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庸作品集

射鵰英雄傳心得,金庸作品集

互联网 2021-06-15 02:52:24
博學多識──展現中國歷史文化的魅力 從報紙連載、出版、三度修訂、再出版,總計15部36冊的金庸小說,六十年來讓一代又一代的讀者沉醉其間、鑽研不倦,形成一股金學研究風潮。金庸作品最獨到之處,除了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情節之外,對於中國人性格的刻畫、兒女柔情的描繪、史地背景的勾勒、琴棋書畫的摹寫,乃至佛道哲理的探索、兵學易經的考究、美食武術的創造、名利王霸的辯證,無一不呈現廣博精深的內涵。金庸嫻熟書史,援引史事史料可謂出神入化,虛實相生的筆法意境,儼然成為典範。讀者在寄託和消遣之餘,也能領略中國文化的豐富智識及神韻,甚至體悟出作者對文化傳統的反思與突破。

雅俗共賞──創造絢麗多彩的有情世界 金庸一手創造出郭靖、楊過、韋小寶、張無忌、令狐冲、喬峰、黃蓉、小龍女、東邪、西毒、南帝、北丐、東方不敗等傳奇人物,在華文世界造成廣泛影響,不僅刺激閱讀者的想像力,更擄獲了自古以來人類愛聽故事的天真心理,尤其對於人性的描述,則是完全融入了中國人的生活信仰與精神思維。金庸肯定中國民族性格的樂觀態度,活現了小說主角的真性情,以及人生的真實性,使得金庸筆下的有情世界令人迴盪不已。從小學生到銀髮族,從企業主到上班族,跨年齡、跨世代的風靡程度,在當代小說作品中,堪稱為文化界的奇數。

寓教於樂──提昇中文閱讀與寫作能力金庸小說不僅有生動優美的敘事文字,且大量援引詩、詞、曲、歌,巧妙地融會在故事情節之中,如《倚天屠龍記》殷離病中所唱:「來如流水兮逝如風,不知何處來兮何所終」,短短兩句,卻洞澈人生、餘韻無窮。再看《天龍八部》裡,阿碧初見段譽時所唱的曲子:「二社良辰,千家庭院,翩翩又睹雙飛燕。鳳凰巢穩許為鄰,瀟湘煙瞑來何晚?亂入紅樓,低飛綠岸,畫梁輕拂歌塵轉。為誰歸去為誰來?主人恩重珠簾卷。」金庸在此借用北宋詞人陳堯佐《踏莎行》,歌詠了江南的明媚春光、怡然舒暢的生活和心境,同時也透過詞義中的委婉曲筆,表達了阿碧對主人慕容復的感恩與愛慕之情。而將詩文詞句「化」成武功招數、菜色美食,更乃金庸首創,如《連城訣》中的劍法核心就是唐詩三百首。

歷來「基測」、「指考」國文得高分的考生,有許多是因為嗜讀金庸小說而增進了國語文寫作能力。此外,金庸三度修訂自己的小說,期使作品「經典化」、「圓融化」、「連貫化」、「新潮化」,所以閱讀金庸小說較諸其他小說,更多了一種版本比較的樂趣,仔細揣摩作家在原創意與新創意更動之間的心思,也是學習文藝創作的另一法門。

返璞歸真──「新修版」在人物感情上更符合人性 看過【金庸作品集】平裝版的讀者或許會好奇,金庸在新修版裡到底修了些什麼?金庸人物當中,有專情像楊過,也有內心左右為難如張無忌;有人見人愛的小昭,也有人人討厭的阿紫;有瀟灑不羈如令狐冲、也有道貌岸然的岳不群……,他們陪伴著金庸走過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以至八十高齡,引起億萬個讀者的情感共鳴,難道他們的性格會變嗎?故事情節會異動嗎?小龍女情愛的表達仍是「冷若冰霜」嗎?郭靖還是像「呆頭鵝」嗎?段譽、陳家洛、袁承志仍然「情篤彌堅」嗎?

表面上,「新修版」是金庸一個人在進行修訂的工作,實際上,卻是動員了全球華人每一次的提問與建議。除了在用字遣詞上更求精練外,針對讀者所提出來的問題和矛盾之處,金庸也都予以修正或回應,因此【金庸作品集】世紀新修版可說是注入一代又一代金迷的閱讀體驗與心得。另一方面,經過人生歲月的歷練,金庸對於情愛、人性、歷史、族群的思考,自有不同的體悟與深刻的理解,儘管是一樣的故事、一樣的歷史,也會因為他融入的情感不同、生命的歷練不同,作品的精髓也就有了改變,至於有什麼樣的改變,金庸的回答直截了當:「讓它們更符合人性」。

