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人安科] [这是我的战争DLC:泰拉酒保行动] 核心城的十四天 [第九天:1096/12/31] NGA玩家社区

鄰座的怪同學結局,[新人安科] [这是我的战争DLC:泰拉酒保行动] 核心城的十四天 [第九天:1096/12/31] NGA玩家社区

互联网 2021-04-15 03:42:10
虫子过去以来是第几名来到酒吧的纠察队搜查官?D3=1

" 幾乎沒有糾察隊搜查官會來這裡,不管是為了公務或是喝點什麼。事實上,你是我第一名來到這裡的搜查官。""話說搜查官平時都做些什麼?找出危險的感染者們然後一口氣逮捕他們?"

"通常是根據線報才會去特定地點進行深度的搜查,平時了話我們也是在各個小巷子裡亂逛巡邏,有時會出城清掃城市附近的區域,出成大多數也是因為線報內容的關係。"

"線報啊,這麼說起來,今天市政府宣布要成立一個新的匿名舉報途徑。"

"唉......這可不算什麼好事。"

他啜了一口手中的酒。

"感染者可以分成兩類,一種是可以直接看出來的,一種是需要醫療儀器去做檢測才能發現的。" "看得出來的還好說,他們通常不會出現在大眾面前,甚至有一些黑工廠會偷偷僱傭他們,待遇很差,但至少能活。" "如果會被普通民眾發現的,絕大多數都是具有高度攻擊性的罪犯,他們通常沒犯幾個案子就會被舉報了。" "但是並不是所有線報中的感染者,都是'看的出來的'。"

"那你們怎麼分辨那些看不出來的潛在感染者?"

"通常是靠儀器,那可不是什麼便攜終端,至少我沒看過可以随身携带的,而且要取得法律上可信的報告,只有大型醫院的設備才做得到。" "所以遇到這種'潛在感染者',我們只能......自行判斷。"

"行動規定上不用送去檢測嗎?"

"如果一個人知道自己是感染者,你還把他押往大型醫院準備將他打入地獄,你覺得那名感染者,會做點什麼嗎?"

"......砰的一聲炸開來感染所有病患? "

"......只有最嚴重的礦石病才會粉塵化,調酒師。" "不過我們的確很難保證那名感染者不會有任何的動作,更重要的是,人太多了。"

"太多了是什麼意思?"

"烏薩斯人大多十分懼怕感染者,視其為危險的不定時炸彈,你也是如此。" "其中因恐懼过头而失去理智的市民,可能就會將正常人幻想成潛在感染者,企圖使用舉報來驗證他的鄰居是不是感染者。" "很多人都想確保他的鄰居沒有感染礦石病,然而舉報的人太多了,一個一個檢查也得花費大量時間,因此上頭讓我們'自行判斷'。" "有些心思不正的人,了解到他們舉報的人不會送去儀器檢測而是當場判決,他們就開始舉報自己的仇人。" "所以被舉報的人又更多了,陷入了惡性循環。"

"可是這其中肯定有感染者吧?如你之前所說,那可是不定時炸彈。"

"實際上其實可以算是定時的,那些看不出來的感染者實際上和普通人無異,倒不是說他們沒有攻擊性或不是罪犯,而是普通人也會犯罪。" "所以我們小隊的搜查重點大多是城市死角的重度感染者,至少我們小隊是,他們就像是蟑螂一樣,根本抓不完。"

"不過你們總要處理這些舉報。"

"是的,而且我們小隊長都會盡量搶先其他小隊處理這些舉報。"

"為了業績?"

"理由很多,有業績,有錢,還有保護人們。"

蟲子的醉意 {1d80=20+20=40} 蟲子看了看自己手中見底的酒杯,臉有些微紅,雖然人看起來還算有精神,不過反應速度的確比剛進酒吧時還要慢上了半拍。

但這不影響他知道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

"時間差不多了,酒很好喝,酒吧也很安靜,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謝謝你的稱讚,希望之後還能見到你。"

"最後一項忠告,跟你的鄰居打好關係,實在不行準備好一小筆現金,以防變故。"

蟲子收拾好自己的背包,向酒吧門口走去,邊走邊向調酒師道別。

"再見,祝你有美好的一晚。"

"你也是,再見。"

附件 [新人安科] [这是我的战争DLC:泰拉酒保行动] 核心城的十四天 [第九天:1096/12/31]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