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色星期天恐怖小说-第一章

韩子轩恐怖小说,黑色星期天恐怖小说-第一章

互联网 2020-10-21 15:44:59

第一章

第五节

询问完李小琼,李臣民如有所思的坐在大沙发后面。烟雾在上空缭绕。在黑白两道有“铁鹰”之称的李臣民也一下子被这种情形蒙住了。几分钟后,法医就把第二次化验结果拿来了。

死者,男性,二十九岁,死前患有轻度哮喘,胃中有淡黄色药液,黄色药液为一般的治疗哮喘的糖皮质激素,证实了白玉龙没有说谎。死者身上没有任何陌生人的指纹,也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

李臣民拿着两份几乎一模一样的化验报告,想着难道真的是病发身亡。这些年的破案习惯迫使他像放电影一样把死者死亡的整个过程虚拟的回放一遍。根据白玉龙和李小琼的证词,如果是病发身亡,那唐风死亡的过程应该是这样的:

星期天下午一点钟左右,李小琼根唐风吵完架就离开了编辑部。唐风一个人留在办公室写文章。到两点钟左右,唐哮喘病发作,然后打开星期二通过市医院的好朋友白玉龙开的糖皮质激素,合着清水吞了两片。两点半左右,唐觉得胃不舒服,想呕吐,就到十一楼过道的盥洗池。但是在盥洗池边,唐怎么也吐不出来,然后就用双手插进喉咙去掏。但是,由于病情加剧,突发死亡。

想着那些画面,李臣民觉得有必要确证一下是不是哮喘病突发死亡者死亡前都会拿双手插喉咙里边掏。电话打到省哮喘病医院一个老专家那里。老专家说哮喘病突发死亡的病死很少,死亡之前也很少会拿双手去掏喉咙,因为哮喘病主要是呼吸困难,胸闷。末了老专家却来了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他说不过也很难说,如果有别的因素介入,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李臣民警觉的问什么叫别的因素,能不能说得更详细一些,老专家想了半天也没说出具体什么因素,只模模糊糊的说反正只要那种因素使病人失去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那种情形就会发生。李臣民心里说这不是废话吗,如果病人能控制自己,能那么傻吗。李臣民把老专家的话当做是搪塞,也就不放心上。

李臣民决定再找白玉龙和李小琼谈一下,是在比较了他和李小琼的证词以后。因为李小琼说她在自家的洗手间镜子里边看到布满血污的脸后,害怕就打电话找唐风,但是电话没人接,唐风的手机上确实有李小琼的电话记录,时间很准确,是在十点一刻。这些说明李小琼真的不知道唐风已经死亡。但是李小琼的证词又透露了一个小小的细节,那就是她害怕的话难道不找别的男人来代替,而这个男人又是谁,与唐风的死有没有关系吗?而白玉龙的证词似乎也在回避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和李小琼的关系。

根据职业习惯,李臣民觉得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病发身亡,因为哮喘病的死亡率实在太少,而且多发生在夜间,病发群体为婴幼儿和青少年。一个大男人会在白天的下午病发死亡,很难让人相信。作为一个警察,绝对不能局限于表面的那些东西,常常的这些最早浮出水面的到了后边就成了垃圾和渣滓。

第六节

果然不出所料,经过再次分开审问,李小琼终于交待了她把电话打给了唐风最好的朋友——白玉龙,并且两个人度过了激情的一夜。李小琼这边突破以后,白玉龙更好说,他交待了他暗恋了李小琼五年,只因为她是他好朋友的女朋友。

这个突破以后,李臣民觉得心情放松了很多,案情应该在他的掌握之中,如果不出所料,半个月内绝对可以结案。

晚上下班以后,他决定去桑拿好好放松一晚上,为案子已经几天没睡好觉了。

洗完桑拿回到家,他翻出了部恐怖片,据说那是2000年度最最恐怖的片子,当警察当时间长了,对什么是恐怖已经麻木了。很多看起来很恐怖的案子到最后都是人干的,没有一件摆脱了人的装神弄鬼。所以看恐怖片就是小菜一叠,充其量是娱乐娱乐。看完那部《午夜凶铃》,李臣民打了个哈欠准备睡觉。

他去厕所小解,顺便照了下镜子,这一照照得他也心惊胆战。因为就在他看镜子的一瞬间,镜子里边仿佛有张布满血污的脸也在看着他,嘴巴好像还在不停的蠕动,好像要说什么。李臣民觉得头发在那一瞬间也竖起来了。作为警察,胆子也比常人大,所以他没有叫出来,而是狠狠地瞪着镜子,来稳定自己的情绪,就在这个时候,妻子从娘家回来了,还有五岁的儿子大宝。

