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超吓人的恐怖小说故事

驱鬼恐怖小说,超吓人的恐怖小说故事

互联网 2020-10-20 08:12:59
导读:小编根据大家的需要整理了一份关于《超吓人的恐怖小说故事》的内容,具体内容:现在人们对于鬼魂的理解在一步步改变着,从最开始的惊惧,到渐渐熟悉,关于一些超吓人的恐怖故事你了解吗?下面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希望大家喜欢!篇一吴守正是家小型食品厂的老板,...

现在人们对于鬼魂的理解在一步步改变着,从最开始的惊惧,到渐渐熟悉,关于一些超吓人的恐怖故事你了解吗?下面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希望大家喜欢!

篇一

吴守正是家小型食品厂的老板,因为资金问题,他集老板、伙计、推销员于一身。

这一天,吴守正拉着货物去推销,路上下起了雨。雨雾很大,吴守正小心翼翼行驶在路上。傍晚时分,他突然发现自己迷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山谷。正在他懊恼的时候,车身颠簸了一下,前车轱辘像狗刨一样在原地打转,却怎么也动不了。吴守正下车一看,真倒霉!左前脚竟然卡进一道宽三十来厘米、深半米的石头缝里!吴守正气得直拍车头。“大兄弟,你这是咋了?”正在吴守正生闷气的时候,一个身披蓑衣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车脚卡进石头缝里了!”吴守正气恼地说。“哦,得把东西卸下来才行。”中年男子围着车子转了转,自言自语地说。“这样,你等着。”过了一会儿,中年男子领来了十多个青壮年,很奇怪的是,这些人穿的都是粗布对襟上衣,裤脚也系着绑腿。众人不由分说,就把车子上的货物卸下来,搬到附近一个山洞里,然后,十多个人硬生生把那辆小型货车给抬了起来!

吴守正看着这群男人强健的身形,心里不由发怵。这群人的工钱该给多少?一人一百就得千把块!如果他们硬要多讹,自己也没有办法。可令他想不到的是,这群人把车子抬出来后,连句话也没说就走了。“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山路难走,我看兄弟还是等雨停了再走吧。”中年男子说完这话,转身也想走。

吴守正没想到会是这样,他心里过意不去,就喊住中年男子,从货物堆上搬下一箱火腿,送给他。中年男子说:“我们明谷村的人,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这样吧,我跟兄弟换!”说完,把自己背着的一个袋子放下,扛着那箱火腿走了。吴守正打开袋子一看,是半袋子绿豆,他估摸了一下斤两,约有十多斤,这些村人太实在了!

第二天早上,吴守正睁眼一看,天晴了,他正忙着装货物,昨天那中年男子又来了。“兄弟!你这东西太好吃了!用粮食换不换?”吴守正正在发愣,那中年男子领着一群人来了。

中年男子说,他把东西带回去大家一尝,实在太好吃了,大伙儿都想要,就各自背着麦子、小米什么的来了。“换!”吴守正爽快地答应道。一会儿工夫,吴守正车上的十多种小食品,就被村民一换而空,代之而来的是,满车的麦子、玉米、绿豆、小米等农产品。吴守正心里暗想:这些土产品的价值远远超过自己车上的东西。

半天时间,吴守正一车的货物就都换成了农产品,吴守正很高兴,他一边走一边仔细记下来明谷村的路。回去以后,吴守正就去城里的粮店,好说歹说,并许诺卖完再给钱,才将那些农产品推出三分之一,几天以后,吴守正突然接到粮贩们的电话,电话里,这些人都急急火火地要进他的货。原来,很多人买了吴守正推销的农粮后,又都上门点名要,他们说从来没吃到那么地道的东西。吴守正一看自己换回来的粮食成了抢手货,立即把剩下的那些加了价,可还是被人抢空了!

换来的粮食,价值超过了他一车货三倍的价钱!吴守正望着仓库里那堆成山的积压货,算了算,要这么下去,自己这满屋货换完,也就大发了。吴守正决定,再去明谷村。他把车子直接开到村旁,刚下车,还没来得及喊,就被一个人钳住了胳膊:“我可逮到你了!”

