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为了史上唯一访台的美国总统,我军的准备不仅是“万炮齐鸣送瘟神”

豺狼来了线上看,为了史上唯一访台的美国总统,我军的准备不仅是“万炮齐鸣送瘟神”

互联网 2021-01-21 03:54:16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自打520之后,海峡对面的动静一下子又低了下去。虽然5月底位于华盛顿智库的“全球台湾研究中心”,整了个“蔡英文第二任内美台关系在线研讨会”,五角大楼负责东亚事务的副防长助理克林克也出席了,算是给了个面子;不过当被问及美舰是否以及何时会去台湾访问时,他还是立刻表示“美台关系是非官方关系,双方没有‘外交’关系”,“我们还没对此(军舰泊台访问)进行密切的审视。”

500

▲克林克(Heino Klinck)于2019年8月起担任现职,从其几次发言的特点来看,相比去增加实际的威慑能力,他并不太注重那些吸引媒体眼球的“象征性举动”

当然,克林克本人也不是什么善类,英国《金融时报》之前爆过一个瓜,说是他曾在去年11月秘密访台;如果“此瓜保熟”,那可就是从陈水扁时代至今,五角大楼来台级别最高的人了。所以就有人进一步猜测,“蔡英文第二任内美台关系”的深入,会不会意味着有比他更大的官访台?其实就算五角大楼老大来了,在“美台关系”的“历史地位”上也得往后稍稍;毕竟60年前这台湾啊,连美国总统他都来过。

自从1960年5月1日鲍里斯驾驶的那架U-2被苏军S-75地空导弹击落之后,美国既然吃了这个亏、它就肯定得想法子找补;作为盘踞宝岛十余年,表现还算靠谱的“代理人”,与人民政权隔海对峙的蒋匪势力,自然就成了急需“解套”的艾森豪威尔政府几个重要的选项之一。

500

▲虽说1960年已经是“艾克”八年任期的最后一年了,但他肯定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儿导致他所在的共和党丢掉年底的大选,场子一定得找

光一个蒋匪那肯定不够,所以在幕僚为艾森豪威尔安排的行程里,台湾只是第一站,原计划还有日本、韩国和菲律宾。然而正赶上这时候日本左翼运动风起云涌,所以时任首相岸信介(安倍晋三他外公)赶紧给美国带个话,言下之意您要是来了这日本可就更乱了;这样一来行程里就少了日本,而按照当时蒋匪集团的自我认识,“美国在东亚这一片盟友里,咱们比日本不足,比韩国还是有余的嘛!”所以对“艾克”此访名单里没了日本,至少老蒋在日记里还是暗自有点小激动的。

500

▲至于比韩国是不是有余么,其实等到60年代末期,我们之前也提到过的“F-4事件”时,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不说后话,总之艾森豪威尔访台的消息一宣布,老蒋这边确实是欢天喜地,6月18日当天亲自去松山机场迎接不说,还下令动员了十多万群众夹道欢迎。虽然这以后多少年来,岛内政局那是天翻地覆,但从1954年签署《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算起,“艾克”留下的这些恩情啊,台伪当局至今都记着。比如2015年美国国会“艾森豪威尔纪念堂委员会”计划在华盛顿国家广场整个纪念堂,台伪当局当即宣布认捐百万美元,相比老蒋自个儿的雕像今儿个被砸了明儿个被砍头的待遇,也是好玩。

500

▲当初这俩会面时,还就着当年二战时分别是欧洲战场和中国战场最高统帅的事儿,谈笑风生了一番

如今说这事儿都带着玩笑,咱们当年可是当成战备大事来抓的。就在艾森豪威尔访台前夜——6月17日晚,我军驻闽各炮群分两次对金门、烈屿、大担和二担等岛上蒋匪军阵地发射炮弹8万余发,直到艾森豪威尔乘坐的那架直升机落地前10小时为止;由于“艾克”19日上午10点就要离开台湾,所以我军炮兵也为之起了个早,从早上7点到9点,分三次向蒋匪军阵地发射8.8万发炮弹。

这时候还差几个月就要从功德林里出来的沈醉,看到报纸上我军炮击金门的报道后,还专门赋诗一首:“万炮齐鸣轰艾克,全民愤怒逐瘟神。台湾国土遭凌辱,眼看豺狼作上宾。抗议声声震耳聋,敌首惊惧满天红。东方不是当年景,烈火正腾势正雄。”虽然这个韵我也不知道他押哪儿了,反正内味儿是有了。

