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载]活体人偶(精神病人的灰暗世界,恐怖小说,重口味)_莲蓬鬼话_论坛

恐怖小说关于日本人偶的,[连载]活体人偶(精神病人的灰暗世界,恐怖小说,重口味)_莲蓬鬼话_论坛

互联网 2020-10-30 21:01:20

1911年,中国发生了重大变革,史称------辛亥革命。

同年10月9日正午,一个叫孙武的革命党成员在汉口俄租界宝善里14号装配炸弹,却不慎爆炸,孙武受伤。俄国巡捕闻声赶至,把炸药、旗帜、符号、文告、印信全部抄走。。。。。。

在这个事件发生的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川南眉山脚下,一间孤零零的茅草屋内,一个叫刘宝的晚清落第秀才正从一场黄粱美梦中醒过来,他梦见自己身穿官服,正在给龙威四射的大清皇帝磕头领赏,殊不知 :此时万里之外,武昌一声枪响,清帝国土崩瓦解,民国时代已经到来。

七十古稀的刘宝揉着胸口咳嗽几声,挣扎着起床,一本发黄的册装书《儒林外史》从被盖上方滑落在地,清风拂过,书页正好翻到:范进中举一页。

刘宝眼神茫然的环顾着内设,破乱的家具上铺满灰尘,蜘蛛肆无忌惮的在空间里织着网,屋里飞蛾虫子颇多,蜘蛛倒是给养得很肥大,隔壁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咳嗽声,让人听得心头发悚,担心所咳之人连肺也要给咳出来了。

刘宝颤颤巍巍的走到隔壁,问道:“翠啊,病还是不见好吗?”这个被他唤作翠的女人是他的儿媳妇,生了肺痨,怕在世上做不了几天的客了。

翠的丈夫原本是老实的小商贩,在街贩卖些瓜子香烟为生,祸从天降,碰上清兵与白莲教在街上混战。一匹受惊的马撞到了他,十几皮马接重而来,可怜他一生从未做恶事,惨死在了马匹的践踏之下,惨死在乱世里。

翠面色惨白,咳出的痰里带着大量的血丝。翠捂着胸口,断断续续的道:“孩子他爷,刘森这孩子去哪里了,我半日没见着他了?”

刘森是丈夫留给翠唯一的骨肉,12岁,长得虎头虎脑的,很招人喜欢。刘宝颤声道:“你在床上好生的休息着,我这就去找他。”

刘宝走到山脚边,看见孩子正背着一捆柴下山,柴只有四五十斤,却足够把一个孩子的腰压成九十度。刘宝上前心疼的给他擦着汗,道:“孩子,把柴给爷爷背吧,你骨骼正在生长,还没有成形状,小心给压成驼背了,长大娶不到媳妇。”

刘森却咬着牙道:“爷爷的身体也很差的,我再坚持下就到家了。”爷爷听着眼泪就流了下来,这几年他特别容易动感情,向个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哭。那不值钱的眼泪在他的眼角形成了厚厚的眼屎。看上去整个人显得那么苍老无助。

刘森把柴放到院子里,柴还在潮湿,他一块一块的铺开,阳光很快会抽干它们的水分。攒到几百斤的时候,再卖给村里的杨老爷,能换得几个铜钱,再把铜钱交到郎中手里,给妈妈换点草药。因为钱给的少,郎中给他的草药要么是些渣滓,要么是长了霉的。可刘森依然把它看成救命的药,尽管妈妈往往吃进去会吐出大半,可他还是充满希望,只要妈妈能咽下一点点药水,那他背柴的苦就没白吃了。

翠在屋里唤他了:“森儿,森儿。”刘森楼起衣摆擦汗,万不能让妈妈知道他刚上山背柴回来的,妈妈知道了,心会很疼,妈妈已经被病痛折磨的没有了人形,他不想让妈妈的心再跟着疼。

翠捂着胸口又激烈的咳嗽,刘森忙上前轻轻的拍着妈妈的背。咳嗽一阵,翠感觉到一股血腥味冲了上来,她忙捂着嘴巴,叫刘森去拿碗,她怕血污了床单,所以得找个空碗接着,这次,翠足足的吐了满满的一碗血才止住。

刘森扑在床上大哭:“妈妈,你是不是要死了?妈妈,你不要丢下我。”翠也是泪流满面,哭道:“妈也不想死,可这是命,我死后,你要好好孝顺爷爷。”她说累了,休息好一阵才道:“待到爷爷百年之后,这个世上,就只剩你孤零零的一个人了,你不可做匪,不可当兵,安分守己的呆在家里,种田为生,等你长大,只要勤劳踏实,自然会有好女孩看上你,那时候,你的苦日子就熬到头了,你会有一个家,又有了亲人。”

