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残留的记忆之恐怖小说集_纯子Nino_苏醒(九)

恐怖小说集九十九,残留的记忆之恐怖小说集_纯子Nino_苏醒(九)

互联网 2020-10-25 18:55:34

李凌坐在边上无声地看着卞程狼吞虎咽的喝着自己煮的营养粥,她心中还存在一丝疑虑,就她现在对宇宙的了解程度,还无法解释出这种现象,但是她个人非常希望那个人能回到他身边,就算失去了以前所以的记忆,以卞程的身份活着也没有关系,现在最关键的就是他的灵魂究竟是谁的?

半小时过后,凌的父母回来了,他们看见卞已经苏醒过来,脸上已经泛出了些许红晕,便深深的送了一口气,刚才自己女儿的一通电话差点让他们误以为这次的法术又出现了什么问题。从结婚当天算到现在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本来和卞程父母说好的,让新郎回新娘家先住几天是他们家的传统,新郎家当然也知道凌的家庭背景,便也没有在意,不过如果这次如果又失败了,时间拖久了男方家里也会起疑心,这几天已经接到好几通卞程父母的电话,他们其实无非是想听听儿子婚后的生活怎么样,最后编织了各种无法接听的理由搪塞过去了。

凌把卞程一个人留在这间房里,让父母来到自己的屋子,为了防止被偷听,她关上了门:“妈!你早上把谁的魂魄注入卞的体内?”

母亲看了看旁边一脸茫然的父亲说:“我就随便跳了一个适合他的,你也知道,不是所有灵魂和身体都能匹配,如果强制放在一起,以后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

“会出现问题?”凌联想到了什么,感到有些惊讶。

“是啊,所以每次在施法前,挑选灵魂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呢,所以我才会赶你出去,这样会打扰我的工作的。”母亲耐心的解释着原因。

“哎呀!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竟然忘记了。”凌用手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想:“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出现过什么问题,应该算合体的吧。”想到这里,她小嘴一咧,露出洁白的牙齿,为自己的鲁莽行为没有受到惩罚而感到庆幸,这件事情她一直瞒着父母没让他们知道过。

凌接着问道:“那有没有一种可能,当你施法的时候,恰巧有其他的魂魄路过,然后被你误摄入接受人的体内?”

母亲陷入了深思,她似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这个过程,不过让她感到更为疑惑的是女儿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她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的,毫无疑问,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凌会这样遐想。

站在一旁的父亲静默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张开了大嘴:“这种情况,从理论上来说是存在的,而且在白天更容易发生。”

“没错,黑夜里,灵魂的感应力更强,这就是为什么人们经常会说在半夜三更遇上鬼,而不是白天,这并不是说白天灵魂就不在人间游荡,只不过是我们无法察觉到而已。”母亲接着父亲的话继续解释着。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话音刚落的同时,满脸的笑容呈现在凌那可爱的脸蛋上,父母和卞程的回答,让她更有把握的确信这件事的发生,面对父母的疑虑,她也没有解释什么,大学时代和邢风的恋情以及邢风车祸后她所做的事情他们都不知详情,所以现在也没有让他们知道的必要。上天是眷顾她的,自己所做的一切竟然歪打正着,让他在无意中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还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

这是市内最大的一家医院,邢风正在接受身体各项器官及神经检查,阎晓莉和公司里的几位同事坐在吵闹的走廊长椅上,她通过各种关系把他从先前的医院转移到了这里,并找到了这家医院内最好的主治医生,希望能得到昏迷的原因及治疗方法。邢风的父母很早就定居在了国外,因此无法马上回国看望邢风,在这里邢风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阎晓莉和自己公司的几位好战友了,以前他们并不知道原来一个的作用能够这么大,直到今天他们才发现,少了这个年少老成的副指挥官,一切工作运作起来已经不像往常那样的有理有条。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和他们预料的一样,一切正常,主治医生摇了摇头,声称自己从业30余年以来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病人受到了某种过度的刺激,导致了大脑皮层功能存在异常,丧失了意识,潜台词就是邢风再一次成为了植物人。这个惊天噩耗震惊了所有人,唯独阎晓莉依旧不断地给他鼓励打气,她每天都会在他的耳边呼喊他的名字。她相信,邢风一定能再次苏醒过来,就如同上次车祸一样。

三个月过后,邢风所在的公司应聘了一位新的副总经理。上班的第一天早上,新任经理来到秘书室门外敲门,门开了,他刚要打招呼却看到一脸愕然表情的阎晓莉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在惊讶什么?显然不是因为新任的副总取代了邢风的职位,而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她认识。

“怎么美女?不欢迎我么?”

