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恐怖小说精选(六)

恐怖小小说精选,短篇恐怖小说精选(六)

互联网 2020-10-31 15:14:05
牛之头 -- 无名氏

前言:

世上有成千上万个恐怖故事,如果问哪一个是最恐怖的,大概会得出无数个答案,结论莫衷一是。事实并非如此,世上确有一个最吓人的恐怖故事.我在日本的时侯,有一位老伯告诉我,一篇叫[牛首]的日本故事是世上最恐怖的。

我本是很喜欢看恐怖故事的人,既然听到[牛首]那麼厉害,自然想知道是篇怎样的故事。到底有多恐怖。我尝试问那位老伯,但原来连他也不知道故事内容,只听过关於[牛首]的传闻。

我不知道世上是否真的有这篇作品,尝试四处查证,终於找到一点头绪。在昭和40年[1965年],日本怪奇小说家小松左京所写的一篇名为[牛首]的短篇小说中曾提及过[牛首]这篇故事。必须搞清楚,世上最吓人的恐怖故事[牛首]不是小松左京的作品,只是小松在自己的小说中提及。

据讲真正的[牛首]在明治年代初期出版,由於太过恐怖,很多的看过故事的人都因刺激过度而发狂,甚至更有人就此气绝身亡,在社会上造成混乱。所以当时的日本政府列[牛首]为禁书,并将市面上所剩的馀书烧毁,以免流传。

我怀疑事实到底有没有那么夸张,后来一位酪爱看书的日本朋友处得知,日本名作家筒井康隆过去也曾在自己的专栏中提及[牛首],作说[牛首]可怕到了极点,讦多知道故事内容的人已受不了故事中恐怖情节而吓死了,听过这故事而仍然健在的人已愈来愈少。

由此看来,传闻中最恐怖的故事确存在,可是的开始担心。[牛首]如果真的如传闻中那么恐怖,我是不是能够承受得来呢?

我的好奇心已彻彻底底的被勾起了,不打听到[牛首]的故事内容,我绝不罢休。

我在日本的时候,常去光顾神田一家旧书店,和老板虽然不很相熟,但付钱买书总会闲聊几句,聊的当然是关于书的话题.

老板已五十多岁,经营书店也超过二十年,对书本的各种事情可说是无所不知,所以我特地去找他打听有关[牛首]的事。

可是当我一提到[牛首]这个故事的时候,老板当场变了睑色,这是的始料不及的。

我进一步问他有没有看过或听过这故事,知不知道故事内容,平日和和气气的老板竟然沉不住气,板起面叫我在他面前别再提任何有关[牛首]的事。看样子,老板是听过故事,但他为何有那么奇怪的反应,我不太清楚。

关于[牛首]到底多恐怖则从一则传说中可见一斑。

据说在三十年前,那年代的中学教师大多听过[牛首]故事。有次,一位中学生带领学生去旅行,在旅行车上百无聊赖,老师建议学生轮流说恐怖故事。当全班学生都说过了,轮到老师的时候,自恃胆量过人的他,宣佈要说[牛首]的故事。学生们听见[牛首]二字已吓得惊呼大叫,有些同学更用力掩住自己的耳朵,避免听见,老师没理会学生过激的反应,自顾把故事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旅行车忽然紧急煞停,老师发觉车上大部份学生已吓得两眼翻白,昏了过去,老师心知闯祸,马上叫司机驶往医院,怎料一看司机的模样,老师大吃一惊,原来连司机也吓得魂飞魄散,座椅上沾满他的冷汗,司机双手抖过不停,向老师表示无法再驾驶下去,可见[牛首]有多恐怖 。

在此之后,我尝试向各种不同背景的人打听,听了好几个版本的[牛首]故事,内容虽然恐怖,但不至于把我吓至半死的地步,因此我认为全都不是传闻中的真正版本。

怎料有一天,一位在日本某出版社任职的朋友告诉我,他认识一位听过[牛首]故事的作家,我马上要求安排见面。

那位作家住在千叶,我特地乘车去拜访他.他已六十多岁,过去写过不少小说,近年产量已不多,处于半退休状态,姑且称他做S先生。

S先生最初不知道我的来意,我只是谎称是他读者,无论如何想见他一面。我预先做了点准备,看了几本他的著作,见面时我先称赞他一番,跟他谈了一会他所写的作品,然后才切入正题,问他有关[牛首]的事。

S先生听罢,面上露出十分凝重的神情,并反问我为何问及那恐怖故事。

我如实告诉他,我对故事感到好奇,要见识一下何谓世上最可怕的恐怖故事。

我们当时的对话必须写出来,否则难以明白S先生的反应。"年轻人,我劝你还是别知道那故事内容的好。“ S先生一番好意的道。

"既然知道有这个故事,若不能听听,我怎么也无法释怀。”我说道。

"我未听过的时候,心情和你一样,可是我知道了内容后,我就后悔了,我后悔自己听了那可怕的故事,阴影.......一辈子也洗刷不去....我决家将故事带进棺材,从此不再向人提起,故事内容,我实在连想也不愿想起...." 。说罢,S先生已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求你破例告诉我!求求求你!" 我诚心的恳求。

"不妨告诉你。听了[牛首]的故事,会有不幸的事发生在你身上。" S先生仍苦口婆心的道。"不要紧!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知道故事内容!" 我已豁了出去。

"既然这样,那我告訢你![牛首]这故事发生在......" 。

S先生开始讲述,但一想起故事内容,竟然痛苦地按住胸口"。

我大吃一惊,马上通知她太太,救护车赶到时侯,S先生胸口的剧痛已缓和下来。救护人员抬S先生上车送院的时候,他对我说:"我年事已高,脑袋中回想起那故事,心脏已承受不了,你去问另一个听过[牛首]的人吧。"

到了今天,我仍然寻找传闻中的[牛首]故事

第一章传说的开始 -- 阿牛

听到S先生的话,我不禁打了冷颤,看他的表情似乎不是威吓,还有些许的怜悯,但不安随即就被S先生的问题给打散了,"你知道'东北小村'的故事吗?

