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近代算命史笑谈(下)

泰国有周易预测吗,中国近代算命史笑谈(下)

互联网 2021-05-06 18:02:30

1两朵隔世花

在中国文化圈中一直有两个奇怪的现象。

禅是时尚与追捧的对象,而念佛是迷信。周易是科学皇冠上的明珠,而八字是糟粕。

念佛与算命是否科学,咱们这不做讨论。单就这种本是同根生,两朵隔世花的现象就耐人寻味。

大家都知道禅文化是在禅宗思想下形成的,而禅宗只是佛教中的一支而已,它吸收的也完全都是佛教的营养。

周易文化也是来源于河图洛书脱胎于阴阳五行,跟四柱八字是可以打断骨头连着筋的。

所以从血脉上寻,禅宗与念佛的净土宗是兄弟,周易与八字也其实是同胞。

然而当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思想解放后的人民都有了焦虑之后,禅文化中崇尚心灵自由与放飞的那部分内容,便与时代契合并被人无限放大。

禅宗里看破但是不说破的语言风格,非常迎合官场的人事风气。所以自黄梅系的神秀开始,禅宗与官场就开启了长达几千年的挤眉弄眼。

一时间,玩禅成了香馍馍,禅站在文化顶端无奈的看着那些文化人,蜂拥而上无情地消费着它。

现如今随着“禅舞”这个妖孽的出现,听说还解救了陷入发展瓶颈期的广场舞。

有无聊人士预测,禅舞的诞生可以使广场舞摆脱曲目与动作上老化的问题,给传统广场舞注入了新鲜血液,可以使广场舞运动的寿命至少延长十年……

(禅舞)

转过身容我呕吐后,再看看那边出生成分不好的八字同学,它的同桌周易同学就像个暴发户一般的存在,在全世界风光了将近400多年,连隔壁那个在文化上狂妄的小国家都拿它做成了国旗。

起因是1678年德国数学家、哲学家莱布尼兹受《易经》八卦图的启发,采用了二进制的计数方法,发明了可做乘除运算的计算机。

这种墙里开花墙外香的结局,使禅与周易被贴上了高大上的标签,人们似乎忘记了,禅宗也磕头周易也占卜的事实。

一个是无心之中拯救了全人类的灵魂,一个是不经意间解放了全人类的大脑。事已至此,也就只能单独将它俩摘出供养在圣殿之上了。

躺在史书中的释迦牟尼与李虚中,对此只能眉一皱,头一点。

2上路与下路

但凡历史悠久的,误解也悠久。很长时间,我们都对命理学报以神秘的眼光,觉得它来源于江湖。这显然是受了瞎子算命的影响。

我们先将目光从瞎子身上收回,打开一份资料会被以下一些人名惊讶到。

鬼谷子-战国道教祖师之一,兵法家、谋略家。命理学奠基人。

李虚中-唐朝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八字命理创始人。

万民英-明朝进士,官至河南道御史。命书《三命通会》作者。

刘伯温-明朝开国元勋,著名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命书《滴天髓》作者。

沈孝瞻-清朝进士,著有《子平真诠》一书,为八字命理学经典著作。

这样一份名单可以拉的很长,从古至今在命理学上有建树的人物实在太多了。

名单的份量极重,因为上面罗列出的几乎都是各时期的当朝名人、学者、重臣。就算民国的韦千里同志,也好歹是复旦大学的老牌大学生。

原来算命并非起源于江湖,而是朝堂。

这些精英中的精英,在为国家命运操碎心的同时,竟然还没有忘记普通个体的吉凶祸福。通过效法自然界,他们坚信生命一定是有轨迹可循的。

人生不过百年,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未免有点太晚。于是纷纷埋头命理的海洋,皓首穷经,以期能窥一二。许多人一研究,一辈子就过去。

打开与合上这份名单,我都恨不得提前戒斋沐浴,以示恭敬。

文字是描述理论的工具,书籍是传播的方式,所有的命书最初都是诞生于那一间间不平凡的书房。于是命理界诞生了“书房派”这一独特的称谓。

文人们负责逻辑的演绎,这也是他们的擅长,义不容辞的事。当逻辑成为理论组合成运算模型后,检验与传承往往需要落实在实处,而最实的莫过于民间。于是文化由高向低处灌溉。

中国的算命产业链,从此裂变兵分二路。上路负责逻辑思想,下路负责全职反馈。旧时代的盲人们,就在这种情形下无意间的挤进了下路人马的队伍中。

这二路人马构成了一支奇葩的队伍,因为他们的背景身份如此的悬殊。一路咬文嚼字、天马行空;一路目不能识、脚步蹒跚;一路齐家治国平天下,一路街头巷尾求温饱。

(旧时盲师算命走街串巷)

