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夜航船》·卷十 兵刑部

呼市易经周易,《夜航船》·卷十 兵刑部

互联网 2021-05-10 13:03:08

军旅

黄帝征蚩尤始战,颛顼诛共工始阵,风后始演奇图,力牧始创营垒。黄帝战涿鹿始征兵,禹征有苗始传令,纣御周师始戍守。黄帝制记里鼓,始斥候,汉武帝建墩台,黄帝制演武场,周公制辕门。黄帝制车以翼军,制骑以供伺候。吕望始制战舰。武王会孟津,命仓兕具舟楫。公输班为舟战钩拒。伍子胥治水战,制楼船滩船。智伯决汾水,始水战。蚩尤始火攻。孙子制火人、火积、火辎、火库、火队五法。魏马钧制爆仗起火。隋炀帝以火药制杂戏,始施药铳炮。黄帝始制炮,吕望制铳,范蠡制飞石用机。黄帝制纛、制五彩牙幢。禹制,悬车上为别。周公备九旗。伏羲制干、制戈。挥制弓。牟夷制矢。舜制弓袋、制箭筒。黄帝制弩。黄帝始采首山铜铸刀斧;蚩尤始取昆吾山铁制剑、铠、矛、戟、陌刀。蚩尤始制革为甲。禹制函甲。黄帝始制枪,孔明扩其制。舜制匕首。黄帝制云梯,古名钩援。牟夷制挨牌,古名傍排。孙武制铁蒺藜,刘馥(三国时人)制悬苫,今为悬帘。岳飞制藤牌。殷盘庚制烽燧告警。赵武灵王制刁斗传。魏制鸡翘报急,制露布、漆竿报捷。

五兵

矛、戟、戈、剑、弓谓之五兵。

专主旗鼓

吴起临战,左右进剑,起曰:“将专主旗鼓,临难决疑,挥兵指刃,此将事也。一剑之任,非将任也。”

授斧钺

国有难,君卜吉日,以授旗鼓。将入庙,趋至堂下,北面而立,主亲操斧钺,持斧头,授将军其柄,曰:“从此上至天者,将军制之。”复持斧头,授将军其柄,曰:“从此下至渊者,将军制之。”

投醪

秦穆公伐晋,及河,将军劳之,醪唯一杯。蹇叔曰:“一杯可以投河而酿也。”穆公乃以醪投河,三军皆取饮之。

吮疽

吴起为魏将攻中山。卒有患疽者,起为吮之。卒母闻而哭。人曰:“子,卒也,而将军自吮其疽,何哭为?”答曰:“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遂死敌。今又吮其子,妾不知死所矣。”后起之楚,卒果见杀。

纶巾羽扇

诸葛武侯与司马懿治军渭滨,克日夜战。司马懿戎服莅事,使人视武侯独乘素车,纶巾羽扇,指挥三军,随其进止。司马懿叹曰:“诸葛君可谓名士矣!”

金钩

阖闾既宝莫邪,复令国中作金钩,令曰:“能为善钩者赏千金。”有人贪赏,乃杀其二子,以血衅金,遂成二钩,献之,王曰:“钩有何异?”曰:“臣之作钩,贪赏而杀二子,衅以成钩,是与众异。”遂向钩而呼二子之名,曰:“吴鸿、扈嵇,我在此!”声未绝,而两钩俱飞,著父之胸。吴王大惊,乃赏之。遂服之不去身。

七制

兵法七制,一曰征、二曰攻、三曰侵、四曰伐、五曰阵、六曰战、七曰斗。

挟纩

楚子围萧,申公巫臣曰:“师人多寒。”王巡三军,拊而勉之,三军之士皆如挟纩。呼庚癸

吴申叔仪乞粮于晋,公孙有山氏对曰:“粱则无矣,粗则有之。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乎,则诺”。(庚,西方,主谷。癸,北方,主水。教以隐语也。)

