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度是怎麼一步步變成Nobody的?

怎麼讓腳變長,百度是怎麼一步步變成Nobody的?

互联网 2021-05-07 17:37:34

上周四盘后,百度发了两份公告,一个是上市以来的首份亏损财报,一个是“二号人物”向海龙的辞职。

两份公告犹如两份炸弹,百度股价在一周之内累计跌幅接近25%,百度的市值在周中跌破了400亿美元。相比之下,腾讯4100多亿美元,阿里4000亿美元,均当十个百度。BAT早已名存实亡。

wm

时间拨回到2011年,那个时候百度的市值接近580亿美元,是中国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7年过去了,AT都找到了自己的十倍之路,原来的大哥B却一步一步没落。

可怕的是,不断有新的公司后来居上。京东和美团的市值一度超越百度,成为中国互联网前四大公司。

wm

7年时间,于百度而言,沧海桑田。

1

上市后首个亏损季报

美东时间5月16日盘后,百度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这是百度上市以来第一次录得单季度亏损。

财报显示,一季度百度营收241.23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同比增长15%,低于市场预期242.7亿元。剔除分拆业务(百度国际业务和度小满)对收入的影响,同比增长21%。

wm

百度收入来源于网络营销服务收入和其他收入。网络营销服务主要是广告业务,Q1在线营销服务收入177亿元,同比增长3%。这是百度在2016年受到魏则西医疗丑闻之后网络营销的最低增速。其他收入65亿元,同比增长73%,强劲增长源于爱奇艺会员收入、云服务收入的贡献。

wm

在盈利能力方面,百度给出上市后第一次亏损的答卷。一季度归属于百度的净亏损达3.27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净利润 67 亿元下滑105%;Non-GAAP下,百度净利润录得9.67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48.17亿元,下滑80%。

wm

出现亏损的原因有两个,网络营销服务收入增速下滑,同时成本和费用端持续攀升。成本增长主要因为爱奇艺、百家号、百度信息流内容成本的提高。费用方面,一季度销售、行政及一般费用率,研发费用率持续上升。

更令人担忧的是,百度给出第二季度营收指引在251-266亿人民币之间,对应同比增速为-3%到2%。如果剔除爱奇艺的强劲增长,核心百度的业务收入将再次出现负增长。

百度营收增速在2011年达到巅峰之后一路下降。

wm

2

成为国内搜索业务的霸主

2011年可以说是百度里程碑式的一年。当年营收同比增速83%,净盈利同比增速88%,均为历史最高,百度正式成为国内搜索市场的霸主,成为中国互联网举足轻重的公司。

此前的一年,即2010年,谷歌宣布退出中国。

谷歌是百度的对标,1998年9月4日,佩奇和布林在一位朋友家的车库内创建了谷歌公司,那个时候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想象这家公司将成为参天大树。

两年后,李彦宏创立的百度。百度源自中国南宋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的一句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企业标志则是一个“熊掌”,来自于“猎人以熊掌来寻迹”的意象。

这是一个美好愿意的开始。

在谷歌强敌面前,百度扎实地落实其愿意,2003年百度超越了谷歌。但谷歌仍然在中国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百度称不上国内搜索引擎的绝对霸主,一丝也不敢松懈。

2010年谷歌退出了中国。李彦宏在之后的采访中说,百度当时占据了75%的搜索市场,而谷歌只有百分之十几的市场。

没有了谷歌这个强敌窥伺,百度在商业化上开始放开手脚。2011年,百度网页搜索市场份额达83.6%,再创历史新高。

搜索,电商,社交可以说是互联网领域的三块沃土,只要能控制这三个领域中的其中一个,公司就能建立稳固的护城河。正是在2011年,百度,阿里,腾讯分别成为确立了其在这三大领域的霸主地位,虽然期间不断有吞并对方的意图,但之后都是失败。

在国外,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也牢牢把握着这三大领域,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

wm

但百度,失去谷歌的竞争后,却失去了方向感,先不提说要挑战谷歌,在国内,百度成为BAT队伍里最先掉队的。AT年营收都达到3000亿人民币大关,百度在2018年才刚跨过1000亿。

wm

注:阿里巴巴2018自然年数据为2019财年

同样作为搜索公司,百度和谷歌在过去五年股价走势有天渊之别。

wm

3

战略摇摆不定

百度的没落正是从名义上打败Google,垄断中国市场份额开始的。

垄断本身并没有错,Google在全球也垄断,错的是垄断后不思进取,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优柔寡断,失去了战略方向。

