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载]长篇小说+惊险恐怖+《故宫惊魂》_莲蓬鬼话_论坛

故宫恐怖小说,[连载]长篇小说+惊险恐怖+《故宫惊魂》_莲蓬鬼话_论坛

互联网 2020-10-25 10:36:47

张和公公畏惧权势倾国,傲慢不可一世的懿贵妃。因此只向庆妃娘娘报告之后,并没敢直接去把人给领回来。只是等到傍晚时分,只传来秋素已经畏罪自杀的消息。

张和公公大哭一场,想去护送干女儿最后一面,结果却是早就运出宫外,毁尸灭迹,尸骨无存。这令为人正义,又对干女儿秋素之死的张公公心有怨恨。特别是秋素曾悄悄的告诉他说,那个安德海是位假太监,跟懿贵妃在偷情苟且。这令他感到疑惑?安德海分明就是个太监,怎能跟懿贵妃偷情?没有想到,她就惨遭毒害。

张和公公今日路过储秀宫的门口,听闻安德海正陪同懿贵妃到后花园去游玩。想借机调查安德海,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杀死了秋素。只要让他抓到把柄,知道安德海是个假太监,非得密报给大内总管,让皇上杀了他不可。

懿贵妃抬头瞅着黄昏的落日,突然从天空里飞掠过一群凄厉哀绝的黑乌鸦,稀稀落落的挥打着翅膀,盘旋在他们的上空。此时花园的树林和花丛中,一种无以名状的诡异阴森的气息渐渐蔓延,愈来愈浓,半明半暗的黄昏慢慢吞噬着紫禁城,隐隐的黑暗未知悄然藏匿,宛如会让人们感到呼吸陡然困难,温柔的手缓缓扼住人们的喉咙。

安德海看到乌鸦飞走,看看四周的暮色笼罩下来,凶光目露的说道:“娘娘,奴才发现张和公公一直在打探这件事。张和公公是秋素的干爹。恐怕他早就知道奴才是个假太监。若是他告诉皇上,奴才就会被皇上除死。”

“安公公不必担心。奴才听闻,张和公公是位胆小怕事,又从不多闲事的人。即然他知道了,他也不敢冒然报告给皇上。他不怕贵妃娘娘吗?”小太监李莲英安慰道。“奴才只希望娘娘和安公公,为了日后着想,尽量回避,不要再做这等事了。俗话说得好,若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哼!你给本宫闭嘴。”懿贵妃冷冷的诉责道。自从她打死了宫女秋素之后,无人敢诉责和过问。甚至连皇上都被蒙在鼓里。“皇上可以有三宫六院,晚上想让谁侍侯都行,凭什么本宫就让安德海一个人侍候,就要于礼不容。”

安德海更是放肆的说道:“是呀!娘娘。皇上整天吸食毒烟,身虚体弱,神志不清,窝囊无能,就像一个病痨鬼。娘娘何必畏惧他。”

“这个张和,本宫非得除掉不可。”懿贵妃狠狠的说道。

张和公公知道了懿贵妃和安德海在无人的后花园里游玩,便沿着阴湿幽深的长甬走廊,走过了那片时光荏苒剥蚀了古殿檐头走来。他抬头望了望华丽浮夸的灿金琉璃,淡褪了宫墙上炫耀的似血朱红的高墙,看那天空阴沉,觉得凶险重重,心悸虚虚。可是想起了秋素之死,他岂能咽下这口气。此时紫灰色的天幕下,连绵的青山旷远而苍芒,斑驳高耸的朱红宫墙,血色般触目惊心却又寂寞凄凉。

张和公公继续沿着花园里的幽径小道,从茂密的树林当中,探出头来,看到在枫露亭旁的石凳上,安德海站在懿贵妃的身后,替她轻轻的按摩。

张和公公看到他们的关系亲呢,非同小可。不是一般的主奴之别,越看越像似一对恩爱夫妻。特别令张和感到瞠目结舌的便是,懿贵妃竟然和安德海紧握着手,显得格外的爱呢。毫无疑问,安德海肯定是个假太监,背着皇上到圆明园之后,暗地里好侍侯懿贵妃这位淫妇。

“你们杀了秋素,我这个做干爹绝不会轻易饶恕你们。”张和公公下定决心的自语。他得想办法,写一封密信,上报给皇上,让皇上砍了安德海的脑袋不可,以报杀了秋素之仇。他正想转身离开之时,突然李莲英手中拿着根大棍子,冷不防的站在他的身后,把张和公公吓得怦怦直跳。

“你,小李子。你想干什么?”张和公公的身份比他大得多,便克制住心中的恐惧,恼怒的质问道。

小太监李莲英也仅是位二十岁的小伙子,仍然害怕张和公公,楫礼又恭敬的说道:“张公公,贵妃娘娘想请你过去喝杯茶?”