都说同行久了是冤家,而这二路人马竟然几千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岁月静好。也许是各自的追求不同,一个是兼职求名,一个是全职图利。又或者是盲人们文化水平普遍有限,也没有能力在理论层面上叫板那些读书人。

据说盲人算命的祖师爷是汉朝的东方朔,这位奇人同时也是相声界的祖师爷。相传东方朔宅心仁厚,当年见盲人们苦于没有谋生手段,所以教授了他们算命术,使他们可以有口温饱。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理论与境界,永远没有一个可以评判的标准,文化领域巨大的包容性导致了命理界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一时间,芍药敢与牡丹争辉,狗尾巴草与兰花毗邻。

而行走在江湖的盲师们,始终遵循着猎人原则,枪要准才是硬道理。他们也许不懂理论跟大道理,只认实用的死理。他们紧守着数代人检验过的金口诀,非遇传承则滴字不漏。

这就直接导致许多收不到徒弟的盲师,最后只能连人带技术一起还给了黄土地。

当近几年的命理探索者们,在前人百花齐放的故纸堆里焦头烂额时,这支游击在民间的力量,才被人逐渐重视起来。

史称“盲派”。

3相忘于江湖

段建业,男。

邢铭芬,女。

2003年段建业与邢铭芬一起合作,出了一本书《命术轶闻》,专讲民间盲师算命的事迹。此书一出引起轰动,两人开始被命理界关注,但是他俩不是夫妻。

两人有着类似的与盲师接触的经历,所以才会认识与合作。书中邢铭芬提供案例,段建业做分析点评。

邢铭芬1955年出生于山东禹城市。七十年代末开始学易。有位远房的姑父,是位盲师。刑铭芬是位命理爱好者,于是用了几年功夫亲近这位长辈,试图从他那得点真传。

但是江湖是存在的,盲人们同病相怜,所以也比较团结。为了挣下这个饭碗,收的徒弟也必须是盲人,拜师时候还得发毒誓,保证绝不会传给明眼人。整个过程还得中间有其他的盲师担保见证。有的盲师娶妻生子,子不盲,但是盲师也绝不敢传给他的亲生儿子。

祖师爷订下的这条铁律,没有任何一个盲人敢破!

规矩是为了维持发展秩序的,但严酷的行规也间接导致了盲派的缺血消亡。

邢铭芬是个明眼人,所以她很尴尬,几年的亲近也只得到一些皮毛影子。

无奈下,她只能记录下了自己亲眼所见的几百个真实的案例以及反馈。

她的这位盲师长辈名叫夏仲奇,正是《命术轶闻》一书中的主角。

段建业生于1967年,祖籍山西五台。1990年大学毕业于长春理工大学,之后结识盲师郝金阳先生,正式开启了理科生不务正业的人生之旅。

(段建业)

段建业在他自己的书中曾写到:郝金阳20岁双目失明,从盲师学艺,得授真传,以算命为生。年轻时走村卖艺,所到之处俱留下神算佳话,十里八乡名闻遐迩。在我年少时,郝先生曾到过我村,为我的邻居推过命。由于后来应验奇准,邻居徐某一直想再拜会先生,直到95年才打听到先生的居址。此时我已学命多年,正想寻师深究,巧遇此机缘。随后我与先生结识,并长期接触向他讨教,深得启发。

对此邢铭芬与段建业还是比较尊重事实的,两人至今都不敢说盲师们受其为徒,也不敢说尽得真传之类的话。顶多也就常在身边,受点启发。

《命术轶闻》里对夏仲奇老人出神入化的算命描写,绝对是令人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

下面限于篇幅,我们摘录部分。

夏老师接着道:“你命中有两个女儿,且都患有先天性疾病。”“太对了!”张女士惊叹道。

夏老师却突然像是发现什么重大事情似的,直接讲出未来的事来:“后年(1992),你要患上肾病。”老师神色严肃地道:“注意你1994年(甲戌)要有婚变!”

