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小说盛行 写作内幕同样惊悚

最恐怖盗墓小说,盗墓小说盛行 写作内幕同样惊悚

互联网 2020-10-31 15:44:21
《鬼吹灯》风靡网络的盗墓小说

《墓诀》一次恐怖奇情的东方探险之旅《盗墓笔记》破解墓中谜团无数 相关书话:编得真吹得玄 "盗墓派"还能走多远书市墓气重阴风大 "盗墓小说"惹人疑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西安大小书店的门口都贴了这样的宣传海报,内容非常简单,仅仅四个字:盗墓笔记。随着《盗墓笔记》的走红,同为“盗墓”题材的一系列书《传古奇术》、《我在新郑当守陵人》、《盗墓之王》相继走上了畅销书架。2007年,各大出版商手里也尽是即将推出的“盗墓小说”,如《盗墓者》、《墓诀》、《西双版纳铜甲尸》、《茅山后裔》等,这些书被读者统称为“盗墓文学”,有些读者甚至对书中的盗墓高手敬佩不已。

为何盗墓小说会悄然流行起来?现实中的盗墓真是如此吗?

专业人士指出,其实,“盗墓小说”的作者并不懂盗墓。

图书扫描

满城尽是盗墓书

大家都还记得2006年红极一时的惊悚小说《鬼吹灯》,这本书不但吸引了上百万的点击率,此书系列销量达到50万册,还有传言称《鬼吹灯》吸引了好莱坞电影公司3亿元的投资。

近日,本报连载版推出的《盗墓笔记》一经连载,就引来读者热评,大部分读者的感觉是:这本书看了第一页,就再也放不下了。现在,西安大街小巷的书店都能看见“盗墓”的大旗。

出版此书的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策划编辑叶军介绍说,这本书是2006年年底上市的,寒假期间几乎卖疯了,大部分市场都卖断货了,年后一上班,接到的就是各大书店疯狂的要货单。

其实,在《鬼吹灯》中,“盗墓”只是惊悚剧情的一个因素和噱头,而直接扛着“盗墓”大旗的《盗墓笔记》,已经直接从“惊悚文学”中分出来,自成一派了,在卖疯了的《盗墓笔记》之后,各大出版商手里握满了即将推出的“盗墓小说”,如《盗墓之王》、《盗墓者》、《墓诀》、《西双版纳铜甲尸》、《茅山后裔》等,其中被读者视为将威胁到《盗墓笔记》地位的就有两本,一本是已经在台湾红极一时的老牌盗墓风水小说《传古奇术》,据出版此书的台湾鲜鲜文化编辑Cobi小姐介绍,此书将于近期在大陆出版,Cobi自认为这本书跟《盗墓笔记》相比,在盗墓知识的专业性和传奇性两个方面都不差分毫;另一本书则是最近正风靡网络的《我在新郑当守陵人》,这本书才刚刚在网络亮相不久,就已经形成了庞大的粉丝阵容,更有意思的是,这本书的作者声称自己写的是“反盗墓小说”,因为他的主人公是“守陵人”,而不是“盗墓贼”,他在书中描述了“守陵人”与“盗墓贼”之间紧张残酷的斗争。

流行文学研究者表示,等到《传古奇术》和《我在新郑当守陵人》还有《盗墓之王》这几本盗墓小说出版,“盗墓小说”就真的蔚为壮观了。

作者坦承

内容多半是编的

近日,记者采访《盗墓笔记》的作者南派三叔,他年仅26岁,也不是常人猜测的“盗墓高手”,对书中的内容,他笑着承认:一半是乱编的,而另一半,则是根据事实编的。

《盗墓笔记》的主要内容描写了五十年前一群长沙土夫子(盗墓贼)挖到了一部战国帛书,残篇中记载了一座奇特的战国古墓的位置,但那群土夫子在地下碰上了诡异事件,几乎全部身亡。五十年后,其中一个土夫子的孙子在先人笔记中发现了这个秘密,他纠集了一批经验丰富的盗墓高手前去寻宝,在这个古墓中发现很多诡异事物:七星疑棺、青眼狐尸、九头蛇柏。最后发现,这个战国古墓“七星鲁王宫”的主人竟是当时最大的盗墓贼,他利用自己的墓穴在死后几千年来一直跟所有想盗他墓的盗墓贼较量,无数人死在其中……

在这个故事中,流行文学的一切因素都具备了,传奇性、紧张的悬念、惊悚感,盗墓一直是常人想了解而又无法了解的领域,这些作品正好能满足读者的好奇心;而且,盗墓小说里包含的大量历史、地理、风水学、占星学、考古学的知识也让读者大开眼界。