2010年与2011年间,阿里与腾讯先后推出了手机淘宝和微信,这些都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杀手级产品,一个对应移动时代的随时随地购物,一个对应移动时代的随时随地交流。

百度没有。它的对标物谷歌也没有,但是谷歌推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更底层的东西——安卓系统。百度是一家以技术起家的公司,但移动互联网时代它并没有走技术流,而是在应用流越来越迷失。

我们可以统计一下百度在2011-2015年在每个领域里的布局:

O2O业务:百度地图,百度糯米,去哪儿,百度外卖

电商业务:百度微购,万达电商

金融业务:百度钱包,百度金融,百度财富

泛娱乐业务:百度视频,爱奇艺,PPS影音,百度音乐,百度文学

社交通讯:百度贴吧,百度Hi

云业务:百度智能云,百度开放云,百度统计,百度网盘

从布局上看百度和阿里腾讯几乎毫无差异,但百度却几乎在每个领域都落后于对手。主要原因是百度缺少一个连接所有应用的中间点,例如腾讯有微信,阿里有支付宝。

2015年之后,百度开始剥离出售各项业务,可以说是基本宣告大部分布局的失败。

2015年年底,百度剥离百度音乐业务;

2016年,百度10亿将百度文学卖给完美世界;

2017年,剥离百度游戏;

2017年,百度外卖卖身饿了么;

2019年一季度,百度分拆百度国际业务和度小满。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大力发展其他业务的同时,百度却忽略了其根基搜索。

2016年,爆发了震惊全国的百度卖血友吧的事件,之后还有魏则西事件。生命是底线,百度却轻易越过。

2012年,BAT全年净利都是百亿人民币级别,而到了2018年,腾讯和阿里都接近突破800亿大关,百度依然停留在二百亿级别。

百度的市值也依旧停留在百亿级别,而腾讯阿里已经迈入千亿级别,那个在中国名义上败给百度的谷歌已经是人类史上万亿美元市值的选手之一。

百度依然占据卡主搜索这个入口。根据互联网智慧数据显示,2018百度的中国搜索占有率仍然有70.3%。

可是连百度自己都知道,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的获取早已从搜索转向推送,如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以及微博这样的社交媒体。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信息的传播从“人找信息”变成“信息找人”,与之相对的广告行业也随之变化。在人找信息的时代,Google和百度在广告行业拥有绝对的护城河。但在信息找人的时代,社交和电商在侵蚀搜索的广告份额已经成为大趋势。

wm

百度当然不会轰然倒下。但是,百度的搜索业务势必将走下滑路,2019年一季度的亏损或许就是一个警钟。

在搜索和其他业务都陷入困境的时候,百度提出了“All In AI”口号。百度还想树立最后一个FLAG:人工智能时代到来,百度将对阿里、腾讯实现反超。

问题是,百度的人工智能什么时候可以商业化? 市场是喜欢听故事的,在陆奇带领下喊出的“All in AI”口号,几乎将百度带到千亿市值,可是陆奇已经不在百度了。

wm

陆奇发言时所显示的PPT

4

人事变动频繁

企业从0走到1,运气成份很大,但企业从1走到10,走到100,就不再只是运气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没有优秀的人才,是不可能成就伟业的。

