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个出轨的女人,启发了达利所有的艺术灵感

达利和他的情人线上看,一个出轨的女人,启发了达利所有的艺术灵感

互联网 2021-01-22 08:13:36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没有加拉,就没有伟大的画家达利,这是画坛公认的事实。

· 加拉 ·

2013年6月19日,一幅私人收藏的达利1942年的画作,在伦敦富苏比拍卖会上卖出662,500英镑。

这幅画的模特就是当时达利的伴侣加拉

加拉·艾略华特·达利(1894年9月7日-1982年6月),原名爱莲娜·伊万诺瓦·迪亚克诺瓦,出生于俄罗斯帝国时期的喀山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加拉 | 1894.9.7-1982.6

加拉在Pokróvskoye短暂生活过。1913年由于肺结核进入瑞士Clavadel疗养院治疗。当时她19岁,并在此期间认识了一任丈夫,保尔·艾吕雅,并随后随他前往巴黎,并育有一女Cécile。

加拉和第一任丈夫保尔·艾吕雅

她是萨尔瓦多·达利的超现实主义的源泉,也是路易斯·阿拉贡、马克思·厄恩斯特和安德烈·布勒东的缪斯女神,而最后这位在晚些时候却对她加以蔑视。

安德烈·布勒东,法国诗人和评论家

超现实主义创始人之一

· 三角关系 ·

加拉和布勒东的恩怨与本文主线无关,暂且按下不表。但是达利和加拉之间始终绕不过保尔·艾吕雅,毕竟他是加拉的丈夫。

保尔·艾吕雅,法国诗人

达达运动和超现实主义运动的重要人物

我爱了你二十年。我们是不可分离的。假如有一天你孤独而又忧伤,那就再来找我吧。如果我们非得老去,那我们也要在一起老去。

这是羸弱的艾吕雅在勃朗峰疗养时写给挚爱加拉的信,只是,这不是一封疯狂的求爱信,而是写给背叛爱情,投入达利怀抱的加拉的一封让人唏嘘不已的告白信。

保尔·艾吕雅和加拉

他们相爱过,在诗歌炙热火焰的光芒下疯狂过激烈过,1912年,艾吕雅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诗集《最初的诗》,其中提到的加琳娜也就是爱人加拉。第二年,加拉也出版了一本小书,叫做《无用之人的对话》,讲述了自己和艾吕雅之间的最美丽的生活片段。这是一段用铅字记录下的爱情,一战爆发,艾吕雅应征入伍,经过了长期的分居后,他们共同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而此时爱情开始摇摆起来,在诗集《公共玫瑰》中,艾吕雅写道:

始终常新,始终不同,两性同其矛盾相混的爱情,不断从我的完美欲念中出现。任何占有的思想,都必定跟爱情水火不容。

前排从左数,第2个达利,第3个艾吕雅 | 1930

1928年达利第二次去巴黎时结识了艾吕雅。第二年艾吕雅带着妻子同另外几位超现实主义朋友到加达克斯回访达利。就在这次会面中,达利便义无反顾的爱上了艾吕雅的妻子加拉,他不禁狂呼:

加拉,我的妻子,你是真正的格拉迪瓦!

格拉迪瓦是德国作家威廉·詹森的一部小说中的女主角,是她治愈了男主人公的疯狂,而加拉治愈了达利的疯狂,从此,她离开了悲剧的艾吕雅,成为了达利的伴侣、模特、经纪人,陪伴达利走向了事业、荣誉和财富的巅峰。

后排从左数,第1个艾吕雅,前排中间达利 | 1933

只是此时的艾吕雅被匆匆的时光遗忘在了禁锢了他一生的诗歌的牢狱中。

后排从左数,第3个达利,第4个艾吕雅 | 1936

虽然那些年,因为超现实主义的活动,达利和艾吕雅频频相见,但从上面的三张照片看得出,两个人之间总有些微妙的尴尬。

· 达利的女神 ·

有人说,达利最伟大的作品是他的爱情,不像毕加索到老年还拥有众多的情人,达利只有一个妻子,尽管这妻子最初是别人的。他虽然在艺术上表现出天才横溢的疯狂,在生活却十足依赖着加拉,甚至有时表现出病态的软弱和拘谨,他不断地以画画来渲染自己对加拉的疯狂崇拜和忠贞。

1934年达利和加拉举办民事婚礼

其时加拉和艾吕雅尚未正式离婚

1958年达利和加拉举办天主教婚礼

其时艾吕雅已经去世

达利的画作中有两个重要形象,反复出现。其中一个就是加拉。达利的绘画,很大一部分都是不厌其烦地唱的对加拉的颂歌。在达利的艺术中,加拉的地位极其重要,她曾参与达利的创作。

建议wifi下浏览,记得全屏哦~

“达利和加拉从蛋里出生”

加拉为自己赢得了达利心中万神殿的最高位置。她常常出现在达利的绘画中: 画作中加拉在各种角色中转换,比如在《里加特港的圣母》中是基督教女神。达利为其所做的众多作品都表现出对她的挚爱。其中也不乏一些西方绘画中中年女性模特形象的优秀范例。

里加特港的圣母 | 达利

通读达利结识加拉后的一幅幅杰作,“女神”的影子几乎无处不在,像一缕幽魂牵引着读者朝拜的眼神和达利惊心动魄的世界。

· 相伴到老 ·

在现实生活中,比达利大10岁的加拉是达利精明干练的专业总管,独自扛下了所有的家庭杂务,让达利专心创作;她更是行销高手,达利噱头十足,她则能言善道,两人联手打入美国市场,如鱼得水,名利双收。

1982年加拉去世后,达利失去了灵感的缪斯,从此停止创作。

三个人的两段爱情与诗歌无关,与绘画也无关,有关的只是金钱。艾吕雅尽管能够妙笔生花,但他对金钱的鄙夷和不屑一顾恰恰却成为了加拉的致命伤,她尝尽了没有金钱而又必须活下去的滋味,所以,尽管他们有一万个相爱的理由却也逃不出金钱的樊篱。在艾吕雅还在苦苦追寻等待加拉那回眸一撇时,达利却及时用画笔把加拉的青春和所有的爱都封存在了一张张画布上。

达利、加拉、艾吕雅、尼丝

这是一张很戏剧化的照片。当时加拉还是艾吕雅的妻子,只是后来,加拉成为了达利的女人,而那位尼丝则成为了艾吕雅的女人。请允许我用Eason《十年》里的歌词作为本文的结束吧!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来源:藝術聯盟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