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北京等你-电视剧-全集高清正版视频在线观看

怎麼誘惑男友,我在北京等你-电视剧-全集高清正版视频在线观看

互联网 2021-05-17 18:03:01
第1集

盛夏,一個來自北京的年輕女孩,和她的閨蜜賈小朵一起在國外經營一間小小的服裝工作室,正朝著時裝設計師的目標前進時,盛夏意外接到電話,通知她獲得了一個新銳設計師時裝秀的名額。與她們同座城市的徐天是當地華人律師,他有著一顆見義勇為的心,不按照常理行事,答應免費幫助黑人小孩擺脫難纏的官司。

第2集

盛夏因傷人逃逸的罪嫌被抓到警局,在與員警漢克做筆錄中,極力解釋自己不是故意傷人,但還是束手無策。正在與父親喝茶的申凱接到小朵的電話,聽到盛夏被拘捕,找來律師艾文幫忙,才得以暫時解圍。回到工作室的盛夏一番分析,現在她想要洗清自己的嫌疑,唯有取得徐天的原諒並證明當時真實情況,才能澄清。而本應在醫院休養的徐天偷偷跑掉,找到了盛夏的工作室,與盛夏重逢。於是盛夏和小朵帶著徐天重回“案發現場”。

第3集

盛夏知道申凱處處為她著想,但對申凱過於強勢處理問題的方式並不認同,兩人的價值觀有著明顯落差。小朵替申凱說話,認為盛夏應該珍惜申凱、體諒申凱,盛夏與小朵也有了意見分歧。而另一邊,賽琳娜要對盛夏提起訴訟;而徐天認為這是自己的事,重申不希望賽琳娜插手。最後為了與小朵和好,盛夏親自下廚,終於逗笑小朵。盛夏認為小朵是她最重要的朋友,兩個人不能因為任何事吵架。這時,在北京的譚錚錚也想起了盛夏,在她心中,盛夏是她追逐的目標,也是她曾經最要好的朋友,只是時間與距離慢慢讓關係變質了。

第4集

申凱拿著花來到盛夏工作室,小朵除了告訴他盛夏被抓之外,還把他賄賂徐天一事告訴了盛夏;於是申凱反省自己是否做錯了,小朵卻支持他的行為是對的。譚錚錚有驚無險度過病發危機。譚啟明與李鳳英有感而發,到底是要將女兒留在身旁?還是應該讓她去海外闖蕩、追逐夢想?對於父母來說,真是道兩難的習題。申凱到盛夏的工作室,在賈小朵面前說出對盛夏與自己之間的價值觀差異,賈小朵慰藉有些喝醉的申凱,也流露出對申凱有種難以言喻的情愫。第二天徐天來到警局與盛夏會面,談話卻不愉快,盛夏對徐天滿滿的誤會,徐天也不甘示弱地回擊,兩人互掐,不歡而散。

第5集

李鳳英正整理行李要出發前往國外,這時候卻爆出當年譚啟明將退休金借給李鳳英,讓盛夏得以出國念書的事。譚錚錚一直對盛夏抱著競爭心態,也曾夢想出國,現在聽到父親選擇幫助盛夏而犧牲自己夢想,一時受不了打擊、幾近崩潰,還因為身體不適被眾人誤會懷孕,男友邵林更是被譚啟明追著打。盛夏與徐天的官司即將到來,申凱找來了艾文當盛夏的辯護人。艾文提出了對盛夏有利的辯護方式,誓要打贏官司。而庭期將近,徐天和盛夏對於接下來未知的命運各自擔憂緊張,也不確定自己的選擇與堅持是否正確。

