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翻译中] [川上稔]境界線上的地平線 第四卷上 20170726更新 NGA玩家社区

急速地平線3,[翻译中] [川上稔]境界線上的地平線 第四卷上 20170726更新 NGA玩家社区

互联网 2021-05-06 18:36:40

第十三章 "祭后的对话者"

从遇见便是拚输赢配点(人生)

不破她、正奔跑着。和利家一起、虽说是为了远离阿市、但却不知怎么在往敌人阵地那边跑去。不过、回过头来只看到背后刮起的黑色旋风、从正面描绘出向着这边前进的轨迹。'诶?这、这个是……'这里是敌军的密集地带。现在,这里正是敌人的群集,不断从左右逼近的中央线。对于那个不断夺走武器,以俯身姿势切断、奔走的人而言,这里或许就是,最多武器聚集的场所。随后、如同推测的那样阿市出现了。她一边将白色的敌人、以蛇行的方式散落在左右方、毫无减速之势、低垂下的黑发人影反而愈加的提高速度、哭喊着的同时冲了进去。……哇……。不破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缩了起来。而上越露西亚的魔神战士团们则摆好了架势、'要过来了……!'然而,催促着摆好架式,停顿下来的魔神族们的,根本就不是命令。和他们分开,正在待机的诺夫哥罗德死体战士团、完全就是毫无感情之突击行动这一名词本身的样子。死人、现在虽说是动死体、但靠着将他们的身躯联系在这世上的触媒,依然能够使用一些记忆能力。这点使得他们现在,一边以可以说是爆发性破坏的速度向着目标冲过去,一边呼喊着。'……荣光归于……玛尔法大人''……荣光归于……玛尔法大人……!!'重新举起武器、高呼着玛尔法之名、他们开始向前推进了。简直就是将身体如同祭品献出一样、全身被施加改造的他们、'……!!'他们自己的破碎,与哭号的破坏重迭在一起了。激烈冲撞。遭到破坏。化成碎片散落一地、遭割裂后切断、可是死体就像是在肯定其行为一样。毫无停滞、才刚说出他们的行动方式相当滑稽、他们便将阿市团团包围,然后又重新变回死人了。随后、魔神战士团也紧随其后、虽然只是基于不要背对敌人,的这种战士团的自尊,但现在他们已经不朝向不破他们这里,而是朝着阿市的方向过去了。整个集团的流向、都从不破和利家身边经过直奔阿市而去。但是、'咿……、啊……、啊啊!!'声音响起的同时、集团中有火焰白色的爆碎而出。那是由于阿市她所挥动的武器上,附加了上越露西亚阵营所使用的火焰术式。而且还不只有一柄。阿市她不断挥扫出去并且在空中捡拾的武器,'……咕!!'就像是计算好了落点一样、全都以能够连接成一个圆弧的情况,掉落后插进地上。紧接着。那个圆弧、像是爆炸的连锁一样连接起来。在聚集起来的集团当中传递着破碎、'……啊!'爆碎了。但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不破的视野中、确实有一个黑影跳了起来。……上面?!手里拿着的大剑有两柄。利用爆炸进行大跳跃的同时高速的旋转着、至今为止都以水平选转作为攻击动作主体的阿市,被赋予了上下的回转与剑刃。而且还是朝着这边过来。

不破他、看见阿市一边旋转着朝着这边跳过来。要来了。那动作已经不仅只是惯性,借着术式产生之爆炎跳过来的低头长发。'咿……啊!!'一口气冲向了这边。虽然不破已经在逃跑了,但眼前的情况摆明是会来不及。阿市即便是在半空中翻滚着当中也正确的、向着这边的背后飞过来,……过来了!!!顺着势头着地。但是,她的动作并没有因此停止。用前滚翻消除降落时的惯性,并且顺势再一次地进入旋转当中。不破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站在手握双剑的阿市所制造的旋转轨道当中。然后,只要阿市将大刀带过来的话,不破便会遭到两断。此时刀刃已经,与翻滚的身躯一同挥舞起来。要吃到那一招了。肯定会赶不上、不破不由得这么想着。'噢噢……!'伴随着低吼、风从正面割裂进来。'佐佐!'如她所说的一样那里有个男子出现。紧追阿市、在这个时间点刚好追上。不过他却向着这边投出了锐利的视线、'防御!!''唔、哦……'不破将身体转向佐佐、以X型将两臂交叉做出防御的瞬间。在那中央有打击袭来。'百合花……!'

不破她被向后打飞了。用百合花术式打出的掌底。但即便是掌底力道也浸透骨头,使不破产生右肩向后松脱的感觉。当她心里浮现脱臼这个想法时,身题已经被强劲的力道给向后吹飞。悬浮在空中、在落第以前加速度逐渐消失的期间。不破看到了那个。阿市正向佐佐的背后突进。最初的转的那一圈已经结束了、正接着进行下一个旋转运动。佐佐的背后有着想要断其退路的阿市存在。因此、'佐佐、后面!'虽然不破为了催促他闪躲而喊叫,无奈时机太差。纹章、愈使的再启动已经来不及了。被吹飞的不破、在半空中试图想要以屁股着地,想要站稳脚步,……必须要做点什么!她这么思考的瞬间。'以依赖我当作事情当作前提追过来这点,还真是难得呢,小成。'和语句一同出现的动作、一共有三个。一个是、在被吹到后方的不破右手边、身着火红的神圣罗马帝国M.H.R.R制服的前田在旁站着这一事实。另一个则是、在从半空中落下的不破下方、无数骨腕从地面生长出来,支撑住她的这一事实。然后、最后一个、'已经争取足够多的时间了吧、小成。'在佐佐与阿市的刀刃之间、白骨屹立着。数量一共三个。但是、那些白骨也在一瞬间被阿市的刀刃给摧毁。然而、三具白骨确实地以两腕缠住了阿市的刀刃、那行动争取到了些许的时间。'百合花……!!'重新启动纹章的佐佐、几乎在三具白骨散架的同一时间,进行了足以越过这边的大跳跃。哇、不破被白骨们拥抱着仰望夜空、在半空中进入侧翻的佐佐越过了她的头上。但是他却冲着露出喜悦之情的不破这边大骂道、'蠢货!还不快跑!!'过分!不破刚说出这句话,在正面的方向,佐佐会这么说的理由已经非常明确了。阿市她、已经进入下一次加速状态、正朝着这边袭来。

