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使融资200万,蚂蚁足球要给草根足球的用户分个级

说球帝线上看,天使融资200万,蚂蚁足球要给草根足球的用户分个级

互联网 2021-01-22 18:23:10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做过联想高级产品经理,做过智能硬件,爱踢球的徐纪骞,这一次打算结合他的兴趣,做一个线上线下的业余足球赛事的平台——蚂蚁足球。7月份,蚂蚁足球获得娱乐工场万天使投资。面对同类竞品的压力,蚂蚁足球必须跑得更快。按照徐纪骞的计划,明年,蚂蚁足球会从江浙沪走向更广泛的布局。,徐纪骞都是一个人拎着包,各地来回的跑。彼时,他的蚂蚁足球团队尚未搭建完成,融资也没到位。

回想起来,状态有些孤独,“产品能做成什么样?没有清晰的方向,我只能不断地聊,跟研发的人聊,跟投资人聊。有时候聊到深夜,地铁里就剩那么几个人,有的玩着手机,有的忍不住打起了瞌睡。”徐纪骞说。

创业本来就孤独,这种感觉对于徐纪骞来说并不陌生,两年前,他创业做智能硬件,对孤独深有体会,“一个项目从无到有,很多时候,都需要创业者一个人去思考和承受。”

1984年出生的徐纪骞,创业前做过互联网运营,联想 Thinkpad的高级产品经理。按照他的计划,35岁再创业,但在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和资源后,加上家庭进入稳定状态,徐纪骞决定提前创业,第一次创业,他主攻智能硬件方向,但因为团队存在一些分歧,他后来选择了退出。

今年年初,徐纪骞开始二次创业,方向是和足球相关的项目。一方面,他认为大环境到了,另一方面,他喜欢足球,想把足球当一份事业来做。“从小学二年级开始踢球,一直喜欢了这么多年,中间还有过去鲁能试训的机会,但费用太贵,就放弃了。”徐纪骞回忆当年的情景。

反观市面上的足球项目,有 UGC内容+ 社区的懂球帝,做足球装备的 EnjoyZ足球,主做数据的搜达足球,订场 +约战的乐奇足球等,都获得了不错的融资金额,也在细分领域有一定知名度。如果没有足够强的背景和足球方面的资源,想在群雄并起的战场杀出一条血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结合自己经常参加的足球业余联赛,徐纪骞看到了点机会。“我了解业余联赛,也了解业余的踢球爱好者,这中间还有很多需求没有被挖掘。往大的说,中国足球要发展,民众基础很重要,这点可以参考欧洲、日本和南美。”徐纪骞说。

基于业余足球的经验,徐纪骞准备做一个线上线下的赛事运营加内容的业余足球赛事平台——蚂蚁足球。6月,项目Demo出炉,团队搭建完毕;7月,获得娱乐工场200万天使投资;8月,蚂蚁足球APP进行内测;11月18日,APP正式上线。

为什么叫蚂蚁?“蚂蚁很不起眼,但很勤奋,也很团结,聚在一起的力量就很大。”这是徐纪骞赋予蚂蚁足球的团队文化。

蚂蚁足球的创始团队,无一例外都是资深足球迷。公司的名片也带有明显的足球色彩,徐纪骞的名片上背面印着阿拉伯数字“ 10”和他的名字首字母组合,看起来就像是球衣的背面。“10号一般是足球场上的中场核心,是指挥家,控制着球队的进攻和防守。我是 CEO,我必须掌控好公司的方向。”徐纪骞说。

徐纪骞介绍说,目前,蚂蚁足球的APP端有两大功能区。

一是赛事管理系统,各个业余联赛的主办方可以在该平台上导入数据,进行自运营,对球队、球员和比分情况进行管理。“过去,赛事主办方都是通过Word或者Excel来记录数据,现在全部放到我们的平台上了,不仅能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又有宣传的效应,未来还可以提供社交,对球队赞助也有一定的作用。”徐纪骞说。

另一个功能是 PGC+UGC(目前UGC 功能还没上线)内容生产区,球队主体、球员个人都可以在 APP上发布文章和视频,徐纪骞希望能够形成一个蚂蚁足球的“朋友圈”。

为了更好的服务平台上的球队,蚂蚁足球也在深入线下。每逢平台上的球队约战,蚂蚁足球会为联赛主办方免费提供摄像头并负责剪辑视频,制作一些集锦和短视频,用户可以通过该 APP把视频分享到朋友圈。目前蚂蚁足球在上海地区主办了一个“百年上水杯”,整个赛事流程都由蚂蚁足球一手操作完成。“我们的核心就是服务赛事方,做这个的目的是想深入了解组织赛事的流程。”

按照徐纪骞提供的数据(来自艾瑞咨询及其他网络数据),目前亲身参与踢球的用户在 3000万人左右。他把这些踢球用户分为S、 A、B 三级,S级用户有自己的球队,会参加常规的业余联赛; A级用户有球队,但不踢参加业余联赛,只是平常约球踢; B级用户没有固定的球队,一年踢个四、五场球。目前 S级+A级的用户总数在 500万左右。

在徐纪骞看来,S级+A级的用户可以统一视为B端,也就是有组织的业余球队,而人数更多、规模更大的B级用户可视作 C端,也就是没有固定球队的业余爱好者。在尽可能地抢占 B端用户,积累一定用户数的同时,也要抢占C端市场,从B到C,是蚂蚁足球未来的一个方向。

“我们现在针对的用户是S级+A 级,主要是B端,我们最终要切入C端,所以我们马上会做拼球和约球的功能。”徐纪骞说。

目前约战类工具存在最大的痛点是,无法精准匹配球员之间或球队之间实力的等级,而用户更多需要实力接近的竞争者。徐纪骞表示,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一定的时间。“当我们平台上的数据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根据相应的算法,就可以得出各个球队和球员的各项数据,因此来划分等级,再进行拼球和约球。”

平台运营和线下赛事之外,徐纪骞还想加入自己做智能硬件的经验,他说,自主研发的智能护腿板和智能背心将会在 2016年上线。

今年 7月,徐纪骞见了近30个投资人,最终娱乐工场找到他,投了 200万。

蚂蚁足球的创始团队包括4人,有从盛大出来做技术的,有从电信出来做运营的。目前团队有 17人,技术开发占多数。

“团队有互联网基因,有线下经验,还有对足球的热爱,这是整个团队的优势,”联科创赢的天使投资人徐李评价说:“但在没有积累足够多的用户之前,加上整个项目模式偏轻,在To C之前,整体项目壁垒并不是很高。如何快速地铺开,抓取足够多的用户,这是关键。”

目前蚂蚁足球的用户以上海、宁波和杭州为主,用户超过 4000人,已成功举办23次赛事,按照徐纪骞的计划,蚂蚁足球会在明年进驻成都、武汉和江苏的一些城市。

蚂蚁足球面临的同类竞品踢球者、球宝也纷纷获得融资,正在各地进行快速地布局。如何杀出一条路,是徐纪骞必须考虑的问题,“竞争是现实存在的问题,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关注自己的产品,关注自己的用户,体现强执行力。”徐纪骞说。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