第6集

徐天在法庭上突然大反水的說詞不僅讓盛夏贏得勝利,他意外的舉動同時也讓每個人產生程度不一的不安感。賽琳娜吃盛夏的醋,認為徐天不應該對盛夏那麼好。申凱則是在酒吧向酒保果凍吐露自己心聲,反倒被果凍提醒是否這份愛情過於強橫霸道?譚錚錚懷孕的烏龍事件持續發酵,李鳳英更是趁此教訓了邵林一番,要他反省思考與譚錚錚的未來。假孕的事很快被澄清,譚錚錚深感抱歉,因為自己的原因害得李鳳英無法飛去國外照看盛夏的官司,譚錚錚心中也有愧疚。

第7集

譚錚錚來到雙英成衣廠做自己的設計的衣服,獲得秦經理和李鳳英一致的認可,讓她向夢想更進一步。而另一面,徐天趕到中餐廳,幫這家店的老闆來擺平食物中毒糾紛案件,卻意外遇到了來店吃飯的盛夏。徐天跟老闆聊起來才知道,盛夏是這裡的常客,並說起她信守承諾的小故事,徐天聽完,有點窩心。賈小朵與漢克約吃飯,兩人算是另類的不打不相識,成了朋友,只是漢克有點傻愣的個性卻讓賈小朵有點哭笑不得。

第8集

賈小朵接受了申凱策劃的旅行,於是自己獨自出行了。而申凱突然意識到如果要盛夏嫁給他,或許只能摧毀她的理想。申凱又以酗酒來解決自己的情緒,差點酒駕。好在漢克巡邏經過,最後將他帶到徐天辦公室。徐天找雲叔幫忙,雲叔判斷申凱是深度的酗酒症,需要接受專業的戒酒療程。申凱酒醒之後接到盛夏電話,他假裝沒事發生。掛了電話後,申凱懇請徐天不要把自己醉酒的事告訴盛夏。徐天隱約覺得,申凱和盛夏之間有些罅隙。

第9集

盛夏來到徐天的辦公室,她正式要徐天幫自己打官司,並說從現在開始計費,條件是徐天必須幫她贏下官司。徐天正式接受盛夏的委託,但為了能更好地為盛夏辯護,他提出讓盛夏帶著他回顧她踏入國外所經歷的點滴。盛夏暗暗算了一下,這不知道得花多少時間,花多少錢。徐天看透她的心思,故意激將她,盛夏滿口答應,徐天去了第一站—盛夏大學所讀時的設計學院,那是她夢開始的地方。

第10集

因為施迪玟提告的事廣為流傳,連帶盛夏其他工作機會也遭受波及。賈小朵因此自責,當初就不該擅作主張賣掉裙子,盛夏反過來安慰賈小朵。徐天到盛夏工作室,見到盛夏情緒低落,陪她談心。盛夏說出了自己一路以來的心路歷程,從小的夢想、離鄉背井的辛酸等等。當初她做這件禮服作為鎮店之寶,純粹是為了激勵自己,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演變至此。徐天不懂設計,但他看著盛夏毫無保留地訴說著內心秘密,經過多少歷練,怎樣把小店經營起來,盛夏那副認真的模樣打動了徐天。

第11集

申凱來工作室找盛夏,碰巧盛夏不在。原來他是想來跟盛夏道歉,坦承自己的私心,曾經想出錢讓徐天幫忙在官司動手腳,讓盛夏敗訴。賈小朵認為申凱還是先保密為好,不然會徹底失去盛夏對他的信任,同時也建議申凱乾脆趁這時候把他跟盛夏的婚約給定了,避免夜長夢多。譚錚錚辛苦工作一整天,一到邵林公寓就累癱在邵林床上。邵林見譚錚錚如此辛苦,建議以後別擺攤了,他準備參與一個海外的項目,以後可以養活譚錚錚。但譚錚錚認為必須自食其力。這時吳當然又提供了一個兼差差事,知道有賺外快的機會,譚錚錚欣然接受。

