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扬州画舫录》·卷三

黄砖志周易日课,《扬州画舫录》·卷三

互联网 2021-05-06 18:15:20

◎新城北录上

便益门在新城东北,创于嘉靖丙辰。以倭变,用副使何城、举人杨守诚之议,都御史陈儒、御史吴百朋、崔楝、知府吴桂芳、石茂华,先后任其事。城外护城河本名市河,知府吴秀所浚,初引官河水注其中,历久内河高于官河,仍于官河口筑堤以蓄内河之水。堤外为官河,堤内有吊桥,为便益门,渡游船皆集于是。右岸有都天庙、三清院、闻角庵,左依东城下,?屋茆檐,桑柘鸡犬,皆极萧疏冲淡之致。

都天庙在大仪乡砖道上,道旁荒冢如弈。草深没踝,路灯如萤,连贯不绝。有如来石塔,八棱,刻佛像,以镇鬼也。三清院在右岸砖路旁,高风冈以八分书题其门额,方士林东崖居之。林通五雷法,善治鬼,后为鬼魇,死于渡春桥水中。其徒黄鸣谦传其术。朱思堂运使赠联云:“炉火纯青销剑气,霜花欲白映仙根。”

鱼市亦谓之鱼摊,在广储门者,由都天庙砖路而来者也。彭岔子目?毛能见鬼物,尝挑鱼至是,以力乏睡于路,梦中闻鬼作挑担声,魇不能起。及醒,所挑鱼已失所在。

闻角庵本木商会馆,以闲屋赁过客。有寓者善相人,好酒。有王叟者,亦好酒,相与友善,每夕共入市沽饮。久之,谓相士曰:“我阴也,知人死期,我语子,子以相人。”于是相人者能定人之死日,邑人以为神。又久之,叟谓曰:“某日将别子去,然而嫂可为我寓也。”叟未几果死。是夜,相者妻腹中有声,作叟语,其言人死生如故,而相术益神,自是相者之妻未尝与相士同寝矣。广储门在新城北,亦曰镇淮门。其城外市河,上通便益门,下通天宁门。游船所集,与便益门等,左岸有梅花书院、史阁部墓诸古迹。

广储仓在梅花岭下,雍正间葛御史建。仓房制最宏敞,十一檩挑山,面阔一丈三尺,进深四丈五尺,檐柱高一丈二尺五寸,径一尺大木。做法:用里金柱、三穿、双步、单步、五架、三架诸梁、檐枋、垫板、檩木、檐椽、下中上花架檐椽、脑椽、连檐、瓦口、博缝板、山墙上象眼窗、《厂敖》门下槛、间抱柱、闸板,均以见方折工料。三檩气楼面阔九尺,进深七尺五寸,柱高二尺七寸,宽六寸,厚五寸。用榻角木、三架梁、檐枋、脊枋、垫板、脊瓜柱、檩木、檐椽、连檐、瓦口、博缝板、前后风窗、两山上下象眼窗。抱厦面阔一丈三尺,进深七尺五寸,柱高九尺五寸,径八寸。用抱头梁、随梁枋、檐枋、垫板、檩木、檐椽、连檐、博缝板,亦均以见方折算。

梅花书院在广储门外,明湛尚书若水书院故址也。若水字甘泉,广东增城县人。嘉靖间以大司成考绩,道出扬州,一时秉贽而谒者几十人。扬州贡士葛涧与其弟洞早年从之游,是时因选地城东一里,承甘泉之脉,创讲道之所,名曰行窝。门人吕楠以湛公之号与山名不约而同,书“甘泉”二字于门,又撰《甘泉行窝记》。行窝门北有银杏树一株,就树筑土为?单,上?单筑基为堂,题曰“至止堂”。

其《心性图说》在北墉,钟磬在东墉,琴鼓在西墉,学习诚明、进?敬义二斋在东序,燕居在堂北,厨库在燕居左右,缭以周垣凡六十有二丈。垣外有沟,沟外有树。先门外有池,池水与沟水襟带行窝,而池上有桥,当行窝之旁。又置田二十余亩,以资四方来学者,皆涧所助也。通山朱廷立为巡盐御史,改名甘泉山书馆。厥后御史徐九皋立纯正门、礼门,提学御史闻人铨立义路坊,知府侯秩、刘宗仁、知县正维贤相继修拓,御史陈蕙增置祠堂射圃等地,御史洪垣增置艾陵湖官庄田八十亩,此嘉靖间湛公书院也。