咿呀、不破如此慌慌张张的想要把脚放到地上。不过、在他边上的利家一边朝着背后跑去一边说:'啊、光亲,你跑得很慢所以不用动也没关系。'诶?面对不破的疑问,从地面冒出了作为答案的声音。是灵。藉由燃烧的流体制作出白骨的死灵们、如一列波浪一般在不破的背后按照顺序冒了出来。他们将不破的腰部到背部的部分担起。'——!!'朝着后方、一口气以大波浪的形式开始运输。远比奔跑、跳跃还要迅速的,藉由死者的起立而进行的输送。对着那起伏动作,不破睁大了眼睛、一边坐着让死灵们搬运一边朝它们低下头。'谢、谢啦……'幽灵们从后方开始依序遭到破坏。然而对于阿市来说,那呈现一排纵队的死灵与此时仍旧群集的魔神战士团,一起形成了路障。当然、魔神也好死灵也好、阻止那低垂下飘舞着的漆黑长发是不可能的。不过,面对不破低头致谢的动作,搬运着她的死灵们,也各自对她露出了右手大拇指。看着不断遭到破坏的他们,不破再度低下了头,并且向他们挥手道别。然后不破将被搬运的身体再度保持平衡,然后重新观望背后的暴风。黑色的连斩与哭泣的叫喊也疯狂的充斥着如今的战场、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哭泣丝毫没有停歇。其中的意义,对于并不是很了解阿市的不破来说是完全无法理解的。'那是怎么回事……虽然我有听过传闻、不过阿市大人为什么会……?''啊啊、光亲你是在齐藤那边的教导院一直待到很后面的时候才转过来所以不知道呢。'有个对利家的话做出歪头的动作的人,从右手边出现了。是佐佐。他用明显是在降低速度的脚步跟在旁边。'说起来,身为转学组的我虽然曾经看过一次那玩意,可从来没有从柴田学长那边听过详细情况啊。虽然我自认是知道大部分的事情经过,但实际状况又是怎样啊,阿利。'Shaja、对在背后响起的回应声与剧烈冲突声耸了耸肩、利家用掠步在雪原上奔跑着。不过他、紧紧地盯着正前方、开口说道。'——实际上、那才是阿市大人的本性。'

哈?被成政与由死灵搬运的不破之间的利家,被这样询问了。'本性是指……''Shaja、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喔——阿市大人、本来是打算在P.A.Oda内部获得袭名的呢。但是为了达成目的而进行了身体能力的改造……'哭嚎的声音再次响起。'大概是因为她曾经是个温柔的人吧。从为了追求某个程度以上之强大的那个时候开始,她就领悟到了、如果不将那温柔给完全舍弃掉,自己就没有办法发挥出那种强大。因此,她就将自我给”切换”了。'切换之后便是那副德性吗?成政对着在数十米的背后,一边破坏敌阵一边悲鸣的当事人这么想着。在成政的记忆中、最近的阿市一直都在笑着、并且有着料理和园艺方面的嗜好。瞒着柴田,私底下给训练场的大伙送慰问品也不是一次两次而已的事情了。'但是。'利家如此说道。'由于出现了比阿市大人还要合适的适格者、阿市大人也因此失去了目标。对于切换成拥有杀戮之战斗能力的自己,也感到厌倦了吧。所以——'所以、'——辞退了袭名、但是、由于战斗能力以外的其他能力也非常优秀、最后还是承袭了阿市之名。承袭阿市之名者、其命运为何你们知道吗?''不知道。'不过、边上的不破、以知晓的语气回答了Shaja。这个混蛋、含着如此意义的视线愤怒的瞪向了边上的不破、而不破则摆出了一幅不知所措的表情看向了利家。面对他的那个态度、……嘛算了。 现在还在战场上、明明背后狂暴的哭泣风暴还逼近、结果态度还是和往常一样。要是不习惯战场的笨蛋能够一直处在安闲的状态的话、也就代表着我们的力量已经足够了吧。因此、'说说看吧、不破。阿市大人的命运到底是。''Shaja、阿市大人是信长公的妹妹呢。首先、为了稳固织田家的防御同盟、阿市大人会嫁给浅井家的当主、浅井·长政。之后、长政大人非常疼爱阿市大人、可是、浅井家却背叛了织田家、长政大人在织田势力的攻击下死去了。阿市大人原本是要随长政一起上路的、却被说服又回到了织田家呢。'之后的事情、成政也知道的。因为出兵攻击浅井家便是他们自己。然后、'之后、……阿市前辈又嫁给了柴田前辈、之后果然也被胜家非常疼爱、但是——'这种程度的语言就感到迷惑的自己、真是无可奈何呐、如此思考着。'信长公死后、与羽柴敌对的柴田前辈、最终兵败。放火烧了自己的城池、在里面和阿市前辈一起自杀身亡。这就是柴田前辈、与阿市前辈的历史再现'

