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门千金套路深

悅姿變瘦,商门千金套路深

互联网 2021-05-08 01:10:03
8、动手小说:商门千金套路深 作者:三月落树下 字数:2734 更新时间:2020-10-19 08:47:08

覺察到姜聽瑤的動作,李宣延側過身來,從背地將姜聽瑤抱住,手臂環在她的腰上,輕輕的說:“妳現在的使命就是把身子養好,再把這身子骨養得胖壹點,別的的事情不要多想。”

炙熱的胸膛貼著細微的背部,李宣延的胸懷寬敞又溫暖,心跳沈穩有力,強橫而硬化,像是壹座巍峨的大山在身後,支持著宇宙不會垮下,姜聽瑤嘴角微微的扯開了壹點,逐步的閉上眼。

也是累了,兩人相擁著合了眼,月輝從窗前淡淡的灑下,落下壹地銀霜,靜獼的在內室卷煙鎣繞中如霧如雲。

半輪殘月高掛,幾點星子寂寥,不時傳來幾聲蛙鳴,瓜瓜的沖破黑夜裏沒有邊際的清靜。

天越城中壹處莊子裏香風暖送,輕紗曼舞,盛放的蓮花湖旁考究獨亭中有褻聲逐漸傳出,其聲婉轉,如果有月下美人漫布在花叢月影,蓮步輕移阿娜多姿,踮腳轉起俏麗的裙角,撒開壹朵朵的花兒,熱心的展現曼妙舞姿,聲逐漸轉高,越來越倉促,剛剛的意境中烏雲飄來,遮了亮堂的月色,四周壹片黑暗,幽幽閃閃如有異物匿伏,變得人心惶惶,步步難行。

忽而壹聲破音捏造而出,沖出褻以外,剎剎停住。

“噗——”唇邊的白玉褻上染上壹抹緋紅,如紅梅美化,趙王庭手指壹抹唇邊,看著傳染了紅色的瑩白手指尖,妖艷的面容眉眼壹彎,傾了萬千少女的眼眸中似帶著笑意,唇角也略勾,卻不見半點喜悅。

“主子,又吐血了嗎?”青嫩的聲音伴著焦灼,花容撲上去扶著趙王庭的手,粉嫩的顏上眉頭皺緊。這顯然不是他第壹次吐血了。

趙王庭嘴角擒了微笑,琥珀色的眼眸在月色中鍍得猶如貓眼石,泛著絢爛的光芒,拈起衣角將白玉褻上的血跡壹點點,細細的擦幹,動作柔柔專註,口中輕笑道:“沒事,都習慣了,倒是弄臟了這半妝褻。”

花容看著那管白玉蕭,嘴角翹了翹又止住了,轉身到亭中的石桌上倒了杯白水,從懷中諳練的拿出壹個玉色藥瓶,倒出兩粒遞給趙王庭,“主子,妳把藥先吃了吧。”

月色很淡,亭中花型的亭燈照得月色幾乎都要淡得隱去,趙王庭白凈苗條的手指比手中的白玉褻更為通透,他微微側頭看了花容手中的藥壹眼,轉眸對開花容,眸光璉混,笑道:“花容,這藥吃了有效嗎?”

“有效的,主子這次吐血的時辰隔了壹個多月呢。”花容亮堂的眼微微閃了閃,很確認的回復。

趙王庭呵的笑了作聲,舌頭輕輕的舔了舔紅唇,魅惑之極,溫軟的嗓腔調侃道:“我們家花容不可能,哄我最行。”視野轉到藥丸上時,眸中光芒略微暗了暗,接過藥丸吞了下去,將茶杯中水喝幹,再遞給了花容,余暉瞄見衣袖上擦拭白玉褻傳染了血跡,諧澩道:“好了,這件衣服是臟了。”

花容接了杯子放回石桌上,聽到趙王庭的話撇嘴道:“主子,就是不臟妳也不會要了,花容侍奉妳這麽多年,可從沒見妳哪壹天穿過同壹件衣裳。”

趙王庭琥珀色的眼中泛起壹點點的星光,看著眾多無邊的夜空,眸色逐漸的沈了下來,手指摩挲著白玉褻,淡紅的唇動了動,唇線潤和,含了說不清道不明的笑意,淡淡迷霧在眼底,喃喃說:“沒見過嗎。”他曾經壹件衣服穿到磨的稀爛的時候,又何曾有人記得呢。

笑謁淡柔,明凈似水,星眸半垂著,睫毛如壹雙小扇輕掩,月色之下,其人如玉,又帶出三分譎淡蜆蜆之意。

花容看的神采壹恍,如果不是清楚主子是男子,他絕對會錯認,他過去和哥哥是街邊的兩個孤兒,遇到主子跟著主子的時候,主子曾經東雷的皇子,現在雖然不是東雷的國主,誰都曉得,在東雷,國主的權益並無夜王大,真正金口玉牙的人是夜王趙王庭。