第12集

賽琳娜和徐天來到三叔家,卻被他一眼識破,說徐天是雲叔派過去探虛實的。而另一面,在聽到盛夏要結婚的消息後,譚錚錚和譚啟明來到李鳳英家,熱心主動幫忙,但這時卻傳來盛夏與申凱分手的消息,李鳳英氣到不行,認為盛夏就是故意毀了自己的姻緣。盛夏回到工作室,賈小朵趕緊替申凱說話,並勸盛夏回心轉意。盛夏卻跟賈小朵說自己該如何繼續堅持下去,證明自己,實現夢想。兩個姐妹越聊越遠,賈小朵認為盛夏怎麼就不能接受別人對她的好,而盛夏也有情緒,覺得身邊所有的人都不理解她。兩個人聊不下去,賈小朵轉身離開,留下情緒低落的盛夏。

第13集

盛夏喝醉了酒,徐天幫忙送她回工作室,卻被喝醉的盛夏壓在床上。這一幕被賈小朵看見,更加強她要搬出去的決心。賈小朵拖著行李到酒吧,巧遇喝酒的申凱,她無法理解申凱明明辛苦地戒了酒,怎麼現在又禁不起誘惑?申凱本欲解釋,賈小朵卻一股氣上來,離開酒吧。酒保果凍點出賈小朵似乎對申凱有不一樣的感情。賈小朵不知道該去何處,一個人在街頭遊蕩,遇到漢克,兩人有了交談,漢克幫忙安排賈小朵臨時住處,也打算質問徐天到底跟盛夏是怎麼一回事?結果卻反被徐天高明的話術給問住。

第14集

譚啟明沒幫上李鳳英的忙,但譚錚錚卻主動站出來,與邵林和吳當然要幫忙處理掉那批有問題的衣服。幾個年輕人想方設法用網路銷售,認為這是一個大展身手的機會。盛夏一方面在賽琳娜的酒吧以勞動換取住宿,一方面也得到法院進行懲處服務,閒置時間她也會投入自己最愛的設計,生活忙碌而充實。一個偶然的機會,某家服裝公司透過徐天找上盛夏,盛夏本以為自己即將苦盡甘來,孰料對方是因為知道盛夏之前“抄襲”施迪玟作品的官司,所以才找上她來做變相的高仿設計。盛夏拒絕對方,也對未來感到茫然。

第15集

賽琳娜為求徐天原諒,特地買了徐天最愛吃的食物想討好他,但徐天並不領情。相反地,當盛夏為了向徐天道謝,也準備了好吃的早餐給徐天時,徐天卻吃得很開心。譚錚錚聽了李鳳英的建議,想要對一直以來默默付出的邵林表現心意,特地去公司樓下等他下班。在兩個人的對話中,不難聽出其實邵林對譚錚錚的用心遠勝過譚錚錚對他,儘管如此,這對小情侶卻在這種相處模式中找到了適合自己的位置。賈小朵約漢克出來散心,兩人相互關心。賈小朵始終放心不下盛夏,向漢克打聽盛夏的消息,之後便來到賽琳娜的酒吧找盛夏。盛夏開心地向賈小朵介紹她目前的據點,看到盛夏振作起來,賈小朵也感到欣慰,兩個人的關係緩和不少。

第16集

申凱自從跟盛夏分手,再次陷入到酗酒的惡習中去。賈小朵的到來,多少能安撫他對盛夏的思念之情。申念華也挺滿意賈小朵的,言語間透露著對賈小朵的滿意,認為她比起盛夏是更適合申凱的人選。但申凱依舊無法忘記盛夏,這讓申念華頗為不滿,父子之間又有了衝突。盛夏在跟阿爾貝托的合作中越來越感到屈辱,說是服裝設計,可模特們根本不買她的賬,她們要的就是暴露、吸睛,而在秀場現場,也充滿著各種不堪入目的低俗畫面。即使盛夏用心設計服裝主題,可實際上就是做白工。徐天來接盛夏,問她工作情況,盛夏強顏歡笑地說挺好,卻心知肚明,夢想越來越遠,這種生活根本就不是她所想要的。為了替盛夏打氣,徐天帶著盛夏到療養院去看望昏迷的鐘斯太太,並以自己的遭遇為例,希望盛夏不要放棄希望。