'没错。'成政听到利家如此低声说。利家、用与背后的破碎相比显得非常不合的沉静嗓音、如此说道。'阿市大人她、现在承袭阿市大人之名的理由是、——大概是“如果是阿市大人的袭名,纵使颠沛流离,也是一直待在重视自己的人身边,并在那里终结的缘故”之类的样子。''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围攻浅井看到的又到底是什么呐?'成政他回想起那时的情况。坐落于森林深处的浅井的教导院、那是在、由于历史再现里、以及现实中发生的原因,突然对P.A.Oda举起反旗、非得讨伐歼灭不可的时候的事情。在燃烧的要塞型教导院校舍的屋顶上、置身于该处的最后敌人是、'——右手提着长政的首级、低着头哭喊着的阿市学姊。我们只有跟入口处的战士团战斗过而已。在燃烧崩坏的教导院校舍之中、原本总数应该有三千人的战士团、全都被那个人给打倒了。'然后、'你这家伙的亡灵战士团,被哭喊着的阿市前辈,狠狠的削了一大半吧?''我的糗事就别再提了啦小成。'利家一边跑着一边苦笑的嘟囔着、然后看向前方。随后说道、'小成拜托了!'成政看向了前方。他们已经跑到了雪原中央附近。敌人的战士团正在朝着阿市的方向赶过去的样子、同时也对存在于轨道上的他们表示了充分的敌意。从成政作为开始,他们的前方开始与敌方接触。但是、与对方展开相对的、并不只有他们。在敌人后方、从织田本阵的方向传来了声响。那是巨大的声音。如同波涛一般的轰鸣突进的声音、'柴田学长终于出来了哟……!'因阿市的突击而崩溃的敌阵对面、如同狩猎一般行动着的P.A.Oda战士团也抵达战场、开始发起攻击。既然如此成政这么说了以后,便冲上前去。强力挥动手腕、给全身施予加速、'百合花……!'正面。敌军主力部队的前线、被佐佐以右手指间打出的突击给吹飞了。拼命挤压着敌人的前线、使其膨胀、承受冲击的巨大身躯几次都被打飞到天上、在空中起舞。但是、'小成!'利家的叫喊声、与背后再次生成的爆碎同时响起。光芒如同煽动着一般、风在舞动着。头上、夜空中起舞犹如从天而降一般的、'……是阿市学姊吗!!'

成政看见了。迎风飘扬的黑发、一边弯曲着一边从成政等人头顶越过的光景。流动的黑色、宛若水中畅泳的蛇一般在前方落下。而那落下的运动、明显比由重力造成的加速更加迅速、然而虽然势头相当凌乱,却还是落到了位在正面的敌阵中央。而且还是,采取了飞越成政刚才打飞的那群敌人的轨道。'——啊'仅仅一瞬。经由阿市的动作、成政他刚才朝着敌阵深处打进的巨大身躯全都遭到斩断、刀刃从身体当中如同生长一般冒了出来。以比他们坠落到地面还要快的速度,阿市继续朝着中央的方向飞跃而去。'啊……!'动了。转动全身。转动手腕。面对近乎三百六十度的所有方向,将其藏在手中的长剑甩出,指向敌人。那并不只是单纯的长剑。剑柄末段上还有着符筒、阿市顺势再一次的转动剑身碰触符筒、术式便发动了、'啊……'在敌人主力部队的正中央、炎的威力朝着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炸裂了。撕裂的声音响起、被打到空中的魔神族也好、死体战士团也好、有的被撕碎、被焚烧、也有的被吹飞到天上去了。随后,像是服从持续着的火炎的烧音、大气变得焦热、像是在追击一样的阳炎将被害者全都碳化了。但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敌人越过了四周的爆炎,朝着旋转着的阿市,杀了过去。不管是位置、量、气势等方面来看、都是最后突击一样的行为。将武器全部放出的阿市已经变成赤手空拳的状态、然而,演变成像是和他们重迭在一起向着阿市的方向跑去的成政、心里出现一个预感。……糟了!!预感猜中了。于魔神们强攻的中央转动身体的阿市,其手边已经获得了武器。而且那些全部、都是刚才在半空中将敌人焚烧殆尽的长剑们。即便向着空中刺出并且放开、受到爆碎的反作用力而非回来的剑群、最终也比发起突击的敌军战士团更先来到到阿市身边。'咿呀啊……!'比喻成反击还不足以表达、精确瞄准的斩击瞬间便向着全方位释放出去。

阿市动了。转动身体、双臂高高举起,过她那低垂的项颈、'……!'切落了。并非是单纯的全局攻击。而是针对一个一个敌人的身体,切开,并且细心的割断,毫无懈怠的连续动作所做出的扩散攻击。刀刃飞窜、击刺、在水平与垂直方向上来回转动着、切割剁碎刺穿之后拔出。于武器相同数量的敌人在战场上殒落了。那是向着四面八方各个角度各个位置,于战场上以阿市为中心,如鲜花绽放般遭到破坏。周围响起的,只有骨肉遭到击碎的声音,还有就是雪面遭到击打时如同浪涛一般的声音。遭到吹飞、贯穿、燃尽的数个身影、形成了被阿市动作给打倒的黑影落在雪面上、逐渐向着四周扩散。飘舞的长发与全身、却仍然停不下来。舍弃武器、高速扔出、在自己的周围、即便在她的周围,已经没有任何比她还要高的人存在了,她的动作也没有停止。'咿'她的指尖、双肩、背部的弯曲与腰部的转动,朝着某个方向看去了。南侧。P.A.Oda本阵的方向。成政与不破等人所在的方向。她震动着低垂的身子、毫无犹豫的、将弯曲成钩爪一样的两掌挥出。'……啊!!'来了。异常迅速、哭号的女人已经不分敌我,彷佛啃噬一切般的袭来。但是、'阿市前辈……!'将雪原上的积雪给踢飞、有一个家伙一条直线的向着阿市冲了过去。那是成政。他上半身前倾、猛地向前冲去、'快住手哟……!'