钥匙开门的声音一下子帮他驱散了恐惧。

晚上,他早早地把妻子和老婆安顿好睡觉,然后把洗手间的门锁好。自己也爬上chuang睡觉。并且交待家人不要半夜去上厕所。

他躺在床上仔细得想着那个镜头,想到李小琼也在镜子里边看到那张恐怖的脸。觉得案情肯定没有表象那么简单。他想我看到的那张脸和李小琼看到的那张脸是不是同一张脸?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如果是同一张脸,那他是谁?又想干什么?他又不想杀人又不挥之不散,他到底要干什么?对了,他嘴巴在不停的动,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他想说什么呢?

想着这些问题,再加上连日积累的困意,就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李臣民一下子就想通了,镜子里边的那张脸就是唐风的脸。没错,因为根据逻辑判断,既然梦境都来源于现实,那么一切荒唐的东西也都跟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而最近正在调查的就是唐风的死。也就是说唐风的死绝非是死于病发身亡。而是,另有原因。原来局里把唐风的死定为病发身亡,唐风肯定知道,所以他接二连三的来抗议。那蠕动的嘴巴想说的话也肯定与他的死有关。但是他说的到是什么呢?没有人能听懂呀。

李臣民觉得事情一下子又变得混沌起来,本来在昨天以前,他完全已经掌握了整个案子,镜子中那张脸的出现又打乱了他的构想,使案情远远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但是,李臣民还是决定逮捕白玉龙,这个案子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都与白玉龙有关,并且关键的是,白玉龙在审讯中,一直在隐瞒着什么。凭直觉他知道必须这样做。可是在申请逮捕令的时候遇到了卡壳,被局长一口拒绝,理由是没有充足证据不能随便逮捕人。无论李臣民怎么说局长就是不同意。李臣民气呼呼的离开局长的办公室。

刚走出门半分钟就被局长从后面叫了回去,局长急匆匆地说,那家杂志社有出案子了,你赶快赶去。

出了什么事情?李臣民也有些慌了阵脚。

局长边打电话部署边说又死了两个编辑,是唐风一个办公室的。

李臣民一听愣住了!怎么这么快呀,那个编辑才死去不到两个星期,又有两个跟着去了。

难道这中间有某种神秘的联系?

局长看李臣民愣在那里,有些不悦的说你站在这里干嘛?车都准备好了。

李臣民清醒过来忙快步的朝楼下走去。

第八节

在X市某著名杂志社十一楼的盥洗池,李臣民看到了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幕。只见一男一女两个编辑都把自己的手插在自己的嘴巴里边想掏什么东西,两个人的脸上露出极度的痛苦和恐惧的表情,嘴巴上染满了血污。据总编交待,早上他有点事情,来编辑部有点迟,大约九点钟才到。到了办公室发现办公室没有一个人,空空荡荡的,但是那两个编辑的桌子上放着还冒着烟的茶杯,总编觉得有点奇怪,两个人都出去也不把门带上,丢了东西怎么办。总编放下皮包,到盥洗池去解手,进门就看到这一幕。在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编辑部的三名编辑都在盥洗池莫名其妙的以一种极其异常的姿势死去,总编这样见多识广的人物也觉得快崩溃了。

在现场,李臣民仔细的检查着每一个细节,包括地上的脚印,甚至发丝,但是结果有些让李臣民失望,脚步相当有规律,没有紊乱的迹象,也就是说排除了两个人扭打的可能。在两个死者的表情上,女编辑显得更恐惧一些,脸孔扭曲的程度也较厉害。两个人是面对镜子的各自掏各自的嘴巴,也就是说两个人是有着同样的感觉和体验,又选择了同一种方法,可是,是什么让他们选择这样做呢?而且他们脸上为什么会有恐惧的表情呢?

李臣民在这几年办案生涯中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不符合常理的事情,这一次难道是针对自己?这接二连三的死亡显得扑朔迷离而且个个带着血腥和恐惧。李臣民不由得又想起在家里镜子上看到的那张痛苦不堪沾满血污的脸,难道是以前死在自己手里的那些罪犯幽灵显现,想把自己也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以前每次办案都会遇到一些恐吓,有的是匿名信,也有的是装神弄鬼,还有的是寄子弹,这一次难道是真的那些鬼魂来报复?

可是又有些不太像,如果是报复自己,大可以直截了当,何必这么拐弯抹角?

