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个好学生-第一章 恐怖的学校古怪的人

恐怖的校园小说,当个好学生-第一章 恐怖的学校古怪的人

互联网 2020-10-29 22:51:04

第一章 恐怖的学校古怪的人

第二天早上起来,阳光还是一样没心没肺的明媚。

“这天气啊,就像是在嘲笑卑微的我们一样,老天爷总喜欢因为人类的痛苦而幸灾乐祸。”不用睁眼,俞白都能猜到这话是谁说的。

一点都不文艺,根本就是故作深沉的装傻。

俞白从来不会认为这明媚的天气是在嘲讽自己,或者显得格外刺眼什么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也可以说世界大道浩浩汤汤,不为尧存不因纣亡,何况这个学校只是世界的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而已,每个城市每个时刻都有人欢喜有人愁,天气不会因此而永远阴天或者永远阳光明媚。俞白深信天气不会对任何人锦上添花或者落井下石,只是因为心情不好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在针对自己罢了。

俞白信步走出宿舍,漫无目的的走着,今天没有课,他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他就像一个失落的灵魂在寻找它的驱壳,一切都遵循凭着本能的指引。忽略了叶铭那“深情”的呼唤,忽略了宿管那愤怒的呐喊,他就这么穿着普通的鞋走在普通的楼道,普通的灵魂在普通的出窍。

师大附的宿舍讲道理还是蛮整洁美观的,随意录一段楼道视频,然后给上柔光滤镜就是一个国产校园青春电影的经典唯美画面。俞白大概能理解这种现象,因为他本来就是个随性而为不喜欢刻意整理物品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学校古怪气氛的影响下,也变成了强迫症。可能也是这种古怪气氛,导致即使这个宿舍楼住着各种各样各种定义的好坏学生,宿舍楼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杂乱无章。

但现在静下心来仔细观察这间宿舍楼的话,俞白发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地方。

那就是,宿舍楼实在太白了。

是的,墙面是白的,地面是白的,被子枕头是白的,窗台是白的,唯一不白的楼梯扶手还是镀锌铁的,一样的素。

这个楼的装修完全不像是一个学校的宿舍,更像是医院的住院部。

难道这样的装修有让人安定的作用吗?这种古怪压抑的气氛难道是这种装修造成的?

俞白感到一丝恐惧,虽然他觉得这尚属于情理之内,用装修风格来让宿舍变得清静一点没什么不好,但他还是觉得不安,他不知道连这种方式都能想出来的校长会有多么可怕。这就好像第一个把火药用在武器上的人绝对是个天才,但他也绝对比发明火药的人心思更加可怕。

嘶。这个学校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啊。

走着走着,俞白来到了宇文老师的办公室门口。

学校没有想象中那么豪华,至少一个老师一个办公室做不到,宇文老师是和其他四位同一年级的老师在一个办公室办公的,不过现在看起来倒是只有宇文老师一个。

此时,宇文老师正戴着眼镜拿着一份报纸正读的津津有味。桌面上还有一个白色的搪瓷水杯。俞白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这位老师以前当过国家公务员。

单看拿搪瓷水杯,就像八九十年代的老字辈。虽然一看就知道以宇文老师的年龄肯定是做过旧的,俞白印象当中,这种类型的水杯只有他爷爷用。

有人说做旧?怎么做?这种搪瓷水杯也能做旧?那当然,没有你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做旧的方法很简单,俞白的爷爷教过他,首先买一个搪瓷杯子,然后外面裹上一层棉花,然后一棍子敲下去,这棍子要讲究,不能太重也不能太轻,太重了容易砸坏,太轻了没什么效果,要刚刚好砸出个裂纹,然后再拿着这杯子去找人锔,不过现在锔碗的少了,能找到也算一种本事。

宇文老师戴着眼镜,看着报纸,是不是的还端起那做旧的杯子喝口水,看着就那么文人风骨,看着就那么文质彬彬,看着就那么道貌岸然。

“来了,坐那儿,那个。”宇文老师努了努嘴示意俞白坐下。

但坐下的位置有点奇怪,至少离宇文老师有十米远。

“这有点远了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说,这!儿!有!点!远!了!吧!”俞白几乎是喊出来的。

