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55、名聲大噪丨災難性的深遠影響_諸天最強獵魔人

封魔獵人官方網站,255、名聲大噪丨災難性的深遠影響_諸天最強獵魔人

互联网 2021-06-16 10:11:32
    事件結束後的三天內。

    岡多維奇被柯爾·沃克當街處決的事情,登上各大報社的頭版頭條,在世界範圍內傳的沸沸揚揚。

    所有報社的頭版第一頁,心照不宣的,全部採用了那張柯爾砍下岡多維奇人頭的照片。

    高大的行刑架。

    渾身血污的獵魔人。

    瘋癲,面容憎恨猙獰的邪教徒首腦。

    也是這段時間,那位強大獵魔人的名字:柯爾·沃克,被無數人知曉,被無數年輕人奉爲偶像。

    命運論者,無一不是的對外宣稱,那個男人就是神選之人,在世界被黑暗侵蝕的今天,他就是命運之子。

    甚至。

    柯爾所處理的案子,包括‘諾德教團暴亂事件’,一度被各國的獵魔團學院考慮,是否應該加入教材,作爲經典案例,教導年輕的獵魔人學員。

    不過。

    輿論的風向,在岡多維奇的另一重身份,被挖掘出以後。

    上演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別有用心的評論家們,開始瘋狂攻擊蒙錫帝國與皇家獵魔團,大肆批判,這是一場早有預謀的演出與作秀。

    爲的就是,強行推出柯爾·沃克,這樣一位跨時代意義的強大獵魔人,以此達到某種不可告人的陰暗政zhi目的。

    甚至。

    內心陰暗之徒,如同瘋狗一樣,通過各種渠道,開始挖掘柯爾的黑料,試圖把他在公衆面前的形象直接駁倒。

    評論他:作秀毫無底線,就是一位蒙錫內閣與政治家們,圈養的走狗。

    就在所有媒體,在官方的壓力下,試圖引導輿論,把範圍圈定在討論岡多維奇被處決的時候。

    越來越多的惡意。

    或者是自私者的嫉妒,或者是懦夫的質疑,或者是諾德教團殘黨的攻擊。

    以岡多維奇·諾德的真實身份爲論點。

    死死咬住柯爾,要求他出面,給大衆一個合理的解釋。

    否則就是在欺騙大衆。

    一個爲了名望不擇手段的卑鄙狂徒。

    但正如柯爾的演講,正義不死。

    卑劣的輿論風向沒能持續住一天。

    一份出自評論家時報的獨家專欄,痛斥帝國與獵魔團拋棄黃金港與整座城市的市民,避而不戰,導致數以十萬計的平民傷亡,與不盡其數的財產損失。

    文章以柯爾·沃克,孤身一人在黃金港死戰到最後一刻,被文章作者利維·蒂莫,那位黃金港陷落事件的倖存者,稱爲‘黃金港屠夫’的獵魔人做爲對比。

    文字不留情面,幾乎就差當着帝國公民的面,大罵獵魔團與內閣政府就是一羣吃閒飯的廢物。

    無獨有偶。

    在這篇專欄刊登出的當天下午,大帝國日報,出自著名記者阿米莉亞·格林的獨家新聞與訪談。

    把輿論一度推到了最高潮。

    乃至,以一錘定音的強勢姿態,蓋過了所有質疑者的聲音。

    文章沒有題目。

    頭版第一頁,只有一張佔據整個版面,極爲對稱,足以入圍1835年最佳媒體攝影的黑白照片。

    維多利亞大道陰冷潮溼,背景的天空昏暗,陰雲密佈。

    建築破損,廢墟遍地。

    一眼望向街道的遠處,難以計算數量的屍體,堆疊在一起,場面駭人,驚心動魄。

    在照片鏡頭的最中間,屍山血海的盡頭。

    一個男人,孤獨一人,坐在一堆廢墟上。

    他的黑色大衣被嚴冬的凍雨與血水完全浸透。

    黏溼的頭髮粘在額前。

    低頭。

    一隻手拿着香菸。

    腳下堆滿屍體。

    一把長刀,插在一具男屍的胸口,掛在身旁的斷牆上,死者面容驚恐無比。

    這種時刻。

    獨家訪談的具體內容是什麼,已經不重要。

    亦如評論家時報,對那個男人‘黃金港屠夫’的稱謂,每一位看到這張照片的人,無法想象,在帝國完全放棄黃金港的至暗時刻。

    照片上的那位獵魔人,究竟經歷了什麼。

    而親眼目睹到那一幕的利維·蒂莫,又遭遇了什麼。

    振奮人心?