人事的震荡,公司管理层的不稳定,导致了公司战略上的摇摆不定以及战术上的执行力问题。

百度的在2011年之后,为了发展其他业务,百度形成了多个事业部。在2015,百度进行了一次大的架构调整,将多个事业部划分到三大事业群。

wm

虽然N合三之后架构清晰,但是每个事业群底下的事业部却长期在游移在移动搜索、O2O和AI三大战略之间,导致了各项业务的失败。

2017年陆奇到来之后,进行了又一轮洗牌,形成了六大事业群组,并提出提出了“护城河”和“主航道”的概念,强调“公司战略一盘棋”,公司资源要向核心业务倾斜和让位。

wm

陆奇在百度期间对业绩的影响可以说是立竿见影。陆奇到来之前,百度营收连续两个季度营收出现负增长,陆奇在职期间营业收入都在以20%速度增长。

wm

但是,成就百度AI的关键先生陆奇2018年5月已经离开了百度。公司营收增长连续两个季度下降到20%以下,2019Q2的营收预期更是零增长。

如果我们回顾百度过去战略的失败,虽然有些马后炮,但能发现百度在每次失败,都是因为战略上摇摆不定,而这体现在频繁的人事调整。

根据一份统计资料,从2017年3月吴恩达离职到最新的向海龙离职,百度至少有17们高管因为各种原因离开。

wm

上周五,百度宣布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职,这或许是百度主动动手的一次。向海龙2005年加入百度,是将百度的搜索业务商业化做到极致的人,但成也他,败也他,竞价排名为百度赢来了滚滚钱财,但也让它上瘾,忘记了搜索的初衷。

百度宣布向海龙辞职的同时,也宣布将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科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这次搜索公司向移动生态事业群组转型,可能是百度再次改革。百度的资源,重新向移动业务倾斜,然而,移动互联网流量已经见顶,人事的频繁变动带来的摩擦成本,留给百度的时间恐怕真的不多了。

5

结语

人事无定、天道无常,改革开放四十年,回看已是沧海桑田。这其中最精彩之处,回味起来就是短短20几年的互联网历史,那些互联网诸侯之间的纵横捭阖。

这其中,最让人惋惜的莫过于百度。

我们期盼的百度,是如谷歌般的封神,但它却不断刷新我们的认知下限。

最终,它自己也受到的惩罚,从如日中天,到nobody。

中美PK,我们会拿阿里PK亚马逊,会拿腾讯PK脸书,但百度对比谷歌,已经不是一个量级了。

令人惋惜,令人深思。

上週四盤後,百度發了兩份公告,一個是上市以來的首份虧損財報,一個是“二號人物”向海龍的辭職。

兩份公告猶如兩份炸彈,百度股價在一週之內累計跌幅接近25%,百度的市值在週中跌破了400億美元。相比之下,騰訊4100多億美元,阿里4000億美元,均當十個百度。BAT早已名存實亡。

wm

時間撥回到2011年,那個時候百度的市值接近580億美元,是中國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7年過去了,AT都找到了自己的十倍之路,原來的大哥B卻一步一步沒落。

可怕的是,不斷有新的公司後來居上。京東和美團的市值一度超越百度,成為中國互聯網前四大公司。

wm

7年時間,於百度而言,滄海桑田。

1

上市後首個虧損季報

美東時間5月16日盤後,百度公佈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財務報告,這是百度上市以來第一次錄得單季度虧損。

財報顯示,一季度百度營收241.23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同比增長15%,低於市場預期242.7億元。剔除分拆業務(百度國際業務和度小滿)對收入的影響,同比增長21%。

wm

百度收入來源於網絡營銷服務收入和其他收入。網絡營銷服務主要是廣告業務,Q1在線營銷服務收入177億元,同比增長3%。這是百度在2016年受到魏則西醫療醜聞之後網絡營銷的最低增速。其他收入65億元,同比增長73%,強勁增長源於愛奇藝會員收入、雲服務收入的貢獻。

wm

在盈利能力方面,百度給出上市後第一次虧損的答卷。一季度歸屬於百度的淨虧損達3.27億元,相比去年同期的淨利潤 67 億元下滑105%;Non-GAAP下,百度淨利潤錄得9.67億元,相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48.17億元,下滑80%。

wm

出現虧損的原因有兩個,網絡營銷服務收入增速下滑,同時成本和費用端持續攀升。成本增長主要因為愛奇藝、百家號、百度信息流內容成本的提高。費用方面,一季度銷售、行政及一般費用率,研發費用率持續上升。

更令人擔憂的是,百度給出第二季度營收指引在251-266億人民幣之間,對應同比增速為-3%到2%。如果剔除愛奇藝的強勁增長,核心百度的業務收入將再次出現負增長。

百度營收增速在2011年達到巔峯之後一路下降。

wm

2

成為國內搜索業務的霸主

2011年可以説是百度里程碑式的一年。當年營收同比增速83%,淨盈利同比增速88%,均為歷史最高,百度正式成為國內搜索市場的霸主,成為中國互聯網舉足輕重的公司。

此前的一年,即2010年,谷歌宣佈退出中國。

谷歌是百度的對標,1998年9月4日,佩奇和布林在一位朋友家的車庫內創建了谷歌公司,那個時候恐怕沒有幾個人能想象這家公司將成為參天大樹。

兩年後,李彥宏創立的百度。百度源自中國南宋詞人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的一句詞:“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企業標誌則是一個“熊掌”,來自於“獵人以熊掌來尋跡”的意象。