听到婚变两个字时张女士不动声色,仿佛早已预料到了一样。比起婚姻来,她似乎更紧张自己的身体,她焦急地问道:“那肾病何时能愈?”老师答:“啊,须过97年(丁丑),到时一切都会好了。”

张女士这才放心地离去。我疑惑不解,有哪个女人在走入了围城之后会轻视婚姻啊?可为什么张女士却如此地不在乎呢?也许她的婚姻已经让她伤透了心。不过,对夏老师的推断却也将信将疑,心想好人总是应该有好报的。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一样一样地应验了。1992年张女士真的得了肾病,由于张女士的这个病,她那原本就不幸的婚姻再也无法维持了,她的丈夫提出了离婚,恰于1994年离异,两个女儿断给了男方。

老师最后还说道:“此人活不过1997年,而且临死还不能带眼睛去。”我惊问:“为何?”老师道:“天机不可泄露!”

这一预言以后果然又应验了。那是1997年农历九月,张女士的病日益加重,自知难久于人世,于是跟我说:“你老师说我过了今年就好了,我知道他已经看出我是过不去今年的。我有一件事想拜托给你办,我已四年没见到我的孩子了,我没有钱,也没有能力去疼爱孩子了,在世愧为人母!”

“我己和医院联系好,我死后,将我的两眼卖得8万元,留给孩子吧!我身边也没有亲人,我这事就托付给你了,到我临死时再把我女儿的地址告你,但你一定别告诉她们这钱的来源……”

说完张女士凄然泪下。

如果你仔细拜读完这本奇作,你也许会因为里面离奇的故事产生对此书的怀疑。也可能因为这些故事,对此书排除怀疑。

我个人觉得这本书的可靠性很大,抛开技术层面的人物对话不论,(其实盲师对话中有体现出了很高的认知水平,这是邢铭芬遍不出的)但就那一个个生动的故事,就可以堪称是一流的编剧人才了。

有这编剧水平,还来八字圈起啥哄啊。

(邢铭芬)

以前盲人给人算命,都被称为瞎子算命,盲师们也从不会自称自己是盲派。盲派一词应该是起源于段建业之手。

由于书房派命理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再加之文革除四旧,导致了命理界的传承断档,许多疑难问题无法突破。再加上后期的学界秩序混乱,只要出本书就能成一家之言,搞得人人都想在命理界留名立言,也不管会不会是毁人不倦。

在互相撕逼的巅峰时期,甚至还出现过一本《宇宙唯一正确八字学》的书,可见当年风气之邪恶。

学术理论上的乌烟瘴气,最终导致很多人将目光凝聚在了,始终保持安静的“盲派”身上,他们认为真正的算命核心理论很有可能依旧掌握在盲师们的手中。

他们寄希望于盲师。然而人们关注的目光来的太晚了些,此时的盲派也早已经是昨夜西风凋敝树。

真正有技术的盲人几乎找不到了,很多所谓的盲师大多滥竽充数,并没接受过真宗的师承。手上能有一招半式真传的,已经算很不错的了。自郝金阳与夏仲奇之后,江湖中再无听到过有关盲师的传奇故事了。

郝金阳与夏仲奇,俨然成了盲派在江湖中的最后一位大佬。

4抗大旗的人

邵伟华一直都想将算命这个行业送入庙堂,他野心很大想做命理界的侯宝林。

洪丕谟出生于书香门第,早年从事中医临床研究多年。后弃医从文,他没啥野心,就想传承文化。

邵伟华,出生于1936年12月,祖籍湖北鄂州。自称是宋朝著名的哲学家、命理家邵康节的29代孙。

这一有自称两字,就很容易有三国时候刘皇叔的嫌疑。刘皇叔自称汉室中山靖王之后,可是中山靖王一生致力于造人事业,连他自己都数不清有几个娃了。

邵伟华出生在旧社会,成长在新中国。八十年代我国下定决心改革开放,国家要振兴国防是根基。

富国变强靠科技,穷国变强……靠神秘。

当年恰逢气功热。

(张震寰为气功刊物题词)