盗马

秦穆公失右服马。见野人方食之,公笑曰:“食马肉不饮酒,恐伤。”遂遍饮而去。及一年,有韩原之战,晋人环穆公之车。野人率三百余人疾斗车下,遂大克晋。

剑名

剑口曰镡,剑鼻曰(音位),剑握曰铗,剑鞘曰室,剑衣曰韬,亦曰(音绕),剑把绳曰蒯缑(音勾)。

五名剑

越王勾践有宝剑五,一曰纯钩、二曰湛卢、三曰豪曹、四曰鱼肠、五曰巨阙。斩蛇剑

汉高帝于南山得一铁剑,长三尺,铭曰“赤霄”,大篆书,即斩蛇剑也。及贵,常服之。晋太康三年,武库火,中书监张华列兵防卫,见汉高斩蛇剑穿屋飞去,莫知所向。

□飞

荆有飞者,得宝剑于江干。涉江,及至中流,两蛟夹舟。飞祛衣,拔剑刺蛟。杀之。荆王任以执圭。

干将莫邪

干将吴人,妻莫邪,为吴王阖闾铸剑,不成,干将曰:“神物之化,须人而成。”妻乃断发剪爪,投入炉中,金铁皆熔,遂成二剑,阳曰“干将”,阴曰“莫邪”。

龙泉太阿

张华见斗牛间有紫气,在丰城分野,乃以雷焕为丰城令。至县,掘狱深二丈,开石函,得二剑,一名龙泉,一名太阿,焕留其一,一以进华,且曰:“灵异之物,终当化去。”华死,剑飞入襄城水中。后焕子为建安从事,经延津,剑忽于腰间跃入水,使人汆水求之,见双龙。龙蜿蜒,不敢近。华阴土

雷焕丰城狱中得剑,取南昌西山黄白土拭之,光艳照耀,张华更以华阴赤土磨之,鲜光愈亮。金仆姑

箭名。《左传》:鲁庄公以金仆姑射南宫长万。

石马流汗

安禄山乱,哥舒翰与贼将崔乾?战,见黄旗军数百来助战,忽不见。是日,昭陵内石马皆流汗。

露布

军中有露布,乃后魏每征伐战胜,欲天下闻知,书帛建于漆竿上,名为露布,以扬战功。

蒋庙泥兵

南京钟山,有汉秣陵尉蒋子文庙,盖因子文逐盗死此,孙权为立庙,封蒋侯。权避祖讳钟,改名蒋山。后孙权与敌人战,夜大雨,蒋侯助之,次日,见庙中泥兵皆湿。

箭塞水注

刘善射。水斛满,以箭射斛,拔箭水注,随射一箭宣之,人服其精巧。

□弧萁服

□,山桑也。木弓曰“弧”。服,乘箭具也。萁草似荻,细织之,而为服也。

娘子军

唐平阳公主,嫁柴绍。初,高祖起兵,与绍发家资招亡命。渡河,主引精兵万人与秦王会于渭北。绍与公主对置幕府,分定京师,号“娘子军”。

夫人城

晋朱序镇襄阳,时苻坚遣兵攻之。序母见城西北角当先坏,领白余婢并女丁,斜筑城二十余丈。贼攻西北角,果溃,众守新城,贼遂引退,号“夫人城”。

紫电青霜

《滕王阁序》:“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

榻侧鼾睡

宋太祖欲伐江南,徐铉入奏乞罢兵。太祖曰:“江南主有何罪,但卧榻之侧,岂容人鼾睡耶!”

廉颇善饭

廉颇一饭斗米,肉十斤,披甲上马,以示可用。郭开谓赵王曰:“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王以为老,遂不召。

杜彪

梁荆州刺史杜山从,膂力过人,便骋马,射不虚矢。所佩霞明朱弓,四石余力,每出挑战,魏军惮之,号为“杜彪”。飞将

唐单雄信极勇,力事李密。人号为“飞将”。后周韩果破稽胡,稽胡惮果矫健,亦号“飞将”。铁猛兽

后周蔡?与齐战,著明光铠甲,所向无敌,齐人畏之,号“铁猛兽”。

熊虎将

周瑜尝谓孙权曰:“刘备有关张熊虎之将,有饮马长江之志。”又言羽、飞为万人敌。

细柳营

汉文帝时,匈奴大入边。上使周晋夫军细柳,以备胡。上自劳军,先驱至军门,曰:“天子至!”都尉曰:“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诏。”上使使持节诏将军曰:“吾欲入劳军。”晋夫开壁门。天子按辔徐行。晋夫以军礼见。文帝曰:“嗟乎,此真将军矣!”