這是一個美好願意的開始。

在谷歌強敵面前,百度紮實地落實其願意,2003年百度超越了谷歌。但谷歌仍然在中國佔據一定的市場份額,百度稱不上國內搜索引擎的絕對霸主,一絲也不敢鬆懈。

2010年穀歌退出了中國。李彥宏在之後的採訪中説,百度當時佔據了75%的搜索市場,而谷歌只有百分之十幾的市場。

沒有了谷歌這個強敵窺伺,百度在商業化上開始放開手腳。2011年,百度網頁搜索市場份額達83.6%,再創歷史新高。

搜索,電商,社交可以説是互聯網領域的三塊沃土,只要能控制這三個領域中的其中一個,公司就能建立穩固的護城河。正是在2011年,百度,阿里,騰訊分別成為確立了其在這三大領域的霸主地位,雖然期間不斷有吞併對方的意圖,但之後都是失敗。

在國外,谷歌,亞馬遜和Facebook也牢牢把握着這三大領域,建立起自己的商業帝國。

wm

但百度,失去谷歌的競爭後,卻失去了方向感,先不提説要挑戰谷歌,在國內,百度成為BAT隊伍裏最先掉隊的。AT年營收都達到3000億人民幣大關,百度在2018年才剛跨過1000億。

wm

注:阿里巴巴2018自然年數據為2019財年

同樣作為搜索公司,百度和谷歌在過去五年股價走勢有天淵之別。

wm

3

戰略搖擺不定

百度的沒落正是從名義上打敗Google,壟斷中國市場份額開始的。

壟斷本身並沒有錯,Google在全球也壟斷,錯的是壟斷後不思進取,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優柔寡斷,失去了戰略方向。

2010年與2011年間,阿里與騰訊先後推出了手機淘寶和微信,這些都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殺手級產品,一個對應移動時代的隨時隨地購物,一個對應移動時代的隨時隨地交流。

百度沒有。它的對標物谷歌也沒有,但是谷歌推出了移動互聯網時代更底層的東西——安卓系統。百度是一家以技術起家的公司,但移動互聯網時代它並沒有走技術流,而是在應用流越來越迷失。

我們可以統計一下百度在2011-2015年在每個領域裏的佈局:

O2O業務:百度地圖,百度糯米,去哪兒,百度外賣

電商業務:百度微購,萬達電商

金融業務:百度錢包,百度金融,百度財富

泛娛樂業務:百度視頻,愛奇藝,PPS影音,百度音樂,百度文學

社交通訊:百度貼吧,百度Hi

雲業務:百度智能雲,百度開放雲,百度統計,百度網盤

從佈局上看百度和阿里騰訊幾乎毫無差異,但百度卻幾乎在每個領域都落後於對手。主要原因是百度缺少一個連接所有應用的中間點,例如騰訊有微信,阿里有支付寶。

2015年之後,百度開始剝離出售各項業務,可以説是基本宣告大部分佈局的失敗。

2015年年底,百度剝離百度音樂業務;

2016年,百度10億將百度文學賣給完美世界;

2017年,剝離百度遊戲;

2017年,百度外賣賣身餓了麼;

2019年一季度,百度分拆百度國際業務和度小滿。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大力發展其他業務的同時,百度卻忽略了其根基搜索。

2016年,爆發了震驚全國的百度賣血友吧的事件,之後還有魏則西事件。生命是底線,百度卻輕易越過。

2012年,BAT全年淨利都是百億人民幣級別,而到了2018年,騰訊和阿里都接近突破800億大關,百度依然停留在二百億級別。

百度的市值也依舊停留在百億級別,而騰訊阿里已經邁入千億級別,那個在中國名義上敗給百度的谷歌已經是人類史上萬億美元市值的選手之一。

百度依然佔據卡主搜索這個入口。根據互聯網智慧數據顯示,2018百度的中國搜索佔有率仍然有70.3%。

可是連百度自己都知道,從PC時代到移動互聯網時代,信息的獲取早已從搜索轉向推送,如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以及微博這樣的社交媒體。

