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野象进入昆明六日,村民谈一亩田被消灭:有什么办法呢,来吃就让它吃好了|庄稼|象群|野象群

小六搞野,野象进入昆明六日,村民谈一亩田被消灭:有什么办法呢,来吃就让它吃好了|庄稼|象群|野象群

互联网 2021-06-16 03:46:04

北上的野象在万众瞩目之中来到昆明。那是6月2日21时55分,15头野象在山林间缓慢行走,走过人类规划的城市地界线,踏入昆明地界。

他们在昆明,在围观之下。一场小径分叉,一头野象掉了队。

6天后的深夜,8日23时15分,其中14头野象离开昆明,西行至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离群独象则继续北上,进入昆明市安宁市林地。

离开西双版纳后,象群一直在行走。翻越一座又一座山,走过一个又一个村庄。从西双版纳走至普洱市,从普洱市至玉溪市县,再抵达昆明市晋宁区。

人们需自驾约6小时,才能走过这四百多公里。“断鼻家族”用了近15个月,走过这段迁徙之路。

4日,象群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法古甸村,大象用鼻子拧开水龙头喝水,最后没关水龙头就走了,旁边还贴着“节约用水”的标语。

1

进昆明

2日晚上近十点,“断鼻家族”进入昆明地界。

同日早些时候,昆明玉溪市红塔区老光箐村的村民们目睹象群在大片玉米地里踱步。老光箐村与晋宁区双河乡边界仅相距十多公里,两边的几个村庄隔着一座山相望。

翻山越岭后,象群从老光箐村进入昆明。双河乡是它们进入昆明的第一站。双河乡的几个村庄为迎接象群,都提前做了准备。象群经过村庄的道路都被封锁,村民禁止踏足象群迁徙范围内。

老江河村做了封路的安全举措,村里通往县城的路被封,车辆禁止通行。

好几个村庄的村民都接到了预警。椿树营村的村民曾提前接到象群即将进村的通知。荒川村村民称政府提醒不要阻止象群吃田里的庄稼,以免野象攻击人。“庄稼是身外之物,被踩坏的庄稼政府说后期会给补贴。”老江河村的村民被提醒要在家,不能下田干活。

村庄严阵以待,村民怀着好奇等待着。在象群到来前,有村民在好奇这么大规模的象群运动。在象群走过村庄时,有村民在房屋楼顶望着,“村民们期待又好奇,等着野象来了到楼顶去看呢”。

2

堵野象

野象进入双河乡村后,3日下午四时许,卡车司机柯先生接到电话,希望他的卡车前去堵象,他饭都没来得及吃就急急跑去。

他驾着10来吨的大型挂车,20分钟左右就来到老江河村。他告诉武汉晨报记者,整个堵象车队有七八十辆车,他所在的小车队是第二批,有三十辆左右。

卡车位于老江河村北面群山之间的山沟位置,那里有一条东西走向的防火隔离带,三米多宽的土路,蜿蜒近两公里。这条防火隔离带处在象群下山、北上的必经之路。野象经过此处,就能一路往北,走到昆明晋宁区的中心区域。

柯先生和朋友们负责堵路,他们把大型挂车横在路上,挡住车道,阻止象群进入村里。车辆排成一列,沿着道路蜿蜒。这些卡车像村庄长出的触手,警惕着四周的危险;也像村庄每一支道路末端膨大的突触,在传递着最新的讯息。

当晚,他们就看到了野象。象群从车队面前走过,擦着他身子,还看了他一眼。接着慢吞吞上了山。他不觉得害怕,更多的是新奇,“我们站在车顶,不觉得害怕”。大家都赶紧拿出手机来,拍了好多视频,纷纷发到网络平台上。

象群路过柯先生所在的车队,走入山林 ▲图/受访者供图

这次堵象是柯先生第一次见到野象,他觉得这不是一件大事。“这对我们来说很常见,大家也见怪不怪了。”

刘明曾亲眼见过野象。不止一次,他已和象群碰面六七次。

他是堵象的卡车车队的一员。他开着货车提前到野象可能会经过的村庄,找个安全的地方蹲守,也借此机会拍摄视频发布至短视频平台。

法古甸村,刘明在自己的货车顶上拍下了象群迁徙的视频。当时,象群从他的货车旁走过。在他看来,野象们很温顺,并不是其他人说的那样野蛮。温顺的野象给他留下了强烈的印象,“三米左右,差不多两层楼高。”

他将视频发至短视频平台,写下“(野象)一路向西南方向旅行,在山上休息两天后下河洗澡,再出发。”视频里,野象缓慢地走过田地,越过高过野象的草木,慢悠悠地上了山。

刘明和朋友们开着货车,开到村路上,堵住象群进村的路。现在的农村都是老人比较多,“不要让它们进人群比较密集的地方。”现场的人们是48小时执勤,“也特别辛苦”。

他知道有很多主播都想到昆明看野象,他也有杭州和四川的朋友过来。在安全问题上,他很自信,“又不是小孩,肯定有自己的判断”。对刘明来说,“安全”就是离警戒区域远一点的地方。