钳住吴守正的人,是上次帮助他的中年男子。男子说,上次大家吃了从吴守正那里换的东西,全村老少都上吐下泻,有几个身子弱的老人和小孩儿,竟然还丧了命!“我正没处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走!见乡亲们去!”吴守正听了中年男子的话,吓坏了,他想,自己不过是用了些吃了瘦肉精的死猪肉作原料,又在里面加了点硝酸盐,多放了点防腐剂和香料,好多人吃了再不适应,也只不过是上吐下泻,从来也没有过吃死人的事。

中年男子的喊声引来了几个村里人,大家看是吴守正,立即七手八脚把他绑了起来。有人对其中一个老者喊道:“族长,就是那小子害死人的!”看着被绑成粽子的吴守正,族长郑重地说:“明天正午实行族规!”吴守正惊恐地问中年男子,自己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中年男子说:“对你这样害了人命的人,族里的惩罚是剁掉双脚!”“啊!”吴守正吓得叫起来。中年男子说,脚是万恶之源,剁掉双脚,作恶的人不能到处跑,也就不能再继续害人了。

真要剁掉双脚,自己这一辈子不就完了!吴守正惊恐地不知如何是好,不由自主地大哭起来。他跪在地上哀求中年男子:“大哥,你放了我吧!我八十岁的老爹瘫在床上,老妈生病住在医院里,还等着我筹钱救命,媳妇快要生了,不能没有我啊!大哥,我求求你了!”吴守正以头抢地苦苦哀求中年男子。

吴守正把中年男子哭到心软,深深叹了口气说:“唉,放了你,我就要替你受过!罢罢罢!今天我就做件傻事,放你回去!不过,我警告你,如果你敢撒谎,十年以后,你会重受今日的惩罚!”吴守正跪在地上发誓,句句都是实言。吴守正得了特赦令,连滚带爬钻进驾驶室,发动车子,疯了似的逃了!不知道跑了多久,吴守正才停下车子,趴在方向盘上喘粗气。稳了下心神,这家伙哈哈大笑,原来吴守正求饶的话都是谎言!

吴守正回去以后,继续挖空心思挣钱,不出几年,厂子扩建,还娶妻生子。偶尔,吴守正会在梦中见到那个中年男子,那男子坐在椅子上,裸露的双腿下没有脚!那男子在梦中对他说:“别忘了你曾经的誓言!”吴守正每次从梦中醒来,都会大汗淋漓,日子就那么不咸不淡地过了十年,吴守正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如日中天。

这天,吴守正正在悠闲地喝茶,两脚突然疼了起来。开始只是针刺般的疼,不久便是撕心裂肺的痛,后来,两只脚跟气吹的一样,肿了起来,连路都走不了了!吴守正赶紧去医院,可用遍了最先进的仪器,也没检查出双脚有啥毛病。这天晚上,吴守正刚打了个盹就开始做梦,梦中他又走进了明谷村……

第二天,吴守正就让人带着他,去了记忆中的明谷村。可到了那个地方,除去一片大小不一的坟堆,根本没有村子的影子。在山谷里,吴守正遇到一位年老的采药人,当问及明谷村时,老人说,大约八十年前,这里确实有个明谷村,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被淹没了。当时是在晚上,全村无一生还!“据说,这里的人跟外界几乎隔绝,他们的法律是一直延续下来的族规!”

“这怎么可能?”吴守正跌坐在地上,那之前自己到底是穿越了,还是见到了鬼?

篇二

杨二买了一箱橘子拎回来,箱子不是纸的也不是塑料做的,而是轻如纸的白色泡沫塑料做的,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空的!

他这才突然想起,刚才开箱检查时,店主诡异地笑了笑说:“你先到外面推自行车,我给你拎出去!”难怪他这么好心,原来是偷偷掉了包,给我装的是另一箱。杨二怒从心头起,立即盖上箱盖,就要去找水果商,这时,他突然想到,这箱子是空的,应该轻飘飘的,我怎么拎着这么重呢?