李臣民重新点了根香烟陷入了沉思中,烟雾在眼前飘荡,慢慢地向窗外飘去。

第九节

下午一点钟的时候,李臣民突然觉得应该去编辑部好好再检查一遍。毕竟那是出事地点,并且三个人的死相有些雷同,这中间可能有着某种神秘的不可言传的联系。

他向局里要了车,在车上李臣民的脑海中突然想起省里那个老专家的话;如果有别的因素介入,使人失去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那种情形是有可能发生的。这三个人的死,第一个是患有轻度哮喘,后两个都是健康的正常人,三个人死相相同,如果唐风真的是死于哮喘突发,那么后面两人的死有如何解释,并且如果真的是没有关系,那为什么死之前都面带痛苦和恐惧,莫非真的有那么神秘的外在因素,并且这种外在因素一旦侵入人体,不管你是健康人还是患有什么病的人,都无一例外的会失去控制力,想到这儿,李臣民的眼前又回想起镜子中看到的那张痛苦不堪的脸。

一个奇怪的念头一下子攫住了李臣民的心,那就是后面死的两个编辑一定也在盥洗池的镜子里边看到那张布满血污的脸,否则脸上不会有极度恐惧的表情。李臣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也吓了一大跳,这也就是说他事实上已经承认了外在因素的存在。想想似乎有点荒谬,但是凭经验李感到似乎找到了这场在X市闹得人心不安的案件的突破口。

车在编辑部的楼前停下来,李臣民和司机小杨一起坐电梯上楼,电梯到了十一楼,门开了,两个人举步正准备跨出电梯,看到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背着包,提着手提袋准备下楼。看到警察,似乎有点紧张,忙低下了头,乘李臣民和小杨走出电梯的那一刹那闪进了电梯。李的心里有过一丝异样的感觉,这小姑娘看起来很面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办公室里只剩下总编和几个搬运工,总编看到李臣民进来,忙过来打招呼,总编的脸上毫无血色,简直就像一僵尸一样,这也难怪,一下子编辑部里三个编辑都莫名其妙的死去,给他这个总编带来不知道多大的阴影。

李打了个招呼:“准备换办公室呀?”

总编勉强的笑笑:“是呀,再不换,过几天我的尸体也得你来收呢。”

李臣民看着总编那张沮丧的脸,想说什么安慰的话,却又终究说不出来。片刻办公室的空气异常的沉闷。三四个搬运工正在收拾办公室的几台电脑。李臣民走到唐风的那个办公桌前,随手拿起一张CD的封页,上面有个像烟雾的幽灵在向上飘荡着,那虚幻的姿势隐隐的勾画出一张极度邪恶的脸。突然他像着了魔一样对那两个搬运工说别动,快把这张CD找出来。搬运工在一堆杂志里边翻了半天没翻出来,还是小杨动手,打开唐风的电脑光驱。奇怪的是里边也没有。

唐风的书桌按照李臣民的指示都没有动过,所以桌子上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李臣民自己动手在一大叠信件中搜索,希望把那张神秘的CD找出来。总编看李臣民在手忙脚乱的找就问找什么东西,需要不需要帮忙。李没有回答,只是随口问到唐风平日里喜欢听歌吗?总编仔细的想了一会摇了摇头。这就奇怪了,李自言自语道。奇怪什么?总编扶了扶眼镜有点困惑。那张CD找不到了。李臣民边找边回答道。

总编这时才停下手中的活,朝李走过来,两个搬运工仍然在那里收拾地上散落的书。

是不是这张CD?总编手上拿着那张有着黑色封面的CD.

李迅速的接过那张CD,有点莫名的紧张,仔细一对,果然相配。

“这CD在哪里找到的?”李臣民问总编。

“噢,是这样的,早上我来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办公室里边没人,但是音乐在响,后来才发现这盘CD在小黄(后来死去的那个男编辑)电脑里边,我又不喜欢听这种感伤的曲子,就擅自把他取下来了。”

“你没有听?“李感觉如临大敌。

总编也被李的表情吓了一跳,半天他才敢问:“是不是他们的死与这盘CD有关?”