第17集

李鳳英來探望譚啟明,譚錚錚故意讓他倆獨處,希望能促成姻緣。這時譚啟明的檢查報告出來,胃部竟疑似長了腫瘤;於是他開始感歎人生多舛之際,更是擔心自己撒手離去後女兒會沒人照顧。李鳳英也深有感觸,兩人不勝唏噓。所幸一切只是虛驚一場,譚啟明身體並無大礙,這次的裝病風波也讓譚錚錚更珍惜父親以及身邊的人。盛夏向賽琳娜請教如何能更接地氣,更瞭解秀場那些模特想要展示的服裝精神。賽琳娜用自己的方式開導盛夏,兩人反而因此拉近距離。一旁的徐天跟漢克感歎女人的心思真難捉摸。

第18集

儘管上一次的走秀並非盛夏原意,但終究獲得觀眾掌聲,阿爾貝托要盛夏繼續為秀場做新的設計,並且介紹盛夏給一位業內大佬。大佬想認識盛夏的意圖並不單純,當大佬有意潛規則時,盛夏忍無可忍砸了場子逃出秀場。賽琳娜酒吧,徐天看到盛夏情緒不穩地沖進房間,意識到事情不對,猜想盛夏應該又是在地下秀場受委屈,追問盛夏。盛夏情緒失落,眼淚不止,門外的徐天彷佛也能感受到盛夏的心情,心情一樣低落。

第19集

徐天在盛夏即將離開前趕到,他將施迪玟服裝秀的門票交給盛夏,但盛夏卻自認已經看清事實,這一切都與自己無關。盛夏拖著行李轉身離去,留在原地的不單單只有徐天,似乎也有滿滿的遺憾。服裝秀即將開始,徐天仍在門口等著盛夏,他撥通盛夏的電話。盛夏正在離去的車上,她接起手機,彼端傳來服裝秀的音樂,盛夏想起自己的夢想,她的心動搖了。在最後一刻,盛夏趕來服裝秀,徐天牽著她的手快步進場。盛夏看著場上精緻的高定服裝,心生仰慕,最後還與偶像施迪玟說上話,終於打消放棄的念頭,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第20集

申凱長年酗酒導致胃疾發生,所幸有賈小朵在旁細心照顧,終於穩定。申念華心裡希望留在申凱身邊的人是賈小朵,他要賈小朵在申凱身體恢復後,和申凱一起挑件禮服,兩人一同出席晚宴。另一方面,賽琳娜告訴盛夏,申凱其實一直瞞著她在酗酒,甚至已經喝出了胃出血。盛夏大為震驚,畢竟是相處三年的戀人,終究對自己有三年無微不至的關愛,申凱醉酒也是因為自己,盛夏怎能只顧自己不顧他人,也許和徐天一開始就是個錯誤。對情感的逃避,對申凱的內疚感和責任感,讓盛夏決定去看望申凱。臨走前,盛夏為了感激這一路來徐天對自己的幫助,也為了告別,親手幫徐天設計製作了一套西裝。量體時,身體的細微接觸,讓兩人的情感變得更加微妙。盛夏做好了西裝,悄悄地掛在徐天房間門口,當作一個紀念