刘森哪里还听得进妈妈对他的人生规划,只是一个劲的哭:“妈妈,你不要死,我长大后挣好多的钱给你用。”翠抚摸着孩子头,道:“你有这片心就足够了,别哭了,妈妈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她挣扎着起身,将柜头上的一个煎饼递给他,道:“孩子,你也饿了吧,妈妈没有胃口,不想吃。”

刘森看着那饼子,觉得胃一阵紧缩,空胀着痛,家里早没有了粮食,已经不动烟火几日了,再下去,恐怕老鼠也会到灶台筑窝,好在邻居会送一些窝窝头之类的杂食过来,运气好的时候,甚至能在门槛外捡到一筐鸡蛋,那也是好心人悄悄留下的。

刘森把这些食物归置在竹篮里,用绳子绑了吊在屋檐上,家里的老鼠实在太猖狂了,它们找不到食物甚至会趁妈妈昏迷时,去啃她的脚。

所有邻居送来的食物,刘森丁点儿都舍不得吃,全部留给体弱的爷爷和重病中的妈妈,他自己只以山果充饥,有时候也在山上刨一些观音土食用,观音土呈白色,很难下咽,也没有营养,只能让肚子不显得那么空瘪,起到一个麻痹胃神经的作用。

翠又昏睡过去了,刘森咽了几下唾沫,将饼子放在妈妈的枕头处,轻手轻脚的退了出来。

晚上的时候,翠还没醒过来,刘宝几次的用手试探她的鼻息,气若游丝,一缕芳魂偏偏不去。刘宝对孙子道:今夜我们俩都得守着你妈妈。

l刘森眼神却流露出惊恐:“我怕。”刘宝道:“你怕什么?”刘森稚声道:“我怕牛头马面的黑白无常,他们今夜要来拘走妈妈的魂吗?”刘宝抚摸着孙子的头,凄凉的道:“所以我们得守护着你妈妈,不要让她在咽气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刘森哭了起来,呜呜的好一阵子才止住抽泣,爷孙俩呆呆的盯着跳动着的灯火苗。刘森痴痴的问爷爷:妈妈的魂会从脚底飘出还是从头顶飘出?

刘宝平日里总给孙子将一些民间的鬼神故事,所以刘森才有刚才一问。刘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有些懊恼,也有些隐隐的担心,怕那些怪力乱神的故事影响到孙子对这个世界的正确认识。

刘宝一生未曾得志,给孙子讲的故事里,除了鬼神,多半是聚宝盆之类的奇谈,借此满足一直渴望飞来横财的妄念。他也知道所谓的聚宝盆世间跟本不可能有,但也会在故事的叙述里得到一丝莫名的满足。

就在昨夜,他就给孙子刘森讲了这么一个银娃娃的故事。刘宝说:“在山洞里呀,住着银娃娃,有手有脚,有头有脸,要是把这么一具银娃娃搬回家,那就是一生富贵喽!”

刘森道:“爸爸以前没死时,也曾经带回来一个小银娃娃,可我们家还是穷,现在连给妈妈抓药的钱也没有了。”

刘宝笑着道:“此银娃娃非比银娃娃,山洞里居住着的银娃娃是银子吸收了天地精华,修炼多年,才化为人形的,有了灵气,本身了具备召唤银子的能力。”

刘森睁大眼睛惊奇的道:“银娃娃是怎么召唤银子的呀?刘宝比划着道:你把这么一个银娃娃从山洞里抱回家,没银子用了,就用铁锤把银娃娃的手脚给敲下来。”

刘森一脸的童真:“敲了它手脚,它会痛的。”刘宝道:“银娃娃是会很痛的呀,但它也不想自己老是一直断手断脚的,于是就开始召唤银子,官府大老爷家的银子听到召唤,就会飞过来,融到银娃娃的身体里,银娃娃就重新长出新脚新手了,于是你又再给它敲断,如此反复,银两就取之不尽了。”

刘森听得入了神,稚声稚气的道:我一定要到山上的洞里,找到一具银娃娃,治好妈妈的病。

此时,俩爷孙在漫漫长夜里守护着他们即将去逝的亲人,刘森又提起了那个银娃娃的传说,道:“爷爷,山洞里真的住着银娃娃?”

刘宝含糊的道:“住着呢,只是银娃娃长着手脚,会跑动,所以常人逮不着它们的。”

爷孙俩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谈中睡着了。

清晨,山上的雾蔓延入村,屋外的树林里,群鸟争鸣,给原本荒芜的村庄住进了一许生命的活力。刘宝惊醒过来,他走到翠的床边,将油灯火举到她的鼻孔前,油灯火微微的颤动着,这说明翠还尚有一息,她倒是希望翠能早些离去,既然注定要走,多留在世上一日也是多受一日的苦。

当他转过身时,发现刘森已不见了踪影,孙子方才明明还在沉睡着的。刘宝心里又是好一阵的茫然。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