张和公公越来越恐惧了。“庆妃娘娘正在宫里等着咱家回去。你告诉贵妃娘娘,咱家下次再接受娘娘的茶水。”

张和公公不想理会他,想走开之时,又听到背后的安德海叫喊道:“张公公,贵妃娘娘有请?”

张和公公不敢拒绝了。懿贵妃深受皇上的宠爱,又生下了皇子,在紫禁城里是位不可轻易得罪的大主子,只好硬着头破,浑身颤抖的走过去。

“奴才能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懿贵妃冷眼的瞧了张和公公一眼,缓缓的问道:“张公公,你起来吧。”

“奴才叩谢娘娘。”

“张公公,你入宫有多少年了?”

“回娘娘。奴才打从十三岁就入宫,至今有三十年了。”

“嗯,你入宫的时间也够长了。只可惜,你当初选中庆妃,去侍侯庆妃。谁知道她惨遭皇上冷落,被打入冷宫,长年见不到皇上。你也颇受委屈的了。”

“回娘娘,当初是大内总管分派奴才去伺侯庆妃,并不是由奴才去挑选。奴才只是听从安排。”

张和公公不卑不吭的回答。

“嗯,你说得没错。做奴才的,哪能由自已作主。”懿贵妃横眉冷眼的瞅了他一眼。“天色这么晚了,你到后花园来做什么呢?”

“回娘娘,奴才只是路过这里。”

安德海脾气有些急躁,忍不住了。“张公公,恐怕你是怀疑秋素的死跟我有关。你想害我,才跟踪我。”

“婢女秋素是奴才的干儿女。干儿女无缘无故被人害死,作干爹只想替她申冤。”

安德海听后浑身哆嗦,脸色苍白。懿贵妃内心一冷,伸出粉红的兰花指说道:“秋素不是偷盗了本宫的金戒指,畏罪自杀了吗?”

“娘娘,秋素是被安德海带走的。肯定是安德海打死了她。”张和公公怨恨的说道。“奴才入宫这么多年了,未曾遇见过如此恶毒的事。况且是在紫禁里发生的事情。若是不把行凶作恶的歹徒抓出来受审,紫禁城就得不到安宁。”

懿贵妃内心一沉,狠毒的冷问道:“这么说,你想知道秋素是怎么死的吗?”

“是的,娘娘。莫非娘娘知道情况?希望娘娘替秋素申冤。”

懿贵妃朝安德海点了点头。“本宫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先喝杯茶吧?喝过茶之后,你就是储秀宫的人,本宫才敢告诉你。”

安德海不动声色的提着茶壶倒出茶水,满满的一杯。“张和公公,这是娘娘赏赐给你的茶水,你就喝下吧?”

张和公公看了看四周,除了他们三人之外,站在池塘附近,还有四位看护的婢女。虽然临近黄昏,天色昏沉,想必他们也不敢光天化日下,敢毒害他。再说宫中惯例,各宫的奴才伺候各宫的主子,完全不相干。除非喝过茶水,或是接受礼物,才允许。于是便端过茶水。“多谢娘娘赏赐!”张和公公便仰头一杯饮尽。

那杯茶水分明不是清茶,又麻又辣,喝到肚子里直翻滚。“娘娘,秋素刚入宫不到五年,生性单纯,为人又活泼可爱,做事也灵巧勤快,不知道她犯了什么事儿,竟然被人阴险歹毒的打死了。请娘娘替她申冤作主。”

张和公公刚刚说完话,就觉得肚子里像刀割般疼痛。然后他开始呼吸困难,两个鼻孔和嘴巴里开始冒出丝丝血迹,吓得懿贵妃捂住嘴巴,魂飞魄散。

“懿贵妃,你毒杀我!”

安德海见状,立即抢过李莲英手中的木棍,狠狠的朝张和公公的头部敲击过去,让张和公公昏倒在地。然后把他拖到茂盛的树林当中。懿贵妃看着斑斑血迹滴在地上,吓得她浑身颤抖。

“小李子,你别发呆了,快把血迹抹掉。咱们等到天黑之后,再把他的尸体扔掉。”安德海吩咐道。李莲英吓得手足无措,怕得几乎快要瘫痪下去。

他们取出丝布,吸上水后,把走廊上的血迹清理之后,趁着朦胧下来的夜色,急促的返回了储秀宫。

张和公公喝下剧毒,又被木棍打昏之后,就被拖到树林下的草丛当中。他昏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