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看待链家程序员删除财务数据获刑 7 年?

7热点,如何看待链家程序员删除财务数据获刑 7 年?

互联网 2021-05-09 10:02:42

二审裁定书的研读理应是有法律展开的,而不是当成一次看完就忘的围观。毕竟无论从关注者们的一般视角,还是基于法律专业人士的学习上来说,二审裁定书里辩护人意见和法院说理都可圈可点,理应仔细看一看,评论亦须做到有的放矢。

所谓当关注点落在被告人韩某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时,需要基于定罪量刑做功课。

毋庸置疑,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并不是一个轻罪,其所注重的是影响系统的“运行功能”严重后果,于专业而言则称为结果犯。基于《刑法》第286条的规定,无论是对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进行删除、修改、增加、干扰,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还是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和应用程序进行删除、修改、增加的操作,或者故意制作、传播计算机病毒等破坏性程序,只要产生严重后果就都会构成“后果严重”的情形从而入刑。

笔者按:当然,延展研究还需要结合两高《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计算机刑事案件解释》)的列举和兜底指引做文本研究。只不过本文目的不在于写出又长又打瞌睡的论文,故而也就点到为止。

针对韩某及其辩护人从所提本案存在多重合理怀疑无罪、未实施犯罪和被害单位财产损失的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法院说理显示出裁判人员对于root和IP地址等做了一一查明,笔者以为这是该篇法律文书的精彩说理部分,现摘录如下:

对于上诉人韩冰及其辩护人所提本案存在多重合理怀疑,应当认定韩冰无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国家信息中心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2018年6月4日14时至15时期间,IP地址为10.33.35.160的终端用户远程以root身份登录链家公司服务器并通过执行rm、shred命令删除数据文件、擦除操作日志等,而该IP地址于6月4日14时17分被分配给MAC地址为EA-36-33-43-78-88、主机名为Yggdrasil的设备使用。该IP地址为链家公司福道大厦3楼交换机所覆盖网络区域,而韩冰具有root权限且于案发当日在上述IP地址的网络覆盖区域内上班。经司法鉴定确认,韩冰电脑的主机名为Yggdrasil,与登录服务器执行删除、擦除命令的电脑主机名一致;韩冰电脑的MAC地址虽不是EA-36-33-43-78-88,但其电脑中安装有用于更改MAC地址的软件WiFiSpoof,且在其电脑的相关文件中检索到多条与上述MAC地址相关的记录。综合案发后韩冰的表现,以及对具有类似权限人员所用电脑的鉴定结论等情况,能够确定韩冰实施了删除链家公司财务系统服务器程序数据的行为。上诉人韩冰及其辩护人所提的相关辩解及辩护意见,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对于上诉人韩冰所提监控录像证明其没有实施犯罪的上诉理由,经查:视频服务器和涉案四台服务器均未与标准时间校准,无法判断监控时间与服务器时间的时间差,无法以视频时间和服务器时间排除韩冰作案的可能。故对韩冰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对于上诉人韩冰及其辩护人所提认定被害单位损失的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链家公司情况说明等证据证明,财务系统数据修复系专业性强、时效性高的技术类工作,链家公司在被删除系统后紧急聘请第三方公司进行财务数据恢复工作,不属于刻意制造费用。技术服务合同、服务报价单、银行电子回单、发票等证据证明,链家公司基于财务系统受损而支付修复费用18万元。一审据此认定被害单位损失,证据确实充分。故韩冰及其辩护人的相关意见,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采纳。[1]

就裁判的量刑结果而言,因为结合《刑法》和《计算机刑事案件解释》,对比最高法指导案例103号案件[2]和最高检检例第34号案件[3],自然可以得出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的数据和应用程序进行删除并导致链家公司基于财务系统受损而支付修复费用18万元的行为而言,韩某行为属于后果特别严重的情形且并没有例如自首等减轻处罚情节,所以量刑在7年实际上是罚如其判的。(当然评论区有网友提到为什么同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微盟案贺某就被判了6年,此案韩某却被判了7年——这是因为被告人韩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文中笔者也写到了韩某行为属于后果特别严重的情形且并没有例如自首等减轻从轻处罚情节,辩护人相关意见也未被法院采纳;相反对于微盟案而言,因为贺某有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并且认罪认罚可依法从轻处罚,同时法院也采纳了犯罪嫌疑人贺某辩护人的相关意见。延展一点,就个人评判和业界观察而言,很多犯罪贸然做无罪辩护是个特别危险的事情,挨打要站住,有时候罪轻辩护或者轻罪辩护是对于犯罪嫌疑人更优的选择。感兴趣者可以仔细研读两篇法律文书,并基于刑法基础内容做深入研究。)

至于于法律文书形式而言,有网友曾予笔者以私信。或许有人会有疑问,为何此案二审用裁定书而非判决书。这是因为裁定书既解决实体问题,也解决程序问题,基于二审法院确认证据的收集及质证符合法定程序,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部分意义上也处置了实体法律关系,二审维持原判故而用了裁定书的形式。

自然,坊间有人议论韩某被冤枉(或曰背锅),在笔者看来,这个大众不应该作无所根据的猜测,毕竟岂可空穴来风。就程序正义而言,法律不会让任何人蒙冤,如果后续作为当事人的韩某认为生效裁定有错误,完全可以申诉或申请再审——向法院申诉或申请再审的渠道是畅通的,可后续再行委托律师,详可参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申诉、再审立案指南》[4]

在笔者看来,这样的案件应该是值得引人思考,发人警醒的,而非沦为一众阴谋论,否则也就失去了讨论的意义:

即使于劳动关系或其他纠纷有所争执,也并非以删库为发泄或维权的理由——或许看客觉得曝出这类信息堪为坊间茶余饭后的谈资,然而那大概是老栓小栓式的围观,最终身陷囹圄的还是删库的行为人,相关人士终不可不慎。

参考^韩冰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二审刑事裁定书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010CARHS5BS3C/index.html?open=login^指导案例103号:徐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 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37081.html^第九批指导性案例,李骏杰等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 https://www.spp.gov.cn/spp/jczdal/201710/t20171017_202593.shtml^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申诉、再审立案指南 http://bj1zy.chinacourt.gov.cn/article/detail/2020/03/id/4832517.shtml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