飞将军

汉李广为北平太守,匈奴畏之,号曰“汉飞将军”,避之数岁。贯虱

《列子》:纪昌学射于飞卫,卫曰:“视大如小,视微如著,而后告我。”昌以牦尾垂虱于牖间,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间,渐大;三年之后,大如车轮。乃以弧矢射之,贯虱之心。

来嚼铁

唐来□为颍川太守。贼攻城,来射皆应弦而仆。贼拜城请降,称为“来嚼铁”。半段枪

唐哥舒翰为河西卫前将军,吐蕃大寇边,翰持半段枪当其锋,所向披靡。

黄驺少年

唐裴杲勇冠三军,与敌国战,乘黄驺当先,军中称“黄驺少年”。白袍先锋

唐薛仁贵尝从太宗征伐,每出战,辄披白袍,所向无敌。太宗遥见,问白袍先锋是谁。特引见,赐马绢,喜得虎将。

大树将军

后汉冯异性谦退不伐,诸将于所止舍,辄并坐论功,异常独屏树下,人号“大树将军。”

霹雳闪电

唐长孙无忌父晟讨突厥,畏晟,闻其弓声,谓之“霹雳”;见其走马,谓之“闪电”。晋王笑曰:“将军振怒,威行域外。”辕门二龙

唐乌承,开元中,与族兄承恩皆为平虏先锋,号“辕门二龙”。一韩一范

范文正公与韩魏公俱为西帅,边士谣曰:“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元昊惧,遂称臣。

八遇八克

唐娄师德,武后时募猛士讨吐蕃,乃自奋,戴红抹额来应诏。后与虏战,八遇八克。

七纵七擒

孔明与孟获战,凡七纵七擒。后乃叹服曰:“公天威也,南人不敢复反矣!”

钲止兵进

狄青与西贼战,密令军中,钲一声则止,再声则严阵而阳却,钲声止则大呼而突之。虏大骇愕,以是胜之。

以少击众

唐马磷武艺绝伦,以百骑破卒五千。李光弼曰:“吾未见以少击众,如马将军者!”人号为“中兴锐将”。

朕之关张

宋狄青京师呼为“狄天使”,上嘉其材勇,为泾原路兵马总管。上欲一见,诏令入朝。会寇逼平凉,乃令亟往,俾图像以进。上观其相曰:“朕之关张。”

立汉赤帜

韩信攻赵,令卒曰:“赵见我走,必空壁逐我,若等疾入,拔赵白帜,立汉赤帜。信佯走。赵果逐之,回壁见赤帜,大乱。汉兵夹击,遂克赵军。

下马作露布

《南史》:傅永拜安远将军,帝叹曰:“上马能杀贼,下马能作露布,惟傅修期能之耳!”

三箭定天山

薛仁贵为行军副总管。九姓众十余万,令骁骑挑战,仁贵发三矢,辄杀三人,虏气慑,皆降。三鼓夺昆仑

狄青宣抚广西。侬智高守昆仑关,青至宾州,值上元节,大张灯火,首夜宴乐彻晓。次夜复宴,二鼓时,青忽称疾如内,命孙元规主席。少服药乃出,数使人劝劳坐客,至晓未散。忽有驰报云:“是夜三鼓,狄将军已夺昆仑关矣。”

顺昌旗帜

宋刘琦与兀术战于柘皋,虏远望见,大惊曰:“此顺昌旗帜也。”即引兵而去。

每饭不忘巨鹿

汉文帝谓冯唐曰:“昔有为我言李齐之贤,战于巨鹿下。今吾每饭,意未尝不在巨鹿也。”

铸错

唐罗绍威以魏博牙兵骄甚,尽杀之,遂为梁朱温所制,乃谓亲吏曰:“聚六州四十三县铁,铸一个错不成!”