李仔细的端详着那盘CD,觉得事情一下子又有了转机。只是这CD从哪里来的呢?跟他们三个的死有什么必然联系呢?李在凌乱的办公室里边踱来踱去,细细的想着每一个细节。经过半个小时的沉默,他理清了两件事情。一是三个人的死都与这盘CD有关。二是这盘CD内容就是让他们三个人感到恐惧和痛苦的原因。

李臣民在自己办公室里边内心激烈的挣扎着,他实在想听听这盘CD里边有着什么让人恐惧的东西,但是眼前的现实又提醒着他,打开这盘CD是相当危险的。家里有妻子孩子,如果真的死了有点不太合算。决定还是不听为好。

后来他想了个办法,这不是由CD名字吗,想知道内容不可以到网上搜索嘛。他为自己的这一方法感到兴奋。这年头,有了网络办案确实好办多了。

于是打开电脑,联上线,敲开GOOGLE,输入了“黑色星期天”然后点了下搜索,一会网页上就出现了很多有着红色黑色星期天字样的网址,李点了最上面的那个链接。不一会网页就打开了。

这是一个外文歌曲论坛,里边有《黑色星期天》这个曲子的介绍。看完曲子介绍,李大吃一惊。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惊讶得半天回不过身来。

介绍上这么写着:匈牙利钢琴手RezsoSeress与其女友的爱情破裂之后,在1933年写下一首充满哀愁的歌曲,名为《黑色的星期天》(Szomorúvasárnap)。这首歌曲流入世间之后引发了许许多多悲惨离奇的事故。至少有一百人因听了它而自杀,因而曾被查禁长达十三年之久。就像古老的神话所描述的那样:潘多拉盒子一经打开,无数妖魔和灾难便被释放到人间。自杀者留下遗书都说自杀是因为无法忍受这无比忧伤的旋律。此间还有无数的吉他,钢琴等艺术家弹过此曲后从此封手。作者死前深深的忏悔,他自己也没想到此曲会害死如此多的人。于是和欧洲各国联手毁掉了此曲。

有记载第一个自杀的人是一个英国的一位军官,他在家里一个人安静地休息,无意中就开始听邮递员送过来唱盘,第一首乐曲就是鲁兰斯.查理斯的《黑色星期天》,当他听完这首曲子以后,他的灵魂受到了极为强烈的刺激,心情再也不能平静下来。不一会,他拿出家中的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枪声响起的同时,还正放着那首《黑色星期天》,这也是他留下的惟一死亡线索。警方经过彻底调查和推测,结果得出一个结论:他确是属于自杀,但这首《黑色星期天》是间接杀手!并警告人们不要去听这首乐曲——因为警方在听这首乐曲的时候也差点有人自杀!接着这件事就轰动了整个欧洲,人们感到不可思议,惊恐而好奇,不少自认为心理素质可以的人好奇地到处搜集并亲身体验,去探险。

其中一位美国的中年男子,听了几篇这首《黑色星期天》以后,开枪自杀,在他的遗言中写道:“请把这首曲子作为我葬礼的哀乐。”接着类似自杀消息一个接一个,从欧洲到美洲,到亚洲,整个世界为之恐慌。

当时欧洲的一位非常有身份的名人在出席一个音乐演奏会的时候,他坚决要求在场的一位音乐家用钢琴弹奏那首《黑色星期天》,钢琴家开始坚决不答应,但迫于好奇的观众的压力和要求,但只好演奏。演奏结束以后,这位钢琴家发誓:以后永远不再摸钢琴!而那位提出要求的名人从此以后也隐名埋姓,销声匿迹了

从此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开始销毁所有有关这首乐曲的资料。

《黑色星期天》的作者临终时也非常内疚。他说没想到这首乐曲给人类造成了这么大的灾难,这并不是他的初衷的。

下午给局长汇报完情况,在汇报会上,李出示了那盘CD,最后把三个人的死总结为听了极度绝望的音乐不堪忍受其疼,而先后自杀。局里基本同意李臣民的分析。

躺在床上,李臣民整夜都身陷在这盘CD里边,觉得前所未有的恐惧。

第十一节

早上到办公室的时候,局长已经在等着了,又告诉了李臣民一件让他意外的事情——市人民医院的白玉龙和唐风的女朋友李小琼双双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两人的单位都证实说他们已经两天没有上班了。

李看着眼前的那张CD,觉得不能再耽误了,就在局长要跨出他办公室门的时候,再次向局长提出了逮捕白玉龙的申请。局长颇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答应了。

第十二节

在市郊区的那座大桥下面,一个男的抱着一个女的尸体朝江边走去。

十几分钟后,那个男人背着一个黄色挎包,走在市中心的大路上,神色有点诡秘。他走到一个人少的街道,看见一个邮箱就大步跨过去投进去一件硬硬的邮件。然后朝周围的人群暗暗的冷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