万历二十年,太守吴秀开浚城濠,积土为岭,树以梅,因名梅花岭。缘岭以楼台池榭,名曰平山别墅。东西为州县会馆,名之曰偕乐园。后立吴公木主于园中子舍,名曰吴公祠。三十三年,太监鲁保重修,知府朱锦作碑记。当道檄毁之,存其堂与楼,为诸生讲学之所。巡按御史牛应元改名之曰崇雅书院,祀湛公木主于堂,又曰湛公祠。崇祯间,书院又废。国朝雍正十二年,郡丞刘重选倡教造士,邑士马曰?重建堂宇,名曰梅花书院。前列三楹为门舍,其左为双忠祠,右为萧孝子祠,又三楹为仪门。升阶而上,为堂凡五重,复道四周。又进为讲堂,亦五重。东号舍六十四间,旁立隙宇,为庖厨浴氵?之所。

西有土阜,高丈许,即梅花岭也。岭上构数楹,虚窗当檐。檐以外凭墉而立,四望烟户,如列屏障。下岭则虚亭翼然,树以杂木。刘公亲为校课,匝月一举。而先后校士院中者,鹾政则有朱续?卓,知府则有蒋嘉年、高士钅龠,知县则有江都朱辉、甘泉龚鉴诸公。一时甄拔如刘复、罗敷五、郭潮生、郭长源、周继濂、周珠、孙玉甲、蒋?、耿元城、裴玉音、闵鲤翔、杨开鼎、吴志氵亟、史芳湄诸人。江都教谕吴锐为书院碑记。迨乾隆四年,巡盐御史三保、转运使徐大枚酌定诸生膏火,于运库支给。乾隆初年,复名甘泉书院。戊戌,长白朱孝纯由泰安知府转运两淮,又名梅花书院,而廓新其宇,于市河之西岸立大门,自书“梅花书院”扁,刻石陷门上。甬道二十余丈,雕墙高五丈,长十余丈,墙下浚方塘,种柳栽苇。面塘为大门,双忠祠、萧孝子墓、节孝祠在其左,距书院旧址相去丈许矣。书院正堂,制度悉如郡丞刘公之旧。

更以浚塘之士,累积于右,树以梅,以复梅花岭旧观。岭下增构厅事五楹,亭舍阁道,点缀其间。朱公亲为校课,匝月一举,谓之官课。延师校课,亦匝月一举,谓之院课。主讲席者,谓之掌院。延府县学教谕、训导一人,点名收卷,支发膏火,谓之监院。在院诸生分正课、附课、随课,正课岁给膏火银三十六两,附课岁给膏火银十二两,随课无膏火。一岁中取三次优等者升,取三次劣等者降。至仓运使以一岁太宽,限以一月,连取三次者升,后又改为连取五次优等者升,第一等第一名给优奖银一两,二三名给优奖银八钱,以下六钱。仓运使又定额一等止取十四名。鹿运使以二等第一名给优奖银五钱,而一等不拘取数。癸丑,南城曾燠转运两淮,亲课诸生,又拔取尤者十余人,置于正课之上,名曰上舍,岁加给膏火银十八两。

扬州郡城,自明以来,府东有资政书院,府西门内有维扬书院,及是地之甘泉山书院。国朝三元坊有安定书院,北桥有敬亭书院,北门外有虹桥书院,广储门外有梅花书院。其童生肄业者,则有课士堂、邗江学舍、?里书院、广陵书院,训蒙则有西门义学、董子义学。资政书院在府堂东,建于景泰六年,知府王恕创始。内有群英馆,知府邓义质建,厥后知府冯忠重修,南昌张元徵为记。今圮,尚有旧基。

维扬书馆在府西门,建于嘉靖五年,巡盐御史雷应龙创始,徐九皋改新,欧阳德有记,陈蕙、洪垣相继修饰。内有六经阁祠堂,祀周、程、张、朱。资贤门资贤堂、丽泽门志道堂,湛公有记,厥后御史彭端吾、杨仁愿复葺。今圮,已无旧基。安定书院在三元坊,建于康熙元年,巡盐御史胡文学创始,祀宋儒胡瑗。雍正间,尹鹾使增置学舍,为郡士肄业之所,延师课艺,以六十人为率,并合梅花书院一百二十人。圣祖南巡,赐“经术造士”额悬其上。敬亭书院在北桥,建于康熙二十二年,两淮商人创始,因御史裘充美论湖口税商疏,感其德建此,令士子诵读其中,京口张九徵为记。虹桥书院在北门,康熙间,总督于成龙创始,集郡士肄业。今之郡城校课士子书院,惟安定、梅花两院。其虹桥书院久圮,敬亭书院仅志裘公去思,而未尝校课也。若校课童生书院,今存者惟广陵书院而已。