“谁住院?”宇文老师把眼镜摘了,认真听。

算了,还是站着说吧俞白摇了摇头自己走过去了。

原来,据宇文老师说,跟在一个地方办公的多少精神有些问题,有一个有洁癖,有一个跟他关系不好,有一个强迫症,他的东西位置稍微动了一点都骂闲街,好不容易有个跟他关系不错的位置还离他最远。

其实俞白想说的是,这个办公室里每个人都有问题才对,宇文老师问题最大,和他关系好更说明那个人精神一定也有问题,所以最终结果是一屋子就没好人。

“哎呀哎呀,稀客啊,让我想想上次周考之后还敢到办公室的是哪一届。不对哈,你们班长刚刚就来过一次。”

“别做出这副表情,你自己都觉得别扭吧,你是个什么尿性班里人都知道,别说那个,我有点事问你。首先宿舍搞得跟医院住院部一样是想干什么,其次,我想问一下上次周考班长的推理是否有漏洞或者错误之处。还有,这个学校到底算是个什么,最后,周考时你内心是怎样的,换句话说你是发自真心的冷漠吗?”俞白感觉有满腹的疑问等待解答,但想来想去,想到的具体的问题却只有这三个,其他的疑问宛如笼罩在一层云雾中,看不见,却能隐隐约约的感受到它的存在,需要把它说出来时,你却发现你对这个疑问本身都一无所知。只剩下单纯的困惑与不安。

据宇文老师所说,从他进入这个学校时,宿舍就搞得跟医院住院部一样,而且更加严重,因为每周末是要撒消毒水的,也不知道校长抽什么风,不过后来因为新上任的主任受不了消毒水的味,就和高年级学生联合致信校长,请求取消每周末撒消毒水的规定。一些老资格老师说,这装修方式从很久以前就有了,并且每任校长都认真贯彻落实把学校宿舍搞得像医院一样整洁的基本方针,没有变过,据说是这样的装修可以让人平心静气减少不和谐事件的发生。

而班长关于周考的推理漏洞的确是有,不过基本正确,错误的点在于,游戏中的不公平其实根本就不是提示,薛胜义头一天死亡不代表在那时起就能知道生路是什么,就有机会脱出。换句话说,即使是考试,也有可能因为运气的成分直接死亡,因为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所以算是个漏洞,其他的基本没错。

关于学校的真相,则是某些考试优胜者的奖励,换句话说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知道的,至少俞白现在是没资格知道。

“最后,关于我是否是真的冷漠吗?”宇文老师嘿然一笑。“你也不必在乎我的情绪,因为我根本不在乎你们的情绪,直接问我你对我们的死亡怎么看不更简单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这样的,我不是冷漠,只是看的淡了,你看见一个人死了或许会感慨生命的脆弱,但如果你几乎每天都看见死人,你慢慢就会看淡生死,当然,指的是别人的生死。我看过的尸体不比一个退休的刑警队长要少,而且几乎都是亲眼见证,所以我还是那个我,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是我,考试的时候的那个也是我,只不过我对死亡的态度领你们觉得我不像我。”

俞白还是第一次见到宇文老师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整天老不正经的他认真起来也蛮像个人的。

虽然胸中尚有许多谜团未被解开,但和来时比,俞白显然轻松了不少,得知信息不算多,但聊以自慰,就像把胸口的大石打碎成许多小石子,虽然更碎更难收拾,但压抑感无疑减轻了许多。

不过俞白略微开朗的心情在进入宿舍的一瞬间就被终结了。

因为他的舍友是叶铭。

“喂干嘛去了,我叫你怎么不听啊,今天你打水你不知道啊?还有床铺了吗?垃圾怎么不扔?说好的早上起来总结周考呢?说好的中午回来和隔壁打红a呢?说好的讨论如何把你二舅的三舅妈的四孙女的大表哥介绍给我二姨夫的远房表妹的干儿子呢?还有不是我说你.。”

谁跟你约好了.昨天你什么也没干就挺尸来着啊.

俞白真不知道他在梦里跟自己安排了多少事情,也懒得去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