杨二试着伸手到箱里去摸,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吸了进去,他居然到了箱子里,眼前全是白色的箱壁,难道自己的身体缩小了?杨二好奇地四处张望,抬头看到了头顶高高的天花板,原来自己真的进了这个不足四分之一立方米的箱子里。杨二的房间是冰冷的,而这里面却温暖如春,他惊喜不已,这下可好,再也不用开空调了。

这里面空荡荡的,杨二心想,如果能放进来一些家具就好了。于是便打算出去,可是现在的箱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高不可攀了。他有些心急,更有些后悔,试着一跳,居然跳出来了,并且恢复原来大小。接着,他试着把椅子的腿往箱里探了探,椅子一下从手中滑脱,进了箱子,缩小得如同孩子的玩具。这下杨二放心了,先后又放了沙发、床、笔记本电脑,然后再进入箱子,悠然自得地上网、休闲,享受着这一切。老婆任丽下班回来后,发现了这个宝贝,两人便一起躺在里面共同享用。

因为里面太舒服,杨二一觉睡到大天亮,他跳出箱子,便往单位跑,还好没迟到。这时才想起自己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点饭还没吃,可是居然没觉得饿,原来呆在那只箱子里,人不会感到饥饿。从此,杨二下了班就跳进箱子,格外舒服惬意。

过了一段时间,杨二所在的单位要提拔一位科长,杨二和赵刚表面是朋友,暗地里却是旗鼓相当的竞争对手。杨二拼命努力工作,无奈赵刚后台硬,有个在国税局当副局长的舅舅,还是难以稳操胜券。

这天,杨二正躺在箱子里的席梦思床上休息,突然灵光一闪,如果想法把赵刚骗进箱里关起来,让他在评定谁当科长的那几天失踪,那么这个职位不就落到自己头上了吗?杨二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妻子任丽,任丽也觉得这个办法好。两人商定准备一桌酒菜,把赵刚灌醉,再把他推进箱里。

说干就干,那天正好是周末,于是他给赵刚打电话,他知道赵刚一向喜欢品尝美味,便说自己有一种名贵的水果,让他来家里吃饭,顺便品尝一下他买的新品种水果。其实哪里有什么新品种水果,那不过是几个普通的苹果罢了。赵刚果然答应了。杨二把那几个苹果放进箱子,苹果立即变得比芝麻大不了多少。

两人喝了一会儿酒,杨二着急了,因为赵刚的酒量比他好,要想灌醉赵刚,他肯定先醉成一摊泥了。于是杨二站起来,走到箱子前,打开箱盖指着那几个小不点苹果对赵刚说:“这就是那种新品种的水果,你拿出来一个尝尝。”

赵刚一看,那水果太小了,不屑于拿,冷不防被杨二一推,巨大的吸力一下就把赵刚吸了进去。杨二和任丽连忙跳进箱子,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费了好大劲儿才把赵刚的手脚捆住,搜出了赵刚的手机,然后跳出箱子,盖上箱盖,还在上面压了块石头。两人便一起出门买衣服。

等他们回来,打开箱子一看,赵刚一动不动地躺在箱里,早已停止了呼吸。奇怪的是,拿出箱子的赵刚并没有变大,还是像个两寸长的玩具娃娃。

天哪,出了人命啦,他怎么会死呢?杨二和任丽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才想起,他们把箱盖盖上了,时间长了,赵刚无法呼吸新鲜空气,一定是憋死了。

杨二想,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一不做二不休,把赵刚埋了完事,他死得这样离奇,谁也不会发现的。埋在哪里呢?埋在外面肯定是不放心,任丽想了想说:“干脆就埋在花盆里吧!”杨二一听,是个好主意,赵刚的身体现在这么小,放在花盆里绰绰有余。两人把赵刚埋进仙人球的花盆后,就像从前一样,跳进箱子里享受快乐的时光了。

很快,赵刚的家人开始发疯地寻找赵刚,登寻人启事,到公安局报案,可是一无所获。

几天后,杨二顺利地当上了科长。他心满意足,觉得自己真是得了一件宝贝。可是几天后,杨二又不满足了,他觉得应该利用这个箱子,发一笔横财,过上富豪生活。他在电视上看到一些绑架案件。心想,如果利用这个箱子藏人,尸体埋到花盆里,一切人不知鬼不觉。

经过几天观察和了解,他发现了一个富豪的行踪,于是在一天晚上绑架了他,让他向他的家人索要50万,然后把他弄到箱子里闷死,等钱打到杨二指定的账户上。当然那个银行账户是他乔装打扮后用假身份证开的,怕现在的银行有监控系统,杨二特意装扮成农民,到了乡里的一家银行,确定没有摄像头后,才取出了那笔巨款。之后,就把富豪的尸体埋到了一个水仙花的花盆里。