第21集

邵林滿心歡喜地將投稿通過的消息告訴譚錚錚,譚錚錚卻不滿邵林沒經過她的允許就把她的設計拿去投稿,她覺得設計師就該珍惜羽毛,不能隨便把作品交出去,況且經過上一次琳達事件後,她的自信心也還沒恢復。邵林鼓勵譚錚錚,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而且可能他們兩個還可以一起工作,所以希望譚錚錚不要放棄面試。譚錚錚表示該去的就得去,她這個人本來就不是個輕言放棄的人。申凱與賈小朵出席宴會,兩人宛如一對。席間,申念華與賈小朵針對申凱的事交談起來,申念華指出能幫到申凱、解救申凱的人就是賈小朵。而在氣氛影響以及酒精催化下,申凱與賈小朵不僅相擁跳舞,更是情不自禁地吻上對方。申凱意亂神迷,跟賈小朵發生了一夜情。還來不及捋清這突如其來的感情時,盛夏忽然到來了。

第22集

盛夏與賈小朵在申家一起用餐,盛夏釋出善意敬酒,但申念華卻沒有給盛夏好臉色看。席間施迪玟打來電話,邀請盛夏去工作室做她的助理。盛夏高興極了,申凱願意陪她回去一起奮鬥。於是盛夏三人回去之後,住進了申凱安排的房子。賽琳娜就勢,說要給盛夏入職施迪玟工作室辦一個慶祝party。然而在party上,她卻突然宣佈,她要嫁給徐天。見到盛夏和申凱在一起,徐天五味雜陳,他順勢半開玩笑似的答應了她的求婚。其實,盛夏與徐天心思都在彼此身上,他們各揣懷著心事,卻都不知道該怎麼說清楚。這一夜,盛夏回到有徐天的城市,但是卻好像代表他們也失去了彼此。

第23集

邵林送酒醉的譚錚錚回家,譚啟明喚住邵林,跟他聊起關於譚錚錚的事。邵林非常支持譚錚錚,替她說了很多好話,認為凡事不能慫,要向譚錚錚看齊。譚啟明從談話中獲得啟示,他決定自己也要勇往直前!盛夏梳妝打扮,踏著喜悅的步伐往施迪玟的工作室走去。盛夏看著平日裡只能在雜誌中見到的著名設計師和大模在眼前穿梭,異常興奮。可哥給盛夏安排工作,盛夏抱著百分之兩百的熱情,結果可哥給到盛夏的卻是一些小工作。儘管如此,盛夏還是帶著極高的熱情完成任務。

第24集

譚錚錚巧遇之前的雜誌主編琳達,她感激當時琳達的當頭棒喝,讓她找回設計的初衷,也確定了自己的設計風格。琳達見譚錚錚終於開竅,暗下決定要幫她一把,幫助她成為真正的設計師。賈小朵回國之前來到果凍的酒吧,她希望果凍能盯著申凱,不要讓他再碰酒。身為旁觀者的果凍點出賈小朵跟申凱之間存在著真感情,現在他們只是暫時陷入誤區,總有一天會明白的。果凍也預言她們還會再碰面,賈小朵是不會離開的。

第25集

賈小朵儘管口裡跟申凱說只當那晚的事沒發生過,但自己也始終難以面對盛夏,打算回國。同時盛夏因為同事跟她的姐姐出了意外,而領會到有人陪在身邊的重要性,有感而發地給賈小朵發信息。賈小朵回想起兩人一起來到國外的點點滴滴,突然心軟,從機場跑出來。沒想到申凱也等在機場外,兩人相擁。原來申凱在分別的瞬間也發現到自己已經習慣賈小朵在身邊,這種感情不同於盛夏,讓他放鬆、自在。可自己究竟是不是愛上了賈小朵,他又不敢承認。徐天送給盛夏一盆小草當作生日禮物,藉由小草旺盛的生命力來比喻盛夏。盛夏回敬徐天一個折紙孫悟空,取頑強不服輸的精神來勉勵徐天。兩個人談著工作、談著未來,之前僵化的關係慢慢和緩。