朱孝纯,字子颖,号思堂,汉军籍。父伦瀚,官御史。工指头画,得舅氏高且园法,与钱塘李山、平湖杨泰基齐名。公诗、字、画称三绝,以“一水涨渲人语外,万山青到马蹄前”句得名。转运两淮时,复梅花书院,修节孝、双忠诸祠,皆其举也。姚鼐,字姬传,安徽桐城县人。进士,官翰林。风规雅峻,奖诱后学,赖以成名者甚多。通经,善属文,著有《姬传文集》、《春秋说》。弟子胡虔,字雒君,尽得其属文之法,谢蕴山太守撰《西魏书》,虔任校阅之事。

王文治,字梦楼,丹徒人。乾隆庚辰进士一甲第二人。工诗,尤精书法。城中祠庙,湖上亭榭,碑文、榜联多出其手。恒集禊帖字为联云。张宾鹤,字尧峰,杭州人。为人不拘小节,时人谓之张疯。熟于七言长古诗,书法颜鲁公。

朱?,字二亭,江都人。天性肫笃。工诗,与朱青雷震齐名,时称二朱。受知于果亲王,王屡招之弗就。公为泰安太守,延之登岱。后转运两淮时,屡与文宴,有诗集行于世。

罗聘,字两峰,自称花之寺僧,江都人。工诗。居天宁门内弥陀巷,额其堂曰“朱草诗林”。善画,作《鬼趣图》,题者百余人。妻方婉仪,字白莲,受诗于沈大成,著有《白莲半格诗》。子允绍,字介人;允缵,字练堂,一字小峰,俱善画。

明新,字春岩,满州人。工诗画。为泰州伍佑场大使,为公属吏,有《虹桥待月圆》传于世。

张道渥,字竹畦,浮山人。工诗画。为人傲岸不羁,官通州分司,于郡城官舍书其门云:“杨柳江城临画稿,梅花官阁寄诗魂。”

王至淳,字朴山,江宁隐贤庵羽士,幼工诗,书法如米襄阳。公招之来扬州,唱和靡倦。刘重选建梅花书院,亲为校士,而无掌院。迨刘公后,归之有司,皆属官课。朱公修复,乃与安定同例,均归盐务延师掌院矣。安定书院自王步青始,梅花书院自姚鼐始。安定掌院二十有三人,王步青,字罕皆,号巳山,雍正癸卯进士;吴涛,字柱中,号旭亭,康熙戊戌进士;储大文,字六雅,号画山,康熙辛丑进士;王竣,字次山,雍正甲辰进士,查祥,字星南,号云在,康熙戊戌进士;陈祖范,字亦韩,号见复,雍正癸卯进士;王乔林,字文河,雍正癸卯进士;张仕遇,雍正癸卯进士;邵泰,字北崖,康熙辛丑进士;蒋恭?,字西圃,康熙辛丑进士;沈起元,字子大,号敬亭,康熙辛丑进士;刘星炜,字圃之,号印子,乾隆戊辰进士;王延年,字涌轮,号介眉,雍正丙午进士;杭世骏,字大宗,号堇浦,乾隆丙辰博学鸿词;沈慰祖,字砺斋,雍正庚戌进士;储麟趾,字梅夫,康熙己未进士;蒋士铨,字心余,号清容,乾隆丁丑进士;吴珏,字并山,乾隆癸未进士;吉梦熊,字渭崖,乾隆壬申进士;周升桓,字山茨,乾隆甲戌进士;赵翼,字云崧,号瓯北,乾隆辛巳进士;张焘,字暮青,号砺斋,乾隆辛巳进士;王嵩高,字少林,乾隆癸未进士。梅花掌院五人,姚鼐,乾隆癸未进士;茅元铭,字耕亭,乾隆壬辰进士;蒋宗海,字春农,乾隆壬申进士;张铭,字警堂,乾隆丁卯举人。蒋之前则吴珏,自安定移席焉。以安定肄业诸生掌梅花书院者,唯蒋宗海舍人一人。掌安定书院者,唯王嵩高太守一人。广陵书院在东关大街,知府恒豫创始。掌院三人,谢氵宏生,字海沤,乾隆壬午举人;杜谔,乾隆戊戌进士;郭均,字直民,号筱村,乾隆丁未进士。

自立书院以来,监院互用府县学,学师皆知名有道之士。以所知者,略详于左。

金兆燕,全椒人。为教授时,于市购得小铜印,刻“??亭”二字。乃自取为号。且构??亭于署之西偏。所著述数尺矣,有劝之刻者,答曰:“人人知吾为??亭,而??亭之名,实得诸市间,奈何以一生心血为??亭所攘乎!”后升国子监博士,书院诸生汪梦桂等十数人,饯之于平山堂,各有诗,山长吴并山先生为之序。