成政、没有丝毫迷茫。……住手啊!不管她是胜家的妻子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如果就这么放着阿市不管的话、在她背后的本阵会遭到破坏吧。所以成政出击了。笔直的、朝着面向这边的阿市而奔驰着。一步、两步、三步,与对手的距离在一瞬间便缩短了。目前正在接近的敌人、是处在赤手空拳的状态、可这并不代表能够安心。毕竟、阿市从最一开始便是手无寸铁的状态呐。既然自己也没持有武器的话、这场战斗就会变成近身格斗战。既然如此、为了加速、'百合花……!'成政他、一边将百合花纹章从双脚展开到膝盖、肩膀、腰部到背部、'噢啦……!!'加速的踏步、将形成路面的冻结雪面大块大块的震碎了。成政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成政有听说过。阿市她、如果没有那种攻击的本性的话、……就和六天魔军或五大顶拥有同等级的战力啊。这并不是在瞧不起成政他们这点、在浅井教导院的时候已经充分了解到了。现在也是如此。……这个人是……怪物啊。身为人,却将其”转换”,成为踏入非人”领域”的人类。踏入后,也未想过以人性控制已成为”怪物”的自身。仅仅是將一切全都委託給飼養在體內的這股力量,成为了不问敌我、不问善恶,只服從于战场的怪物。'可恶……'成政思考着。如果、自己也变成那样、那该是多麼輕鬆的一件事呢。在此之上成政继续思考着。自己的心中倘若真的存在一道壁障的话、那该是什么呢。如果粉碎并超越那道牆、總有一天變得比現在更強、然後到達自己歷史再現的終點時,又會是什麼情況呢。'……!!'上了。

成政把用全身力量使出的一击打向阿市身上。一瞬间。成政的视野中仅存流动的黑色。阿市,使出全身力气奔跑的同时大幅度横向转身,将头发朝着成政这边甩了过来。宛若夜空的黑艳之色在眼前迅速的横扫过来。没有打中。长发就这样扫过成政的眼前。彷佛就像是警告,又或者说是感知的探测器一样。好像是在说着,不管是谁只要碰到那头发,便是死路一条一样。但是、成政没有犹豫。他选择了前进。可是、除了黑色、似乎有其他的颜色在不经意间闯入视野之中。白色。如同隐藏在地面上的雪之白色。阿市她,从流动着的长发阴影下,朝着这边的颜面踢了上来。'……!'成政的注意力、被从下方打进来的雪片给夺走了。这太不正常了、成政不由得这么想到。借着横向飘动的黑发,将对方意识引导到横向,再用相对的白色从上下方向打进来的这种攻击。然而,还不只有这样、……刚才还只是虚招吗?!阿市她、正试着要获得武器。而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她所能获得的武器、'竟然是冰……'雪面下层、由于上层存在的雪过重的原因、沉积下来的水分便被再次冻结、成为了冰面。本来的话这些冰应该是不会岁开、会一直等到春天到来才会溶解掉、……因为我刚才的踏步么!借助大地的力量、并且能够编组进自己的术式或运动里的愈使之术。当那个术式被使用在攻击时,成政的震脚或跳跃的一步会使大地产生剧烈震动。阿市在看见因为愈使而遭到破坏的地面后,进而理解了。……她其实没有疯吗?!然后刚才,阿市就这样子以手无寸铁的状态朝着正面冲进来、引诱成政发起攻击。阿市的行动并不只是发狂而已。哭喊着,并且借着瞬间的判断一边改变对战场的应对,一边在关键的地方预先算出接下来的发展。现在、做为她的武器被她从地上踢上来的是一片冰。长度大约一米又多一些的那个,作为贯穿武器便是锐利的刺枪。因为回转而飘扬的头发之彼方、阿市用右手接住了飘舞在空中的冰枪。从正面,作为反击而来的攻击瞄准了成政的颜面。面对着正确的突贯、成政只是、张开了嘴。'——噢'并不是哭喊声、'噢噢!!'发出近似愤怒的咆哮、成政行动了。扭动全身、将为了奔跑而向前抬起的右膝,向下强硬的刺进雪原当中。'——百合花!!'拼尽全力的一击、向着阿市打了出去。