有了钱,杨二觉得自己真算得上神仙了。可没等他花那笔钱,赵刚的家人就哭哭啼啼地找上门来,非说赵刚就在他家的花盆里,半个多月了,赵刚天天夜里托梦让他们来救他。

虽然杨二和任丽全力阻拦,赵刚的家人还是抢到了花盆,一把摔碎在地上,里面赵刚的尸体露了出来。

赵刚的家人惊呆了,这时,赵刚的身体渐渐地一点点变大,最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这时,赵刚突然动了动,然后说:“我终于出来了,这些天可憋死我了。”抹了抹脸上的泥土,又说:“我怎么在这儿?”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赵刚的家人扑上去,泪流满面地拥抱赵刚,惊喜地说:“你还活着!太好了!”赵刚莫名其妙,原来他一点儿也想不起是怎么进的箱子。

杨二和任丽也呆住了,原来赵刚并没有死。赵刚的家人扶着赵刚走了,他们还呆愣着,心里七上八下,赵刚没有死,那么那个富豪一定也没死。他们胆战心惊地哆嗦着,倒出了水仙花花盆里的土,过了会儿,富豪的身体也一点点变大,而且也清醒了过来。杨二试探着问他:“你是怎么到我家的?”富豪迷迷糊糊地说:“我记不得了,我只记得我天天憋闷得很。谢谢你们救了我。”说着,还感激地拉住了杨二的手,把杨二和任丽当成了救命恩人,因为是他们把他从憋闷的空间里解放了出来。杨二和任丽相视一笑,赵刚和富豪都不记得他们的罪行,太好了。富豪还表示要送给杨二一笔钱表示感谢,杨二和任丽别提多兴奋了。

这时,门铃响了,杨二从猫眼一看,冷汗一下就出来了,门口站着两个警察和富豪的家人。可是,逃命已经来不及了,杨二只好硬着头皮打开门。富豪家人看到安然无恙的富豪,激动地流着泪抱住了他。

警察把手铐戴在了任丽和杨二的手腕上。他俩大呼冤枉,说他们并没有犯罪,反而是他们救了富豪,富豪可以证明。但富豪的家人却指着地上的水仙花盆,不可思议地说:“我们天天夜里听到父亲在叫我们救他,说他在一盆水仙花盆里,没想到真是这样。”

警察对杨二的家进行了搜查,很快就搜到了50万元现金,以及杨二去银行开账户时戴的假发套和假胡须。杨二和任丽这才无话可说了。悔恨中的杨二和任丽一气之下,不约而同地从相反方向一脚向那个箱子踢去,“啪”的一声,箱子碎了。

篇三

民国年间,有翟姓者,居古城保府,家产千万。翟为父母晚年得子,父母爱惜如命,八岁送学馆读书,上有五姐已嫁。

年十九,大婚之日,多吃了几杯黄酒,洞房花烛夜醉卧,正是“欢愉嫌夜短”之时,忽听房顶有响动,疑听房者,爬将起来,出门急观,无人。复睡,挨近新娘身时,响声又起。出门又观,似有女子哭泣,其声甚惨:说好等我,怎娶别女为妻?翟惊疑,彻寻,皆无物,夜不能眠。几夜复如此。翟告知母亲,母大骇:莫非有鬼乎?翟遵母命,急令下人寻道。

道士至,翟酒肉款待,尽告此事。道士院内四处观望,道:院内有瘴气,果有鬼。薄暮,着实精心布置一番,令人摆案做法,手仗剑,把一口酒喷于剑刃,盘腿坐于院中,眼微闭,手持剑,道:尔等睡去,鬼,今夜便捉。

入夜,果然寂静,人们渐入梦乡。那道士先前尽心尽责,不敢懈怠,夜深沉,吃的酒劲儿上来,强忍不住,迷迷糊糊困觉。忽听一声惊叫:鬼,鬼,鬼呀!咣的一声,翟自室内裸体跑出。众人惊醒,护紧翟公子。道士睁眼细瞅,四处静悄悄,未见异常,恐众人疑自己无能,恰一阵狂风刮过,挥剑指长空,口念咒语,喝道:何方阴鬼,还不速速离去,先吃我一剑。把剑胡乱狂舞,口鲜血喷出,倒地昏厥。众人大惊,胆小者逃遁。稍时,道士醒来,道:空中,一白衣女子厉声尖笑,说好等我,怎娶别女为妻?手一扬,衣袖一挥,把我击晕。翟大惊,奇了,正与梦中情景相合。道士言:鬼法高,贫道法浅,难驱之。翟慌问:可有他法?道士言:我有恩师远居深山,法力无边。如相请,鬼必驱之。翟与母闻言大喜,急欲求之。道士言:“师父乃世外高人,非重金不得请矣。”翟忙道:聘金几何?道士沉吟半晌:黄金千两。翟闻言低头沉吟不语。翟母惧鬼势大,一心驱鬼,只好忍痛将金交与道士。