在科技与经济都落后西方一大截的情况下,能否利用人体超自然现象以及传统文化的精髓,为国防科技实现弯道超车,被人提上了议事日程。

一时间,当年义和拳与白莲教,涂狗血念咒语就能刀枪不入斩洋人的镜头似乎又要重现。大力出奇迹,各路神人异士泥沙俱下,极尽装神弄鬼之事。

命理学却搭乘着这股暖风,自文革被腰斩之后,也渐渐的老树发芽。在万物同春下,荆棘中的幽兰也一起探出了嫩叶。

1989年,居住在上海华东政法学院教师楼,著名学者洪丕谟先生默默将一本书稿交与上海人民出版社。他似乎已经感受到了易学的春风,和文化的复苏。作为一名热爱传统文化的学者,他迫不及待的希望这文化园中寄居一隅的幽兰,可以有重见阳光的一天。

1990年《中国古代算命术》正式印刷上市,这是继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本近代学者撰写的命理学书籍。虽说内容都是来源于古籍资料,但是对于这类书籍已经断档几十年的市场来说,属于近代命理学上,一件里程碑式的事件。

此书内容严谨,着重将八字的民俗背景以及理论基础做了细致的讲解。同时也客观的批判了命理学中形成的糟粕,可以说立足点很高。

因此《中国古代算命术》成为一代初学者的入门首选,对后世的学习者影响至深。

洪丕谟先生作为纯文人,只管出书,并不想染指命理江湖。他为人极其低调,外人求测一律答复:不会实战,只做文化研究。而且有读者去信,他必定每封亲回,言辞谦逊,绝不应付。

家中有长辈曾收到过洪先生亲笔回信一封。

(多少人的算命启蒙书)

而就在同年,西安的邵伟华也出版了《周易与预测学》一书,成为了命理界同时分吃螃蟹的另一人。

洪丕谟是上海的学界名流,同时也是上海著名的书法大家,有上海一支笔的美誉,他敢于出书也是因为有一定的实力影响在。而出生草根的邵伟华则要面临的困难太多了,他首先要经过的第一道考验则来自于张震寰。

1985年国防科工委主任张震寰突然出现在了邵伟华的面前。那年,邵伟华49岁。

49岁时的邵伟华给人的印象很LOW,远没有成名后的霸气。大金链子小金表,一天三顿撸烧烤的日子,是他之前梦中才出现过的。

邵伟华当年在西安的一家兵工厂里做工人,常年带着一副眼睛,走路低着头似乎时刻在寻找什么,穿着廉价的服装。永远两点一线的生活,过的跟一个小老头似的。

一次他在地摊上偶遇了一位算卦的老者,触发了他自学易经的热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梅花香自苦寒来,渐渐的他在单位以及当地传播出了名气。

兵工厂与国防科工委由于存在着组织关系,很快他的事迹被张震寰发现了。

当时被约谈的一批人里还有气功大师严新与张宝胜。后来张震寰还为严新拨了科研经费,张宝胜则在1983年被调入了国防科工委507研究所。

近代科学的迅速崛起,是因为可以反复实验证明和大力普及。而个体的超自然现象,只能作为现象研究,无法传播普及。更无法直接拿来兴国。

1999年南斯拉夫的中国领事馆被炸,美国人民不惜成本,给我们上了一课。国家这才在悲痛中坚持了一条科技兴国的路线。

虽然依赖计算机为核心的,美国制导导弹里面有中国阴阳八卦的理念。但是不代表中国的传统文化可以脱离实业御敌。

一个整天研究武术理论的人,绝对打不过一个天天秀肌肉的文盲。

1985年2月2日邵伟华被张震寰第二次约谈时,被要求预测苏联的党中央书记,契尔年科的疾病情况。根据周易预测的结果,邵伟华断定契尔年科病逝在1985年正月无疑。张震寰听后说,要把结果带回北京,等候验证。

后契尔年科果然很配合的于1985年正月19日死了。

邵伟华一测成名,用周易敲开了庙堂的大门。他的新书《四柱与预测学》写成后,张震寰欣然为其提笔签名。

(陈园与邵伟华)