500

▲在这次自1958年12月底以来,我军对金门最猛烈的炮击之后,又持续了将近20年对金门的“单打双不打”

相比当年在炮战中的明显优势,1958年的海峡空战,还远没有到打消蒋匪空军气焰的程度。1959-1960年海峡空战次数大为减少的背后,是都不服气的双方正憋着一口气“苦炼内功”的结果。而艾森豪威尔这次访问,也就成了1958年之后,人民空军再次集中对台轮战的契机。

根据罗瑞卿总参谋长指示,空军出动了多支主力部队奔赴一线:除了当时已从福建晋江场站前进到惠安场站执行轮战任务的空7师19团原地不动之外,空3师7团进驻浙江衢州场站,空12师34团进驻福建连城场站,空18师54团进驻广东兴宁场站(这三支部队均参加过抗美援朝空战),另外抽调空19师55团一个飞行大队进驻福建漳州场站。

500

▲空7师19团的直系后裔——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而今也正在一线执行战备任务

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因为实际调来的只有这几支歼击机部队,那么相比1958年的规模来说(高峰期有17个团共527架各型歼击机),这次给“艾克”备的礼物确实不算啥。不过在原计划中,空军不仅计划把1958年入闽的两支轰炸机部队也调来——装备伊尔-28的空8师22团和装备图-4的独立4团;在1958年的空战中表现平平的空1师1团,随着1958年10月引进的31架原装米格-19S(白天型,也是最常见的歼-6的仿制原型)在训练使用中逐步磨合到位,也按上级要求做好了再次出动的准备。

500

▲说白了就是,一旦蒋匪空军借着“艾克”壮的胆再来出动,那么不仅我军米格-19要首次前往一线参战,图-4和伊尔-28也要前出威慑,甚至做好配合兄弟部队夺取金门的准备

然而按照老蒋的要求,虽然在这轮炮击后,作为“副总统”兼“行政院长”的陈诚,一身戎装视察金门,在慰问岛上官兵,嘉勉金门是“反攻复国的基石”的同时,还对身边侍从说,“我们现在偏处台湾,就好像坐在船上,总要回到大陆故乡的。而金门、马祖就是回乡登岸的跳板”;但不仅陈诚本人特意挑选7月8日上岛,7月20日下岛——正与我军炮击“单打双不打”的规律吻合,蒋匪空军也并未像1958年那样试图“找场子”,直到我空军轮战部队在8-9月间陆续返回本场,双方没有爆发一场空战。

500

▲在“8·23炮战”后深知我炮击对机场和码头封锁能力的陈诚,既然选择乘坐运输机抵达金门,肯定也不希望自己永远留在那儿

和正在列装米格-19并即将装备米格-21的我军类似,对于1960年的蒋匪空军来说,同时接装F-100A“超佩刀”和F-104A“星战士”这两款超声速乃至二倍声速战斗机也是个挑战。而且相对于保守但皮实的米格-19,两款“百系列”战斗机的可靠性都堪称臭名昭著,从蒋匪空军很多飞过F-86的老飞行员的访谈看,换装“百系列”的短暂新奇感过去之后,“不轻松”是这些老头们最常说的一个词。

500

▲比如冷培澍就表示,如果需要继续与米格机的空战,他还是更希望使用F-86。图中这架F-86F隶属蒋匪空军第5大队27中队,左一为冷培澍,注意风挡下方两颗代表战果的星

比“百系列”的可靠性更坑爹的是,在1960年年底的美国大选中,以大打“反共、亲台”牌著称的时任美国副总统,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却输给了民主党的肯尼迪。老蒋急得赶紧把陈诚派去美国打探一番情况,先与肯尼迪建立“亲善”是一方面,更是希望在1961年秋天的联合国大会上美国能够“稳住立场”,至少千万不要出现蒋匪当局被直接驱逐的情况。

500

▲访美时的陈诚(左一),左二为肯尼迪

虽然通过16天的访问,不仅这个目标暂时是实现了,甚至还有了美国国务院宣布暂停对外交上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探讨这一“意外收获”,这倒是让陈诚很是捞了一笔政治资本。只不过在国际大形势的主导下,无论是陈诚的“个人奋斗”,还是这时候多少适应了“百系列”战机的蒋匪空军,都终究无法阻挡历史的行程。

500

▲至于尼克松后来的故事,咱们当然就更熟悉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最新推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