得陇望蜀

司马懿言于曹操曰:“今克汉中,益州震动,进兵临之,势必瓦解。”操曰:“人苦不知足,得陇复望蜀。”

塞创复战

隋张定和,虏刺之中颈,定和以草塞创而战,神气自若,虏遂败走。

杜伏威

唐杜伏威与陈战,射中伏威额,怒曰:“不杀汝,箭不拔!”驰入阵,获所射将,使拔箭,已,斩之。首级

秦法斩敌一首拜爵一级,故曰“首级”。后人云:“割一首,必割其势,以为一级者非。”

梓树化牛

秦文公伐雍,南山梓树化为牛,以骑击之,不胜。或坠地,解髻披发,牛畏之,入水。秦因置髦头,骑使之先驱。勒石燕然

燕然,山名,去塞三千里。窦宪大破单于,登燕然山,勒石纪功,颂汉功德。

九章

管子曰:“举日章则昼行,举月章则夜行,举龙章则水行,举虎章则林行,举鸟章则行阪,举蛇章则行泽,举鹊章则行船,兴狼章则行山,举章则载食而驾。”

啼哭郎君

都统制曲端勇悍非常,每与虏战,呼裨将头目,备告以二帝蒙尘,今在五国城中青衣把盏,凡为臣子者闻之痛心,思之切骨,遂放声大哭。将佐军士皆哭,奋身上马,勇气百倍,虏人望之辟易,称为“啼哭郎君”。

鸽笼分部

曲端军分五部,一笼贮五鸽,随点一部,则开笼纵一鸽往,则一部之兵顷刻立至,其速如神,见者气夺。

玉帐术

杜子美诗:“空留玉帐术,愁杀锦城人。”玉帐乃兵家厌胜之方位,主将于其方置军帐,则坚不可犯。其法:黄帝遁甲以月建,后三位取之,如正月建寅,则已为玉帐。

冠来没处畔

陈后主与齐云观,谣曰:“齐云观,寇来没处畔。”故今人避人谓之“畔”。

府兵

西魏始作府兵。隋唐始有番次,入为兵,出为农。周太祖始刺面见。唐末刘仁恭刺民为兵,给廪食,军丁佥补。

渠答

蒺藜也,以铁为之,匝营则撒之四外。绕指柔

平望湖中掘得一剑,屈之则首尾相就,放手复直如故,锋?犀利,可断金铁。识者曰:“此古之绕指柔也。”

刑法

郑铸《刑书》,晋作《执秩》,赵制《国律》,楚作《仆区》(区,音欧),皆法律之名也。仆,隐也;区,匿也;作为隐匿亡人之法。

历代狱名

夏狱曰夏台,商狱曰?里,周狱曰囹圄,汉狱曰请室。五听

《周礼》;少司寇以五声听讼狱,一曰辞听,二曰色听,三曰气听,四曰耳听,五曰目听。

三刺

听讼者以三刺,一刺曰讯群臣,二刺曰讯群吏,三刺曰讯万民。古刑

墨、劓、、宫、大辟,其后加流、赎、鞭、朴为九刑。古刑名

城旦、舂:城旦者,旦起行治城。舂者,舂米,四岁刑也。鬼薪、白粲:取薪给宗庙为鬼薪;坐择米使正白为白粲,三岁刑也。

五毒

械颈足曰桁扬,械颈曰荷校,械手足曰桎梏,锁系曰锒铛,鞭笞曰榜掠。考逼曰五毒俱备,言五刑皆用也。

三木

三木者谓械枷锁及手足也。

三宥

一宥曰不识,二宥曰过失,三宥曰遗忘。

三赦

一赦曰幼弱,二赦曰老耄,三赦曰愚蠢。

虞芮争田

周文王时,虞、芮之君争田不决,相与质成于文王。入其境,见其民耕者让畔,行者让路。二君相谓曰:“我等小人,不可以履君,子之庭。”乃让其所争之田为闲田。

除肉刑

汉太仓令淳于意,无子,有五女。罪当刑,骂曰:“生女不生男,缓急无可使!”其幼女缇萦上书,言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赎。愿没入为官奴,以赎父罪。文帝怜之,并除肉刑。