1991年邵伟华被应邀去新加坡、泰国讲学,因教学有方,预测准确,被新加坡授予“易坛泰斗”崇高荣誉称号,被国家列入《中国当代名人录》。

大师们没有成名前境界各异,但是成名后的大师境界就都看齐了。事业方面疯狂输出,出书的速度甚至快超过了读者看书的速度。生活方面,也无法在无欲则刚了。

有公司大致统计过,从1990年到2000年这十年里,参加邵伟华培训班且花费超过十万元以上的学员人数,超过了十万人。

培训班一期45天,你以为这是迅速传播周易文化,其实人家是要迅速致富。

在一次开班授徒的时候,邵伟华遇见了年轻貌美的上海松江美女陈园,那一刻他真正体会到了命书里说的桃花运的含义。

大师是有爱心的人,不但要自己红,也要让自己的老婆红。立即与陈园共同署名推出了一本新书《四柱预测学入门》,可惜此书纯属剪刀铺作品,东剪一点,西剪一点,全抄的古书上的内容拼凑而成。

后期有一本书更是夸张,直接抄的著名学者洪丕谟的《中国古代算命术》一书,连标点符号都没有改一处。也有可能是盗版借邵伟华的名气自己炒的旧饭,但是也从中可以看出,当时的命学热带动了出版狂潮。

1997年列入《世界名人录》,同年10月和夫人陈园受到国家人体科学领导小组组长伍绍祖的亲切接见,被列入《东方之子》。

1999年和夫人陈园被列入《中国专家人才库》《世界优秀人才大典》《中华魂》,在《人民日报》社主编的《中华大地》2000年、2002年特刊上,对其为社会作出的特殊贡献和科研成果予以了专题报道。

邵伟华虽然对于八字的造诣远不及周易六爻,但是他对中国的整体易学文化是有功的,他引领易学迈入了一个新时代,影响了当时的业界现状。

他的确是一个旗手般的灵魂人物。

就在邵伟华手捧新加坡人赠送的易学泰斗奖座,傲视一方的时候,突然从某个角落里传出了一个不服气的声音。

“俺不服你!”

一股浓浓的山东口音。

5新派的崛起

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

自古山东出好汉,好汉的标志是可以雷人,但绝不会服人。

李涵辰,山东泰安人氏,七十年代生人。根据民间野史记载,他生于鲁中山区,曾自述在民间乡野山村闭关数月研究命理,忽然某天也不知道是茅舍顿开,还是茅塞顿开,总之就悟性大发。

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涵辰特殊的逻辑思维方式,好学的天性使之从小学到大学均是优秀学生,在部队是优秀干部。

参加过李涵辰八字预测学习班的学员,称他为“易圣”、赞他是“易神”。

他竟然都欣然接受了,我的天呐……

李涵辰能竖子成名,是因为他出了一本书《八字预测真踪》。这是一本专门跟传统命理叫板的“奇书”。

此书究竟有何能量,可以使李涵辰犹如练了《葵花宝典》,敢于对整个命理江湖咄咄逼人?

(捧上神坛的李涵辰)

这必须得从头开始解释,得从传统命理书究竟是本什么样的书开始说起。

前面我们罗列过一张清单,里面有《三命通会》、《子平真诠》、《滴天髓》等一些书名。这些都是前人留下的古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命理书范畴。别看书名起得都挺唬人的,什么通会了、天髓了。

如果你抱着一本看到临终,也保证你什么都不会。

传统命理书缺点很多

文言文阅读有困难,白话本又难以保证翻译到位。内容枯燥晦涩,由于很多基础知识只讲运用,不讲出处。概念性的地方太多,需要凭意象领会,靠常识无法理解。缺乏数值观,许多地方不能量化直观。比如许多时候讲到生与克的关系,从来不提克到什么程度,生到什么程度。

举个简单的例子,木属东方主青色,这个也许好理解,起码还可以关联到植物,郁郁葱葱的颜色。但是水属北方,主黑色。这个就要蒙圈了,你打一盆水来,望穿盆底它也不黑啊。古人难道指的是脏水?

这些基础理论里的问题俯首皆是,更别提后面复杂的章节了。对此没有一本书里有过细致的解释,也许写书的古人自己也是抄的前书。

这就成为了阅读者入门的障碍,这种对新人极不友好的设定,使初学者体验感极差。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每一本命理书其实都是一本“残缺本”,都不是全面的资料,作者都是就自己所长方面进行撰写。

八字学结构庞大,有格局、旺衰、十神、六亲、神煞、纳音、空亡、读像等等分类内容。随便选一个分类出来,都可以写一部巨著。

比如《子平真诠》主要讲格局法,《滴天髓》侧重于格局与六亲,从没有人敢说自己全部都学会了。

所以也就没有一本真正意义上的集大成八字著作!