顾?量,昆山人。岁贡士,举鸿博未就。工诗,长洲夏谷香秉衡为刻制艺行于世。

夏宾,字于门,六合人。精于医,有制艺行于世。

李保泰,字啬生。庚子进士。博综经史,能括其义理之所在,善诗古文词,于赵宋人文集最熟。秉铎扬州,诸生徒执业问道者,日络绎不绝。宁谧白守,读书论文外,不及他事。与嘉定钱辛楣宫詹、元和王西庄侍郎、仁和卢抱经学士、桐城姚姬传太史交,诸先生皆深重之。

俞升潜,婺源人。戊子科举人。工于制艺,性情和易,善于教人。

王嵩伯,字□□,元和人。廪贡生,康熙壬辰殿撰世琛之侄。工诗古文辞。

范鉴,字赐湖,江宁人。丁酉举人。善诗文,倜傥多能,笃于交谊,循循善诱,生徒乐与之亲。安定、梅花两书院,四方来肄业者甚多,故能文通艺之士萃于两院者极盛。自裴之仙至程赞普数十人,详其本末于左。

裴之仙,镇江丹徒人。善属文。眇一目。一举人肄业安定书院,康熙□□会试,院中扶乩,卜会元何人,乩书一“贵”字。及开榜,之仙获隽,乃知“贵”字为“中一目人”也。

管一清,字穆轩。进士,点庶常,散馆为魏县知县,移任增城。善属文,工诗,著有诗文集。子之桂,亦工诗,著有《穆轩诗集》。

杨开鼎,字致堂,老年称{大岁}竹居士。进士,官翰林,终于湖南郴桂道。官御史诗,颇以劲直著名。工八分书,著有诗集。

梁国治,字阶平,浙江人。进士,官至大学士。少时肄业于此。谢溶生,字未堂,仪征人,东晋太傅之后。工制义,与兄氵宏生齐名,称“二谢”。时陈桂林相国守扬州,赏其文,以女妻之。成进士,官至刑部侍郎。子士松、士樗、士树,皆名诸生。蒋宗海,字春农,镇江丹徒人。进士,官内阁中书。博览典籍,学在何义门、陈少章之间。

秦黉,字序堂,号西岩,江都人。进士,官翰林编修,出为岳常澧道。工诗文,有诗文集若干卷。子恩复,字?夫,进士,官翰林编修,淹通经史,有校订《鬼谷子》及《封氏见闻录》诸书。

王嵩高,字少林,宝应人。进士,官知府。乞终养归里,以诗鸣于时。

王世球,字熙堂,甘泉人。工文,卢转运延之幕中为经师。弟世锦,字濯江亦工文,尤长于诗,时称为“甘泉二王”。

任大椿,字子田,兴化人,后山先生之孙。进士,官御史,诏修《四库全书》,充纂修官。于学无所不窥,著有《字林考逸》、《深衣释例》。其弟子汪廷珍,字瑟庵。山阳人,己酉榜眼,官祭酒,充石经馆纂修官,分校《论语》,多所考证。扬州唐氏,以文章世其家,居旧城前李府巷。学中称海屋唐,河南观察侍陛、进士仁埴,皆其裔也。

杨文铎,字晓先,昭武将军之孙。举人,官知府。工诗文,著《双桐轩集》。昭武将军名捷,以擒于七及平闽功,加是职。其子懋绍,字渔山,官观察,有诗集。其裔孙文锦及铸字怡斋,□字在田,炯字朗如,进士;?字鉴庭,参戎,大壮字静亭,皆工诗文。

申甫。字笏山。举人。官总宪。有《笏山诗集》。

何融,字心恬,号默堂。举人,以明通进士授知县不就。主京都金台书院讲席时,生徒仅数十人,而一时乡会中式者皆数人。又乙酉、戊子两科解元,皆出其门。壬辰探花俞大猷,亦其门弟子。后官六安教谕。子孙锦,字文伯,举人,与钟保其怀、王东山文泗俱以诗文齐名。

佘瀛,字滟堂。进士,官知县,有政绩。

侍朝,字鹭川。进士,官翰林。淹通经史之学,工诗文。

赵廷煦,字涤斋;宗武,字京西,兄弟举人。官知县,以诗文名。其嗣鹤寿,字尺坡,磊落有奇气,与喜起字雨亭、刘文枢字南楼及余为文字交,起戊申举人,文枢诸生。廷煦弟宗文,字贻丰,名诸生。

郭联,字星珠,江都明经,海若先生之子,南江先生之徒,现台先生之侄也。郭氏以制艺世其家,明经能守其传,后起之秀,半出其门。子贻燕、宾燕,皆蜚声黉序。

吴楷,字一山,仪徵人。召试中书,工诗文词赋,善小楷,好宾客。精于烹饪,扬州?车螯糊涂饼,其遗法也。段玉裁,字若膺,一字懋堂,镇江金坛人。乾隆庚辰举人,官玉屏知县。受业于戴东原,与御史王念孙齐名。著《六书音均表》、《古文尚书考证》、《许氏说文读》。弟玉成,丙午举人,亦为训诂之学,受知于李学使因培,令其肄业安定,同学称为“二段”。