后五刑

肉刑既除,后以笞、杖、徒、流、死为五刑。

髡钳

髡,削发也。钳,以铁束头也。钳,《陈咸传》谓私解脱。钳,钳在首,在足,皆以铁为之也。

胥靡

胥,相也;靡,随也;联系之,使相随而服役也。犹今之役囚徒,以铁索联缀之耳。

弃市

汉景帝改磔曰弃市,勿复磔。磔谓张其尸也,弃市,谓投之于市。

刑具

汉刑法志:大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钺,中刑用刀锯,其次用钻凿,薄刑用鞭朴。

锻炼

锻,锤也。锻炼犹言精熟也。深文之吏入人之罪,犹锻炼铜铁,使之成熟也。

钳网

李林甫为相,起大狱以诬陷异己者,宠任吉温、罗希?为御史,锻炼人罪。时人谓之罗钳吉网。罗织

武后任用来俊臣、周光二人,共撰《罗网经》数千言,教其徒罗织人罪,无有脱者。蚕室

受腐刑者必下蚕室,盖蚕宜密室,以火温之。新受腐者最忌冒风,须入密室,乃得保全,因呼其室为蚕室。

庾死

汉宣帝诏曰:“系者苦饥寒庾死狱中,朕甚痛之。”枭首

百劳名枭,以其食母不孝,故古人赐枭羹,悬其首于木,故刑人以首示众者曰枭首。赵广汉为颍川守,恨朋比为奸,乃许相讦或匿名相告者,置,令投书于其中。

铜匦

武后自李敬业反后,恐人图己,盛开告密之门。有鱼保家者,请铸铜为匦,其式一室四隅,上各有窍,可入不可出,武后善之。未几,其仇家投匦告保家曾为敬业造兵器,遂伏诛。

请君入瓮

武后金吾丘神以罪诛,有人告右丞周兴通谋,后命来俊臣鞫之。俊臣与兴方推事对食,问兴曰:“囚多不承,当为何法?”兴曰:“此甚易耳!取大瓮,以炭四围炙之,令囚入其中,何事不承?”俊臣索大瓮,如兴法,起谓兴曰:“有内状推君,请君入此瓮。”兴惶恐服罪。法当死,宥之,流岭南。

炮烙之刑

商纣暴虐,百姓怨望,诸侯有叛者,妲己以为罚轻,威不立。纣为铜柱,以膏涂之,加于炭火上,令有罪者行,辄堕炭中,以取妲己一笑,名曰“炮烙之刑”。

苍鹰

郅都行法严酷,不避权贵。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号曰“苍鹰”。乳虎

宁成好气,为小吏,必凌其长吏;为人上,操下如束湿薪,滑贼任威。稍迁至济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民不堪命。后拜关都尉,凡郡国出入关者,号曰:“宁见乳虎,无值宁成之怒。”

鹰击毛挚

义纵为定襄太守,以鹰击毛挚为治,其所诛杀甚多,郡中人不寒而栗。

掘狱讯鼠张汤儿时,父命守舍,鼠盗其肉,父怒,笞汤。汤掘窟得鼠及余肉,为具狱辞,磔之堂下。其父见之,视其文辞如老狱吏,大惊,遂使治狱,后为酷吏。十恶不赦

一曰谋反(谓谋危社稷),二曰谋大逆(谓谋毁宗庙山陵及宫阙),三曰谋叛(谓谋叛本国,潜从他国),四曰谋恶逆(谓殴及谋杀祖父母,父母及夫),五曰不道(谓杀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若采生造畜蛊毒厌魅),六曰大不敬(谓盗大祀神御之物及乘舆御物),七曰不孝(谓告言咒骂祖父母及夫之祖父母、父母在,别籍异财,若奉养有缺),八曰不睦(谓谋杀及卖缌麻以上亲,殴告夫及大功以上尊长、小功尊属),九曰不义(谓部民杀官长,军士杀所属指挥守把),十曰内乱(谓奸小功以上亲,父祖妾与和者)。八议