东北小村,令人心寒的名字,牛骨与人骨所交织出一则令人颤慄的真相,也正是这篇物语的源头......

我点了点头,"是吗,那你还是有兴趣知道真相吗?,他再一次想确认我的决心;这时,我有一点火大,我大声的说"拜託,我千里迢迢的来到这是为了听到'牛之首'的真相,什么诅咒,我才不在乎,所以快点告诉我吧"

S先生依然不改脸色的望着我,"那我就讲给你听吧"....

现在想想,那时明明有第二次拒绝的机会,我就这样把它舍弃掉,神阿,我真的是太傻了!

以下就是故事的内容,根据S先生的说法,故事分成主篇与夜会话两部分交替进行。那就开始这则故事吧,再次声明,要离开的请早........

故事是发生在一个年代不详的小村庄中,之所以年代不详,纯粹是因为故事血腥的程度,使当权者不愿意让人知道发生的年代,唯一知道的是-那年发生了一场很严重的饥荒。稻子不管怎么种都,无法使它发芽;而已收成的稻子也被各地的领主纳为己有,一切的一切都会让人觉得"牛之首"只是时代下的必然产物。

(说到这里,S先生不禁嘆了一口气,拿出身上的烟,整间房间弥漫着烟雾,使我有种说不出的气氛,吸了几口烟后,S先生才继续描述其内容)

每则故事都一定会有主角,只是这故事的主角比其他人更不幸,生下来时头上有着一双像角的东西,村里的人都将他视为不祥之物,不断的奴役他,而善良的他总是无所怨言的工作,久而久之村里的人都称他为"阿牛"本名就连亲生父母都忘了。

此时S先生跟我解释阿牛应该只是头骨异常的畸形儿,不过那种时代才不计较这么多,就算是亲生父母也是不会将这种小孩视为自己生的,说到这,S先生眼角泛着泪水自言自语道:"儿子阿!父亲对不起你阿!"。

此时看到这幕的我正想起身安慰S先生,但他很快的就回复为先前的表情

"抱歉,失态了,那我们继续吧"。

这时我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会为儿子的死如此自责的父亲,竟然是如此对待自己的儿子......

就在某一年,当时发生了极为严重的现象-1年又3个月没有下过雨,整个国家顿时陷入惨状,然而,阿牛所在的村庄却因为阿牛辛苦的挖到井水才免于饥荒之苦,

"阿牛一定是牛神的转世阿"

"阿牛我们对不起你"

诸如此类的话一下子就在这小村庄传诵着,过去的怪物今日却成了新的英雄,而善良的阿牛因一下子无法适应这种场面,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他心中却感到非常的充实.快乐;在这种心情的催化下,他做出一个决定"我要帮助更多的人!"

当晚,他便离开村子,开始他的助人之旅;但他没想到他的第一个目的地,竟是他人生的终点站.........

说到这里,S先生停下喘了口气,说:

"你应该肚子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

说完,S先生的太太拿出了一碗面 -- 一碗牛肉冷面.......

S先生看到我露出了一丝犹豫,连忙说 "虽然有些不恰当,但内人的冷面可是极品阿!尝尝看吧"

虽然有些迟疑,但先前我向S先生表达了我的决心,加上我尚未进食,因此便吃了起来,在美味的食物下,故事继续展开.....不!为什么我还觉得那面是如此的美味难道....我真的是...

不!神阿!请救赎我吧!我快受不了了

第二章杀意的蔓延-清次

离开村子的阿牛,漫无目的的展开他的旅程,此刻在他的心中只想著"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 那我就要帮助他们"

("阿!多崇高的理想阿!",S先生以带有一丝嘲讽的态度形容著阿牛)

就这样,有著远大目标的他开始了他的旅程;一天过了,二天过了,三天过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牛总算找到一个了村庄,不,明确的说,以坟场来形容还比较恰当-枯朽的树,老旧的房子,到处林立的墓碑-如此的惨状。不禁令阿牛呆立了半晌,但在他天生的使命感下,阿牛吞了吞口水,股足了勇气向村子走去.......

"那是什么阿?" "那是怪物吗?!" "是死神!!!!!",村里的人一看到阿牛,反应就如同当初阿牛出生时的情况,每一个人都迴避著他,而阿牛看到这种情况也只能笨拙的答道 "我....我不是怪...怪..物,我...我是来...帮.....你们的"。

不断重复著这些话的阿牛, 反而更诡异,幸好有个旅经于此的旅人认出了阿牛,他大叫

"他就是传说的牛神阿!他可是使一个村子免于饥荒的神阿! "

听到这样描述的村人,都改变先前的态度涌向阿牛, 七嘴八舌的道

"真的吗,他真的是牛神吗?

"一定是的啦,看他头上的角就知道了"

"太好了村子有救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将阿牛搞的头昏脑胀,他连忙的说"我.....一定会尽....尽力助...助大大家的"。

众人齐声欢呼,今晚阿牛成了村子的英雄..........

隔天一早,阿牛开始去找寻水源,众人的内心都满怀期待等著好消息,但是第一天没有任何收穫,村人不断在心里说"没关系,只是时机未到罢了"。

第二天,阿牛也是一大早就出发去寻找水源,但结果依然一样是毫无收穫,众人还是不断的安慰自己,但有些不满已在一小撮人中蔓延。

(说到这里,S先生突然叹了一口气说"真可笑阿,那些人竟然只想靠著一个人的力量来拯救村子,却不会出力帮忙,或许村子的灭亡可说是罪有应得阿"说到这里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彷彿看到S先生露出了冷笑-一种刺骨的寒冷)。

一个礼拜过后,依然是没有任何收穫,可想而知的是众人的愤怒与不满已达到最高点,但善良的阿牛丝毫没有察觉到这种改变,还是不停的东奔西走到处挖掘井水,一心渴望著村子能早点解除旱象..........

