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半导体芯片工程师,年轻时在芯片厂为了解决机台问题,三天没下班

酷航電話,我是半导体芯片工程师,年轻时在芯片厂为了解决机台问题,三天没下班

互联网 2021-04-17 11:12:42

【本文来自《猝死低龄化: 那些被迫下沉“逐底竞争”的年轻人 | 文化纵横》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我是半導體芯片工程師, 現五十歲了。 我來講一講。

我年輕在芯片廠曾為了解決機台問題, 3天沒下班, 累了, 就在機台旁睡3小時。 醒了, 繼續查。 修好了機器, 寫好交接跟報告,課長就 跟我說 回家好好休息三天。   帶薪休息,這三天不用擔心 , 加班照報。 從此開啟超時加班, 最多一個月加班130小時。

年輕體力好, 加完班還打電玩搞到1點, 

當然現在不會這樣多。

台積電或做蘋果手機零件生意的朋友 常常也是每天在公司10到12小時,晚上11點還在打電話看報告。

現在的工廠分工很細, 沒有幾個人有不可取代的價值。

製造業起家的國家都 沒資源可浪費,所有都有這個問題。

發展中的國家後進的工業國更是如此。

我沒什麼好辦法。

只能呼籲 單位小主管看到員工加班過度,給員工帶薪休息。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