李?,字孝臣,高邮人。通《三礼》,精律数之学。生平重气节,学者称为醇儒。其师贾稻孙卒于泰州,时学使谢少宰行拔贡事,重孝臣之学,将取之。李经纪稻孙之丧,不往试。时人大重之,后成进士。

王念孙,字怀祖,一字石渠,高邮尚书之子。进士,官吏科给事中。深于声音训诂之学,海内宗之。其学不蹈于虚,不拘于实,能发戴、惠之所未及,著《广雅疏证》。子引之,字伯申,传父学。宋锦初,字守端,高邮人。丁酉拔贡生,官五河县教谕。善属文,著《韩诗考证》四卷。子保,字定之,工诗古文辞。汪中,字容甫,江都人。丁酉拔贡生。善属文,涉猎子史百家,精于金石之学,著述学内外二篇,又著《广陵通典》、《春秋后传》若干卷。同时高邮贾田祖字稻孙好学,多所瞻涉,容甫所学,半取资焉。

刘台拱,字端临,宝应人。辛卯举人,官丹徒教谕。与李?、汪中友善,为汉儒之学,精于《三礼》。

殷盘,字铭载,江都人。博学,曾校刊《周官郑注》一书。

徐步云,字蒸远,兴化人。召试中书,工书法。

杨伦,字西禾,常州阳湖人。进士。工诗,著《杜学指南》行于世。

韦佩金,字书城,号友山,江都人。进士,官知县。工古今体诗、长短句,尤深于时文,同学称为文虎。有制艺诗文词诸集若干卷。洪亮吉,本名礼吉,字稚存,常州武进人。庚戌榜眼,官编修。博通经史,精于地理之学。诗与黄景仁齐名,号“洪黄学”。与刑部孙星衍齐名,号“孙洪”。著《三国疆域志》、《乾隆府州县志》、《卷施阁诗文集》。

贵徵,字一堂,进士,官吏部。善属文,尤工汉魏六朝骈丽之作,姚姬传山长知之最先。

江涟,召试中书,善属文,常撰内阁谢摺三次,皆蒙上奖。

金科,字侣张;刘号,字香南,皆精于制艺。善诗古文词,出其门者,多达人也。

万应馨,字黍维,号华亭,常州宜兴人,蒲仙太史之孙。进士,官广东知县。善属文,尤工诗。

孙星衍,字季逑,号渊如,常州武进人。丁未榜眼,官刑部。幼工骈体文,既博涉百家,于天文历数、阴阳形宅、篆籀古文、声音训诂之学,靡所不精。著《古文尚书注表》、《晏子春秋音义》、《问字堂集》。妻王玉瑛,字采薇,工诗,早卒,不再娶。先是毗陵有“七子”之目,为杨西禾、杨蓉裳、赵亿生、徐书受、洪稚存、黄仲则及渊如七人。毕秋帆制军沅刻《吴会英才集》,为方子云、洪稚存、顾敏恒、黄仲则、王秋塍、杨西禾、徐书受、杨蓉裳、高东井、陈理堂及渊如、采薇十二人。

余鹏飞,字伯扶,安庆怀宁人。丙午顺天举人。豪饮能诗,善拳勇击刺之状,著《曹州牡丹谱》。弟鹏冲,字少云,工诗画,朱笥河太史、翁覃溪侍郎称其诗不让古人,年未三十而卒。

朱申之,字自天,江都人。工诗,著《抱经堂诗集》。有园在东乡大桥东之浦头周家庄,名曰念莪草堂,程午桥载之《扬州名园志》中。

顾九苞,字文子,兴化人。进士。善属文,贯通经史。李鹤峰学使按试扬州,以三荼三杞问诸生,文子独反复详言之,由是知名。子凤毛,字超宗,戊申副榜,邃于学,博闻强记,一时无比。

程赞普,字一亭,善属文,笃于交友,年三十而卒。阮芸台阁学挽之以联云:“惟有锦囊比长吉,尚无白发似安仁。”

萧孝子墓在梅花书院之左,华表在市河西岸,有“奇孝可风”、“肝肠犹生”二石额墓门。夹道栽缨络松十数株,周环砖圹。旁建节孝祠,供孝子萧日?黄、节妇俞氏木主,嫡孙希文守之。希文死,与其妇徐氏葬于书院之右。《府志》云:人子?股割肝抉目以疗亲疾,是以亲遗体行,殆非孝之经也。顾如蒋伍、卜胜、孙谏、张汝化、萧日?黄之行孝,虽愚而情可悯,亦何忍概没之?爰因旧志所传,录而存之,其余则各书名于后,以警世之恝视其亲者。其言略而不详。甘泉黄文