"可怜的阿牛,当初能挖出井水,或许正是所谓的奇蹟吧!他怎么会知道其他地方的地下水老早就已乾涸,根本不可能挖出一滴水阿"。

S先生露出一脸感伤的表情的感叹著,听到这番话,我的内心有那么一丝难过的感觉。

这则故事对已经知道结果的我来说无非是种打击,结局是一场悲剧-一个好人被一群丧失理智的人杀死的悲剧。我当时已经无法纯粹的再将它当成一般的乡野怪谈而津津有味的听著,或许听完这故事的人都会有这感觉吧!

某天晚上,已丧失理智的村人们聚在一起讨论该如何处置阿牛,这也是一切悲剧的开端

"把他赶出村子吧!"

"不好吧,要是他真的是神转世,那我们可是会遭到报应的阿!"

"神?别笑死人了,他只是一头牛 -- 一头没有用的牛"

这时有个人听到这番话大声的说

"没错。那家伙只是头牛,也是上天恩赐的礼物,上天一定是要他成为我们的食物的"

众人听到这番话不禁哑口无言,并看向发言人,发言的是村中有名的恶棍-清次,也是"牛之首"的始作俑者。

他用那已发红的双眼看向众人

"你们没听懂吗?牠只是一头牛,别把他神格化了,村子的规矩不是没用的牛就得宰掉吗?我们还等什么阿!难道要让眼前的食物跑掉吗?!"

众人停顿了一阵子,每个人都震慑于清次的发言,但逐渐的有人开始呼应了清次的说法

"是阿,仔细想想牠真的只是一头牛阿,那双角,那声音根本就是牛"

"说的没错, 以前我们竟然相信一头牛的话,我们一定是疯了"

一下子,众人在饥饿的催化下,每个人都说服了自己阿牛只是一头牛-一头像人的牛,于是众人便在清次的带领下,准备杀向阿牛的住所..........,就这样,一场令后人恐惧的传说即将诞生了 ....

第三章 村人與牛肉

听到这,我不禁为清次的言行感到惊骇,虽然就当时的环境来考量,"吃人"对发生饥荒的年代是稀疏平常,但清次那使吃人合理化,而不带有一丝迟疑的行为,让我再度打了冷颤。

当时,我的心中不禁发出了疑问"这样的人还能算是人吗?"

但没有多少时间让我思考这问题, S先生已经开始讲起接下来故事的发展;现在,我觉得当时让我打冷颤的原因或许不是因为清次的残酷言行,而是那以不带任何情感描述清次的S先生.......

自从阿牛来到村庄后,村里的人便帮阿牛在附近搭了一座小木屋供他休憩,而清次此时率领著饥饿的民众来到小屋前

"大家进去宰了那头牛吧!!!!"

清次怂恿著众人进入

"砰!!!"

走在前头的壮汉一脚踢开了门,众人蜂涌而入-只见房内空无一人,不,明确的说,屋内仍保持全新的模样

"这是....?"

清次在心中发出疑问,"它在田边阿!",一个村人望著不远的稻田喊著,众人向田边靠过去,发现阿牛在田边睡著了-手上拿著锄头,身上沾满了泥巴,嘴里喃喃的唸著"明天.....一....定...Z..Z..会..Z.Z..."

看的出来,阿牛仍然在努力的想办法要挖掘出水源,此时有人小声的说"真的...要...杀了他吗?"

此话一出,人群中开始有了骚动,"是阿,他是那么的用心,我们却...."

"清次,真的要做吗?"

众人开始质疑自己的行为是否是正确的,但这想法随即就被清次的吼声给毁掉了

"你们这群笨蛋!到底要被这头牛骗到什么时候阿?!你们是要等一天,三天,还是一个礼拜才能有水可喝有食物可以吃, 醒醒吧!别说一个礼拜了,再三天我们村子恐怕就要灭亡了!"

提到村子目前的情况,一个家中还有两个孩子的妇人不禁哭了起来,"是阿,再这样下去,家中的..光与华就要....就要.. 饿死在家中了..呜..呜..."

妇人的泪水使的众人感到不知所措,因为大家都面临了相同的处境-的确,再这样下去,不只是自己,就连家中的亲人也会饿死,一想到这,众人都不禁流下泪来........

吵杂的声音惊醒了在一旁沉睡的阿牛,他揉揉惺忪的双眼,看著週遭的人群发出了疑问:

"你....你们....还...没睡..吗?"

看到阿牛醒来后,众人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阿!他醒了!"

"怎么办阿?!清次!!!"

"还要照计画行事吗?"

人群一下子慌忙大乱了起来,望著慌乱的人们,阿牛正想起身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但还没起身,就感到脑袋一阵昏眩,"砰"的一声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站在阿牛身后的人,正是清次-右手拿著锄头柄,脸上一付不屑的态度说,"你们慌什么阿?这里有我在怕什么!还不帮我把牛拖到仓库去!"

望著清次那如恶鬼的表情,众人也只好把阿牛拖到仓库-那间本来应该是他新居的木屋.......

在木屋中,满头鲜血的阿牛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你....们到底..底...要...做什么啊?",听到阿牛开口说话时,一些尚有良知的村人不禁抖动著身体说:"牠说人话~~它会说人话阿!它是个活生生的人阿!!!!"

听到这的阿牛心里也有些底了,他惊讶的问:"你...你们..要..杀..我..我吗?"

目的被揭穿的村人们感到一阵羞愧,而一些胆小的村人在大叫一声后也相继昏倒在地,看到这情况的清次连忙拿布团将阿牛的嘴堵住,只听到阿牛只能发出"呜.呜" 的声音。

清次看著这样的成果满意的向众人说"听阿!这不是牛的声音吗?有什么好迟疑的!", 饥饿的感觉腐蚀了众人的脑,虽然不久前才听到阿牛的"人声",但过度饥饿的他们这时竟然采信了清次的说法,"是阿,是牛的声音阿!""那哞~哞~哞的声音正是许久没听过的牛哞阿!"

"快点宰了牠吧,我们已经好饿了阿!!!"