成政他、用在落在前方的右脚跟使出的震脚,将全身转成右面朝对手的侧身姿势。腰部下沉、随后将右拳向前刺出、一记拳击便缓缓向前打去。但这并不是单纯的拳击。成政将整只手臂在手肘的部分维持弯曲、真要说的话、比较像是拳头微微伸出的身体撞击。只是、因为压抑了速度的缘故、将所有的力道传达到了前方。拳头接触的瞬间、与震脚的时间点完美切合、使得所有的运动力全都传达给身体前侧的攻击。沉下腰部是为了确保身体与大地能够找到一个够好的支点、力量不会分散到别的地方、这个动作本身虽然是维持停止的状态、……但只要碰到就能将全部冲击打向对手!这才是在最短的距离上发挥出最大攻击力的技巧。(注:嘛,讲那么多就是吋劲啦。)为了让腰沉下去、攻击范围变得非常小、但是面对这种程度的对手只能这么做、成政在一瞬间这么判断了。这个对手的行动毫无规则、与其用拳头打她、还是只有用单凭接触便可赋予冲击的反击来得合适、成政在一瞬间做出这个判断而采取的攻击。蓄力击打。脚底、留下了鞋底的形状、并且传来其他的冰面也全都碎开的感觉。周围、半径两百米的雪原、因为震脚而出现反弹、表面的白色向上漂浮。置身于其中央的成政说:'就算拿着武器也无妨!!'如果对方,已经舍弃格斗战。并且使用了武器的话、'!'冰之枪一接触到成政打出的拳头上、便立刻粉碎消失了。从冰之枪的前段开始直到握住的地方、就在一瞬间像被吞噬一般化作粉尘消去、直到阿市的手中、……给我中!仅仅是触及、便能将如同震动半径200米范围大地、同等的冲击叠加到阿市身上。为了使出震脚、成政这边几乎不能移动。既便将稳固下来的身体压低以将攻击距离拉长,也仅只有数公分程度而已。完全是瞄准反击的打击而对面的阿市、就连加速术式也没有使用。面对能够立即进行攻击切换的成政这边、即便是她也无法躲开的吧。所以打得中。然而、'咿……!'在挥出的右拳就要打中阿市的瞬间、黑色长发与哭泣声同时消失了。'!?'随后。成政看到眼前有什么东西在那里。垂直的白线。从上空笔直降落下来的是、……竟然是把剑!?

那是一把上越露西亚战士团使用的长剑。是直到刚才为止、被阿市给夺过来挥舞,并且舍弃掉的一把。而这把剑、刚才已经由阿市将它高高的扔到了天上。这是看穿成政的攻击而做的布局。突然闯入眼帘的长剑、落进了成政他的突击轨道。视野被剥夺,并且攻击也遭到诱导的成政,如果顺着那诱导出拳的话,会因为刀刃的反击而整个身体遭到割伤吧。但是、成政立刻做出判断、对攻击做出改变。所以,刀刃没能割伤成政、仅仅是在他面前落了下去。阿市的攻击失败了。而攻击失败这一点、对成政来说也是一样的。'跍……!'成政向着伫立在眼前的长剑挥出了拳头。然而、阿市的行动、比他的攻击更快。阿市踩在伫立着的剑的剑锷上、凝聚全身力量尽可能的向天上跳去、'啊……!!'越过成政头顶飞跃而去。

'……扯淡的吧。'站在成政背后、大约二十米开外的不破、看到了阿市的举动。高高跳起、借此回避掉佐佐攻击并飞过来的姿态、'难道盯上这边了?'问题的答案、从天上翩然而降是阿市。可能是那个跳跃动作太过勉强了吧,纵向的回旋运动显得偏低。但是、阿市在落地那一瞬间已经将脚斜向送了出去。这是打算在着地的同时,一边回转一边将身体挺其来吧。她落下的位置,准确的,瞄准了某样东西。是刚才、吃了一剑而倒地不起的其中一名魔神。虽然一息尚存,但倒卧在地,动也不动的魔神背上,阿市刚才砍进去的长剑确实留在那里。而阿市落地的位置、正好是能够伸手握住剑柄的位置。如果是这样的话、……跳跃的轨道很低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太过勉强的关系。在那行动中、同时进行了调整,是这么一回事吧。'……跍'真的糟了、不破不由得这么想着。正面的佐佐、还没完全消除攻击的势头,没办法回过头来。而在左边的前田则是大喊着、'光亲!快到这边来快点!'转过头看去、不知为何前田正站在二十米开外的地方。不破对于前田站在那个位置上的原因思考了一会、得出了结论、'丢下女孩子然后开溜了吗!?''一般来说都会跑啊!!虽然成酱很不一般!'这结论正确到过头的地步、不破如此想到、正面就是阿市落地的地点。那么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呢?不破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向前、向着阿市的方向、确确实实的踏出了一步。

……觉、觉悟吧!这么想着、不破向前走去。说不定做不到。不对、八成不行吧。不破想到。但是、即便如此自己也是P.A.Oda的女子。目标只有一个。反正就算现在逃跑也会被追上吧、那样的话就算是很小也要向前迈出一步、……把剑夺过来!如果没有武器的话、就有办法停下阿市的攻击。退一万步来说,比起面对刀刃立即阵亡,面对打击的话可能会产生别的结果吧。但是、眼下最好的对策、也只能这样了吧?不明白。做为现场会计,作为不破·光治来说的最好是一回事、但是、'我只想得到这个啦……!'不破有种自己的眼角溢出了眼泪的感觉、'……!'身体向前倾去、努力踏出脚步。要去那里。而那之后。'哦哦、不错的判断。——好好向不破学学、利家哟。'视线的正面有到墙壁飞了进来。……诶?是胜家。

尾声,只是个相当单纯的动作。从低空像着武器的方向飞舞而下的黑色秀发。'真是不错、如此热情的阿市大人。——这可真是最棒的人生呐!'说出这番话的同时、胜家他,用鬼的巨大身躯与右手给抱住了。随后、他狠狠地吸了口气。继续喊出、那响彻天空的叫吼声。'这场战役、已经结束了呐!!……因为我们,赢了啊!!'