一曰议亲(谓皇家袒免以上亲,及太皇、太后、皇太后缌麻以上亲,皇后小功以上亲,皇太子妃大功以上亲),二曰议故(谓皇家故旧之人素得侍见,特蒙恩待日久者)。三曰议功(谓能斩将夺旗,摧锋万里,或率众来归,宁济一时,或开拓疆宇有大勋劳,铭功太常者),四曰议贤(谓大有德行之贤人君子,其言行可以为法则者),五曰议能(谓有大才业,能整军旅,治政事,为帝王之辅佐人伦之师范者),六曰议勤(谓有大将吏谨守官职,蚤夜奉公,或出使远方,经涉艰难,有大勤劳者之谓),七曰议贵(谓爵一品及文武职军官三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者),八曰议宾(谓承先代之后为国宾者)。

例分八字

以:【以者,与真犯同。谓如监守贸易官物,无异真盗,故以枉法论,以盗论,并除名、刺字,罪至斩绞并全科。】准:【准者,与真犯有间矣。谓如准枉法论,准盗论,但准其罪,不在除名、刺字之例,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皆:【皆者,不分首从,一等科罪。谓如监临主守职役同情盗,所监守官物并赃满数皆斩之类。】各:【各者,彼此同科此罪。谓如诸色人匠拨赴内府工作,若不亲自应役,雇人冒名私自代替,及替之人,各杖一百之类。】其:【其者,变于先意。谓如论人议罪犯先奏请议。其犯十恶,不用此律之类。】及:【及者,事情连后。谓如彼此俱罪之赃及应禁之物,则没官之类。】即:【即者,意尽而复明。谓如犯罪事发在逃者,众证既明白,即同狱成之类。】若【若者,文虽殊而会上意。谓如犯罪未老疾,事发以老疾论。若在徒年限内,老疾者亦如之之类。】顾山钱

女子犯罪并放归家,但令一月出钱三百,顾人于山伐木,谓之顾山钱。

平反

隽不疑尹京兆。每行县录囚还,母辄问:“有所平反(音幡),活几人耶?”平,谓平其不平也;反,言反罪人辞,使从轻也。

录囚

北人言以录为虑。今言录囚,误以为虑囚者,非是。颂系

景帝著令年八十以上,十岁以下,及孕者未乳,盲师,侏儒,当鞫问者,皆颂系之。“颂”读曰“容”,宽容之,不侄梏也。

爰书

爰,换也,以文书代换其口辞也。

末减

罪从轻也。末,薄也;减,轻也。

狱吏之贵

周勃下狱,狱吏侵辱之。勃后出,曰:“吾常将百万兵,然安知狱吏之贵也!”

死灰复然

韩安国坐法抵罪,狱吏田甲辱之。安国曰:“死灰独不复然乎?”甲曰:“然即溺之。”六月飞霜

邹衍事燕惠王尽忠,左右谮之,王系之狱。衍仰天而叹,六月天为之降霜。

太子断狱

汉景帝时,防年因继母杀其父,遂杀继母。廷尉以大逆谳,帝疑之。武帝年十二为太子,侍侧,对曰:“继母如母,缘父之故,今继母杀其父,下手之时,母道绝矣!是父仇也,不宜以大逆论。”

钱可通神

张延赏欲理一冤狱,案上有一帖云:“奉钱三万,乞不问其狱。”公恚,悉收左右讯之。明日,于盥洗处得一帖云:“奉钱五万。”又于寝门所得一帖云:“奉钱十万。”公叹曰:“钱至十万,可通神矣!吾以惧祸也。”乃不问。

祭皋陶

范滂坐党锢,系黄门北寺狱。吏谓曰:“凡坐系皆祭皋陶。”滂曰:“皋陶贤者,知滂无罪,将理之于帝;有罪,祭之何益!”