第26集

盛夏依舊忙碌著工作室的瑣事,縱然她積極向上、凡事務求做到完美,但還是免不了遭到可哥無理要求的責難。熱愛戲劇的漢克參演了一齣舞台劇“沒結果的愛”,他私下辛苦地排練,最想讓賽琳娜看到他在臺上閃閃發光的一面。結果只有徐天跟賈小朵來捧場,賽琳娜根本沒來,漢克覺得灰心,甚至跑到賽琳娜酒吧前面發酒瘋,還被員警逮捕。好在賽琳娜到警局以漢克女朋友的身份保出漢克,大事化小。

第27集

得知盛夏訂婚,徐天發簡訊約盛夏吃晚餐,說有很重要的話想要對她說。可當盛夏赴約,徐天卻閉門不見,盛夏只好黯然離去。徐天其實是因為接到鐘斯太太的死訊把自己關起來了,他決心用剩下的一生查明真相來還債,他不想影響盛夏。徐天以晟達工地的影片證據為交換,讓唐納德向安娜道歉並給予了賠償。唐納德請徐天到律所工作,徐天欣然接受並說了許多去律所工作的好處,唐納德知道徐天沒說實話,這些都不是他願意到律所工作的原因,但唐納德依舊表示會等他過去。

第28集

盛夏發現自己的設計稿的總設計師署名是可哥,氣急的她跟可哥吵了起來,可哥則表示盛夏是自己的組員,署自己的名字是理所應當。盛夏又跑去找施迪玟理論,沒想到施迪玟直接告訴盛夏這是她改的署名,因為可哥為了公司付出很多,所以才想這樣鼓勵她,盛夏被暫時說服了。艾文找唐納德告發徐天的偷竊行為,說徐天手中的證據一旦曝光,晟達建築公司會面臨危機,並且律所也會因為洩露機密被同行和大眾排斥。唐納德反問艾文是不是喜歡徐天,不然為什麼這麼久才來告發。唐納德答應艾文自己會處理徐天的事情,但是並沒有說怎麼處理。艾文私下要求徐天主動辭職。

第29集

老譚還在堅持給鳳英傳微信,不過依舊沒有回覆。錚錚回家陪失落的老譚喝酒,問錢和設計哪個重要,老譚說當然是設計重要。在老譚的點撥下,錚錚懂得如何選擇。艾文聽從唐納德的安排,將關於晟達工地一案的資料對徐天開放,但她也提醒徐天,一意孤行調查這個案件會陷入危險。

第30集

老譚為引起鳳英注意,開始發朋友圈曬美食,引得錚錚和邵林發笑。錚錚分析鳳英不為所動是因為有感情潔癖還沒忘掉老公,邵林則十分佩服老譚對愛的勇敢和執著。錚錚拿出銀行卡還錢給邵林,說想靠自己生活,還拒絕了跟邵林公司合作,因為還是想做設計。申凱和小朵散步,申凱說盛夏最近對自己越來越冷淡了,小朵安慰申凱說盛夏是真的挺忙的。小朵因為散步感冒了,申凱在家煮薑湯餵小朵,這一幕恰巧被鳳英撞見。申凱一時慌張,薑湯撒了一地。鳳英看出兩人的異常,心中警鈴大作。鳳英找盛夏談話,說申凱和小朵之間不正常,還說要把小朵安排到北京去工作,盛夏認為鳳英不可理喻。

第31集

盛夏因為自己的設計被洛薩諾署名找施迪玟理論,沒想到施迪玟卻說公司每個設計師都是這樣過來的,這次的名額沒給盛夏是為了公司內部公平。施迪玟勸盛夏保持耐心等待機會,但連續兩次作品無法署總設計師,盛夏非常失望。徐天的工作也遇到挫折,律所給他安排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案件。面對被指控虐待狗狗叨叨個不停的新客戶,徐天士氣低迷。