那道士裹了金子抽身就走,去而不返。众猜纷纭:莫非鬼道行甚深,师徒拿它不得,惧来?莫非道士实为江湖骗子?

翟白日里相安无事,夜近妻身不得,必被噩梦惊醒,有女子哭泣:说好等我,怎娶别女为妻?翟折腾疲惫不堪,两条腿麻秆细弱,撑身不住颤颤欲坠。

翟妻大户之女,知书达理,温柔贤德。先前对道士驱鬼,不大赞同,保持沉默。见夫精神临近崩溃,动了心思,慢慢把夫所描述噩梦情景,支离破碎拼凑起来:鬼为年轻女子,白衣绿裤,小辫齐肩,苹果脸庞。妻问翟:梦中所喊小娟,是谁?翟惊恐,半晌不语。

翟妻暗访翟同窗:小娟何人?同窗言:翟的初中老师,翟多年寻她不得。恋其“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欲“相濡以沫”,苦于“茫茫人海何处有归鸿”?

翟妻悟。隔多日,同窗告翟,女教师寻到。翟窃喜,急召同窗于城内最大酒店招待女教师。

翟玉面罗衫,手持锦扇,故意最后一个到位,意为引起老师关注。见十几个学友围住一老妪谈话。老妪腰佝偻,衣简朴,头花白,村婆。翟疑:莫非师病不能痊,其母来聚?心却凉了三分。

同窗指老妪道:小娟师也。翟骤惊,十年未见,怎成这副模样?心又凉了三分。

师指认当年学生,一一依稀记得,唯不识翟。翟心再凉三分。

翟奉承,您您称呼:记不记得当年天天补课与我,爱抚我头。师茫然摇头。

翟:我崇拜师为清华大学生。

师:初中毕业,在家待业,舅舅校教务主任,荐我初一代课一年,而后回乡务农至今。

翟:你不是北大教授之女?

师:地道农民女儿。

翟闻其言,惊厥,如现时粉丝崇拜偶像轰然倒塌,心便十二分凉了。

回家倒头便睡,三天三夜不醒,翟母惧骇,翟妻劝道:娘宽心,鬼已驱矣。

翟醒后,被一撇,帐一掀,展臂高声:女人真是等不得,明日黄花,今日罗刹,一切曾经终虚化!

原来,翟妻知他暗恋年轻女教师,鬼迷心窍,思念成疾。故把女教师找来,见真人,破灭多年幻觉。

翟病痊愈,一年后生子。

微信扫一扫二维码分享到微信好友或朋友圈来源:网友投稿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文章下载: 《超吓人的恐怖小说故事....doc》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请使用最新版的WORD和WPS软件打开,如发现文档不全可以发邮件到tousu@zhuna.cn申请处理。

【超吓人的恐怖小说故事...】相关的搜索 【超吓人的恐怖小说故事...】相关的文章超吓人的恐怖小说故事恐怖小说短篇鬼故事超吓人恐怖故事超吓人超吓人恐怖故事恐怖故事短篇超吓人长篇的超吓人的恐怖故事长篇超吓人恐怖故事超吓人的恐怖鬼故事短篇鬼故事超吓人的_恐怖短篇鬼故事超吓人的短篇超吓人的校园恐怖故事超吓人的短篇恐怖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内涵恐怖故事短篇的超吓人内涵恐怖故事短篇超吓人内涵恐怖故事儿童恐怖故事短篇超吓人超吓人恐怖鬼故事短篇网站使用说明

1、本网站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本网站无法甄别是否为投稿用户创作以及文章的准确性,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并将本侵权页面网址发送邮件到tousu@zhuna.cn,我们会及时做删除处理。2、支付成功后,若无法下载,请扫码二维码联系客服,我们会及时为您处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