    還是...勇敢無畏?

    不。

    他們能夠感覺到的只有一個人對抗黑暗時的孤獨,與無法想象的疲憊。

    如同心存正義,在黑暗中齟齬前行,嚮往光芒的所有平凡人。

    或許是過度解讀。

    或許是人們對英雄人物的敬畏。

    只是柯爾當初,一個習慣性低頭,皺眉,準備吸菸的動作。

    卻被支持他的人,解讀爲:力所能及,爲了解救陷落的黃金港,直面至暗時刻都未曾地下高傲頭顱的柯爾·沃克。

    爲何在勝利到來前的一刻,低下了他的頭顱?

    那是對死亡同胞的緬懷與悲痛!對獵魔團無能的麻木與心如死灰!

    他可以爲人凡人而死。

    卻永遠不會爲高高在上的官僚低頭!

    至此。

    爲期三天的大辯論,在官方的暗中介入下,逐漸落下帷幕。

    也是通過這次針對柯爾與蒙錫帝國,堪稱烏煙瘴氣的輿論戰。

    另一場曠日持久的拉鋸戰,只是在世人眼前,露出冰山一角。

    那位其貌不揚,橫屍當場,個人實力至今不爲外界所知曉的邪教首腦,存留在這個世界的思想與邪惡遺產。

    在他的追隨者,與用心險惡之徒的利用下。

    各式各樣的教團組織,雨後春筍一般,出現在世界各地。

    更有甚者。

    宣揚當初在諾德教團,他們是不被重視,被排擠的反對派,試圖洗白自身,以一個刁鑽的角度,堂而皇之的走上人類歷史的舞臺。

    尚未被抓捕的巫師,隱瞞身份,躲藏在城市與村鎮之中。

    縱然各國的獵魔團聯合政府組織,加派人手,以高壓的姿態,實行宵禁,大肆搜捕。

    但是隱藏在人羣中的巫師。

    就像蒙錫帝都下水道里的老鼠,每年都有專人清理,卻永遠也清理不乾淨。首發@@@

    諾德教團死亡後,被拆解出的污穢,如同一塊醜陋的牛皮糖,死死黏在人類世界的身體上。

    某種意義上。

    岡多維奇·諾德...或者說他的本名阿萊斯特·克勞利,前神祕學研究所,古代預言研究部主管。

    邪典著作‘法之書’的撰寫人。

    遺留給這個世界的東西,遠比他本人更具破壞性。

    除了追隨者。

    被各國獵魔團挖掘出的諾德教團研究所,囚禁有數量龐大的人造黑暗生物。

    觸目驚心。

    其中危害最大,難以有效控制,還在持續擴散的黑暗生物,就是柯爾先前在黃金港時見到,依靠感染人類繁殖自身的退化後吸血種。

    無法被常規物理手段殺死。

    對銀不敏感。

    唯一可以有效殺死它們的,只有陽光與特定的序列祕術。

    “......理事會決定暫時把這個後巫師時代的案子,命名爲血潮事件,以便專項處理。”

    黑蛇大隊的辦公室。

    柯爾雙腳搭在桌上,手拿香菸,深吸一口後,皺眉道,“所以,這件事就被丟給我們了?”

    老巴伯的祕書,夏恩小姐,推一下鼻樑上的黑框眼鏡,一本正經道,“上面已經決定,永不取消特殊調查科編制,而且最近會舉行一次常規會議,做出決議,是否把特殊調查科的名稱與行政級別,改換爲特殊事件處理部。

    巴伯科長告訴我,柯爾,你可能是第一任部長的最有利競爭者。”

    在獵魔團,不同行政級別的待遇不同,權力大小也不同。

    基層的一線獵魔人,各個大隊的行動隊長,分管不同具體事項的科室科長與部門主管,各大組組長與部門部長,處理具體事物的委員會理事,獵魔團常任理事。

    層層遞進。

    而且,直轄與分管的官僚機構,即便行政級別相同,掌握的權力與資源也完全不一樣。

    特殊事件處理部。

    根據夏恩的表述,很可能與女巫應急部處於平級。

    換言之。

    擔任這樣一個部門的頂頭上司,一隻腳已經邁過了大官僚的門檻。

章節報錯(免登陸)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