?《隐怪丛书》记萧孝子事云:孝子以割股疗母被旌,县志载其事仅寥寥数言。予妇兄张桐村为萧氏婿,桐村妻母张节妇,孝子之侄妇也。二十岁夫死,守节五十余年,暮不逾阈,暑不短衣,礼法{艹斩}然,戚党敬若神明。予尝拜问孝子割肝始末,节妇述之甚详,乃知世所传者十不得三四耳。丁酉读书梅花岭,拜节孝墓,徘徊仰止,不能自己,遂焚香涤砚,纪其轶事曰:孝子名日?黄,字毅庵,江都人萧廷?贵之子也。日?黄平日孝谨纯笃,母朱氏病危,医药无效,号泣数昼夜,计无所出,为文告天,愿以身代。

愿念徒死无益,欲割肝和药,冀或得效。然不知肝之所在,自以手扪胸胁,仿佛其处,积思甚苦,恍惚闻神言人肝在左胁第几骨下。日?黄闻则大喜,俟夜静磨利刃,焚香燃烛于庭,肃叩甫起,骤见一室光明,纤毫皆睹。风大作,屋瓦历历若众足践踏,左右似有弓刀衣甲之声,恐人觉其事,急解衣扪数胁骨,得其处,以刀划之,创小,手不得入,再剖数寸,肝尖从裂中跃出。下刃甫割,觉奇痛彻心肺,殆不可忍,手战刀欲堕,急切齿握固,割一片置案上,掩衣谢天。起觅肝,已失所在,皇急,袒视划处,血竟不流,肝已缩入。手进探之,无所得,急于前划数寸下再力划之,左手启创,没腕入索,复得肝曳之出,再割一片衔口中。忽前所割者宛然在案上无恙,即并持奔药灶,置肝铫中,觅火索炭,欲然煮之,血大溢不可支,遂反身入寝室卧。?黄妻俞氏,方夜侍姑侧,见?黄久不至,疑甚,入室索之,突见所悬素帐血溅数幅,大骇,谓?黄?股肉矣。启帐见?黄面色似黄叶,襟下血涌如注,俞急解其衣,创见,横六七寸许,翕然而张,洞见脏腑,惊呼大恸。?黄急摇手禁勿声,俞乃饮泣觅帛,束之数周,血稍止。?

黄强坐挥俞出,曰:“慎无言,铫中物即熟,进母。”俞掩泪趋药灶,渐闻旃檀气馥馥盈鼻,见灶上炭大然,汤已百沸。检视铫中,赤物二,大半掌许,心怔仲若突喉欲出,急洁器泻之,赤物不复见矣。捧汤而趋,身四周履声藉藉,若数十人旋绕,手摇摇屡欲倾覆。奔床前饮姑,饮半,神稍王,饮毕,渐复而能呻。走告家人,皆大惊。父廷?贵入室,见妻苏,则欣喜合十,入子舍抚儿,则痛伤不知所为。皇扰间,天渐达曙,家人方欲出觅医药。闻叩门声甚急,开视则亲知数人已来探其事。家人指庭中香烬烛泪,视之,刃在案,血淫淫犹湿也。顾念门未开,彼等何由知之。方疑问间,邑之名医数辈先后至,亲知迳揖之入室视孝子。方共议药,邑之巨家富商络绎送参苓来,闻孝子未死,则大喜。方群相贺,郡邑守令又联舆至,问孝子割肝状,悉其事,则皆手额嘉叹。

廷?贵纷纭顾揖,愧谢不暇,益大惑不能测。渐探得其原,则萧之邻徐姓者,受役阴曹,是夜方睡即醒,顾其妻曰:“今夜诸神皆集萧家,不知何事,吾欲往探,汝勿惊我。”遂复睡,三更又醒,击床大叫曰:“奇事!奇事!”妻惊问之,徐曰:“适吾至萧家欲入,邑神部下众官数十人列门外,拒不许。伏狗窦中窥之,见庭中设香案,双烛大才如指,而光长二尺余,灿如列炬。萧二相公袒而执刀自剖其胁,关圣立于右,以袍袖覆其肩,文昌立于左,视之点头,庭下神从雁列,邑神立屋檐,四顾若指挥。予悚然急出,遇同曹阴役问之,役谓予曰:‘萧孝子割肝救母,诸神在此鉴察。邑神令吾曹数十辈驱逐强魂厉鬼,汝可急避。’”徐语妇未毕,邻人已来叩门详问。