第32集

漢克將小朵與申凱的私情告訴了徐天,徐天氣到發瘋,他跑到申凱家樓下,找到申凱打架,兩人扭打成一團。申凱爸爸拍下他們打架的影片,傳給了鳳英。打完架,徐天和申凱跑到酒吧喝酒談心,申凱表示很羡慕徐天的自由自在,還說盛夏心裡的人是徐天,只是自己想放手卻不知道要怎麼辦。徐天指出申凱是在自我較勁。申凱反省自己太過計較對盛夏的付出和感情的輸贏,他向徐天表示感謝,意識到自己要勇敢一點。

第33集

時裝周在即,可哥交的設計稿被施迪玟批評越來越沒有靈氣,可哥請施迪玟給自己時間,明天再交一稿新的。錚錚不停收到業界人士的邀約,導致她不得不推掉跟邵林的約會出門社交。落單的邵林再次向吳當然抱怨,吳當然提醒邵林如果不加油,以後和錚錚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第34集

可哥告訴盛夏現在有名的華人設計師喬伊,他當年的成名作就是施迪玟拿走的自己的作品。不過後來喬伊和施迪玟也鬧崩了,喬伊認為施迪玟抄襲自己,施迪玟則認為喬伊想要拿走屬於工作室的作品。最後,還是自己出面承認抄襲喬伊,才將此事壓過去。可哥懇請盛夏將自己的作品讓給自己,還說勢在必得。殊不知,托尼在一旁將她們今晚的對話錄了下來。盛夏醉酒回家休息,鳳英來到床邊向盛夏反思自己的錯誤,說自己看男人的眼光太差了。鳳英告訴盛夏,申凱辜負了她,徐天還為此跟申凱打了架,因為申凱和小朵早就好上了。盛夏聽了不是滋味,不願多聊。事業、愛情受到雙重打擊的盛夏默默自己消化著這一切。

第35集

生氣的施迪玟要可可好好聽一聽錄音,可哥聽完錄音,知道自己犯了大忌。喝醉酒的錚錚回家倒床就睡,只剩下邵林陪老譚喝酒吃串,兩個情場失意的男人,互相打起氣來。早上,小朵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給盛夏準備早餐,但盛夏已經知道小朵背叛自己,她對小朵置之不理摔門而去。失去盛夏的小朵,蹲在路邊嚎啕大哭。

第36集

賽琳娜向三嫂吐槽漢克完全忘記了求婚,因為徐天向漢克說自己不喜歡這些。三嫂笑漢克是個老實孩子,還跟賽琳娜講起了當年自己的經歷。盛夏回到公司, 可哥繼續對她冷嘲熱諷,她誤會是盛夏偷偷錄的音,並且把工作室其他同事的設計打包抄襲,還說盛夏和徐天是一路貨色,不知情的盛夏聽了不明所以。不過同事們的議論紛紛,讓盛夏有所醒悟。

第37集

錚錚被吳當然提醒不要冷落了邵林,於是她特意請邵林到頂樓餐廳吃飯,說自己的事業取得進步,最要感謝他的支持,請他繼續陪伴自己。晟達案子出現了新的情況,一名叫做湯姆的小律師盯著晟達工地不放。律所要求徐天出面處理,證明居民的腸胃問題不是工地引發的水質污染導致,而是因為社區的水果店導賣了壞水果。

第38集

盛夏在北京開了一家原創時裝店,老譚暗示錚錚去找盛夏,說小時候的事情應該要解開了,不能老躲著,錚錚接受了老譚的建議。盛夏在店內招呼客人,習慣性地招呼小朵,沒人應答她才反應過來物是人非。徐天到洗衣店找雲叔,發現安娜因為和雲叔交往中文學得越來越好了,雲叔勸徐天回中國去看看,說那裡才是他的根。

第39集

小朵陪伴盛夏度過難熬的夜晚,還教盛夏做番茄雞蛋麵,兩位姐妹終於敞開心扉和好如初。鳳英一整晚沒有回家,盛夏等人早上跑到派出所才找到鳳英。原來鳳英昨晚因為訂單的事情到趙紅萍家門口冒雨蹲守,被趙紅萍兒子誤會報了警。 錚錚的設計被公司評為不符合市場要求,受到刺激的她向牧凡發脾氣,認為公司這樣的打分制度有問題,牧凡要錚錚冷靜下來再聊。

