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阴水仙

重紫,阴水仙

互联网 2021-04-12 15:17:27

两派弟子同行十分融洽,比起凡人,又省略了吃饭这一步骤,接连几日不停歇地赶路,直奔昆仑,途中只是偶作歇息,至第六日黄昏,众人在云州城落下,秦珂与卓昊已先行派弟子找好客栈,留守此地的仙门弟子得到消息,纷纷过来拜会。(小说~网看小说)

送走客人,忽然又有弟子呈上一面帖子。

卓昊见状道:“不是才来过么,怎的又送帖子?”

那弟子笑道:“这回是单给秦师叔的。”

秦珂接过帖子只看了一眼,皱眉,转向另几名南华大弟子:“我有事先出去一趟,这里有劳几位师兄看顾。”

几名弟子忙点头答应。

重紫好奇,伸过脑袋去瞅:“原来秦师兄在云州也有朋友,是谁呢?”

秦珂早已将帖子收入袖内,淡淡道:“一位世伯而已,与家父相熟,听说我到了云州,所以叫我过去问话,论理我也该拜会他老人家,你可要随我去?”

重紫迟疑。

卓昊道:“这世伯消息倒快,只是秦师兄既要拜访老人家,带上她恐怕不妥吧。”

秦珂道:“此番带她出来,难免要多多看顾些,若出了意外,将来不好向尊者交代。”

卓昊笑道:“众位师兄弟都在,会出什么意外,何况还有我们,秦师兄这么说,未免将我们看得太无用了。”

“岂敢,带她出去走走罢了,”秦珂面不改色,看重紫,“去,还是不去?”

感受到旁边投来的视线,重紫立即将摇头变为点头:“去的,我跟你去……”

话未说完,小脸忽然青了。

“蛇!蛇!”重紫腾地跳上旁边椅子,大呼小叫。

卓昊端起茶杯:“客栈怎会有蛇,小师妹眼花了吧。”

发现周围众人都没反应,重紫明白过来,恼怒,她胆子本来就大,知道没有危险,索性跳下地去踢那蛇:“障眼法!你敢用障眼法!”

虽然明知所见是假的,可是一个漂亮姑娘踢蛇的场景,还是让众弟子目瞪口呆。

惟独秦珂没有意外:“走吧。”.

大门外两个狮子,还有一铺气派宽阔的石级,四名家丁恭恭敬敬等在门口,见了秦珂都迎上来,作礼称“世子”,将二人让进大门。

重紫悄问:“世子是什么?”

秦珂放慢脚步,平静道:“不是什么,我们两家乃是世交,世交老友之子。”

他说得一本正经,重紫信以为真,东张西望片刻,又悄声道:“师兄认识的,不像寻常富贵人家呢。”

秦珂更不客气:“是家父认得,不是我。”

重紫笑道:“那不是一样吗。”

秦珂不理。

重紫越想越好奇:“师兄到底生在什么样的人家?”

秦珂道:“不记得了。”

“摆什么架子!”重紫别过脸,“你不承认我也知道,肯定不一般,看你这走路的样子……”

她自说自话,耳畔秦珂却打断了她。

“此地有些古怪,似乎设了迷障,恐怕是个陷阱,稍后我试看能否冲出去,你能走就尽快走,速速回客栈找他们。”

灵犀之术,除了她再无人听见。

重紫尚未回神,手已被他拉住。

带路的两名家丁走到正厅门口,回身笑吟吟朝二人道:“两位里面请。”

发现那眼睛里的诡异之色,重紫忽然明白过来,背上一阵凉:“师兄……”

秦珂不动声色,轻轻握了下她的手。

一道蓝光划过,八荒出鞘,径直朝那两个家丁劈去,同时,他带着重紫腾空而起,急速向大门处倒退。

妖风刮起,天昏地暗。

刹那间,富丽庭院游廊树木全部消失,变作一处荒凉所在。

黑云密布,视线受阻,一丈开外就什么也看不清了。

“秦师兄,看他们!”重紫惊叫。

方才还亲切和蔼的两名家丁已经变了模样,面色青白,斑驳可怕,似长了浅浅的青苔,青绿色的头发飞舞,如同触角一般,甚至连眼睛也是绿色的,闪闪发光。

不知何时,周围多出数十名模样相似的家丁,正缓缓朝这边围拢来。

“蛇毒,”秦珂已尽了然,见退不出去,索性带着重紫落回地面,“怪不得有妖气,原来是蛇妖作祟,竟敢明目张胆混进城,本事不小。”

果然,迷雾中传来沙哑的笑声:“小子,还不乖乖就擒。”

中了蛇毒的家丁们诡异地微笑,仿佛失去神智,将二人围在中间,逐步逼近,秦珂见状轻弹长指,立时便有两名家丁倒地,喉间流出绿色血液,两道绿色毒气自血中窜出,散去。

重紫慌忙拉住他:“师兄,他们是人!”

秦珂闻言一愣。

蛇妖大笑:“不错,他们只不过是一群中了毒的人,你杀他们,就是在杀人!”

重紫大怒:“卑鄙!”

蛇妖道:“早就听说洛音凡收了个女徒弟,原来是真的,小丫头,只要你肯乖乖的留下来,我就放了他们,否则谁也走不了。”

重紫很快猜到对方意图:“要挟我师父,休想!”

