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疫情肆虐,生意萧条,中国人是否到了该“逃离泰国”的时刻?

去泰国自由行安全吗,疫情肆虐,生意萧条,中国人是否到了该“逃离泰国”的时刻?

互联网 2021-06-15 00:22:10

“疫情那么严重,你还不打算回国吗?”

最近一段时间,生活在泰国的我们这些中国人,经常被人这样问。

在疫情之前,老家是一个遥远的景区,一处昂贵的圣殿,个人财富与自由时间的多寡,和跨越国境回家的次数,基本成正比。

一年回一次老家的是打工仔,与两个月飞一次中国的是真土豪,在泰中国人社区的两大基本阶层,可以用是否达成“回国自由”来进行划分。

当然,回国并非天大的难事,只要舍得花钱,敢于请假,则终究还是回得去的。

现在,不行了。

2021年4月27日,泰国第三轮疫情进入第二个星期。

也不知是检测能力有限,还是疫情已经接近“波峰”,每日新增病例暂时稳定在“日增两千多”的水平。

全国新增病例当中,首都曼谷占一半。

“床位紧缺”问题似乎得到了缓解,高情商的表述是“剩余床位占到总床位的一半”,低情商的说法则是“剩余床位比不上曼谷一天的新增量”。

在过去,对泰国疫情的认知,能看出一个人的三观倾向与思想状态。

但是在最近,泰国疫情的消息,成为了在泰中国人决定自身去留的主要参照系。泰国疫情是“可防可控”还是“土崩瓦解”,不再只是一场思想认识层面的意气之争,更是“是否应该踏上归途”的究极考验。

随着疫情迟迟不见好转,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信任,不再等待,而是争先恐后地离开这个国家,回到那个冷峻而高效的祖国去享受久违的安全感。

在泰国,突然之间,身边似乎都是想要回国,或者正在回国路上的人们。

“一走了之”的触发点,往往是身边的确诊病例,所带来的赤裸裸的惊吓。

一个朋友,原本一直都没有回国的打算,坚持要等到泰国疫情缓解,双向隔离时间缩短以后才做此打算。

突然之间,他发现,一个生意上的伙伴的妻子被确诊了。这个生意伙伴,在妻子正式确诊的几天前,刚刚到这个自己家吃过饭。

正当他为“引狼入室”而懊悔时,公司中一个同事的确诊,彻底压垮了他最后的心理防线。

于是,他一夜之间从“留守派”变成“撤离派”,光速般的订好了返回的机票,并且开始进入紧张复杂的“回国防疫检测程序”。

疫情时代之前,对于流浪海外的中国人而言,“故乡”是一张简简单单的机票。

顶多,再加上一份立等可取的“回头签”,就可以一路畅通地飞回祖国母亲的怀抱,在好友的接风宴上一醉方休,在老家的床褥上安然入梦。

这些都已经是上辈子的回忆了。

如今在“新冠抗战”的下半场,“防范境外输入”成为了压倒一切的目标。无论你是远行游子,还是归乡离人,通往中国的道路变成了“地狱级困难模式”。并随着泰国疫情的恶化,而不断变得更加狭窄。

一些海外的中国人嗅到了商机,成为了“专业团队”,像通天河畔的摆渡人一样,将一个个归心似箭的孤魂野鬼们,“渡”到彼岸的家乡……

这其中,多少啼笑皆非的故事,鸡飞狗跳的纠结,千钧一发的难关。

买了机票,提了行李,直到登机前一秒钟才“渡劫失败”的倒霉者,不乏其人。

另一个朋友,像大多数在泰中国人一样,已经两年没回过中国的家了。

在往年,他回国的时间,如同候鸟迁徙一般精准而规律。公司周期性的业务,家乡恰到好处的气温和假期,孩子在泰国的学期更替,都被计划得滴水不漏,仿佛某种自然的时钟。

当你听说他回国了,你便会想起,秋天来了。

然而,疫情之后的强制隔离,彻底打断了他滴水不漏的安排——回国的隔离,从国内返回泰国的隔离,加起来超越了他可支配时间的上限,让他整个人生严丝合缝规划被打断,再也容不下一个被扭曲膨胀了的归家之路。