"快阿!快阿!",疯狂的人们在火把的映照下显的更加诡异-扭曲的人型,空洞的双眼,只会重复同一句话"杀了牠!杀了牠!"的场景的确为这故事添增了不少诡异的气氛

(说到这S先生拿出一幅名为"惨剧降临之夜"的画给我观赏,那是他将那一晚的场景用鲜红的亮色搭上黑色扭曲的人型完成的油画,到现在那张画给我的印象不亚于那一碗鲜美的牛肉冷面,该死!我怎么又提起了那碗面阿!我真是一个无药可救的罪人阿!!!)

看著村人的反应,清次满意的转过身对阿牛说"看到了吗?他们可都是期望你那鲜美的肉已久的人阿!与其奢望挖出甘泉,倒不如牺牲自己拯救我们的村子吧!"

语毕,清次高举著柴刀向阿牛的颈骨挥下,在刀光中,只见到阿牛不断的涌出泪水-没有人知道那是悔恨的眼泪还是同情的甘露-疯狂之夜就在清次的一刀下展开.......

编按:以下为夜会话的部分,乃是在描述那育有二子的妇人在得到牛肉后,带回去给孩子享用的故事。

得到"牛肉"的妇人飞也似得向家中奔去,虽然刚经历了一场疯狂的祭典,但一想到今晚家中的孩子终于有食物可以吃了,刚刚那种血腥的感觉一下子就被抛到脑后;到了家门口,她用力的敲著门说:"孩子们阿!妈妈带食物回来了阿!!!"

听到"有食物"的孩子也顾不得瞌睡虫的侵袭连忙跳下床问:"有食物!终于有食物能吃了"

"是什么阿?"

进入屋里的妇人也顾不得慌乱的衣著说:"是牛肉阿,刚才村里抓到一头迷路的牛,妈妈刚才就是去分牛肉的,妈妈马上去烫一下肉" "耶~有肉可以吃了!有肉可以吃了!"

过了一段时间,妇人拿出了刚烫好的牛肉,虽然没有经过调理,但对两个孩子来说已是美味了。

"好好吃喔!"

"对阿!这肉虽然难咬但吃起来好鲜美喔!"

"好有咬劲喔"

"娘,你怎么都不吃呢?"

"傻孩子,娘已经吃过了,你们只要顾好 自己就行了"

没有人注意到妇人虽然在笑,但眼眶却沾满了泪水......

知道"牛肉"真相的妇人,说什么也是不肯吃的。

她望著两个刚因吃饱而呼呼大睡的孩子的睡脸,内心不禁充满了挣扎与不安,于是她便望向窗口乞求:"牛头大神阿!请您原谅我们吧,假如要是真有报应的话,就请让我一个承受吧!别牵累....到我的孩子...阿~",话说到一半,眼泪就已流满了地,在她的心中,她希望这会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发生这种惨剧........

第四章 令人颤慄的牛之首

经过了一夜的辗转难眠,妇人终于捱到黎明的到来,当她张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祈求昨天所发生的事只是场梦,然而当她踏出门后,她才真的相信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无法抑止的泪水此时不禁夺眶而出。

第二天早晨,村子的气氛显的死气沉沉;虽然因为饥荒,平日村人都无精打采的过著每一天,但今日的气氛却明显的与过去不同。众人只是一语不发的呆坐在门口,昨夜村人在吃过所谓的牛肉后,神智已有些许清醒,一回想起刚刚的行为是如此的残酷邪恶,众人就显得格外有气无力,他们在内心中有了共识-昨夜已是过去了,今后不管怎样都不会再让这种血腥的事降临于村子。

然而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将这一切的沉默打破,也让心中的誓言化为乌有.....

"阿!!!!",一声尖叫从昨夜发生惨剧的屋中传来,声音响遍了村子,众人听到这声惨叫连忙赶过去,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幕不敢置信的景象-村中一位饱学经书的先生此刻吓倒在地,而让他发出尖叫的是一具身首分离尸体-那是阿牛被啃光的残馀物。

"这是怎么回事阿?!"

"先生,你到底做了什么阿!"

众人看到地上的尸体不禁大叫了起来-

因为尸体头骨的额头到鼻子的部分已被人挖掉!

(编按:去照照看镜子,人的额头到鼻子这块 T型骨跟"牛"的形状很像喔....)

望著众人惊惧的心情,倒在地上的老师急忙否认"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想来确认昨夜的事是否是真的,谁知道一进来就...一进来....阿!!!!真的,不是我!!!"

说到一半,饱受惊吓的他开始语无伦次的哭了起来,众人看到这诡异的场面,心中也开始有了几分恐惧.....,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一个让村人难忘的声音,"怎么了?大家都聚在这,难道又有什么'好吃'的吗?"

声音的主人正是清次,也是目前村子中最有精神的人.......

一看到清次的到来,众人心头为之一震,他们想忘也忘不了他就是昨夜整件事的主使者,而清次那满脸不在乎的神情与村人的惊惧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看著众人严肃的表情,清次随口问说:"怎么了?"村人便将头骨破损的事告诉他,然而听完后,清次不但没有惊讶反而大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哩,没想到这种愚蠢的事竟然让你们这么害怕,老实说吧!那是我挖空的!"

语毕,清次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物品-正是头骨失踪的部分,在烈日的照耀下,牛头的形状清晰可见.......

听到清次的自白,众人不禁大骇问道

"你怎么做出这种事"

"你不怕报应吗!?"

听到众人的质疑,清次脸上浮现出不满以及不屑的表情

"报应?哼!都什么时候了,还谈报应!要是真有报应,为什么村子过去没做什么坏事,今日我们非得要遭遇饥荒!?要不是老子我看牠形状独特,老子老早将这畜生的骨头打成灰烬!"

听到清次的话,众人惊讶的说不出话-大家都被他的话震慑住,我想就如同我一样,众人都屈服于清次的狂以及魄力而无法发出声音....

"你胡说!!!!"

