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卷   红丸案 第三十四章 大龙会会主_大明悍皇_猪猪电子书

比十宗罪还变态恐怖的小说,第一卷   红丸案 第三十四章 大龙会会主_大明悍皇_猪猪电子书

互联网 2020-10-30 20:55:29

崔府后院最大的一个别院里。

冰碟姑娘并没有进到屋里,而是站在了雪后初融的院子里,一身的白衣站在了迎雪傲开的寒梅中。的梅花、清凉的白雪,在午后的阳光下映耀着点点飘飞。

自从“黑鹰高明”把她送到这里后,就在也没出现。只是说道:

“到三爷想见你的时候就会见你的。”说完人就走了。

冰碟也知道。自己来到这里,虽然院子里没有一个人,但是在院子外一定有很多的人,就是自己想出去,没有这里主人的允许自己是很难的。

两天了,这个三爷还是没来见我,是把我就这样丢这了吗?还是他不急,难道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了。这是不可能的。到京城后还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想到这。就走到梅树前,轻轻的折了一枝梅花,放在手中轻轻的摇了起来。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我在冰碟的身后轻轻的吟道

冰碟突然的转身看到是我。把手中的梅花背到了后面笑道:

“三爷还有如此雅兴,我冰碟可就没有这种心情了。”我看了她,走到他的身边在她的身边轻轻的闻了一下又说道:

“雪虽白,但没有姑娘的肌肤白。梅虽香,但是没有姑娘靛味香。但此时只我一人在品赏,真是憾事呀。憾事呀!”冰碟又笑了说道:

“三爷,我这个小女子您不是不感兴趣吗?难道现在又变了不成。那小女子可就随时从了您。”我听后突然的哈哈大笑。

冰碟看到我笑却不说话。就娇羞的说道:

“难道三爷是在逗小女子不成,小女子可是无权无势,三爷可莫要吓到奴家。”

我突然又不笑了。看着冰碟,说道:

“我在十天前看到你,就是看到一个红粉骷髅,就是一个天生尤物。我不会感兴趣的,但是现在就不同了。知道为什么吗?”我看着冰碟,冰碟也看着我说道:

“小女子不懂,三爷请讲”我轻轻的说道:

“如果河南的大龙会会主要是没权没势的话。那我朝就没多少人能算有权势了。你说呢?冰碟会主?”我说完,冰碟姑娘突然的定在了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冰碟突然全身戒备的对我道:

“你到底是谁?你怎会知道我的身份的?”我又看着她笑着是道:

“冰碟姑娘是叫回答你哪个问题?好吧我先回答你我怎么知道你的身份的?”我看着还有点戒备的冰碟接着说道:

“本来大龙会在河南很好的,我派出了很多人都没查出来谁是大龙会会主。但是我前些天接个消息。”冰碟还是戒备的问道:

“什么消息?”我接着道:

“就是大龙会会主早就来了京城。难怪我在河南查不出来。”冰碟还是疑惑的道:

“哪你就怎知道是我?”我还是笑着说道:

“我其实并不知道。参加你的较八技也是心血来潮而已。”冰碟也是很惊讶的看着我道:

“心血来潮,就成了我的入幕之宾。看来三爷不是一般的人?”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我还是说道:

“但是我在这个较八技得会上见到了两个我不应该见到的人。”冰碟也开始平静了,没有刚才那样惊讶了,轻轻的说道:

“达鲁古.铁东和福王的大公子!”我点了点头。冰碟又接着说道:

“即使我得会上出现他们也不奇怪呀!就是三爷你不是也出现了吗?”我也是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本来我也没有在意的,我当时真的就只当他们是来京城做买卖和来玩的。但是在你们探查我的底细的时候就留下了马脚。在你们三起人马在探查我之后,我约他们在冰碟姑娘你的暖阁也是无心之举,当时我实在不知道什么地方能接待他们。”冰碟这时却笑了道:

“哪我的暖阁就能接待他们了吗?”我也笑了,走了两步说道:

“是的,当时我还不能确定还有什么势力?也是个试探,连冰碟姑娘的暖阁都进不去,就别说探查我的身份了,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都进去了,还都得到了冰碟姑娘的接待。”冰碟也是走到我的身前说道:

“看来是我接待了他们,把我的身份给了。但是我还是不知道我的破绽在那里?”我背着手说道:

“其实在第一次的时候我还真的没有怀疑你。也就只当你是个迫于压力才接待他们的,毕竟一个是王爷的儿子,一个是北方巨贾,一个是地头涩任何一个组织和势力都不能同时得罪这三个的。但是当时在离开时我就有点怀疑了?”冰碟又有点疑惑的说道:

“我记得我当时表现的挺正常的,没什么可使人怀疑的?”我摇了说道:

“我不是在怀疑你。我是在怀疑你的京城得主闽端坤。”冰碟又说道

“闽堂主?他也很正常呀!没说什么话?”我用手指在冰碟的面前摇了摇说道:

“就在这。”冰碟接口道:

“就在这?”我说道:

“在京城能探查我的身份的人都是大人物,而当时坐在那里的,三个人确实也都是大人物。但是,当时就是达鲁古.铁东和朱由崧在说话。而你的闽堂主只在旁边附和。这个不应该是一个最大组织的老大的表现。哪就有两个可能。”冰碟皱起了眉头说:

“一个就是闽堂主就是达鲁古.铁东和朱由崧一个人的手下。另一个就是还有一个比他的职位还大的人物在他的身爆他不敢乱说话。”我“啪”的打了个响指说道:

“冰碟姑娘真是冰雪聪明。我在第一次会见他们后,从你的屋中出来时,才有的这种感觉,但是没有在意。也想到闽堂主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冰碟姑娘又说道:

“哪第二次你就确定了。”我又笑了说道:

“是的,但是只有一半的把握吧。”冰碟又问道:

“哪另一半呢?”我看着冰碟说道:

“你说?如果一个刺杀皇上这样的大事。一会之主都不出面。哪不是这个会主托大白痴就是这个会主已经有把握了。你说会是哪样的?”冰碟突然又笑了说道:

“看来三爷当我是白痴了。”我也是跟着大笑道:

“本来当时也就有八成的把握吧。”冰碟又疑惑道:

“还没把握?哦!”冰碟突然恍然大悟道:

“如果我没有离开春香楼,你的一切假设都会推翻了。”我点了跟烟,抽了口道:

“对的,你要是没有离开春香楼,我就只能把你当个聪慧的花魁,你一离开了就说明,你就不是大龙会会主也是会里的核心人物。”我又抽了口烟说道:

“就在刚才,我叫你的时候。你没有反对,我什么都明白来,也说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你说呢?冰碟姑娘。”冰碟有点厌恶我的烟味,站的离我远了点,接着说道:

“哪我的身份三爷都知道。哪三爷就不能你的身份也见高吗?不会叫我死的也不明不白吧,我可不相信你是某个藩王的人,您三爷一定是皇上的人。我说的可对?神秘的三爷。”

我听到这也是笑了起来说道:

“难道姑娘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吗?我估计姑娘已经猜到了。就是不敢确定而已吧。对的,我就是你心里想的人,也就是这次你们的目标。也是现在大明的圣上——泰昌帝”

我看到冰碟姑娘的脸上没有什么惊讶的神情。我就知道她也猜到了我的身份。

冰碟这时可以说全身放松了下来,好象是经过了很多的长途跋涉才得到休息一样。好象是确认了我的身份,她就放心了。然后用一种很玩味的感觉来看我。

我笑着说道:

“冰碟姑娘,知道我的身份也没有什么惊讶的吗?就是你不惊讶也不用用这种神态来看我吧!难道我就这样的值得你在玩味吗?”

冰碟看了我半天后,转过身,把手里的梅花轻轻地插在了旁边的一个小雪堆上,转过身来对我说道:

“我是叫您三爷呢?还是皇上呢?”

我笑了笑说道:

“现在不是在宫里。还是叫我三爷,比较好点。”冰碟也笑了,两只小手拍了拍,把手上沾的雪给拍了下去说道:

“那就还叫您三爷吧。因为在没有却认你身份前。而您知道我的身份,而且还是刺杀皇上的主谋,我的小命可就在半空中悬着呢,在知道您就是皇上后,我就知道,我的小命保住了。呵呵”说完还娇笑了两下。

我看到他那种在春香楼里的懒散的气息,又大笑了起来。一点也没有刚才我和对话时那种大龙会会主的强横感觉了。我接着说道:

“没想到冰碟姑娘也有怕的东西了。还真难呀!”冰碟也说道: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我还是个小女子呢?”我把抽完的烟头弹到了雪里,走到她的身前说道:

“那冰碟姑娘怎就能确定我就不会杀你呢?”

这时正好有一阵冷风吹来。本来冰碟姑娘穿的就少了点,这阵风吹的冰碟身子一振,我走上前,一把搂住冰碟的小细腰。说道:

“走吧。进屋了,要是感冒就不好了。”冰碟也没有挣扎,就在我的怀中走进了屋里。我顺便对着外面喊道:

“来人呀,给朕上茶。”

这时候冰碟到屋里后。挣脱了我的手,说道:

“您要是皇上就当然不会杀我了。你要是想杀我。就不会跟我说这些了。还有,三也说过。我要是解开了‘玲珑棋局’您就无条件答应我一个要求的。”我笑着说道:

“那就是冰碟姑娘解开了我的棋局了?”冰碟点了点头。

这时候外面的人把茶水端了上来。冰碟给我斟了一杯茶后。说道:

“是的,我解开了,但是没有三爷滇醒,我是不会解出来的,‘死中求活’我看我现在就是死中求活吧。”我喝了口茶水说道:

“我还不知道冰碟姑娘有什么要我的做的呢?”冰碟在屋里来回的走了几回说道:

“我希望三爷您能把我大龙会的人放了,不要在追究了。最少我把大龙会解散总行了吧。”我有点惊讶的问道:

“就是为了你的大龙会,不要我连根拔起?哈哈,那冰碟姑娘就没有别的了。”冰碟摇了说道:

“没有,我不我自己能活下来,但我希望我的手下和弟兄能活下来。”我看着冰碟说道:

“你可知道。你的大龙会可是福王的爪牙,难道我要留着给自己添麻烦吗?”冰碟也笑着说道:

“那三爷,如果大龙会帮您呢,我可是大龙会的会主的。”我听完说道:

“好。”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