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翼禁区-第一章 性感的民工

第四禁区恐怖小说,龙翼禁区-第一章 性感的民工

互联网 2020-10-30 21:33:27
第一章 性感的民工地球,这颗饱经沧桑和战火洗礼的人类母星,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之后,至今依旧散发着勃勃生机。而这片蕴涵着人类起源的古老故土,现今却成为了有钱人和避世者最好的定居乐园。

在这颗蔚蓝色的星球某处,郊区一座占地面积庞大的建筑工地正在热火朝天的动工中,十几颗悬浮在高空的微型人工太阳,发出的刺眼白芒,把漆黑的夜空照的就入白昼一般。

冷芒笼罩之下的建筑工地,十几台外型像八爪鱼一样的巨大建筑机械,正用那粗大的金属臂把数间已经成型整体建筑吊起,并且有序的堆叠在一起,而每当完成一道工序,数以千计的电子蜘蛛就快速的爬向每一道细微的裂缝,钻入裂缝的深处喷出如胶状物质般的粘合剂。几天之后,这块看似不起眼的泥洼之地,一片新的住宅区和数栋大型商业中心将迅速拨地而起。

建筑业异常发达的今天,像几个世纪前那些需要几年,或者几个月才能完成的庞大工程,如今只需花上短短几天的时间,就能飞速的达到预期的建设。

就在这片不起眼的工地上,几台正发出巨大噪音的巨型八爪内,其中一台的驾驶舱里坐着一个光着膀子的年轻人。这个皮肤黝黑的瘦弱男子,正以极其轻快的手法,熟练的操作着同时进行着几种不同步骤的八爪鱼机械。

自从这个家伙光着膀子的生活照,不知道通过何种渠道,被以发行H信息为主的某三流小刊,不负责任的评选为全球最性感十大民工后,这个闷骚的家伙就开始无论在任何季节,都习惯于只穿着工作裤,并且以裸露着上身的形象出现在工地上,向周围那些体型彪悍的同行们,展示他那一身的排骨和细小的二头肌。

他这套自我感良好的造型,除了换来同行们善意的嘲笑外,还能让找他有事的陌生人更方便快捷的找到他。因为每逢在寒冷的季节里,这家伙身上最具标志性的特征,就是脸上挂着的那两行亮晶晶的鼻涕。

这个黑瘦的年轻人叫颜黑,自幼父母双亡,自小养成的坚毅性格,使得他凭借着微薄的银行助学贷款念完了大学。

而当他毕业跨出校门,再次接触这个社会时,才体会到现实的残酷。无任何背景和后台的他,在经历四处碰壁,饱受辛酸后,当心灰意冷的他,怀着最后一线希望找到当时只还是个胖头工,如今却是他的老板的人物时,他的人生终于出现了转机。好心的胖工头看他挺可怜,动了恻隐之心勉强收留了他,让他在工地上做了个临时的监测员,监控着数千电子蜘蛛的动向和补充耗材。

就当他以为自己的这一生都将这么混混沌沌的度过时,一次偶然出现的机会,命运之神首次在他身边止住了脚步。就是这丝突然降临的曙光,却意外的照射出他身上那非同一般的天赋。

在那次重大的工程项目中,胖工头一直以来的暗中竞争对手,临时挖角弄走了十几名八爪机械操作员。一时间,数十台各类大型建筑机械,如同死狗一样瘫痪在工地上。面临着越来越近的工程验收日期,胖工头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就算他肯花天大的价钱,也未必一时半会就能找到一帮熟练的操作员。

记得某强人说过,就算是一条内裤,一卷卫生纸都会有它的用途,没有人天生注定是命运的遗儿。

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颜黑这个连基本机械操作证书都没有的家伙挺身而出,凭借着自己以往的记忆中,那些在监控中曾经看过几次的操作手法,冒险开启了整个工地的全机械同步系统。并且独自在三天内,不分昼夜的同步操控着数种类型的八爪鱼机械,干完了十几人七天才能干完的活。

当颜黑身心疲惫的瘫坐在驾驶室里,周围那些被挖角后剩下的同行们,看着眼前这个玩命一般的年轻人,还以为这是胖老板从哪所建筑学院挖来的高材生。在简单和这个年轻人的工作强度对比后,为了表明自己并没有因偷懒而拉下进度,也干完了超出工作量以外的活。

好心果然还是有好报的,胖老板当初收留的颜黑,居然在紧要关头挽救了他,使得工程能如期的交货。而胖老板也因这次工程带来的巨额利润,使他从包工头的苦海中脱离出来,创立了属于自己的机建公司。

胖工头得了道,颜黑也升天了,他除了薪水成倍的翻了番外,再也不用整日的与电子蜘蛛为伍,胖老板允许他自由选择开任何的建筑机械。

强烈的轰鸣声自天空的远处传来,幸运的颜黑眯着眼迎上刺眼的白炽光,抬头看着从夜空的一群所属地球防卫队的变形战机。这批组成编队的战机,正以超低的飞行高度快速略过,不时闪耀的夜间编队灯,比夜空中闪烁的星辰更为耀眼。

夜空掠过的这款为『哨兵』的变形战机颜黑非常熟悉,不过他更喜欢称呼它为『甜饼』,因为这是他最常选用的机种。当然,这不是在现实里,而是在一款名称为《星空年代》的模拟飞行对战游戏中,这款游戏采用星空战网对接,无论是在星系的哪个角落,只要拥有模拟舱就可以一决高下。