成政听到了背后柴田胜家做出的宣言。成政他、没能停住了转过去的头。……可恶。站起身子的同时、观察战场四周、确认现在的情况。于是、'真是能干呐……'确实、正如胜家说的那样、这场战役已经结束了。面对大量的魔神战士团、阿市所引发的突破及破坏,使得部队中枢遭到破坏,进而引发了混乱。破坏量占全部的五分之一左右吧。然而,因为在速度上,及应对方法上都显得不足缘故,才以数量压倒过来的敌军战士团,现在就连那仅存的数量也无法依靠……中枢、也就是负责指挥的部分被击溃的话、数量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现在、从己方本阵登场的地面部队、正在追击失去上级指挥系统的敌军。而敌人、也仍在抵抗。对于没有撤退船只的他们而言、停止抵抗的时候不是被杀死就是被俘虏了、这两种下场而已。但是、'指挥系统陷入混乱的情况下、不会是我们的对手呐。'成政嘟囔着、叹了口气。往前看去,胜家他,将用右手环抱住的阿市放回雪面上。没问题吗、成政才这么想着、阿市就已经变回原来的姿势了。然后成政听到了。阿市她、维持着额头靠在胜家的胸前的姿势、慢慢地将脸抬起来。'——胜家?'低垂着眉毛轻笑着、她如此说道。'我的幸福、还能继续下去吗?'

'哦哟。'胜家颔首说道。'肯定还能、还能继续下去的。因为你看,阿市大人、咱们还在蜜月期呐?单从期间来看的话啊。''是这样吗?那个、因为发生太多事情了,我还以为搞不好全都搞砸了呢。就像那个、之前的M.H.R.R(神圣罗马帝国)的遗迹之巡回类的''啊、那时便当真是美味呐……''那样的话我就在多做点啊——腻了的话还请跟我说一声。如果觉得,跟我在一起也很无聊之类的,如果这么想的话。'接着。'我的幸福就会消失了,还请把我杀了。''啊、会这么做的。绝对呢。毕竟、能杀掉阿市的人、就算翻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也大概只有本大爷吧。——在浅井那里的时候,不就这么发誓过了嘛!''哈、那个时候、明明被胜家你把我杀掉就好了、居然还在顾虑我。就算被三十柄枪作成串烧还是能动。让我不小心吃了一招反击呢……。'如此说完、阿市喘了一气、颈部的围巾松弛下来。而在那里的是、几乎横断脖子一半部位的伤痕。阿市正用手指慢慢抚摸着足以被称之为致命伤的伤痕、眼睛眯了起来说道、'……好棒'因为、'杀得了我的证明,留在我身上这种事。真是太棒了,胜家大人。''噢噢噢、老子,被阿市夸奖了喔。怎样你们这些小人物们!羡慕啊!?''才没有呢笨蛋。'向着雪原吐了口唾沫的成政、挠着头发直接从边上的两个人走了过去。不过、阿市看到了成政后、眯起眼睛说道、'佐佐君。感谢你啊,没有死掉。要是死掉可是不行的哟……''Sha—ja—。今后我也会努力的。'话说、'姑且、还是我的职位要来得高一些,这部分不用在意没有关系。'所以、一边走一边转头的成政、低下头说道、'还请不要小瞧我啊、阿市前辈''哦呀哦呀NARUNARU君(注:成政日文发音”NariMasa”,前田叫他"Nai"酱,柴田这边是把"成"这个汉字单独出来念成”Naru”来戏弄他)?眼睛也不好好看着对方、是害羞了吗……?''这个家伙……!'看着咬牙切齿的成政、阿市嘛嘛的说着缓颊下来、并且垂下了肩膀。随后成政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嘛、……算了'抬起脸来,取回原本的表情以后、成政走向了己方本阵。那不是要帮忙扫荡作战的动作。此处、已经是不属于他的战场了。

成政他,豪不介意的皱着眉头,向前走着。然而,他突然停下脚步。纳是因为、'……你有什么意见么?'他视线的前方,在左手边的雪地里、倒着一个魔神族的战士。虽然身上包裹着上越露西亚的制服、而覆盖在他身体表面的皮肤则是沙漠系特有的干燥类型。他的肚子被长剑斜着贯穿了、但还有呼吸、'——阿鲁吉吗(注:虽然大多数读者应该都忘得差不多了,但佐佐成政也是双重袭名者。这边指的是他在鄂图曼土耳其历史方面,袭名红胡子海盗,巴巴洛萨兄弟中的哥哥阿鲁吉,或称乌尔奇语言不同发音就有些微妙的差异。历史上是被那位西班牙兼神罗皇帝的查理一世、五世率军给干掉的)''现在是佐佐·成政。'是么?对方这么回答。'在苏里曼大人的指示下、得到了那个名字呢。大王的妹妹、也被送极东侧……''背叛的是苏里曼。''明明下达杀害王妹指示的是圣连……彼此彼此,但就算这么说、对你而言也不是这么一回事吧?''那不是当然的吗。'成政这么说。'应该是可以被阻止的。但是、却不那么做,把我丢在一边、将那全部的事情都当作叛乱火种的又到底是谁?'紧紧地握住了拳头、直到手掌血色全无之后。成政才缓缓地叹了一口气这么说到。'我已经要走向历史了。——以百合花之名、这么发誓过了。'换了口气的同时、成政转身走开了。'喂!不破!要回来了笨蛋!接下来就是阿利的工作了——咦、你呆坐在那边做什么?'