但他也谈到,其实还是要注意,不能乱来,也不能给别人添乱。他反复叮嘱,“要特别注意,不能添乱”。

刘明谈及看野象的方法,他表示,现在的情况是谁也不知道它们往哪里走,大家也没堵着它们不准走。只是说它们在哪里聚集,那里的人们就会警戒周围五十公里。他分享自己总结的经验,野象要找水源地,它们要喝水。如果想要见到野象,只需要提前一点点知道象群的走向,然后找好水库。“象群的走向不可能突然改,肯定顺着河谷。这个打开地图就看得出来。”云南这边的地形是可以看出来山的走向。

3

“夕阳”无限好

根据媒体梳理,此次野象群进入昆明晋宁区内的行进路线为,6月2日22时许抵达双河乡核桃园村火草坝,当夜向北偏西迁移至料草坝村螺蛳塘箐附近;3日晚在老江河村村后的象鼻山栖息,4日下山在法古甸村内溜达,接着向西南再转西北迁移,于5日凌晨进入夕阳乡绿溪村;6日持续向西北迁移,中午在夕阳乡高粱地村附近森林休息,截至6日17时,象群又向西南迁徙至夕阳乡赖家新村附近。

连日地行走,“断鼻家族”累了。象群曾在夕阳乡停留多日。

无人机拍下了它们窝在林间依偎酣睡的时刻。七八只象躺 在草地上,每只象的四足两两叠在一起,象鼻向身体的方向蜷缩着,一只小象被三只野象簇拥着。

“断鼻家族”在林间依偎酣睡 ▲图/网络

9日,记者来到晋宁区夕阳乡高粱地村赖家新村小组。此前,野象们曾在村前停留。

晋宁区夕阳乡高粱地村赖家新村小组 ▲图/覃钰钰摄

赖家新村的村民主要是哈尼族。将近中午12点,村里大喇叭用哈尼语播报着,“干活的快回来吃饭了,吃过饭就不要出去,上二楼等着。”他们不知道那头独象的去处,担心独象会到村里来。

因为还有独象活动,无人机监测员和特警还驻扎村里。至于无人机监测是否会使象群烦躁,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觉得不会,野象看起来很温和。

赖家新村分为上坝村和下坝村。从上坝村往下走,大约10分钟就来到靠近公路的下坝村。下坝村只有8户人家,其中一位50岁的段女士说,除了他们家,其他家都外出打工了。

6号,她和丈夫听到广播说野象可能要来。下坝村只剩他们一家,他们害怕,于是跑到上坝村,借住在丈夫兄弟家,吃住都在上坝村。一位妇女告诉武汉晨报记者,这几日,村民都在工房集中吃饭。做饭的妇女告诉记者,上下坝村一百多号人,每餐要煮8公斤饭。

段女士每餐要煮8公斤饭  ▲图/覃钰钰 摄

在上坝村,段女士从无人机里看到,象群原本出现在上坝村对面的山头上,后来下山吃东西,然后从村子前的小路上经过,最后绕到了后山。

记者在村子里看到,山下有许多玉米在村道和山林中,每隔两三米,堆放着一些玉米、菠萝、秸秆和水,试图引导象群往西、往南侧人烟稀少的山林方向行进。

路边堆放着的玉米和秸秆 ▲图/覃钰钰 摄

野象来过又走过,给村子带来一些影戏。段女士姐姐家的房子也在下坝村,位于他家房屋之后。段女士称,7日下午她从山上下来,发现姐姐家的大红铁门是敞开的,有撞击痕迹。门被推开了,家里的东西怎么办?段女士马上给姐姐的女儿打电话,叫她回家看看。后来,外甥女回来,把几个空心砖码在家门口,做了个临时“围墙”。

姐姐家里,玉米面打翻一地,菜籽也被打翻了。家门口,还有深深的野象脚印,大概30厘米。她猜想,野象原本打算到家里找东西吃,但没找到想吃的。姐姐家门口还有棵树,树叶也被野象啃光了,只剩孤零零的枝干,地上还有叶子散落的痕迹。

段女士姐姐家门口的树被野象啃得只剩孤零零的枝干 ▲图/覃钰钰 摄

她自己家里的一亩水田,也被象群消灭一空。“有什么办法呢,野象来吃,就让它吃好了。”

据云南省北迁亚洲象群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9日晚消息:北迁象群于6月8日23时15分进入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省级专家组转场易门现场指挥部。截至6月9日11时,象群在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休息。离群独象目前位于昆明市安宁市林地内,距离象群直线距离12公里。目前,人象平安。

(文中人物刘明为化名)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