关于南派三叔的真实身份,网上流传他的家庭就是杭州一带的盗墓世家,而且在盗墓这一行中很有名,是南派的高手,他本人就和书里的主人公一样,现在做古董生意。

“行里的人管盗墓叫倒斗,而倒斗里头,分成南派和北派。南派拿着个洛阳铲,挖了东西就走人;而北派精于陵墓位置和结构的判断,能寻龙点穴。这两派互相瞧不起,南派说北派不过也就是贼,还玩那些个花活,北派则说南派糟蹋东西,倒过的斗没一个不糟塌的。”如此专业的描述,确实令人不得不相信他的盗墓世家身份。

关于这个问题,他告诉记者,自己只是做点小生意,也根本不是什么盗墓世家出身,书里的内容一部分来源于小时候听到的故事,因为家人有朋友是做古董生意的,经常讲一些盗墓的故事,听的多了,长大后脑子里虽然对具体的故事有点混淆,但对盗墓却有了深刻印象,于是就把这些故事混在一起“瞎编”。

开始,南派三叔只是在论坛上发帖子,想讲故事给大家听,并没有想到会出书。对盗墓题材的盛行,他说,读者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小说,都会有惊艳的感觉,但是现在出得太多,这个题材太狭窄了,所有的书都是一样的套路,他预计“盗墓”风潮会很快过去,尽管承认自己很有“瞎编”的天分,但应该不会再写盗墓题材的小说。

《传古奇术》和《我在新郑当守陵人》这两本小说中,也有大量盗墓、风水、占星等专业描写,作者对风水、五行八卦、奇门遁甲、周易占卜等非常了解,但《传古奇术》的作者表示,自己只不过是对一些中国古老的智慧感兴趣,在小说中运用而已,并不知道怎么盗墓,盗墓是要拿命去换的,只有亡命之徒才会干这种事。专家解析

作者其实不了解盗墓

尽管几位作者都承认书中所写的“盗墓事件”都是虚构的,可是被书吸引的一些读者还是觉得真有其事,记者先后采访了几位考古学、文物学界的业内人士,他们的一致看法是:盗墓文学,其实和盗墓没有关系,只是借盗墓这个吸引人们的话题进行文学创作,文学的比例占了99%,盗墓比例占了1%。

“《盗墓笔记》中所写的洛阳铲确实存在,但并不是像作者写的那样,一铲子就能打出什么东西。”汉阳陵博物馆从事考古学研究的工作人员陈波说,这一系列书写得都很吸引人,但是和真实的盗墓和考古基本上没有关系,只是借了盗墓这个“壳”,来装载文学创作。

作者笔下那么多的专业词汇是从哪里来的呢?“作者应该对考古一点都不了解,对盗墓也不了解。”陈波断定,这些小说利用的是人们对盗墓的好奇心,虚构盗墓中遇到的离奇遭遇,尽量地夸张情节,从而让人在阅读时产生惊悚、玄幻等感觉。“书中关于盗墓的名词在盗墓和考古中都没有,基本上都属于作者生造出来的,所以读者不必去深究。”

出版人建议

将“盗墓”作为消遣

“陕西的黄土埋皇上”,我省古墓遍地,盗墓小说的盛行确实让陕西人过了一回“盗墓瘾”。相关专家指出,这种小说之所以能够盛行,和现代人紧张的生活密切相关,读者在紧张、惊悚的情节中,可以缓释心理压力,从另一种紧张中放松因为工作疲劳的身心。

“盗墓”系列责任编辑叶军告诉记者,其实读者应该将阅读这种小说看作是比较轻松的休息方式,一种消遣,另外,这类书能够激发很多人对传统文化的兴趣,有种额外的收获,虽然小说大部分是虚构的,但其中不乏很多知识性的东西,例如明墓的结构,确实和考古发现一致,书中写的流沙墙等也是古墓中常用的防盗方法。

他认为,盗墓小说可以归为“探险类”文学,和《达·芬奇密码》一样,虽然有人说其属于悬疑小说,其实也应该归为探险类,内容基本都是有一个谜题需要解开,在解开谜题时,涉及很长的时空关系,最后奔波各地、在经历各种奇遇后,把一个一个谜题解开。这种风格的文学作品在国外一直存在,是通俗文学非常成熟的分支,目前在国内刚刚兴起,还不成熟,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题材出现,应该不仅仅局限于盗墓。

来源:华商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