據理論述──「新修版」在玄奇情節上更合情合理 不少金迷納悶:陳玄風如何將數千字的九陰真經下卷刻在自己胸腹皮膚上?歐陽鋒所練就的「蛤蟆功」,為何能釋放極強的爆發力?以黃蓉在桃花島上的經歷推算,為何叫郭靖「靖哥哥」?為了修改二版的矛盾與缺失,金庸必須將太過詭異的情節捨棄重寫,或對一些玄奇的情節補充說明。在新修版中,「九陰真經」原始本、首抄本、二抄本的來龍去脈,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風貌,「蛤蟆功」的潛在威力也有了合理的解釋。尤其是每個章回末或多或少增加了一些注釋(主要是大師對一些評論觀點的反駁),例如著名的佟碩之所譏「宋代才女唱元曲」、「守宮砂是否真有其事」、「蒙古軍隊如何有漢人大將」……等評論,金庸都能以客觀的、據史的、甚或幽默方式回應。這些洞見或論述,是小說寫成之初不可能涵括在內的,在新修版中將可一見真章。

金學研究專家王怡仁先生(「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格主,暱稱「王二指」)指出,【金庸作品集】世紀新修版的優點包含:加強人物的心理描寫、以史實強化小說的真實感、加入新潮而流行的創意、加強各部小說間的串聯、向讀者解說創作脈絡和思維。不論是情節的周延度、邏輯性與合理性,都更趨完美,讀過平裝版的人若再讀新修版,必定大呼過癮。

走向世界──以「中國版的托爾金」征服西方文壇數十年來,金庸小說早已跨越書本,為電影、電視、廣播、舞台劇、唱片、漫畫,以至電玩、美食、旅遊、各類文創產品,提供無窮無盡的素材,一逕引領流行文化的風潮。盤點近兩年改編翻拍的電視劇就有《射鵰英雄傳》、《笑傲江湖》、《倚天屠龍記》、《鹿鼎記》、《飛狐外傳》等,以及徐克電影版《神鵰俠侶》、《射鵰英雄傳》3D電影版、王晶導演的《倚天屠龍記》續集,手遊則有《天龍八部》、《金庸群俠傳》、《射鵰英雄傳》、《倚天屠龍記》、《神鵰俠侶》、《鹿鼎記》、《笑傲江湖》、《東邪西毒》、《碧血劍》等。

金庸小說的魅力,又豈止於華人世界!2004年,金庸小說首部法文譯本《射鵰英雄傳》出版,立刻引起法國文藝界的迴響,出版商還接獲當時法國總統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的親筆信函,稱讚書中的故事和文筆,巴黎市長以及多位政府首長也一致表示喜歡這部小說,金庸因此獲頒法國文化部的藝術與文學司令勳章。至於金庸小說日文版的首席推手及譯者,則是早稻田大學文學院教授、專門研究中國大眾文學的岡崎由美,她也因為讀了《射鵰英雄傳》而開始迷上金庸,經常看到廢寢忘食、欲罷不能。

2018年2月,《射鵰英雄傳》英文版(Legend of the Condor Heroes)第一卷在英國出版發行,不到三個月已再版七次。出版社宣布,將用十二年時間,以一年一卷的速度,完整出版《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之「射鵰三部曲」。負責洽談版權、促成金庸小說英譯出版的文學經紀人 Peter Buckman 表示,四年前在網路上搜尋「暢銷書作家」,「金庸」的名字首度進入他的視線,儘管完全不懂中文,但金庸作品集在華文書市銷售逾三億冊的成績,讓他下定決心代理引進。《射鵰》英文版譯者郝玉青(Anna Holmwood)認為,武俠小說與西方的騎士文學、奇幻文學有相通之處,但它又帶有異域文化的陌生感和新鮮感,擅長說故事的金庸因而能夠引起西方讀者的閱讀興趣,誠如英國小說家 Marcel Theroux 在《衛報》上發表的評論:「我不由得感歎,自己五十多歲才接觸這本小說,它可引發一輩子對中華歷史與文明的狂熱興趣。」

繼英文版之後,《射鵰》已陸續售出德國、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巴西、芬蘭、匈牙利、羅馬尼亞等多種語文版權。為了行銷西方世界,郝玉青把金庸比喻為「中國版的托爾金」,「射鵰三部曲」則是「中國版魔戒」。《射鵰》英文版預定2019年在美國上市,《紐約客》雜誌搶先在2018年4月刊出耶魯大學研究生 Nick Frisch 介紹金庸的專文,該文形容金庸作品在華語世界的流行程度,大約等於《哈利波特》與《星際大戰》的總和,「金庸將江湖交織融貫於中國歷史,就像是托爾金把自己的創造力帶向了查理曼時代的歐洲」。正因金庸小說中的「普遍性」——對人性的觀察和刻畫,放諸四海而皆準——讓它終能超越語言的界限和文化的藩籬,從東方走向西方,再走向全世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