在成政的视野里,在十多公尺远的对面,'咦?'的,不破露出了苦笑。不破她,在她跌坐着的地方,慌乱的翻挖着周围的积雪。'啊、我之后会回去的!你先走也没事哟!嗯、就这么办吧!''你这家伙、难道失禁了么……''你在说什么哟!?差劲!!'真拿你没办法呐、成政如此想着靠近不破、再次耸了耸肩。就那样抓住了无法移动的不破的衣襟。'呀、等、你要干什么啊!''没有被我当桶子踢就好好感恩吧,你这笨蛋。'真是得,成政深深的吸了口气、在还有着战场残渣的雪原上走了出去。'之后就拜托你了哟,阿利——上面的老女人。快去谒见诺夫哥罗德的女****呐。'

'啊、我知道啦、小成。'利家为了帮助讨伐战而召唤出新增的死灵战士团,面对拖着不破离开现场的成政背影,露出了笑容。随后、便是和诺夫哥罗德的交涉时间了。……嘛、大体的走向已经差不多定下来了。将目光转向胜家,他和阿市已经铺上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防水草席、'你看!你看!阿市大人!那只部队、居然像那样子被打飞了!呜呼呼、果然腰力没有好好锻练是不行的啊!回来之后就龙卷四股踏一百下五套伺候吧!!'(注:四股踏指的是相扑中,相扑选手已类似蹲马步的姿势,轮流抬起左右脚踏步的动作。至于加上龙卷……我也不晓得那啥了。)'胜家?来、啊——''啊——————————————————————————'人类是一种如果开始颓废的话,就会毫无止尽的颓废下去的生物、一边如此想着,利家他。'那么。'利家抬头仰望天空、位在他頭上的那邊,存在於夜空當中的,是露出形成黑色陰影之底面的浮空都市,諾夫哥羅德。在南侧的港口栈桥上、用相當輕鬆的姿勢坐在那裏、兩隻腳晃在空中的是'市长玛尔法大人、我們P.A.Oda,將您所希望的展開製造出來,並呈獻上來了。'"哦呀、这说法还真是奇怪呐。"表示框展开、在画面中显露出自己的相貌的玛尔法、舒展着眉头笑着说道。"我旗下死人的战士团,本次出场者遭到全灭。我等和上越露西亚的一向一揆众(注:一向一揆是日本战国时代净土真宗本愿寺派亦即一向宗发起的一揆总称。一揆即农民起义)也好西侧国境警备队也罢现在都处于毁灭的状态。我现在、被超乎想象的哀伤给冲击了。"玛尔法望着东方的大地说道。战斗开始之初、被她击沉的运输舰队现在还在冒着黑烟。"这下上越露西亚的援军也赶不上了。我失去了优秀的战士团和同志——"她依旧扬着眉头露出笑容、慢慢说着。"这下——我们已经等同于是遭到孤立了。"'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Tes.、我们的要求很简单。"玛尔法她、从栈桥上站起来、朝着利家这边看过来。笔直的、但是她的视线里、那如弯弓一般的眼瞳中却倾注了一丝柔和。玛尔法再次回答Tes.、并微微颔首、开口说道。"既然已经被孤立了那就没有办法了。我等诺夫哥罗德、为了保护诺夫哥罗德关于上越露西亚的利益、将以与P.A.Oda之间的互不侵犯为前提、进入”合作关系”。"

玛尔法透过表示框,确认站在遥远眼下的P.A.Oda会计。随后、她注意到对手正毫不胆怯的看着这边、'阿飞、那家伙的名字,虽然有些晚了,可以告诉我吗?'是的、如此回应到的、是站在玛尔法背后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注:原文初老、指过了壮年、五十到六十岁的男子)。他是个很矮也很瘦的男人。但是他却能不发出任何声音便绕到玛尔法的背后、目视到眼下的利家。'P.A.Oda所属、学生会会计、前田·利家''呼、将我祖上大成的术式修改之后,那边是在使役灵体吗……还且用得还挺欢的。你那边的——''诶、我的话、并没有多少家眷……根据获得的情报、有一部分的族人到关东去了、因此对那边还有些在意。'是吗、玛尔法带着如此含义点点头、轻轻吐了口气。吐出的气、即便在那个高度也没有变成白色的雾气。这是动死体系种族的特征。有着如此寒冷的呼吸、玛尔法便是这样告知眼前的前田。'合作关系、那个含义你们清楚吗?'"Tes.、会提供战力、也会与上越露西亚进行战斗。……但不要进城里来、就是这么回事吧?非常感谢。"Tes.、玛尔法点点头。稍稍回头看看了背后、在那里、有着动死体们纯粹运送物资、仅仅是来往而已的市街。不管哪个物品都没有经过仔细的整备、也开始出现腐败现象的城市。但是、玛尔法她从远方眺望着位在城市中央,市政厅的石造建筑。'自古以来、这里都是抵抗的象征。历代市长、和那些市民们共同起誓要保卫这里……那么、P.A.Oda是已经忘记了吗?还是说,在内部隐藏起那些情报了?'"——我是知道的喔。虽然只是听人讲述而已。"呴?玛尔法扬起眉头。随后开口说道、'你如果知道的话、可要乖乖把嘴闭起来哟?会妨碍人家的恋情的。'"……所谓恋情是?"'现任上越露西亚总长兼学生会长”雷帝”伊凡四世兼、上杉·景胜他是我的同级生。虽然我俩道不同、大肃清啊叛乱者的袭名啊什么的,还是会被他拜托些麻烦事。死了倒也不会怎么样啊,可是最近却没能怎么见上面吗、那么……'呵、玛尔法笑了出来。'我啊,稍微也想要点立场了呐。前田、圣联现在可以说是在你们的掌握之下吧?以诺夫哥罗德不与你们相对作为条件、能给我们几个袭名吗?'"诺夫哥罗德市长、兼长尾·景虎那般的玛尔法大人的话、我认为大体上袭名应该是可能的、是想样怎样的名字?"'Tes.、是呢……为了找”雷帝”的碴、我就要以从上杉那里背叛到织田方的武将、新发田·重家应该可以吧?还有——'笑意越来越浓的玛尔法如此说道。'诺夫哥罗德、就当作是七尾城你说如何?'

