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尽旅者-第二回 学神习剑 武士高歌

夫差恐怖小说,无尽旅者-第二回 学神习剑 武士高歌

互联网 2020-10-23 05:28:10
第二回 学神习剑 武士高歌“着!”

“哎呀——”

“再来!”

越国都城会稽城西的一处草地山坡上,除了十几头山羊低着头在吃草以外,就是一男一女以及一头白猿,各自拿着一根竹棒,或一对一,或一对二,或三人各自混战在一处。

在浅绿色衣衫女孩看来,他们是在玩耍;在白猿看来,它是在传授二人剑术;在男孩看来,他是在登上人生巅峰的路上。

原著之中,白猿是自己找上阿青,并传授她剑法的,这里可以称之为越女神剑。毕竟从原著也好,还是金大侠后续作品射雕中出现的越女剑也罢,都充分说明,阿青用的剑法,和后世的越女剑差距非常巨大。

阿青的越女神剑,颇有后发先至的感觉,这一点,后世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有异曲同工之妙。二者的差异在于,越女神剑更讲究对关节等要害的攻击,而独孤九剑则更加行云流水,不讲究攻击的部位。

当然,独孤九剑是有理论基础的,也就是说,后者更系统一些,更能作为可传授的一种技巧。任何一个对剑法悟性高超的人,都能从口诀之中,领悟到独孤九剑的真意。

而越女神剑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缺乏理论、口诀什么的。毕竟不论是白猿也好,阿青也罢,都没有这种总结经验,以致形成理论的能力。所以,越女神剑更讲究言传身教,也就失去了传世的基础和可能。

但归根到底,两种剑法都非常讲究悟性、资质。而白猿能主动找上阿青来传授剑法,可见,白猿是会看资质的,是能分辨资质的好坏的。

虽然这两种神奇的剑法,在后世之人看来,它们都已经失传了。而且比起越女神剑只有阿青一人会来说,独孤九剑这套剑法,会的人就显得不少了。

不过好在独孤无名来到了这个世界,正好可以学会这个神妙的剑法。不说流传后世,起码也可以多学一招生产技能嘛。

独孤无名是一点也不质疑自己资质和悟性的,因为在原来的世界里,他就是出了名的学神,是一个比学霸更加令人绝望、仰望的存在。

学霸是不怎么努力学习,就更考高分的人;而学神则更加恐怖,他只是随便看看,就能考满分的妖孽。

以至于他有很多的课余时间,然后为了打发无聊,他就去学了一大堆的课余知识。武术,就是其中一种。

初中的时候,学截拳道,只花了几个月,就把馆长打败了。到了高中,学泰拳,不到一个月,就又把馆长击败了。不是说二者孰优孰劣,而是独孤无名的学习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恐怖了。

基于这一点,独孤无名对自己的资质和悟性是完全没有疑问的。也是因为对自己武力高度自信,所以才会说,如果让他遇到范蠡,要教训对方一顿。毕竟范蠡的武功其实很一般。

也是因为独孤无名确实是武学奇才,起码在白猿看来是这样的,所以白公公对多了一个“徒弟”也没有异议,反而教的更起劲了。

只是7天时间而已,从一开始的挨打,到现在互有攻守,独孤无名的进步确实令人惊骇不已。

“无名大哥,你身上的伤这么快就好了啊?真是怪人。”几天相处下来,阿青和独孤无名也算是不错的朋友了。看到对方虽然每天都会被白猿和自己打中手腕、脚腕等地方,留下淤青的伤痕,不过很快就会消散,最晚的,第二天起来一看,手腕处又是完好无损了。

“我从小就这样,体质好的出奇,从来都不生病,连感冒都没试过。”独孤无名看着手腕一处淤青,没心没肺的笑着回道。这一点他也很奇怪,只是平时是不会这么跟人说的,不过阿青是很单纯的人,所以他也不介意。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们先回去了。”看到天色渐渐暗下来,阿青提议要回去了,毕竟从城东到城西,要饶不少路,大半个时辰才能到家。

“好吧,赶到家也要一个多小时呢。”虽然还想和白猿多学一段时间,不过几天的古代生活下来,独孤无名也算接受这个没有夜生活的地方了。“明天见了,老白。”

对于独孤无名时不时冒出来的让人不明所以的词语,阿青也渐渐适应了。和白猿道别之后,二人赶着十几头山羊,往会稽城方向而行。

————————————————————————————

“我剑利兮敌丧胆,我剑捷兮敌无首!”

遥遥望着前方八名身穿青色衣衫,醉酒在街上长歌的佩剑武士,独孤无名知道,这些就是吴王夫差派往越国,为了显示吴国的兵刃之利、剑术之精,实非越国武士所能匹敌,以此警告越国上下,让他们不要做不必要的妄想和举动。

这八名吴国武士,昨天和五十几名越国武士在越国行宫中进行比剑。四次比试,两次一对一,一次二对二,一次四对四,以零伤亡的碾压方式,杀死8名越国武士,以此显示了吴国武士的剑术之精妙。

然后又奉上一口吹毛断发的宝剑,来显示他们吴国的兵刃之锋利。

当时,越王勾践,范蠡等都不信这把宝剑的锋利,因为拿在手里轻飘飘的,有如无物。都以为这么轻薄,轻轻一抖,似乎就要折断的剑,虽然剑身发着青光,有种剑气映面,发眉俱碧的感觉。但都以为这只是一口只能把玩,并无实用的宝剑而已。

但吴国武士当然不可能只是这点点伎俩了,当下就用轻纱和铁剑试了这口青光宝剑的厉害,当真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真真是把吴国高层震了三震。

何为三震,除了精妙的剑术、锋利的兵刃以外,还有一点,就是吴国武士在多人群战比试之中,将孙子兵法应用到战斗之中,这才是让越国高层忌惮非常的一点。

这一天,为了应对吴国而绞尽脑汁的范蠡难得出来散散步,换一换脑子。就看到这八名醉酒的吴国武士,在长街西首手臂挽着手臂,放喉高歌,合唱的正是一首吴歌:“我剑利兮敌丧胆,我剑捷兮敌无首!”旁若无人的大踏步过来,在长街上横冲直撞,行人都急忙避在一旁。

范蠡立时便皱起了眉头,胸中的愤怒之火迅速的升起。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