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些社交软件成滋生未成年人涉黑恶犯罪新温床

成人快手是啥软件,一些社交软件成滋生未成年人涉黑恶犯罪新温床

互联网 2020-12-03 05:23:55

因为“网恋”,江西省赣州市某县两名素不相识的初中女生相继陷入噩梦。

2018年1月,13岁女生梁敏(化名)和14岁女生肖静(化名),在“快手App”认识了“男友”朱明明(化名),互加QQ好友后的初次约会,梁敏被性侵,肖静被带至宾馆遭3人轮奸,并相继被恐吓、胁迫至涉黄会所强迫卖淫长达数月。

俩人所谓的“男友”是当地黑社会组织“天眼帮”成员,该组织以00后的姚星(化名)为首,通过“快手App”和面对面强行添加在校未成年女生QQ、微信等方式,以谈恋爱为“幌子”实施强奸(轮奸),进而控制人身自由强迫女生卖淫。

为获取经济利益,仅2018年1月至7月,“天眼帮”就在该县城、周边乡镇及学校附近,有组织地实施了数起性侵,组织、强迫卖淫,引诱幼女卖淫等犯罪活动,未成年被害女性多达11人。

“天眼帮”在当地的兴起,社交软件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2017年11月的一天下午,几名男青年在眉间纹了“天眼”(眼睛图案),合影宣布“天眼帮”成立。为了壮大势力,他们将“天眼帮”的9人集体照和相关视频发布在了“快手App”上。短短时间,这条视频冲上了当地“热门”,并获得了11万观看量和1000多条评论。

借助这种方式,“天眼帮”快速地从社会闲散人员和在校学生中吸纳成员,逐步发展成一个人数众多、层级清楚、分工明确、纪律严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帮主”发号施令,成员根据各自“特长”,分工实施盗窃、引诱卖淫、收“保护费”、替人打架等违法犯罪活动,还有专人负责传授和示范犯罪方法。

这些十五六岁的青少年大都会在眉间纹“天眼”,穿黑衣服和黑布鞋,留“子弹头”,来凸显身份。他们常年混迹于酒吧、KTV和宾馆,喝酒抽烟,颇有港片中黑社会大哥风范。

由于经常在学校附近溜达,跟踪滋扰、恐吓欺凌学生。一些成绩不好的学生认为“天眼帮”很威风,为了寻求靠山,想方设法与该团伙成员搭关系,入伙寻求庇护。

除了强迫、引诱幼女卖淫,该团伙还通过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多次有组织地实施敲诈勒索、盗窃、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抢劫等违法犯罪活动数十起,非法获利21万余元。

2018年1月起,该县公安局陆续抓获多名“天眼帮”成员,因年纪太小,多人不满14岁,每次都是抓了放,放了抓。

2019年4月,该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对姚星等18人(其中11名未成年人)提起公诉。同年7月,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采纳了检察院的量刑建议,以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奸罪,抢劫罪,组织卖淫罪,敲诈勒索罪,介绍卖淫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判处姚星有期徒刑19年9个月。该黑恶势力犯罪团伙其余17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2年3个月至19年9个月刑期不等。

日前,办案人员在分析全省未成年人涉黑涉恶犯罪情况时发现,网络结伙和网络邀约犯罪已成为未成年人涉黑涉恶犯罪的新趋势,社交软件成滋生未成年人涉黑恶犯罪新温床。

办案人员介绍,除了利用网络实施犯罪,未成年人在网络上结伙、邀约实施涉黑恶犯罪的现象越来越多,涉案人员擅长利用QQ、微信、快手等社交软件招募人员加入团伙,快速集结作案。

4年前,出生于2001年的职校生罗某自封“棍帮”帮主,通过拉拢初中和高中在校生,组建“棍帮”网络社交群。群内“帮徒”大多崇尚“江湖义气”“逞强好胜”等价值观,每遇纠纷就会第一时间在帮派的QQ群、微信群内发布约架信息,鼓动成员持械参与斗殴。

2018年2月28日晚,未满16岁的曹某与骆某因QQ空间的一条评论引发网络骂战,为了给曹某出头,罗某通过“龙星阿甘”QQ群发布约架通知,邀集群友“打群架”,最终导致19名未成年人参与聚众斗殴,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移送检察机关起诉。

赣州市寻乌县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定,以罗某为首的“棍帮”成员多次通过QQ群纠集聚众斗殴,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属于“恶势力”犯罪团伙,依法提起公诉。2018年12月,寻乌县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认定“棍帮”为“恶势力”犯罪团伙,判处罗某等人6个月至1年6个月不等有期徒刑。

在萍乡市检察机关办理的3起未成年人涉恶案件中,均系未成年人通过微信、快手等社交软件组建团伙,实施犯罪活动。

办案人员表示,在未成年人涉黑恶犯罪中,面向不特定群体传播的快手、抖音、QQ空间、QQ群等社交软件对于黑恶势力的扩张、聚集和形成过程起到了重要作用。社交软件是未成年人社会交往的主要方式,社会上一些找不到组织的黑恶势力和爱好拉帮结派的不良青年,通过在“快手”上发布内容进行广告,可以快速招募人员,形成团伙。

办案人员发现,一些未成年人涉黑恶犯罪团伙初始成员往往不多,可利用社交软件迅速打出声势后,很快有人入伙。“对于未成年人可能使用的社交软件,如若缺少上线前的审核和上线后的监管机制,该软件极易成为将犯罪分子组织、聚集起来的工具,滋生未成年人利用软件拉帮结派进行涉黑恶犯罪”。

尽管“快手App”有“青少年模式”,但该模式在制度设计上存在漏洞,未成年人注册时,无需实名认证也能使用,只有当监护人存在且主动进行设置的情况下,该模式才能发挥作用。

为推动解决互联网不良信息和社交平台引发未成年人黑恶犯罪问题,江西省综合分析成因,通过向相关职能部门提出检察建议,帮助堵漏建制。此外,江西省还要求各级检查机关以“法治副校长”工作为抓手,将法治教育向乡村延伸,增强未成年人对是非、善恶的鉴别能力,明确行为边界。

“全省检察机关检察长,未检工作分管领导、未检干警需全部担任乡村学校的‘法治副校长’,只要进乡镇办案或开展工作,就会到学校开展普法教育。”江西省相关部门负责人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陈卓琼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