蛇妖道:“看你嘴硬到几时。”

话音刚落,周围那些家丁就纷纷朝二人扑上来。

“他们中了蛇毒,已是无救,若不除去,日后定然为虎作伥,”秦珂恢复镇定,设下结界,“尊者说过,不得已而杀,若他老人家在,也会这样。”

长剑穿云,九天星落,蓝色剑光大盛。

家丁尽数倒地,无数道绿气消散。

借着剑光,重紫睁大眼睛四处寻找,想要辨认对方位置,可惜那些黑雾太厚,仍旧一无所获。

“这招落星杀也算练至化境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自远处传来,空悠悠的,“可惜修为尚浅,灵力不足,比起洛音凡始终是差了些。”

想不到对方竟有两个,秦珂变色,暗道不好。

女人冷笑:“堂堂蛇王,莫不是被洛音凡吓怕了,连个南华弟子也斗不过?”

蛇妖冷哼。

一条绿色长尾不知从何处伸来,直向重紫卷去。

秦珂眼明手快,将重紫拉到身后,同时念诀布起结界,驭剑朝蛇尾斩下。

那蛇尾极其灵活,迅速折回,避开剑锋,忽然又借势一弹,“嘭嘭”两声打在结界上。

论术法,秦珂是极其出色的,可惜他到底修为尚浅,灵力始终只是五年内所得那点,原不该硬碰硬,若是他一个人,还保不定谁胜谁负,然而此刻他一心护着重紫,分.身不开,避又避不得,无奈以结界硬挡,拼灵力,他哪里比得过修炼千年的蛇妖王,受这一击,胸中血气翻涌。

蛇尾并没因此收住,依旧一下下撞击结界。

结界摇摇,如同破败房舍,即将倾覆。

重紫见状大急,心知万万不能落入蛇妖手上,于是再顾不得什么,口里念诀,扬起星璨全力击出。

灵台印修习艰难,往常与狻猊练习,几乎没有任何效果,如今人在危急关头,本能地使出来,虽仍未成型,威力却大大增强了。

蛇妖痛哼,蛇尾上现出一道浅浅的杖痕。

同伴受伤,女子仿佛没有看到,冷冷吩咐:“速战速决,他们的人来了,迷障支持不了多久。”

看样子她是全力在支撑迷障,对外拖延时间,掩人耳目。

蛇妖受伤之下狂怒:“臭丫头,不愧是洛音凡的徒弟,倒小看了你!”

不待重紫喘息,蛇尾再次卷到。

灵台印不是次次都那么灵验,秦珂吐出一口鲜血。

奇怪的是,这回不只结界在摇晃,几乎整个地面都在摇晃,外面好象有很多人要破门而入。

“他们来了!”秦珂大喜,勉力带重紫退开,右手食指横空一划,八荒剑应手而起,凌空朝外劈去。

天光透进,迷障破开一道口子。

秦珂迅速将她往外推:“先走!”

眼见巨大蛇尾朝他扫来,重紫不动。

大眼睛里寒光闪烁,杀气翻涌,仿佛得了奇怪的力量,灵台印终于成型,白光暴涨,将她与秦珂笼罩在内。

腥血飞溅,蛇尾断作两截!

惨呼声渐远,想是蛇妖重伤而走。

迷雾散尽,卓昊与燕真珠还有另外几名大弟子同时冲进来。

原来卓昊见重紫跟秦珂走,十分气闷,索性暗中跟随,谁知跟到后来,二人忽然失去踪迹,发现不对,他立即折回去报信,众人赶来相助,却被对方设下的迷障所阻,方才秦珂那一剑,正好给外面这些人指明方向,且形成夹击之势,将迷障生生撞破。

意想不到的是,来的人中,除了有闻灵之,还有一个重紫从未见过的鹅蛋脸的美丽姑娘,只不过此刻大家无暇且无心解释。

所有人都看着同一个地方。

来时的庭院大门已不见,这里其实是个阴冷的巷子,地上横七竖八倒着二十来具尸体,想是中了蛇毒,所以扮家丁引诱二人入圈套。

前方三四丈处,一名黑袍女子挟重紫立于墙下。

燕真珠惊道:“虫子!”

卓昊变色:“**仙!”.

那是个女子,穿着沉闷老气毫无样式的黑衣裳,长相却很年轻耐看,脸如玉,发如墨,眉如轻烟未散,敛着一丝愁色,似有无数心事不能解,令人倍加怜惜,尤其是此刻那副双眸低垂的模样,更加楚楚动人。

如果没有脸上那丛花。

那是一丛小小的水仙花,刻在原本光洁如玉的右脸颊上,花朵呈粉红色,鲜活逼真,长长叶片顺鬓边而上,风情万千,使得半张脸看上去妖艳又诡异。

她安安静静站在墙的阴影里,就像是一条幽灵。

**仙,曾与卓云姬齐名的美女,如今却成了仙界人人不齿的名字。

更重要的是,她身为九幽魔宫四大护法之一,排名最末,看上去无害,实则心狠手辣,重紫落到她手上,怕是危险了。

燕真珠着急,不敢出声。

**仙并没看众人,只是抬手抚摸重紫的头发,低低的声音透着疑惑:“仙门弟子也有煞气么?”

方才那一幕,除了秦珂与重紫自己,再没有任何人知道。当时见秦珂受伤,重紫情急之下竟控制不住,体内潜藏多年的煞气再次被激发,灵台印得这一股煞气相助,居然威力陡增,这才重创蛇妖。

可惜**仙不是蛇妖,重紫在她手底,连半根手指头也动弹不了,更别说再使灵台印。

就算能使,也万万不敢再用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