一声怒吼吓醒了所有愣住的村人,那是刚才语无伦次的私塾教师发出的吼声,只见他双瞳睁大指著清次继续说到

"你这个恶魔到底要害我们到什么地步阿!我们都知道我们吃的是人,一个无辜的人阿!你怎么能用这种态度来面对!?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到别的村子去将所有事情说出来!!!!"

众人一听连忙要拦下飞奔而去的老师,但不知怎来的力量,看似瘦弱的先生将众人推开向住处冲去,看到这情况,老迈的村长不禁跪倒在地,

"天阿!我们要怎么办阿....,就算现在我们免于饥荒,我们也无法洗刷"吃人"的污名阿!",

"放心吧!村长,我会将这件事解决掉的,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此时没有人敢反驳声音的主人,因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清次,而此时此刻的他脸部正因为刚才一席话而愤怒著,而他的脸部因愤怒而产生极度扭曲只能让人联想到"修罗".......

黄昏时分,私塾教师已做好离开的准备,此时此刻的他已对这个村子绝望了。

然而,就在他要离开时,门口处传来了敲门声,"叩~叩~叩~",处于敏感时刻的他手上拿著匕首,谨慎的问到"谁?有什么事吗?"

"是我-村长,快开门阿!清次已经发疯了!他现在见人就打,我来这是想跟你一起离开这村子的,快开门阿!!!"

虽然,私塾教师心中怀有些许不安,但一想到至少接下来的旅途中能有同伴陪伴,他就将脑中的不安挥去,急急忙忙的将门打开,开门的同时,嘴里 还不断的说"看吧!我早说清次已经疯了,在不走就连我们都有危险了!"

"快阿!还杵在门口干么?赶快帮我把东西整理一下就赶快出发吧!对了,你帮我拿一下刀子提防清次的出现"

说完,他就急忙的回到屋子准备行李,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举动无非是亲手将死神的镰刀还给死神,在一声抱歉下,他感到背后一阵剧痛,而强烈的痛楚使得他倒在自己的家门口,只能不断哀嚎,此时他的背后已被插上了一把刀-正是刚才交给村长的刀-......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暗箭伤人的事..汝.不知..,阿!!!痛阿!!!"

就在他要长篇大论的时后,有个人影用脚将插在背后的刀踢的更深入体内

"清次...你...这个...呜~好痛~拜託你~别踢了~阿!阿!阿!"

"你不是说我是恶魔吗?!这么说来我为何要放你一条生路呢?说阿!"

"清次,不要太.....!"本来要开口制止的村长在看到清次的脸后就噤言了-他的脸上清楚的写著'扰我者死'。

村长只能呆站著任由事情往最坏的一面发展........

"我想...杀了那畜生或许真的有诅咒呢..."清次低声的说著。

听到这句话的村长吓了一跳,对了,就像是有天我们听到一个政客说"我再也不贪污了"一样震惊。

村长不禁抖动著声音问"真~的...有诅咒....哈~哈~那我们注定....要灭亡了,怎么办阿~!!!"

看著村长那因害怕而颤抖的人,清次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说:"怕什么,这种诅咒我三两下就能破解了!"

"真的吗!清次,你真的能破解诅咒吗?!"

多可悲的景象阿!害怕的村长竟然抱住了清次的大腿颤抖著,从他脸上丝毫感受不出身为一个村长的威严;只见清次从怀里掏出了阿牛的头骨,大声吼道 "你这畜生给我消失吧!"

接著他竟然将头骨直接硬押在私塾先生的脸上,其力道强劲到将头骨硬生生的嵌入老师的头里,"阿!!!!痛阿!!!!"

一介书生怎能耐的住如此的折磨,其凄厉的惨叫声使得整村的人都赶过来看,但他们绝没想到他们即将目睹一件他们不愿再见到的事.........

"哼!被我抓到了吧,你这畜生竟然附身到本村的人身上!现在我就让你再也无法超身!"

语毕,他将本来插在老师背后的刀拔起来,刀拔出来所造成的痛楚使得老师的惨叫声再次响遍了村子间,"痛~痛~痛阿!!!"

强忍著脸部以及背部的伤痛,他开始努力的爬向家门,但这时挡在门口的是手执染血的刀,面带杀气的清次,这时他终于觉悟了-他,已无法逃离死亡的命运。

当晚村子又有美味的"牛肉"吃了.......

再一次得到"牛肉"的妇人,这次她的内心已跟昨日的感觉截然不同,她疑惑著是否应该把肉拿回去给家中那嗷嗷待哺的孩子们,虽然肉的来源皆是取自于人,然而面对这两者间的心境确有极大的不同。

第一次是在众人皆已陷入疯狂所干下的蠢事,而第二次却是在清醒时亲眼目睹了惨剧,而剧中的主角也换成了自己村中的人.....

想到这,妇人握著"牛肉"的手开始颤抖了起来,一个恐怖的想法飞也似的流过脑袋,"我会是下一个主角吗?"

多恐怖的想法阿!然而只要亲眼见过清次那化为修罗的脸时,便可了解到这想法是可能转瞬成真;此时妇人的背脊发冷,而握在手中的牛肉也掉落于地......

肉落在地上的声响唤醒了发呆中的妇人,她这时将恐惧逐出脑中,赶紧拾起地上的"牛肉"心想:"赶紧带回去给光与华食用吧!然后连夜摸黑离开这里吧!"

捡拾乾净后,妇人连忙的加快脚步向家飞奔而去;不只是她,此时此刻的村人都已做好了离开村子的准备,原因无它,他们都知道再待下去不需要饿死,一个恶魔就足以将全村杀光.......

到了家后,她轻声叫唤儿女的名字,但可以听的出语气中带了一些急躁,听到这样的呼喊声两名稚子连忙从床上跳起来,"娘,什么事这么急阿"

"对阿,华华可是才刚睡著呢!",

看著睡眼惺忪的孩子,妇人当然也是充满了不忍,但为了自家的安全,她催促著两个孩子"

快点吃这份牛肉吧,妈妈会在这段时间整理行李,整理完后就离开这里!"

