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邓氏鱼被氧气杀死?泥盆纪末期两次大灭绝

鄧氏魚,邓氏鱼被氧气杀死?泥盆纪末期两次大灭绝

互联网 2021-04-13 10:08:20

https://www.zhihu.com/video/1129040502703751168

让我们把时间回溯到4.2亿年前的晚志留纪[1],(志留纪分为上,中,下三个世)穿上护甲的脊椎鱼类虽然演化出纷繁的形态,却依旧被头足动物和节肢动物霸凌,它们最终不再相信国产的广告,在志留纪与泥盆纪之交,脊椎动物学会了主动技能咬。这让他们和无颌类瞬间拉开了距离。

拥有上下颌的有颌类,能将食物固定。完成切割,研磨等更精细的工作,颌也为牙齿更细致的分工提供硬件支持。面对血盆大口,古海洋的各种甲壳毫无招架之力。一招鲜吃遍天,不断特化咬合力的盾皮鱼类在晚泥盆纪演化出邓氏鱼这种长达6m重达1顿的巨兽[2]。从现存的头骨推算,它颚部咬合力最大可达到6000牛顿,这是晚侏罗纪顶级掠食动物特异龙的3倍,也完胜现今顶级食肉动物狮子[2]这使得邓氏鱼能够轻松破防菊石等无脊椎动物,甲胄鱼类和鲨鱼也在他的食谱里[3]

但地球的历史长卷中,从来不曾有过主角,你我不过匆匆过客。在泥盆纪末称霸海洋的邓氏鱼,在巅峰期也迎来了自己族群的最终章。其兴也悖焉,其亡也忽焉。但这次大灭绝并不是一个痛快的解脱,而是一系列惨烈的悲剧。

在晚泥盆纪的弗拉斯期,多颗星体造访地球,第一波毁天灭地的亲密接触后,地幔的激情被撩拨起来,它喷射出了滚烫的岩浆,有毒气体和尘埃。[4]

尘埃阻断了光与热,黑暗与寒冷降临大地。降温形成的冰原再次使海平面下降,上一秒还在海水中瑟瑟发抖的生物,下一秒就被迫死在沙滩上(其实并没有这么快)。[4]在这个被称为“凯尔瓦瑟事件”的灾难中,60%的海生属消失了,不过邓氏鱼却渡劫成功。虽然损失惨重,但生物开始了灾后重建。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在3.58亿年前的法门期末[5],一大波猪队友开始了送人头的骚操作。如果你还记得在志留纪就登陆的维管植物,在其后的千万年的时间内将秃了万亿年的大地涂上绿色。[6]广袤的陆地上各色植物在阳光下进行着光合作用,从志留纪到泥盆纪伴随着氧含量上升,二氧化碳几乎要跌破寒武纪的发行价。[7]生物们似乎忘记了休伦冰期3亿年的苦难[6],在不断消耗着co2这个彼时地球重要的保温气体的同时,绿植们和真菌小伙伴还在不断地分解岩石,从矿物质中分解和大气放电产生的氮磷肥料被雨水一次次冲进了海洋。这下藻类跟磕了药一样,疯狂生长,从上一次劫难中复苏的浮游生物已经没有力量抑制藻灾。讽刺的是虽然空气中氧气丰沛,但海中的鱼类却因为大规模赤潮引发的缺氧而大量死亡。这就是泥盆纪末期著名的“汉根贝格事件”[5]繁盛一时的邓氏鱼被直接带走。被称为“鱼类时代”的泥盆纪[8]以44%有颌类的死亡为代价画上了休止符!

参考^wiki-志留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F%97%E7%95%99%E7%B4%80^abwiki-異特龍屬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5%B0%E7%89%B9%E9%BE%8D%E5%B1%AC^wiki-鄧氏魚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鄧氏魚#cite_note-Anderson&Westneat2009-2^ab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ate_Devonian_extinction^abHangenberg_even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ngenberg_event^abwiki-维管植物 https://zh.wikipedia.org/zh-hans/%E7%BB%B4%E7%AE%A1%E6%A4%8D%E7%89%A9^《古脊椎生物学》第四版3.10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7046794/^wiki-Devoni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evonian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