把佐佐拉了回来的不破深深的叹了口气。……七尾城、是……'不行啊前田!因为呼应着信长大人遭暗杀后的柴田军的撤退、就是以七尾城站到织田阵营作为契机而引发的”手取川之战”、为了对应而引发的反击战开始的!如果与P.A.Oda达成协助关系的诺夫哥罗德更名为七尾城的话、那紧接着就要到信长大人被暗杀了!''我也这么觉得。但是、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这么想。'那是、'——我们、柴田军、就能够动真格的与上越露西亚势力打上一场,的意思。因为圣联站在我们这边的情况下、我们的”撤退战”、跟”迟早会演变成撤退的反击”、不管是采取哪种形式都有解释的可能。这样的话,才真的能够将上越露西亚化作焦土后撤兵回去啊。'然后、利家说道。'市长玛尔法、你是打算借着成为七尾城,将诺夫哥罗德本身从P.A.Oda以及上越露西亚手中守护下来吗?'"呴、……真是敏锐呐"没错、玛尔法如此宣告到。"如果成为背叛到织田方的七尾城的话、P.A.Oda如果要对诺夫哥罗德出手的话、就可以违反圣谱记述为由请求上越露西的援助。反过来说、上越露西亚如果被入侵了、便可以向P.A.Oda请求救援。——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就是这种思路。"原来如此、前田如此回应到。但是、"虽然内容上有些困难、我希望能和其他代表商量一下。当然、除此之外、中立啊新发田·重家的袭名这些事项我想很快就能给你们答复。弄不好、可能还要为了测试你们的真心、请你们出阵的可能性、到那个时候就拜托你们了。"这样就可以了吧?"这种程度的事情还是做得到吧——上越露西亚的原副长。"

玛尔法听到前田的告知、不由得苦笑了出来。"原来如此、……简直就像是分手一样,先前从对方手上收到的东西是什么,你们都清楚吗?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P.A.Oda"面对在表示框中行礼的前田、玛尔法笑着说到。"那么、再决定下来之前、诺夫哥罗德宣布将保持中立、并脱离当前地域。——你们也可以离开了、P.A.Oda。我们诺夫哥罗德的人民、会安全的目送你们的背影。"哈哈、她如此笑着。就像是在舔舐着食物一般往下看,并从栈桥上站起来。"再会啦——不管怎么说我们这边现在开始要去迎接客人了呐。可不能留下术式的味道呢……那么就期待能有一个好结果了?"

'诺夫哥罗德居然、……撤退了?'青雷亭本铺中、正纯听到弥托黛拉的母亲发来的联络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还真是相当麻烦的情况呐。P.A.Oda会从西南方向入侵上越露西亚呢。'‧现役娘:"Tes.、虽然目前情况不明、不知道是以什么条件……、恐怕是以不可侵犯作为前提、让诺夫哥罗德退下来的吧。P.A.Oda现在也摆出了向前推进战线的动作。"情报来源多半是巴御前或苏里曼吧。这个推测多半是基于以肉眼目视诺夫哥罗德动作的结果、即便理由仍然不明确但情况属实的可能性非常高。弥托黛拉歪着头问到、'没想到在这个时间点上、西侧的要地居然背叛了、有这种可能吗?'而关于这个问题、誾也歪着头开始组织起语言。'如果有可能的话、大概是在圣谱记述里、新发田家的谋反的历史再现的原因吧?负责上越西侧防御的新发田家、因为待遇的问题响应了织田家、成为了之后的火种……''诺夫哥罗德的女市长玛尔法袭名新发田家的原因,是对织田方的保险吧。借着由P.A.Oda和上越露西亚赋予的立场,想要保持中立态度。'‧现役娘:"是的呢。诺夫哥罗德,企求过去一样的独立的说法,我想应该是最能让人认同的答案吧。但是、不知怎么感觉还是欠缺了什么呢——那么、奈特、你的母亲也是、从现在开始因为有点欲求不满的关系,要一口气侵略你父亲了喔。今天就从西南方开始……!"站在用连打消去不断出现的表示框的弥托黛拉的边上,正纯思考了起来。……来自羽柴的牵制和奥州的反应、伊达家的绝交、诺夫哥罗德对上越露西亚的背叛、P.A.Oda的入侵……怎么感觉似乎有什么大动作在发生。但是、要判断这会连接到什么事情上去,拼图还不够。总有一种这样的感觉。正在想着到底出了什么事的时候、库罗斯优奈特拍了拍她的肩膀。'?怎么了?库罗斯优奈特''Jud.、来联络了是也。关于涅申原殿失踪的事件是也——'他用手托住下巴、慢慢的说道。'似乎、足迹的部分、中断在先前武藏野舰尾发生的资材倒坏现场是也''那是——'大家与自己的、眉头紧绷的比视线还要快、催促着第一特务的忍者。'以防万一是也。……自己、接下来要过去检查是也。正纯殿也是、如果有空的话也过来一趟吧。毕竟此乃同为学生会伙伴的事情是也呐。'

附件 [翻译中] [川上稔]境界線上的地平線 第四卷上20170726更新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