刮肠涤胃

齐高帝有故吏竺景秀,以过系作坊,常云:“若许某自新,必吞刀刮肠,饮灰涤胃。”帝善其言,乃释之。

青衣报赦

苻坚屏人作赦文,有大蝇入室,声甚厉,驱之复来。俄而,人皆知有赦,诘所从来,云有青衣童子呼市中,乃蝇也。

于门高大

前汉于公,门闾坏,父老治之。公令高大门闾,可容驷马,且言:“我治狱多阴德,子孙必有兴者。”后子定国为丞相。

论囚渭赤

秦商君性极惨刻,尝论囚渭水之上,其水尽赤。

肉鼓吹

伪蜀李匡远性苛急,一日不断刑,则惨然不乐,尝闻锤挞声,曰:“此一部肉鼓吹也。”无冤民

张释之、于定国为廷尉,克尽其职,朝廷称之曰:“张释之为廷尉,天下无冤民;于定国为廷尉,民自以为不冤。”

疏狱天晴

宋淳熙二年,天久雨,上御笔批问,欲行下诸路疏遣狱囚。是日天霁,上大悦。

上蔡犬

秦李斯为赵高所谮,二世收之。父子临刑,叹曰:“吾欲牵黄犬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其可得乎!”遂夷其三族。

华亭鹤

陆机仕晋,为孟玫谮于成都王颖,王即使人收机,机叹曰:“华亭鹤唳可得闻乎?”遂遇害。

走狗烹

韩信为吕后所诛,叹曰:“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支解人

齐景公时,民有得罪者,公怒缚至殿下,召左右支解之。晏子左手持头,右手持刀而问曰:“古明王支解人,从何支解起?”景公离席曰:“纵之。”

屦贱踊贵

齐景公烦刑。有鬻踊者(踊,刖足所用),公问晏子曰:“子之居近市,知孰贵贱?”对曰:“踊贵履贱。”公悟,为之省刑。

同文馆狱

章□起同文馆狱,欲杀刘挚及梁焘、王岩叟等。后为元?党碑,皆始于此。

金鸡集树

《唐书》:中书令供赦日,值金鸡于仗南,竿长七尺,鸡高四尺,黄金饰首,衔幅七尺,盛以绛幡,将作供焉。武后封嵩山,大赦,坛南有树,置鸡其杪,号金鸡树。

天鸡星动

古称金鸡放赦,至今诏书于五凤楼,以金鸡衔下之。三国异典,司马膺之曰:“案海中有占,天鸡星动皆有赦。故主王以金鸡建赦。”

雀角鼠牙

《诗经》:“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吹毛求疵

汉武帝时,天下多冤晁错之策,务摧抑诸侯王,数奏其过恶。吹毛求疵,笞服其臣,使证其君。犴狴

狱也。犴,胡地犬也。野犬所以守,故谓狱为犴狴。造狱用肺嘉之石,故狱又名肺嘉。《周礼》:以肺石达穷民。肺石,赤石也,使之赤心,不妄告,以嘉石平罢民。嘉,文石也,使之思其文理以折狱。

子代父死

梁吉父为原乡令,为奸吏所诬,罪当死。年十五,挝登闻鼓,乞代父命。武帝疑人教之,廷尉盛陈刑具,不变,乃宥父罪。父奸摘伏

摘,挑也,言为奸而隐匿者,必摘发之。

请谳

谳,议也,谓罪可疑者谳于廷尉。

刑狱爰始

黄帝始制刑辟,制流、笞、杖、斩。蚩尤制劓、黥、。纣制烹、醢、□、剐。周公制绞。黄帝斩蚩尤始枭首。秦文公始族诛。公孙鞅始连坐。禹制城旦、舂。周公制徒。唐太宗始加役、流。周太祖始加刺配。赎刑

舜始制赎止鞭朴。周穆王始制五刑之疑各得赎。汉宣帝始制女徒雇役。宋太祖始制折杖。

三法司

隋文帝始死罪三奏行刑。唐始大狱诏刑部尚书、都御史、大理寺正卿三司鞫问。

越诉

隋文帝令伸理由下达上,始禁越诉。皋陶始制狱。汉诏以周囹圄为狱。北齐制狱囚于治。皋陶始制律。萧何制九章律,张仓复定。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