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绝处逢生by杨云

王语嫣陈亮恐怖小说,绝处逢生by杨云

互联网 2020-10-29 13:37:43

“死,死光了?”

听着她的话,我顿时结巴了起来,这段往事我可是完全不知情的。

“对,死光了,三个村上的人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于瘟疫,包括从非典中活下来的那三人。”

她咳嗽了几下,身体状况不容乐观。

“没事吧?”我赶紧扶她坐下,看看能不能从她口中再得到一些消息。

之后,在我们的聊天中,我知道生还的三人之一叫做杨俊,当年他经常到老奶奶的店铺来买杂粮,所以老奶奶对他记忆深刻。

除了这些外,就没有值得追问的消息了。

离开杂货铺,我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

本以为“扬帆起航”的真实身份是当年从非典中生还的实习生,可是从老奶奶的口中得知,当年生还的3人也在不久后死了。

这样一来,线索就彻底断了,我很难再找到“扬帆起航”的真面目。

回到宿舍,我看到室友们全都在用微信和女生聊天,一个个“宝贝”长,“宝贝”短地发语音。

经受了游戏任务的折磨,实训班里的人全都释放出了内心的**,不再克制心中的冲动,**女女厮混在一起,很多男的都有女朋友了。

至于顶楼的小黑屋,如果不是因为孙文杰事件被封了,现在恐怕夜夜有小情侣在里面偷尝禁果。

“晚上和谁吃饭了?我没有在公司厂区的食堂找到你。”

刚躺到chuang上,我就收到了林若初发来的微信。

“这么晚了,还没睡?”我看了看时间,给林若初回了条信息。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林若初的新消息过来了。

“和王语嫣,陈轩他们出去吃饭的。”我如实交待。

“你小子行啊,现在都勾搭上厂花了。”

我回了个“嘿嘿”,就没有再和她聊了。

林若初是我的姐们,我们之间是纯友谊。

要说漂亮,林若初能和王语嫣抗衡,只是性格比较暴躁,没有王语嫣那么讨人喜欢,所以王语嫣就自然而然地成了我们实训班的厂花。

大家也都知道我和林若初的关系,但是谁都没把我们想成男女之间的关系,因为我的相貌一般,说不上多帅,也不丑,是那种放在人群中就被忽视的。

第二天早上,我把非典事件和瘟疫村落告诉了陈轩,问他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瘟疫村落的遗址看看。

陈轩爽快地答应下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们约定了中午吃过饭就去一探究竟,但是实训班微信群里出现了“扬帆起航”的新消息。

“我会从你们实训班里挑选三人出来,玩一个有趣的游戏,这三人分别是毛江涛,金辉,陈亮,你们要去脱下公司厂区培训女导师的外套,每个人至少要脱掉3件外衣,不能重复。”

发完这条信息,“扬帆起航”就不再说话了。

“什么,要*脱女导师的外衣?”

毛江涛不可思议地低吼。

他在实训班里没什么存在感,长得比我还普通,而且个子又矮,性格还懦弱,时常被王伟,余光他们欺负。

这个任务对他来说,简直难于登天。

“怎么又有我,我好像刚完成了一个任务啊。”

我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

难道说幕后黑手会给完成任务的人多一点的游戏机会?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真是倒霉。

“要脱女导师的外衣,哈哈,我真是羡慕你们,这哪里是任务啊,简直是享受!”

王伟肆无忌惮地大笑。

实训班里其他人看我们三个的目光也都变了,他们知道我们要想活下去就得去脱女导师的外衣,那么变态的事想想都恶寒。

“跟我来。”

林若初拉着我的手臂,就把我带出了房间。

“干什么?”

我奇怪地看着她。

“帮你去脱女导师的外衣啊。”林若初皱了皱眉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我。

“可是这也太那个了吧?”我反倒是犹豫了。

我上一个任务是亲女生,班里女生也都知道我的游戏任务,所以才会有人站出来帮我。

可是我们实训班之外的人不知道这场荒唐的游戏,我就算是想请求女导师帮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难道要直接让她们站着别动,然后我去脱下她们的外衣?这也太胡来了。

如果我那么做的话,用不了一天,下午就会被全公司通报批评,成为脱外衣色魔。

“你傻啊,既然你都接到任务了,肯定要先完成,否则你死定了,我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死。”

林若初把我拉到了办公室外,然后指了指导师休息室的门。

“怎么了?”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

“这是我们这一批实习生的培训导师的休息室之一,你胆子大一点的话,在这间休息室里就能完成任务了。”

林若初小声地对我说道。

“可是我不敢啊,脱外衣又不是摸一下头发,没那么简单的。”

我深吸一口气,还是不敢进去。

对于实训的职员来说,培训导师就是领导,平时我都不敢和培训导师对视,现在要*脱女导师的外衣,不是要*的老命嘛!

“要脸还是要命?”林若初瞪了我一眼。

我看了眼林若初,心里明白她的意思,咬咬牙就推开休息室的房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这间休息室距离我们那边最近,里面大部分都是我们班的培训导师,少数几位是隔壁班的。

整个办公室里有6位,其中有一半是女导师,这一半的女导师就是我的任务目标了。

我推开办公室门,发现里面有4位培训导师伏在桌子上睡着了,2男2女,还有两张位置是空着的,那两人应该是在自己的房间看午休,或者是有事出去了。

我悄悄地走到离我最近的女导师桌前,尽量克制自己的呼吸,放慢动作避免吵醒女导师。

林若初站在办公室外,捂着嘴巴对我比了个手势,示意我抓紧时间。

事已至此,我只能硬着头皮伸出手,弯腰对着女导师的肩膀伸过去。

这位女导师是教我们市场营销的,今年26岁左右,身材完美,长得也很漂亮,是实训班里很多男生YY的对象。

这么靠近她,我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那是成熟女人独有的香味。

我的手还没有伸过去,就情不自禁地紧张了。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职业短2裙,加一条肉色长袜。

丝袜把她腿上的一些瑕疵都掩盖掉了,两条腿看起来很长。

“咯噔。”

我艰难地吞咽口水,咬紧牙关,手掌颤抖着伸到她的肩膀上,摸到了软软的布料。

与此同时,一股热气顺着布料传递到我手上,被我感应到了。

我不是小孩了,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对不住了,导师,为了活下去,我拼了。”

我在心中默念着,然后颤颤巍巍地用两根手指捏住外衣的一角,非常缓慢地往下拉。。。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