盖徐细民室隘,与邻仅隔一板,适所言已历历闻之。而里中居人是夜皆闻旃檀香袭鼻,又空中衣甲轮蹄鬼神呼啸之声不绝,惊不敢卧。徐言一播,喧动里巷,须臾四达,通邑皆沸,故诸人不期自至,而探听观望者又肩背相连,萧氏之门遂塞。次日馈药候问者益多,无论识与不识,莫不哀感泣下,妇人童稚皆合十诵佛佑孝子。越七日,创渐合,复溃。又二十日,血尽濒危,嘱家人曰:“我死移尸于外,勿哭,恐伤我母心。”环抱父身,上下抚摩,泣且叹曰:“儿代母死,志幸遂,儿不能报父矣。”遂死。是日巷哭里哀,远近之人,无不感恸,吊奠盈门,铭诔塞户,郡邑申请立祠于梅花岭祀之。孝子既死,母亦渐强。家人体孝子意,默治丧事,不令母知。母问日?黄,家人绐以暂出作客即归。孝子妻节妇俞氏,出则麻衣?带,哀毁尽礼,入则易服婉容,躬亲汤药,母遂康豫如平时。

家人移孝子柩于庭侧小室,常以芦苇数十束苫蔽之。母日倚门望儿,节妇辄先意承志,百方慰悦,如是十二年。卖菜佣憩于门,母与闲话,佣问曰:“老母系孝子何人?”母骇然详诘,其事遂泄。发旁舍,得孝子枢,大恸,病复作,遂死。日?黄柩乃得随母柩出葬于梅花岭孝子祠侧。节妇无子,养异姓女,赘婿于家,年益老,礼法益修谨。八十一岁五月五日,女治酒侍节妇解粽,节妇谓之曰:“昨夜梦女父着朱衣来,言天帝嘉其孝,命为雷部上神,约今日午时来接我去,当不得与女久聚也。”女犹笑解之。节妇索水沐浴,入室迳卧。时赤日停空,天无纤云,忽霹雳大作,电旗雷鼓,轰绕于室。家人慑伏不敢动,渐闻音乐隐隐直上,起视节妇,目已瞑矣。遂与孝子合葬,有司具其夫妇事上于朝,旌曰“节孝”。草堰陈周森,事母至孝,家贫,以舟为生,年二十未娶。母病革,祷宿于里中金龙大王庙。夜梦王坐殿上,颜色甚霁,谓曰:“尔母病用马肝一叶煎服可愈。”觉后喜有可救之药,忧无买马之资。乃奉母岸上住,卖船买马,剖其腹,得肝煎奉,饮之病更剧。周森复祷宿庙中,夜梦王为怒色,而语如故,命卫士掖之出,遂怖而觉。因思梦中显赫,而再为买马,则无其资。且杀马伤生,为我之母,伤马之命,前药罔效,宜也。惟以己之肝医母之病可耳。乃引刀剖左胁下,入手探得肝一叶,割出血流不止,以针线纫之。忍痛煎奉,母饮之立愈。周森疮口,数日亦平,而一小口如米大,有水浸出,终年涓涓不断,而不自知。其生于雍正丙午,是属马也。乾隆戊戌春,朱转运巡淮南,闻其事,命来郡城谒萧孝子墓,出百金作文以赠之。

双忠祠在萧孝子墓旁,祀南宋李庭芝、姜才二公,事见《宋史》。祠为朱转运重修。

兴隆禅院在梅花书院大门之右,门临市河,女尼居之。院中多老树。

玉清宫在兴隆禅院之右,门临市河,道士居之。中多老树,皆元明间物。

史阁部墓在玉清宫右,古梅花岭前,明太师史可法衣冠葬所也。祠在墓侧,建于乾隆壬辰。墓道临河,祠居墓道旁。大门亦临河,门内正殿五楹,中供石刻公像木主。廊壁嵌石,刻公四月二十一日家书及复睿亲王书,御制七言律诗一章、书事一篇,大学士于敏中、梁国治,尚书彭元瑞、董诰、刘墉,侍郎金士松、沈初,翰林陈孝泳恭和诸诗。又公像原卷内胡献徵、秦松龄、顾贞观、姜兆熊、王耆、王?、顾彩各题跋。先是乾隆癸未翰林蒋士铨于琉璃厂破书画中得公遗像一卷,帧首敝裂,又手简二通为一卷,出金买归。明日侍郎汪承霈索观,乃取公家书及胡献徵诸人各题跋重装像卷之首。壬辰,彭元瑞视学江南,值蒋士铨主安定书院讲席,恭逢内府辑宗室王公功绩表传,上见睿亲王致公书,引《春秋》之法,斥偏安之非。因索公报书,不可得。及检内阁库中典籍,乃得其书,御制书事一篇以纪始末。彭元瑞因取蒋士铨所藏遗像家书奏呈,奉旨修墓建祠于梅花岭下,题曰“褒慰忠魂”。