战乱的年代,军用战机在天空飞过并不为奇,颜黑所在的华特联邦,在抵御阿克雷帝国的入侵战争中,已经打了足足六个月,处于华特联邦星域内的地球,当然也是属于它固有领土的一部分,所以,理所当然的会存在少量的驻军。

对于这场来自阿克雷单方面挑起的侵略战争,星际统一联合议会所表现的立场更叫人气愤,议会对这种明显侵略意图的战争,居然睁只眼闭只眼,完全置身事外,除了呼吁其他星系国家强烈谴责外,更是没有任何的制裁和组织军事干预,若不是有来自经济同盟国私下的支持,华特联邦早已名存实亡。

虽说有经济盟国暗地的鼎立相助,但数十年未经过战争试炼的联邦军,面对着从战火中成长起来的帝国军人,就像年轻的拳手遇见了重量级拳王,战事一路溃败。在这场级别对手明显不同的战争中,华特联邦被打得只剩招架之势,全无还手之力。

在此之前,固守的四个星系战区,除了古德星系还在坚守的第二战区,其他另外三个战区已退守到加略星系的三个行政星,全部丢掉了共9个移民星球的控制权。而目前单独坚守的第二战区的联邦第三十八混合作战舰队,也已把战事从地面转移到了太空,看来丢掉这片区域也是迟早的时间问题。

哪里有战争,相对的那里就需要建设,当然这些是建立在战争结束后的基础上。

这场关系着联邦生死存亡的战争,对于颜黑来说影响并不大,他所处的银河系位于整条战线的最后方,这里绝对是整个战局最安全的地方。他跟那些世代为联邦做出贡献功臣后裔一样,呆在这片远离战火的世外桃园,尽情的享受着战争之外的宁静。

看着天空中渐渐远去的三架『哨兵』,颜黑的眼中满是爱慕。但终归喜欢是喜欢,他可没那么蠢跑去当兵,或许连根变形战机的毛都没摸到,说不定哪天就会把命葬送在某支星舰上。这种傻事他绝对不会干,再说胖老板那么器重他,算不准这风liu的胖子,什么时候得个马上风挂掉,那笔遗产就算只分到一点也够他这辈子吃了。

正当这家伙满是羡慕的目送『哨兵』的离去时,他耳上悬挂的通讯工具响了起来。他没有停下操作巨型八爪鱼的手,而是抽空快速按下了耳旁接听键。

悬挂在耳朵上的全球电话立刻弹出一条细微的机械手臂,机械手闪出的一缕红色射线从他的视网膜上快速扫过,留下瞬间黑障的同时激活了视野虚拟成像系统。这种系统的好处很多,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除了接听的本人外,任何人看不到打电话的对方是谁。

“喂,谁啊?”

他虽然看清了视网膜成像的人影的轮廓,还是故作不知的询问着

在他的吼声询问下,耳麦中传出了略带苍老的问候:“黑子吗?怎么这么久不来我这边坐坐?”

颜黑光听声音就知道这个老头肯定是没好事,从他称呼颜黑为黑子,而不像以往那样像叫宠物一样唤做小黑,就知道肯定有事要他帮忙。琢磨着八成是镇不住场子了。正所谓有求于人,态度肯定也得有所转变。

他嘿嘿一笑,打趣到:“哟,您老会这么好心啊?别是有人来砸场吧?”

果然,事态就跟他预料的那样,老头是来请他出面摆平的。这次遭遇到的事件,就连平时场子里叫嚣最厉害的几个小弟也搞不定了。

“行家,绝对行家,不是专业的,肯定是职业的。”

老头颠三倒四的话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在得知捣乱的家伙一时半会还不会离开,颜黑决意去会会高手。

“等我半小时,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就来。”

老头焦急的声音再次传来:“洗什么洗啊,磨层皮去你都那泥鳅样。。。。。。。。。”颜黑没有理会老头后面的话,立刻挂掉了电话,他知道这老家伙嘴里肯定长不出象牙。

巨型八爪鱼的关节部位在喷出大量的气体后停住了,他把头探出驾驶舱,手伸进嘴里吹了声口哨,现任工头立刻屁颠颠的驾驶着悬浮监察仪飘了过来,点头哈腰的问到:“黑哥,有什么事?”

这个工头倒是很识相,显然他知道颜黑和胖老板的关系,想更好讨生活的话,得罪颜黑可对他没任何的好处。

“我请半天假,如果老板问起来就说我有事。”颜黑虽然外出不受限制,但他还是觉得和负责人打声招呼比较好,起码不要让别人难做。

工头慌忙的脸带笑容答应了,反正颜黑来不来和他又没什么关系,颜黑的工资可是由老板直接发,就算他不来也就那么回事。

颜黑边穿好上衣边走出了工地,步行几分钟后步行来到了一间无人停车场。

他伸手从停车场的扫描仪上快速扫过,不远处的一侧金属地板正慢慢开启,同时浮出的还有他的爱车,地面打开同时还向起了电子合成的声音。

“欢迎您,颜黑先生,请问你是回家还是用餐,如果您是回家,建议你走AP三号车道,因为您常用的六号车道10分钟前出现了一点小事故,假如您是用餐,你常去的12家餐厅里。。。。”

当颜黑的爱车被传送带拉到他的眼前时,喋喋不休的电子合成音也消失了。他快速跳进车里,驾驶着悬浮车升过六号车道的高度,听着车载电脑的提示,在三号车道悬浮指引灯的高度停了下来。

悬浮车停稳的瞬间,颜黑一踩油门,车快速飘向霓彩满天的都市。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