但是算命是个系统的工程,好比是拿着一堆的零件最后要组装出一台车来。但是你会惊讶的发现,这些零件根本就组装不起来,不是零件尺寸不一,就是接口不一。并非按照标准的统一制式生产的。

最初你以为自己只需要做一个装配工,按说明书来做就行了。最后才发现你得变成总工程师,从头到脚把那些零件打磨整改一遍才行。

所以你遇见的每一位命理师,其实都是命理学术上的“病人”。

大家渴望能找到一种可以一理贯通的方法,去连接那一地的鸡毛跟满地断章。他们需要一种明确的可以直观的解读方式,而不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我怕你理解不深,这个需要你自己悟。”

李涵辰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在闭关的时候没有顿悟到什么天机。

他只是看见了大家的痛点。

6功过谁来评

学过经济学的都知道,哪里有痛点,哪里就会有需求。有需求自然就会带来经济市场。

与其写别人写过的内容跟人打口水仗,不如写点可以迎合读者口味的东西,那种能挠到别人痒处的地方才是重点。

《八字预测真踪》就在这种逻辑下诞生了,它的使命就是安抚全天下学八字的莘莘学子之心。他把古书籍之间难以转接的地方全部都找了出来,进行了再加工,或是给你直接配上个李氏牌“转接器”。

以往书中有些矛盾之处,他都给你进行了新的诠释,在他的诠释下,疑难杂症似乎烟消云散了。

一时间,“反断论”“百神论”“从强论”“从弱论”充斥网络,向人扑面而来。狠狠的砸在你昔日的痛点上。

一夜间“新派”登基。

从此貌似被解救的学子们,高呼“新派"万岁,地动山摇。

(八字预测真踪)

然而好日子并没过多久,因为李氏的手艺不行,他的“转接器”也不是通用的标配,他只是施了个障眼法,一家之言而已。

很快,这种随风随行的治学精神,使他自己的东西也互相拧巴了起来,为了不露破绽。只能是用新账还旧账,他就是个变戏法的,真实世界的理论窟窿始终在。

用新派一时爽,一直用新派一直爽。很多人都是抱着这种美好来支持新派的。但是,很快这种补丁之上再打补丁的处理方式,令李涵辰皇帝的新衣连同内衣,都被人扒了个精光。

随着质疑的发酵,许多不利于李涵辰的坊间传闻不断出现。比如他的培训班里经常会请人当托,以保证他的技术神准。

据说别人都是毕业合影,他的培训班却是开班前集体合影,是为了记住每个学员的脸,谁要是后面出现不配合拆台现象,就会对其进行打击报复。

有个传闻更恐怖,说李涵辰有次给人算命算出此人会有近灾,过了几天见相安无事,那人就死活不信算命了。为了证明八字预测的科学性,李涵辰请了几个打手埋伏在路上,把那人的腿给打瘸了。

于是李氏给人留下的风格是这样的。

我是正确的。如果我不正确,请参考第一条。

凭胸而论,以上毕竟都是网上的传闻,只能当个笑话看,不能就此盖棺定论。但是空穴不来风,为啥你能吸引来那么多板砖,可以盖屋。你自己还没有点啥数吗?

《八字预测真踪》不是一点贡献都没有,起码内容通俗易懂,生活化了。使原先艰涩晦懂的地方,变得易于理解了。特别是书中根据生克制化的关系和路线,进行组合、串连和联想,即可话事之像。

虽然他的组合、串联的并不理想,但是起码他告诉了很多人,八字是可以组装起来解读的。而在此之前的任何一本古书中,都从来没有一人涉及到“读像”这个领域。

而“读像”这一关,恰恰正是长期被盲派捏在手里的绝活。

正是有了李涵辰的新派,使很多人可以轻易的迈入八字学的殿堂,而不在被吓到劝退。

李涵辰有功有过。

在2009年召开的一次国内易学研讨会上,李涵辰被邀请讲课,并做了公开的预测表演。为了证明会场上没有他的托,他采用打羽毛球的方式,谁接到球,谁就获得求测的机会。

整个过程被人录下了视频,那次现场还是比较公正的,显示了李涵辰还是有一定水平的,并非网络上流传的那么不堪。

在视频开始阶段,李氏少有的说起了客气话,表示曾经年少气盛说了不少狂言,得罪了许多人。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理解和原谅。