"哇!又有牛牛吃了!",年纪小的幼女一听到牛肉就顾不得母亲之后的话开始自顾自的跳来跳去,而稍微年长的哥哥则是听完母亲的话后,著急的问:"离开?为什么要离开这儿?"

无法说出真相的母亲只好随口答到:"因为听说邻近的村子最近开始下雨了,现在整村的人都准备去那儿试试运气呢!"。

说到最后,妇人的眼泪再次沾湿了眼眶,但年幼的孩子在听到邻村的"好消息"后,也兴奋的冲去与妹妹分享所剩不多的"牛肉",压根子没有注意到母亲的表情,而妇人看到这种场面就一个人默默的到屋内开始整理行李。

整理到一半时,一段令人心寒的对话传入她的耳中

"今天的肉不好吃耶...."

"对阿!咬起来一点咬劲都没有....,一定是牛太瘦弱了"

"好希望在吃到昨天那头牛牛的肉喔"

"对阿~"

兄妹两那无心的抱怨此时此刻听在妇人的耳里彷彿恶魔的对话,刹那间一个男人的脸孔浮现于脑海中-正是清次那张修罗的脸。

她的脑海中不自觉间涌现了一股惊骇的想法"是阿!私塾先生本来就已经饿的像皮包骨能分的肉本来就不多,这样清次根本吃不饱阿!这么说来.....这么说来清次他....他难道会......!"

想到这妇人不禁放下手边的工作,快步的冲出家门,一旁的孩子看到母亲的行为都吓了一跳,但年幼无知的他们怎么会晓得隐藏于事情背后的真相呢?

妇人离开家后便向私塾先生的住所飞奔而去,她沿路找寻清次的踪影,心中却又祈祷事情不要像她所想的发生;然而,这矛盾的心态却在靠近先生住处的田边宣告破灭........

在那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具具倒地分尸的尸体,而趴在他们身上啃食的正是那已入魔的清次,看见此景的妇人不禁失声尖叫,而最后一场惨剧也在这声尖叫声中开始上映.......

现在让我们拉回到清次杀掉私塾先生后的那段时间吧,清次强制将肉分给村人后便与他那些与他平日疯狂的同伴席地而坐,讨论刚才的种种经过,这时有一人拿起了柴刀将树枝削成了牙籤剔起牙来,一脸尚未尽兴的说:"啧~啧~啧~吃的真是不尽兴,肉真的是不够吃~"

"对呀!那家伙的肉不只少也没咬劲,还是那怪物的肉好~"

"对阿!清次你说呢?"

真不愧是清次的朋友,论凶狠度虽不如清次,但其个性也皆因饥荒而丧失了人性,竟将刚才那段令人不愿回忆的事以轻蔑的态度重述,但身为事件主角的清次此刻竟显的格外安静,在漫长的交谈中不发一语,而眼睛也不断的在众人身旁打转,看的众人冷汗直流。此时一个人站了起来说:"我想...我们也该离开...了吧...."

听到这话,大家如释重负般说:"是阿,时候不早了,也该回去了..."

"是阿,再拖下去天色就晚了",就这样清次一行人就离开了木屋向村子的方向前进,谁也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清次开始异变的前兆......

"清次,你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该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吧!"

"哈~哈~哈~"

虽然清次的脸色有些诡异,但身为他的朋友却依旧开他的玩笑,彷彿已经忘却了刚才的恐惧"根本不够....."一声低沉的细语从清次的喉间流出,众人听到时有点不知所措,连忙问到:"清清...次,你刚...刚说...什么阿?"

从他们的声音中可以听出他们流露出的恐惧;虽然害怕,但他们心中还是相信清次刚才说的只是玩笑话,然而,清次接下来的举动却直接将他们的恐惧给永远的吞噬掉........

"根本不够吃....!"

一阵白光闪过,前来关心的朋友来不及迴避,脸就硬生生的接下了清次的攻击,"砰"的一声,强力的拳劲使的那人跌坐在地上哀嚎:"干!清次你发疯了吗!竟然下手这么重....!"

那人边摸著额头边叫骂,可是当他张开那因疼痛而闭上的眼睛时,他沉默了,更详细点的说,他再也张不了口了-清次飞快的抽出柴刀,将刀往那人的颈子招呼,一瞬间,嘴巴微张,瞳孔因惊吓而放大的头就飞也似的滚到田边,而刚才击在那人头上的正是那已有些微泛红的阿牛那长角的头骨.......!

众人见到此幕都愣住了,不只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惨状,更因为见到了那恐怖的头骨;这时一个胆子较大的人抖动著声音问:"清~~~次,你真的~~~发疯了吗!!?"

"原来这次你附身到我同伴身上了,你们放心吧,你们的血跟肉我会吃的一滴都不剩的!"

看著清次那疯狂的表情,那群跟清次已有多年交情的他们都知道-他是认真的! 他们马上拔腿就跑,但这一切都太慢了,一个跑不够快的人,突然跌倒在地,他惊慌的说 : "我的脚~~我的脚~~怎么会突然跑不动了!" 突如其来的情况使他陷入了不知名的恐惧,他向后一看才发现到他的小腿已经与他的身体分离,他惊吓的连疼痛都忘了,连忙把双手当腿来用,死命的往前爬,嘴里不断叫唤著同伴的名字:"救我阿!我还不想死!!!" 听到这凄厉的呼唤前方的同伴不禁回头一窥究竟,然而映入眼帘的场景却令他们无法出手帮忙.......... 因为这一切都太震惊了-清次手里拿著沾满鲜血的柴刀,另一手则拿著头骨不慌不忙的将头骨应按上在前方爬行的那人,接著他脸色狰狞的再次将刀挥下,短短的几分钟,四个清次的朋友就被他杀掉了两个.............看到此景剩下的两人赶紧转身像村里跑去,嘴里还大声嚷嚷著:"救命阿!清次开始屠杀了!"