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信息的傳播從“人找信息”變成“信息找人”,與之相對的廣告行業也隨之變化。在人找信息的時代,Google和百度在廣告行業擁有絕對的護城河。但在信息找人的時代,社交和電商在侵蝕搜索的廣告份額已經成為大趨勢。

wm

百度當然不會轟然倒下。但是,百度的搜索業務勢必將走下滑路,2019年一季度的虧損或許就是一個警鐘。

在搜索和其他業務都陷入困境的時候,百度提出了“All In AI”口號。百度還想樹立最後一個FLAG:人工智能時代到來,百度將對阿里、騰訊實現反超。

問題是,百度的人工智能什麼時候可以商業化? 市場是喜歡聽故事的,在陸奇帶領下喊出的“All in AI”口號,幾乎將百度帶到千億市值,可是陸奇已經不在百度了。

wm

陸奇發言時所顯示的PPT

4

人事變動頻繁

企業從0走到1,運氣成份很大,但企業從1走到10,走到100,就不再只是運氣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

沒有優秀的人才,是不可能成就偉業的。

人事的震盪,公司管理層的不穩定,導致了公司戰略上的搖擺不定以及戰術上的執行力問題。

百度的在2011年之後,為了發展其他業務,百度形成了多個事業部。在2015,百度進行了一次大的架構調整,將多個事業部劃分到三大事業羣。

wm

雖然N合三之後架構清晰,但是每個事業羣底下的事業部卻長期在遊移在移動搜索、O2O和AI三大戰略之間,導致了各項業務的失敗。

2017年陸奇到來之後,進行了又一輪洗牌,形成了六大事業羣組,並提出提出了“護城河”和“主航道”的概念,強調“公司戰略一盤棋”,公司資源要向核心業務傾斜和讓位。

wm

陸奇在百度期間對業績的影響可以説是立竿見影。陸奇到來之前,百度營收連續兩個季度營收出現負增長,陸奇在職期間營業收入都在以20%速度增長。

wm

但是,成就百度AI的關鍵先生陸奇2018年5月已經離開了百度。公司營收增長連續兩個季度下降到20%以下,2019Q2的營收預期更是零增長。

如果我們回顧百度過去戰略的失敗,雖然有些馬後炮,但能發現百度在每次失敗,都是因為戰略上搖擺不定,而這體現在頻繁的人事調整。

根據一份統計資料,從2017年3月吳恩達離職到最新的向海龍離職,百度至少有17們高管因為各種原因離開。

wm

上週五,百度宣佈高級副總裁、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辭職,這或許是百度主動動手的一次。向海龍2005年加入百度,是將百度的搜索業務商業化做到極致的人,但成也他,敗也他,競價排名為百度贏來了滾滾錢財,但也讓它上癮,忘記了搜索的初衷。

百度宣佈向海龍辭職的同時,也宣佈將搜索公司戰略轉型為移動生態事業羣組,沈科晉升為高級副總裁,全面負責移動生態事業羣組。

這次搜索公司向移動生態事業羣組轉型,可能是百度再次改革。百度的資源,重新向移動業務傾斜,然而,移動互聯網流量已經見頂,人事的頻繁變動帶來的摩擦成本,留給百度的時間恐怕真的不多了。

5

結語

人事無定、天道無常,改革開放四十年,回看已是滄海桑田。這其中最精彩之處,回味起來就是短短20幾年的互聯網歷史,那些互聯網諸侯之間的縱橫捭闔。

這其中,最讓人惋惜的莫過於百度。

我們期盼的百度,是如谷歌般的封神,但它卻不斷刷新我們的認知下限。

最終,它自己也受到的懲罰,從如日中天,到nobody。

中美PK,我們會拿阿里PK亞馬遜,會拿騰訊PK臉書,但百度對比谷歌,已經不是一個量級了。

令人惋惜,令人深思。

免責聲明:本頁的繁體中文版由軟件翻譯,富途對翻譯信息的準確性或可靠性所造成的任何損失不承擔任何責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