祥符史氏,族系繁衍。乾隆庚子,其族裔史鸿义刻《褒忠录》,即今祠壁拓本,并蒋心馀诗跋,萃之成帙。公裔之在扬州者,即《明史》本传所云“可法无子,遗命以副将史德威为之后”是也。自德威传至纂,纂传至山清,山清传至开纯、友庆。乾隆甲辰,开纯编列公付遗稿奏疏笔札,敬缮宸章,冠诸卷首,附以史志记赞题词,顾光旭为之序,题其目曰《史忠正公集》。

计缮赐谥谕旨、《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御制题像诗》、《御制书明臣史可法复书睿亲王事》、赐题遗像谕旨,及于敏中、梁国治、沈初、彭元瑞、董诰、刘墉、金士松、陈孝泳恭和诗,公《请浚河济运疏》、《祭二陵毕疏》、《请定京营制疏》、《议设四藩疏》、《请颁敕印给军需疏》、《请尊上权化水火疏》、《乞下抚臣黄家瑞等处分疏》、《报高兵移屯瓜洲疏》、《请颁诏敕定人心疏》、《请遣北使疏》、《请进取疏》、《论人才疏》、《请行征辟保举疏》、《论从逆南还疏》、《请出师讨贼疏》、《请旌淮人忠义疏》、《论从逆法宜从重疏》、《请励战守请紧急防守疏》、《辞加衔疏》、《请饬禁门户疏》、《自劾师久无功疏》、《请早定庙算疏》、《复摄政睿亲王书》、《致某》、《答左公子》、《复左公子》、《致刘允平同年》、《致孙鲁山胡吉云夏国山》、《致金楚畹》、《与杨公祖》、《与李余我》、《复刘允平同年》、《复傅鹤汀》、《与杨某》、《致副总马元度》、《复徽州绅士》、《与金正希》、《复左武康》、《复孙鲁山》诸书,又家书十四、遗书五、《四月二十一日遗笔》、《甲申讨李贼布告天下檄》、《祭左忠毅公文》、《祭庐州殉难官绅士民文》、《邀助左公子启》、《乞闲咏》、《序六安署》、《病中感怀诗》、《忆母诗》、《燕子矶口占诗》、《子曰若圣与仁一章四书文》。

附录《明史》本传,《畿辅志》、《扬州府志》、《甘泉县志》、《祥符县志》诸列传,及公《恳留在朝疏》、张斯善功德记、宋之正六安生祠记、黎士宏《书殉扬州事》。王士正《池北偶谈》、方苞《左史逸事》、谢启昆《墓祠记》、程之光《公请留六安祠碑呈》,王?像记,胡献徵、顾贞观、姜兆熊像赞,秦松龄像跋,顾彩、夏慎枢、刘藻、蒋士铨、袁枚、高文照题像诗,王士正、彭定求、王特选、郭家鼎、陆朝玑、闵华、吴岐、吴贤、李因培、袁义璧拜墓诗,顾贞观《拜六安生祠》,朱续?卓《春秋祭文》,子德威,孙纂,元孙开纯、友庆家祭文,共六卷。

费家花园本费密故宅,草屋三四楹,与艺花人同居。自密移家入城,是地遂为蓄养文鱼之院。密孙轩,字执御,有《扬州梦香词》,与董伟《扬州竹枝词》并传于世;伟字耻夫,《竹枝词》九十九首,有古风人讥刺之意,而无和平忠厚之旨,论者少之。时又有《扬州好》者,与《梦香词》等,而失作者姓氏。

柳林在史阁部墓侧,为朱标之别墅。标善养花种鱼,门前栽柳,内围土垣,植四时花树,盆花庋以红漆木架,罗列棋布,高下合宜。城中富家以花事为陈设,更替以时,出标手者独多。柳下置砂缸蓄鱼,有文鱼、蛋鱼、睡鱼、蝴蝶鱼、水晶鱼诸类。《梦香词》云:“小队文鱼圆似蛋,一缸新水翠于螺。”谓此。上等选充金鱼贡,次之游人多买为土宜,其余则用白粉盆养之,令园丁鬻于市。有屋十数间为茶肆,题其帘曰“柳林茶社”。田雁门焯题诗云:“闲步秋林倚瘦筇,碧阑干外柳阴重。赖君乳穴烹仙掌,饱听邻僧饭后钟。”光明庵在史阁部墓之右,过此为北岸圆砖门,上砖路至天宁寺。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