但一切都太迟了,清次再宰掉人后飞快的捡起两块大石头向前掷去,"砰"的一声,两人的呼喊声尚未传达到村子里就倒在田间的小路,最后传到他们脑中的只剩下从颈子后方柴刀挥砍下来的疼痛;结束掉这一切后,清次一个人坐在地上开始啃蚀著"战利品" 。 然而四个人的肉似乎仍无法填饱他的肚子,嘴里依旧重复说著:"好饿阿...还想要...更多" 。而那凹陷的双眼直瞪著村子的方向,而这惊骇的情景正好被那冲出来想验证自己恐怖想法的妇人瞧见,她的尖叫声不只响遍了全村,也意味著故事即将结束.........

S先生一口气描述完两种情况后,便停下来喝了些茶,他看著我面前那已空的碗,高兴的说:"如何?内人做的面味道不错吧,再多吃一点吧。"

看著他那真挚的笑容加上肚子的不争气,我便接受他的好意吃下了第二碗面现在想想平日时量不大的我会在那时吃下这么多碗面或许真的跟S先生的推论一样-我那时已经对那碗面的魔性著迷不已,想到这,我又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颤;看到我开始吃面后,S先生才开始讲起接下来的故事,而他那时的笑容对今天的我更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梦魇......

听到妇人的高分贝叫声,本来专心埋首啃食"牛肉"的清次也抬起头怒瞪著她,望著清次那因愤怒而睁大的瞳孔,妇人吓得跌坐于地上,温热的尿液不自觉得从裙中流出,看到这场景清次不禁大叹可惜:"可惜了一块肉,俺至今还没吃过女人的肉呢......太可惜了~~~"

听到这样的话,妇人只能呆在地上打牙颤;清次似乎对眼前的景色相当享受,嘴里开始说起了淫秽的话语一面向她逼近,看到这情形妇人将手当腿用,但不管如何加快手部的移动终究还是敌不过清次那双腿的速度。眼看著清次逐渐逼近,妇人只能没命似的乱叫,她心中的疑虑已被证实-清次早已变成了一个疯狂的食人魔。

然而站立在妇人面前的清次突然停下了脚步,眼神望著村子的方向说:"对了!听说小孩子的肉比大人来的鲜美,你家里不是还有两个小鬼,等解决你之后,就有美食可吃了,哈哈哈!!!"

听到这疯狂的言论,妇人体内突然涌现出一股力量,她掷出地上的石子,接著双手当作腿般向村子开始疾奔,"快点!再快点阿!有谁可以阻止恶魔阿!!!救命阿~~~"

像撕裂喉咙般,妇人一边跑一边求救,而后方的清次抹去额头上的鲜血,抽出插在尸体上的柴刀,双眼直瞪著妇人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原来这次你附到她身上阿!没关系,我这次会让你没有躯体可以附身!",语毕,他便拔腿向村中跑去。

一听到妇人死命的叫喊声,村人连忙冲了出来,凭藉著微弱的灯火村民间彼此互相对望,赫然发现到大家心中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那就是逃离这地方,每个人身上可以看出刚才整理行李的痕迹,更甚著已经有人将包袱背在身上。

另外他们还有一个共通点-不论男女,每个人手上都握有著可以当作武器的工具......

看到妇人飞快的冲进村子,众人连忙问发生什么事,虽然众人心中都已经有底了,但众人都希望只是自己想太多了,然而妇人所带来的消息却将大家最后一丝的期望给消灭掉,"清次...终于开始......杀人了,他将他的同伴都吃掉了!!!,接著他的目标就是我们了!!!"

听完妇人的说明,村民的心都凉了半截,这时有两个比较勇敢的人自告奋勇的要去阻止清次,他们到村子的入口找寻清次那巨大的身影,但要在黑夜中寻人实在是件难事,因此他们决定点燃火把,然而他们永远想不到这火把竟然让他们从狩猎者变成猎物。

就在他们点起火把的那一瞬间,一个身影突然窜出,两个人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下一刻一道红光闪过,只听到"咻"的一声,两颗头颅就飞到众人的面前,而站立在众人面前的是令大家恐惧不已的清次。

但与平常不同,此时的清次将阿牛的头骨罩在自己的脸上,他的身影在火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巨大,而见到此景的村民有的吓得四处乱窜,有的拿起锄头镰刀向清次扑了过去,面对这情况,清次露出了微笑-他知道他往后的日子都可饱餐一顿了.....

虽然村子也有比清次强上许多的人,但在这次的饥荒中每个人就算想多使点力也是徒劳无功的,反观清次经过这几天的"猎食"后虽然体力称不上是完美,但要应付一群饥民已是绰绰有馀的。

整个只听到此起彼落的惨叫声,没多久惨叫声就归为寂静,只见清次悠间的坐在由尸体推成的小山上,嘴里说道:"看来这阵子有得吃了,对了!先拿那两个小鬼当开胃菜吧,我记得....."

只见他开始搜索眼前那堆破烂的木屋,最后目光停留在一栋大门紧闭的屋子,他露出了笑容愉快的向屋子走去......。

说到这S先生停了下来,他重新点起了烟说:"故事到此就结束了,唯一能知道后续发展的只有这故事与之后明治初期的报告书互相对照所出现的惊人事实。"

故事到此结束总有些意犹未尽,于是我连忙追问那真相是什么,只见S先生说:"虽然你可能有一天也会察觉到这事实,但我还是将我珍藏以久的资料拿给你看看吧"。

只见他拿出一大叠的资料堆在我面前,我显的有些讶异:"这么多阿?!"

"不不不,只有前几份有关系到故事的后续,剩下的是我从别人那听完故事后自行收集而得的报告书,等一下你就通通把它看完吧,典子!再拿来一些面来招待客人吧!"说完,S先生便坐在沙发上开始闭目沉思;而我便独自一人阅读那份在我往后的人生中使我处于惊吓状态的报告书;说真的,我实在是不愿再多回想起那份报告书的内容阿!