第40集

雲叔因為三嬸蘭芝進醫院心神不寧,跟徐天講起自己和蘭芝年輕時的故事,他表示自己還欠蘭芝一句話。原來雲叔和三嬸本是一對情侶,雲叔當年答應陪她出國,但臨走前蘭芝的弟弟失手傷人,是雲飛瞞著蘭芝替她弟弟頂罪坐牢。雲飛寫信撒謊說自己不想出國,蘭芝一個人傷心離開。等雲飛坐完三年牢,蘭芝已經在國外結婚,他又選擇默默守護。後來知道真相的蘭芝,對雲飛心懷愧疚,因此這麼多年都堅持來對面買蛋撻,其實是為了讓雲飛安心。

第41集

盛夏通過面試得到了一次展示自己設計能力的機會,因此她參與到一個為雲南山區孩子設計校服的專案,作為入職前的最後考驗。邵林再次因為感情抱怨,吳當然告誡邵林,錚錚現在已經變了,他要麼調整心態保持現狀,要麼勇往直前迎頭趕上,如果都做不到就等著結束和錚錚的關係。

第42集

申凱告訴小朵老爸不再讓他管家裡的事,股票和繼承權也都會收回去,小朵用自己的樂觀和愛緩解了申凱的焦慮和擔心,申凱答應小朵會盡力去緩和和老爸的關係。錚錚將公司的要求和中國風結合起來設計出了新的作品,同事提醒她提前和牧總監溝通確認。

第43集

去外地之前,徐天獨自重回晟達工地回憶和盛夏的美好時光。第二天,艾文到徐天家中接徐天出門調查案件,恰好盛夏打來電話,艾文擅自將其掛斷。申凱和小朵在家故意以徐天逗盛夏,盛夏一直幫徐天說話,看見盛夏一副小女人的樣子,申凱和小朵忍俊不禁。在申凱和小朵的鼓動下,盛夏終於決定來找徐天,但當盛夏趕到徐天家,卻發現徐天已經走了。

第44集

盛夏登報後,陸陸續續有律師到家中面試,不過大多不靠譜,直到律師湯姆的到來,盛夏和湯姆一拍即合。錚錚聯絡不上邵林,但牧凡分散了她的注意力。老譚幫鳳英清理辦公室,鳳英感慨於自己的際遇落淚,她拿出一張銀行卡要給老譚,說自己知道這張卡是他的。老譚不願意收回銀行卡,安靜地坐在辦公室陪伴著哭泣的鳳英。

第45集

盛夏返回街頭找徐天,突然徐天的電話進來,說有一個驚喜,要她轉頭看。盛夏轉頭,這時街頭大螢幕上出現了徐天,徐天向盛夏公開表白,盛夏和徐天終於彼此靠近。面對錚錚的道歉,邵林還是離開了。盛夏和徐天在外約會了一整晚,清晨河邊他們親吻在了一起。被分手的錚錚坐在天橋上不斷哀求邵林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哭了一整晚。

第46集

錚錚願賭服輸將禮服還給琳達,對於錚錚來說失戀失業都是第一次,琳達反問錚錚有沒有利用痛苦來進行創作,錚錚表示自己為邵林設計了很多衣服。琳達告訴錚錚最近有個很熱門的遊戲叫做“愛我嗎”,錚錚猛然意識到這是邵林設計的遊戲,她連忙出門。申凱打電話告訴徐天說盛夏因為官司狀態不好,徐天在盛夏工作室舊址的街邊找到了盛夏。盛夏正蹲在街邊懷念去世的流浪歌手,徐天告訴灰心的盛夏,有時候輸比贏更重要。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