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控制他人支付宝并绑定银行卡转账的定罪及既未遂认定——沈某信用卡诈骗、盗窃案

支付宝不能绑他人信用卡还款,控制他人支付宝并绑定银行卡转账的定罪及既未遂认定——沈某信用卡诈骗、盗窃案

互联网 2020-10-01 15:06:39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法院(2016)苏1203刑初字第122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信用卡诈骗罪、盗窃罪

【基本案情】

1.信用卡诈骗

2016年6月8日至9日,被告人沈某使用其手机(1805116××××)登录被害人赵小某(女,39岁)的支付宝账户(登录名1529528××××),通过输入事先窃得的被害人赵小某银行卡卡号、身份证号码及向被害人赵小某等人借用手机获得的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支付宝公司)发来的验证码,重新设置了赵小某的支付宝账户(登录名1816856××)登录密码及支付密码,并将被害人赵小某的银行卡绑定在该支付宝账户后。被告人沈某删除被害人赵小某手机短信后,将手机还给被害人赵小某。同日,被告人沈某将被害人赵小某银行卡内人民币10000元转入该支付宝账户内,在被告人沈某将该款转向其个人银行卡时,因支付宝公司监控到该笔支付交易可能存在风险,故禁止了该笔交易资金流出。6月9日,被告人沈某从支付宝账户内转款人民币1元至被害人赵小某银行卡账户内,支付宝账户内剩余人民币9999元。案发后,被告人沈某将支付宝账户内人民币9999元转至被害人赵小某银行卡账户。人2.盗窃求被告人沈某在泰州甲集团有限公司内,乘隙先后多次窃得他人包内钱财,共计人民币1700元。具体分述如下:

(1)2016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沈某在其公司内,乘隙窃得被害人印小某(女,36岁)包内现金人民币100元。

(2)2016年4、5月的一天,被告人沈某在其公司内,乘隙窃得被害人刘某(女,27岁)工具箱手提包内现金人民币300元窃得被害人印小某(女,36岁)包内现金人民币300元。

(3)2016年5月的一天,被告人沈某在其公司内,乘隙窃得被害人王永某(女,35岁)包内现金人民币300元。

(4)2016年5月的一天,被告人沈某在其公司内,乘隙窃得被害人张某(女,41岁)包内现金人民币100元。

(5)2016年6月9日凌晨,被告人沈某在其公司内,乘隙窃得被害人毛春某(女,43岁)储物柜塑料袋内现金人民币600元。

被告人沈某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上述事实并退出全部赃款,取得被害人谅解。

【案件焦点】

控制他人支付宝账户并绑定他人信用卡后向外转账行为的定性。

【法院裁判要旨】

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沈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其行为构成盗窃罪,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沈某犯盗窃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支持。被告人沈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用他人信用卡,转款10000元至其控制的被害人支付宝账户,后未能转出该款,其行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未遂)。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沈某犯信用卡诈骗罪,部分事实清楚,对所指控罪名应予支持,但认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既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沈某自动投案,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沈某多次盗窃,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沈某退出全部赃款并取得被害人谅解、自愿认罪,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沈某犯信用卡诈骗罪,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其犯罪情节轻微,可免予刑事处罚。

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一百九十六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十三条、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第六十九条,判决如下:

被告人沈某犯信用卡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沈某犯盗窃罪,判处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法官后语】

本案争议焦点是,被告人沈某控制被害人赵小某的支付宝并绑定被害人赵小某的银行卡,从中转出款项至支付宝账户,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用他人信用卡,应认定为是信用卡诈骗罪既遂还是未遂。经查:被告人沈某用自己的手机进行操作,将被害人注册的支付宝更改登录名、登录密码、支付密码,以阻止被害人赵小某登录支付宝及知晓支付宝账户内资金使用情况,后将被害人赵小某的银行卡绑定在该支付宝账户后并转款10000元至该支付宝账户,在从支付宝账户转出该款时被系统监控到风险而禁止流出。对此笔者认为:

1.信用卡诈骗罪侵犯的是双重客体,一方面是对国家金融管理制度的侵犯,另一方面是对公私财产所有权的侵犯,仅根据国家金融秩序受侵害这一非物质性结果作为信用卡诈骗罪既遂的标志并不妥当。在被告人尚未实际控制钱款、被害人亦未实际遭受财产损失的情况下,不宜认定为信用卡诈骗罪既遂。

2.本案支付宝账号是以被害人赵小某的身份证注册的,身份不能更改,故更改登录名后的此支付宝账号所有人仍是被害人赵小某,转移到该账户内的资金仍属于被害人赵小某所有。被告人沈某从支付宝账户向外转款时受到支付宝公司风险监控(要求身份验证),无法达到实际控制的程度被害人亦可要求支付宝公司挂失止付,重新达到控制的程度。故被告人沈某的上述转款行为,不能认定为信用卡诈骗既遂。因信用卡诈骗罪未遂无数额巨大或具有其他严重情节作为入罪标准,故从转款的数额上看,构成信用卡诈骗罪(未遂)。

原文载《中国法院2018年度案例:刑事案例二》,国家法官学院案例开发研究中心编,中国法制出版社,2018年3月第一版,本文作者:华涛,单位: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法院,P127-129。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