最终章 残酷的事实

我一边回想著故事的内容一边看著那有关那村子的调查报告,赫然发现到传说与事实交织出的惊人真相,以下为明治初期报告的大概内容:

"这真的是太恶心了,虽然过去曾挖过不少尸骨,但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次那样的恶心,尸骨没有一具是完整的,最常见到的是头身分家的尸骸,而且头与颈子的断面也非常乾净,想必是用很锋利的刀砍的;另外在某间破烂的房舍中发现到了一件写满文字的和服,令人讶异的是衣服经过了这么久的时光竟然没有任何破损,听周围的人说这是怨念使然的结果,或许真的 是这样吧,衣服上面的文字很凌乱,只能看出'牛头来了!果然....诅咒,杀....消亡'的字眼, 看这些字眼不禁让人想到流传在这附近的'件'的传说;件-牛与人交配后产出的魔物,具有 预言能力,生于凶事发生前,死于凶事结束后,算是当地有名的传说,但硬要把传说与现实相 结合难免有些迷信,或许之后向附近的老人打听能得知发生在这村子的惨剧吧!最后附上这次挖出的骸骨数目-南边一住宅旁成年男尸一具,头颅与身分离,往村子入口方向的路上有 四具面向入口的男尸,有两具是头部直接被攻击而亡,另外两具是胸部被猛烈攻击而亡,西边的一间木屋底层埋了一具壮硕的男尸,与先前相同的是头与身体呈现分家状态,但与先前最大不同是他的头骨一部分被人撬开,光是想到就毛骨悚

然阿.......,而村中的骸骨更是多的吓人,但与前面最大的不同是-尸骨除了致命伤外没有出现其他撕裂过的痕迹,男尸9具,女尸4具,童尸0具,这是诅咒吗?一个村子难道没有儿童的存在?但让我纳闷的是其中有一具女尸被妥善的安葬,尸体埋的很浅应该是孩童所挖的,这村子充满真多无解的迷团阿!调查员蜂须贺 正树 笔"

看到这我不禁纳闷起来,我问道:"莫非那两个小孩是虚构的......"

S先生只是摇头说:"不知道,或许整篇故事都是虚构的也说不定,但从某些事来看,这故事的可信度非常高...",说到这,他的目光开始游离不定,我连忙问到是什么事,只听到他说道:"不~没什么啦,你还是继续阅读之后的文章吧!"

于是我就停止发问,重新回到那叠资料中;一直到今天我才了解S先生那话中的涵义-那村子不是传说,而是现实......

以下为S先生独立调查报告的内容:

"我实在是不愿意相信那老头说的话,但在这趟旅途中我真的不得不相信流在我体内的血是如此肮脏又污秽阿!我开始收集牛之首的资料是在我遇到那老头的三天后,毕竟要相信那事实在要有很大的决心,但在吃过所有食物后,我认了~~~我的体内确实有那血的存在;而这篇报告便是在我那记者之魂的驱动下所完成的内容.....

我一直感到有趣的是-这则故事实际上并不能称上惊人的恐怖,但为何在历史上有被禁止的痕迹呢?于是我去查了历代的纪录,赫然发现到最近一次的禁书活动是在二次大战后本国经济萧条时期,那时还出现了奇特的都市传说'瘤女'-那是一个残酷的悲剧;那时候全国陷入饥荒,虽然人吃人的惨况并未大量发生,但据谣言指出在当时原爆区的附近曾发生过这样的惨剧,是的,在这两地区附近发生了暴动的民众将没死成的人当成了食物,而有心人为了防止其他人发现事实,于是编造了'瘤女'的传说,而政府在听到这样的流言后,为了防止这种风气的扩大于是便将'牛之首'列为禁书,更将当时有嫌疑的人处死,但还是无法完全根绝掉这样的恶习,在我与当地老一辈的人聊天中发现到他们过去曾经吃过一种食物,味道虽然普通,但感觉却非常奇特,更何况当时'肉'是一种稀有食物,那味道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照道理讲要在现在再一次找到那种美味并非难事,但根据一些事业有成的老人们说不论他们尝过多少美味但记忆中的那味道就是无法重现,除了一种没有尝试的肉......,听到这,那老头的话又不自觉的在耳边响起:'我们的血里已经融入了'食人'的血缘了,不管怎么逃避,我们心中唯一认同的美味只有'同为一族'的人类',现在的我已经无力再加以反驳了......。"

看到这,一股恐惧及愤怒油然而生,我将手边的资料甩开,大声的怒斥道:"胡扯!这根本都是你的瞎掰,什么'食人'的血缘?这根本就是你的妄想!"

听完我的怒吼,S先生张开了眼悠悠的说到:"是阿~我也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妄想阿!但看到你刚才的行为更能证明这一切都非妄想阿!"

"什么?!"

只见S先生的表情逐渐转为阴森:"你不是一直对我犬子的肉赞不绝口吗?"

听到这里我不禁傻眼了!

我那时已几近咆哮的声音嘶吼著:"你说什么?????!!!!!!"

但S先生以沉默代替回答,接著我将目光移向他太太脸上,但深知一切真相的她在也忍受不住哭了出来;我茫然了......,此时羞愧愤怒涌上我的心头,我那时只想揍人,我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前,但S先生手脚更快,他从口袋中掏出了枪:"出去吧,我可不想让这故事在此停住阿......"

接著的事情我一点都记不得了,我只知道当我回过神后,我一个人淋著雨独自的在路上走著,嘴里嘟哝著:"我吃了人...我吃了人...."

最后,我昏倒在地,当我再次张开眼时,我人已在病房了,身旁不断照顾我的是未婚妻-一美,我拜託她帮我做出各是各样的牛肉料理,但却没有一样能勾起我的食欲,不,更极端的说法是世上除了"那种肉"外,再也没有一种肉能塞住我的味蕾......

我想我的生命大概快到尽头了吧!现在的我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唯一能勾动我的食欲的是一美白嫩的粉颈,每当她靠近我时,我都快克制不了自己了!我已经暗自下了决定,在这篇文章结束后,我会亲自了结自已的,现在唯一能带给我希望的大概只有我暗藏于床边的那把左轮手枪吧......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