于是,他选择了“干脆不回家”。省去了艰难的规划,未知的风险,昂贵的花费,他宁愿用在泰国长久的坚守,去摊平自己按部就班的人生。

然而,同样是一夜之间,他也改变了主意。

他不是被惊吓——或者说,身边人不断确诊所带来的惊吓,并不是对他触动最大的。

让他下定决心的,是一种绝望,以及绝望之后彻底的释然。

他本想等到“一切恢复正常”再回到中国,而现在,2021年的4月下旬,他终于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念想。为孩子休学,为自己办了长期的居家办公许可,冒着一切他苦心规避了许久的麻烦,硬着头皮走上了久违的归途。

就像一个下雨天没带雨伞的人,在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冲进雨中。

反正等不来了,就干脆舍下一身的算计和狼狈,回家去吧。

老汉自己,本也没想过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回中国。

和很多在泰的中国人一样,我也从常规的“每年一回国”变成了“两年没回去”。

阻碍我的因素更为现实:机票太过昂贵,隔离时间太过漫长,我没有信心能请这么长久的假期,支撑我长达三个月的超长回国周期。

虽然我也想回去,但是这一切太庞大,太麻烦,也太昂贵了——一家三口的机票、隔离、检测,将耗费我这个媒体打工人一年积累的大部分积蓄,抵消掉我在这个萧条的世道里好不容易维持下来的,那点微薄的财政盈余。

我并非那种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人,但是一场归途,耗尽我一年的盈余,还是让我感到有些不甘。

路上的风险呢?长久脱离泰国对工作的影响呢?

这些不重要吗?

又或者,这些真的重要吗?

和那个久未谋面的祖国,安全而繁荣的家乡比起来,这点小小的舍不得,重要吗?

和两年没能见面的父母相比,这一切重要吗?

在泰国凶险的疫情面前,选择安全,选择思念,选择在一个能够自由活动的中国街道上自由徜徉的夏天,与这些相比,那一切的纠结又算得了什么呢?

2021年4月末,是否回国,我没法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因为就连我自己,也在纠结之中。

看看孩子开学的日子,查查当日机票的价格,想想双项检测与“双十四”隔离的麻烦,没准我那颗回家的心,又凉了。

看看曼谷居高不下的确诊数字,看看在街道和小区里不断出现的病例,再接到两个看破红尘的中国朋友劝我“放弃幻想,赶紧回国”的一顿规劝——没准我,又骚动了。

谁知道呢?

我只能告诉你,勇敢些,潇洒点。

要回便回,没什么可犹豫的。

若是不回,也没什么可后悔的,再坚持几天,没准就撑过了这黎明之前最黑的夜晚,看到死阴幽谷尽头的曙光了呢?

在历史的意外面前,人是渺小的。

一条沟壑,一纸新规,就能打断你人生的方向,阻隔你归家的路途。

但是在这个时代,中国人也是幸运的。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群生活在海外的漂泊之人,总会在冷峻的现实面前找到崭新的出路,总会在断落的绝壁之上凿出生机的隧道。

如果江河截断了中国人的前路,历史封闭了可通行的旅途,我们终究还有一条退路。

走投无路,我们终究还能回家,回到那个光明的、伟大的、巍峨的、繁盛的,永远在世界的风浪之中岿然不动的那一方水土,那一城灯火,那一桌饭菜。

大不了,就是个回去,带着一身的风尘与落魄,抛弃一生的飘零与成败,总有一个地方能够安顿我们精疲力尽的魂魄。

这就是中国人,一群永远不会无路可走的人们。

他们暂且离去,他们终将归来。

终有一日,当年匆匆一别的归去者,会沿着他们归去的路,为自己再渡一程。

直到,寒冬远去,冰凌消融。

直到这个世界,再也不需要为是否回家,而纠结的那一天。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