件事看来不那么简单。我们必须要知道你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会儿,我再给你催眠一次。”

我点了点头说:“我也想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我的呼吸平稳了下来。陶灵开始给我做第二次催眠。

她打开了节拍器,让我闭目放松,注意倾听节拍器单调的声音。过了几分钟,她开始数数:“一、一股舒服的暖流流遍你的全身……;二、你的头脑模糊了……;三、你越来越困了……;四……”。

可是,这次不好使了。我无论如何都进不到催眠状态中。

陶灵皱起了眉,对我说:“看来,你所中的催眠术启动了防御机制。你现在不接受别人的催眠了。”

我着急地说:“那可怎么办?”

陶灵说:“别着急。我还有个办法,用药物!”

“用药物?”

“是的。如果患者暗示性低、不合作、不接受催眠但又不得不进行催眠治疗的话,我们心理医生就会给他注射药物,让他进入到半睡眠状态中,再导入催眠状态。”

我说:“好吧。你给我注射吧。”

陶灵起身从柜子里拿出药瓶和注射器来。她用2.5%的硫喷妥钠稀释后,给我进行静脉缓慢注射。

我终于又进入到催眠状态中了。

陶灵在我耳边温柔地说:“你走进了一栋四层高的旧楼里,你上到了顶层。有一家的大门没有上锁,虚掩着。你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看到屋里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家具,空荡荡的,这户人家看来是搬走了,这是个空房子,后来我走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里,我看到了……”

陶灵问我:“你看到什么了?”

我说:“我看到了……”

我睡得很沉,一个梦都没有做。我睁开眼的时候,见催眠室里空无一人。我看了一眼墙上挂的钟,中午十二点了。我睡了这么长时间吗?我起身走了出去。只见陶灵坐在办公桌前,桌上凌乱摆放着一大堆铅笔画。她见我出来,便说:“你看看吧,这些都是你画的。”

“我画的?”我拿起一张来看,只见上面画满了稀奇古怪的符号,看起来像是一幅抽象画,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陶灵说:“你进入那个房间后,看到了雪白的墙上画满了这种符号。”

我问:“这是什么东西?”

陶灵说:“怎么说呢,你确实是被催眠了,更准确的说,你中了巫术!”

“巫术?”

“对。其实西方的催眠术就是在古代的巫术中发展过来的,而中国也有巫术,叫做‘祝由术’,中国的这种巫术在《黄帝内经》里有所提及,是一种包括中草药在内的,借符咒禁禳来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当然也可以用来杀人!你所中的巫术是一种自创的巫术,集东、西方巫术之大成。”

陶灵的神情很凝重。她接着说,“刚才你睡觉的时候,我查阅了很多资料,还上网咨询了一下这方面的专家。得到的结论是,这个巫术很厉害也很歹毒,施术之人利用这些画在墙上的符号给了你心理暗示。每隔24小时便会发作一次,你便会进入到噩梦之中,一次比一次厉害,直到你崩溃自杀为止,并且没有办法进行反暗示。”

我说:“是谁要杀我?我从不与人结怨的啊?陶灵,我们应该先去那个旧楼里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陶灵说:“你睡觉的时候,我已经拜托朋友去查了。那栋房子的门还是虚掩的,没有上锁,可是屋里那个小房间的墙皮都被刮去了,什么痕迹都没留下来。我的那个朋友出来时刚好碰到一个住户,是个老大妈。她说这房子早就没人住了,之前门一直都是锁着的,不知道怎么就自己开了。她还以为我的那个朋友是新搬来的住户呢。原来这个房子对外招租。我那个朋友便管她要了房东的电话。我打电话给那个房东,房东跟我说这房子一直没租出去,门一直是锁着的,怎么就自己开了呢?好在屋里什么也没有,也不怕贼偷。”

我有些着急地说:“线索就这么断了?这可怎么办?我们必须要尽快找出这个想杀我的人啊!”

陶灵望着我的眼睛,平静地对我说:“我已经找到了。”

我一脸地难以置信,惊讶地问她:“找到了?这么快你就找到了?”

陶灵点了点头说:“是的。说起来很简单,你中的这个巫术有些图案是取自于中国古代的医书典籍,而这几本书都是孤本,等闲人是看不到的,全都收藏在国家级的机密档案馆里。我有个警界的朋友,他帮我查到了最近都有哪些人借阅过这几本书。记录上显示,同时在档案馆借阅过这几本书的人只有一个。她叫林家妹,也是个心理医生。”

陶灵将她的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转到我面前。电脑上显示着一张图片。图片是一个年轻女子的照片。清秀的面容,甜美的微笑,确实给人一种邻家小妹的感觉,人如其名。

我皱着眉头注视着这张照片许久,摇了摇头说:“我没见过这个人。她为什么要杀我呢?”话音刚落,我突然在一瞬之间恍惚地觉得这个女孩子我见过,再一想,没有。我的记忆力很好,我绝对没见过这个女孩儿。

陶灵说:“我的朋友已经查到她的工作地址了。”她看了下墙上挂的钟,说:“都12点多了。你上次发作大概是几点?”

“昨天晚上6点多吧?”

“刚才你睡觉的时候,我没敢打扰你。你如果不是自然醒,搞不好精神上会出状况。你也知道这个巫术的厉害之处。现在我们就剩下6个小时的时间了。6个小时之后你会再次进入到噩梦之中,没有人敢确定你能不能挺过第二关。我想,就算我一直陪在你身边,能够阻止你的自杀行为,恐怕你也会因此而疯掉的。事不宜迟,我们快去找林家妹吧,只有她才能给你解咒。”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