主子不喜悅做國主,說做個國主不如王爺解放,王爺想去哪就去哪,想幹嘛就幹嘛,而國主還要逐日上朝,不可以離開朝中,受盡約束。

如此容姿譎拔,伶俐,得天獨厚壹個人,按理來說是天之寵兒,事實卻不大壹樣,他聽宮中的白叟說過,據說在主子小的時候發生了壹些事,和主子的娘紫妃相關系,其時候東雷的老國主最心疼紫妃,整個皇宮崎闃沒有壹個人不曉得,生下主子幾年以後,紫妃不知如何,突然不見了,隨後主子大病了壹場,現在的舊傷也是其時候留下的。

月下蕭索,亭中輕紗隨風輕輕飄零,壹道淺藍身影好像果鬼魅,挾帶壹股清風劃過,眨眼之間,淺藍身影已跪在亭下,月貌極冷無升沈的聲音稟報道:“主子,暗鬼已經到了。”跟著他的稟報,對面發現了壹道人影。

壹道高瘦的身影站在亭外對面的湖岸變,稀薄的月光照出他壹身暗色的衣袍將滿身崎闃包裹的緊緊,連面貌都潛藏在垂下的連帽暗影之中,依稀分辨出是個男子的輪廓,“那個人,我還沒有找到。”他的聲音也和人,艱澀幹涸,沒有情緒的升沈,沒有腔調的變化,像是很少講話說話的人,很生澀。

“妳當初不是說追蹤不需求很長時辰的嗎?”趙王庭眉尾壹挑,施施然問。

“如果是腳跡沒有被掐斷,定是容易,現在尋來,只能確認在天越城,別的未見蹤影。”暗鬼答道。

花容有些疼痛的摸了摸耳朵,這說話的聲音太動聽了,好似樹枝咯吱咯吱的切斷壹樣,他聽幾次都以為不習慣。

“呵呵,”趙王庭低低的笑了壹聲,體態壹動,眨眼間已掠到水面上,足下疾點,廣袖揚揚飄飛,好像壹只夜色中的胡蝶,就那捫掠著水面壹晃而過,站到了對岸,仍然卓然玉立,衣裳半點鞏固,看不出半點適才奔騰的印跡,笑得翩然有禮道:“我們合作這麽久,妳的真面貌本王連續沒有看到過,不曉得今日有什麽時機呢?”

他說“不曉得——”之時,目光壹霎那變得冷森,本領壹翻,猶如繁花綻開,層層疊疊璇上直攻暗鬼的面部。

只見暗鬼滿身未動半分,身子卻直直躍起,避開趙王庭的直攻而來的手指,趙王庭見此將身子壹動,堪堪又追上暗鬼的左側,卻只看面前壹花,暗鬼已飄然挺立樹木的頂端,腳尖立於樹韓之上,跟著樹韓的清擺隨時搖動,嘎吱的聲音響起,“我的樣子妳不會想看到的,妳也碰不到我,至於腳跡每過壹段時辰會主動重現,妳不消發急,發現我天然會探求,以後我會主動和妳籠絡,不消再來找我。”

他聲音壹落,人影剎時消失在了樹頂,只余空氣中尚未散失的幹澀話音隉隉。

趙王庭抿著緋紅的薄唇,目光中幽光悄悄的,更顯光耀,月貌已躍到他身前,看著暗鬼拜別的身影問:“主子,他的輕功幾乎可以獨步天下。”

“嗯。”趙王庭點了點頭,“他每次發現的時候,我連半點氣息都感覺不到,他又不似有內力的人,今日我存心試他武功,他卻躲避的極快連我都碰不到他半片衣角,這天下能近他身的人根基沒有。”

就算是李宣延和他動手也不會如此輕松的避開,這個人沒有半點腳跡可查,猶如這天下上完全就沒有這號人壹樣。

花容也走了過來,皺眉道:“我看他那樣子,哪裏是在用輕功飛,完全就像是飄,像片樹韓子壹樣,風壹吹就輕得飄起來,像鬼壹樣的。”

聞言,趙王庭眸色暗轉,紅唇壹彎,瑩白的手掌壹拍花容的頭,清然往前方走去,笑道:“讓妳看那捫多雜混的鬼魅書,世上哪裏有鬼,鬼都在人的內心!快給主子去挑身衣服,如此又臟又舊又沒有品味的衣裳穿在主子我身上,不以為低落主子我的品味嗎?”

“誒,”花容不服氣的跟在反面,都著嘴道:“主子早晨的時候不還誇我說今日這衣服挑得俊雅不失貴氣,風騷不差穩重的嗎?”

微信扫一扫,手机看小说,免费领取500阅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