但就几个视频,几个实测案例,也同样无法证明他的新派理论就是完全正确的。

所以对于八字学习者来说,探索真理之路依旧艰难漫长。

7逝去的背影

彷佛在2010年左右,整个命理界开始陷入了漫长的无声时代。

不变的是,江湖上依旧有骗子在横行。钱收的越来越多,培训天数却跟女孩子的裙子一样,越来越短。三天的八字基础班比比皆是。

更有台湾大师喊出口号:五分钟让你学会八字。

我抱着准备上当的心态,点开了那个包你5分钟学会八字的视频。说好的5分钟,大师却足足讲了45分钟。

看完视频我很纠结,他这种超过预期时长的卖力教学,还究竟算不算骗子?

更有些人恨不得效仿禅宗,开个命理顿悟班,花一万块钱买一个口诀,告诉你回去天天参。你一定能参明白了。

明白啥?明白你受骗了呗。

继新派教主李涵辰被人打倒之后,命理界再也没有出现过敢于扛大旗的风云人物了,大家是被打怕了,还是时代无人?

中国的预测者被书籍整怕了,中国的求测者被骗子整怕了。报应终于出现了。

随着西学渐进,西方的占卜术横扫祖国各地,星座、塔罗牌这些简单易学,又具有浓烈娱乐成分的西方占卜术蚕食着算命市场。年轻人成为了西式占卜的疯狂追捧者。

星座、塔罗牌,就像后生一样,充满了朝气与活力。而中国传统算命术,依然躺在故纸堆里,曲高和寡浑身是灰。

秋虫有志,不敌天气。

(塔罗牌)

有人总结说算命的都是套路,他们就是给人贩卖焦虑的。这话不太正确,你不自己先产生焦虑,无人可以强加于你。

算命先生总不至于每天敲你们家的门,见面就说:呦~~这位爷,您还没焦虑呢?

这哪是算命,这是安利。

我们常说,现在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要获得一些知识和咨询太容易了,许多事情变得更方便了。信息在改变生活的同时,人们对于命运的了解欲望也在变的淡泊。

人类社会建立起来的事物秩序,跟反馈得到的信息,可以很好的帮助你对未来的事情进行一个评估。所以很多事情就不再需要预测了,算命的欲望跟作用,正在被逐渐的淡化。

以前做生意的喜欢找人算卦,现在找一家专业的金融咨询公司就可以替代他们了。

从前走失人口需要起个卦,测下失踪者的方位,便于参考搜寻。现在城市里无数的探头,可以立即给你想要的答案。别说走失了人,就是走失一只苍蝇,都能找到。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使未来的电脑算命,可以真正的名副其实起来。计算机根本不需要懂命理知识,它只需要根据大量的命例,找到发生事件的时间点,来做反向总结,就可以将这事情完美解决。

万物都在对标,规则都已定好,所以越来越多的人,都会觉得生命成了闭环,哪怕你有颗逆流而上的雄心。生活中越来越缺乏意外的惊喜,和远方的诱惑。

在闭环的状态下,生活变得一眼就能看到头,这才是焦虑产生的原因。

焦虑,只是人体启动了生物预感系统。

有理由相信,再过100年古老的东方算命术将会彻底退出舞台,也许都用不了100年。

谁都知道,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一个智能手机加一个游戏,就足以消耗无数年轻人的精力跟时间了。指望下一代继承传统文化,耐心的秉烛夜读,这很奢侈。

我们这代人在无意中就成了算命术的守墓人。

2019年一代易学泰斗邵伟华去世,而整个媒体却鲜有报道,登陆上两大命理网站,也只是象征性的在论坛里发了一个通告帖。下面回应缅怀的人数,得以使版面保持了足够的安静与整洁。

与其说一代大师去世,不如说是一个时代的逝去。

当这一代人逐渐老去后,遥远的画面构成人们对事物最后的记忆,喧闹的依旧喧闹,孤独的愈发孤独。

走街串巷盲师模糊的背影,和记忆中残留的古籍轮廓,这些当年不曾温暖过我们的图像,当它作为一种算命术曾经存在过的证明时,却足以使人热泪盈眶起来。

它来的时候轰轰烈烈,走的时候也许只会高贵的留下只言片语。

我于昨夜死去,走时心静如水。

(全篇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