“怎么会是你?”她上下打量着确定是他没错,虽然依然不敢相信。

“阎秘书!握个手吧,合作愉快!”他伸出一只纤长白净的右手。

阎晓莉被迫伸出手来,双手握住的一瞬间,两个人就此建立了合作关系,往后的一个星期内,新任副总完美的融合进了这个团队,得到了大伙的一致认可,他的性格、处事方法和邢风几乎如出一辙,可以说是完全有能力胜任这个职位,大家开始渐渐地遗忘远赴国外治疗的邢风。

又过了一个月,阎晓莉被他叫到了经理室,让她下午陪他外出一次,然后两人驾车来到了一家精神病院,他向她解释了此行的目的,邢风的一位已故大学同学刘争的母亲由于患了精神病在此居住,而住院费一直是由邢风代为支付的,现在他成了植物人被送到了国外治疗,所以这家病院一直无法联系上他,住院费也一直拖着无法结算。阎晓莉想起了之前一段时间一直有人拨打邢风的电话说是某精神病院的,她以为这些都是恶搞电话因此并没有理会对方,不成想真有这回事情,虽然邢风有提起过此事,但他从来没有带她来过这里,今天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帮邢风补掉前几个月的欠款。

在顺利的交付了住院款后,他们在医院的安排下进入了刘协母亲所在的病房,这幢医院大楼每层都布置着精密的监察设备,每个病房都是一个独立的隔离间,房门类似监狱里的那种铁质阀门,以防病人实施任何的暴力举动。不过刘协母亲的症状控制的还算稳定,她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带他们前来的那个医务人员示意病人没有危险,他们可以安全的进门与她交流。

病房内很干净,也很简陋,一张单人床和一套简单的家具,旁边还有一个单独的卫生间可以使用。根据医院的解说,现在病人的眼睛已经无法清晰的辨认了,也就是说如果有一个人站在她的眼前,她的眼里很有可能看到的会是另外一个人,她的耳朵也不好使,经常听不见别人的说话声。阎晓莉紧跟着他踏进这间隔离房,缓慢地走进她的身旁,轻声说道:“阿姨,你还好吗?我们来看你啦。”

说来可笑,他们两人从来没见过这位老妇人,老妇人也不认识他们,她竟然还这样问。老妇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平躺着的身体转过来,银色松散的长发散落在大脑周围,她望了一下站在眼前的两个陌生人,然后把视线转向了一语不发的他,只听到她嘴里叨念着:“儿子……儿子……你可来了……”

他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精神病人就是这样子的,经常会产生幻觉认错人。一旁的阎晓莉拉了拉他的衣袖,捂着脸偷笑着。

高耸的病房大楼下,杨柳舒展着妩媚的身姿正迎接着春天的来临,他仰望着碧蓝的天空,轻轻闭上双眼享受着大自然温暖的怀抱。几分钟前,他拉着阎晓莉的手离开这幢大楼,来到附近的一个小花园内,说是有事情要告诉她。

“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阎晓莉忍不住问了下。

他睁开了眼睛,回过神来说道:“李凌要和我离婚。”

“为什么?”

“她说我们不合适。”

“这不是胡闹么?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惹得她生气了?”

“没有!我对她一直很好!”

“那是为什么?她这人怎么这样子,以前大学里和邢风谈恋爱也是的,谈到一半就说要分手,真是弄不懂这个女人!”

“什么?她和邢风谈过?我怎么不知道?”他狠狠地抓住了这个重点,并看了一下阎晓莉的眼色,直觉告诉他,她是不小心说漏了嘴。

阎晓莉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现在做任何补救措施都已经玩法挽回了,于是她只能将整个故事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诉了这位新任的副总经理——卞程。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